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国策(二)

我在秦国做武王 陈四奇迹 2998 2020.07.26 17:21

  嬴荡洋洋洒洒的说了半天,不曾想被甘茂二十四个字就总结完了。

  “左相所说,正是寡人之意。”

  还能怎么样呢,就只能是对他一番褒奖。

  甘茂起身,行了一个礼,他并未说话,在嬴荡颔首后,又坐了下来,他的表现,还真是有些反常。

  “老头子我也明白了,大王说来说去,这燕国要交好,韩国也要交好,那就是觉得韩妗那丫头不错,答应韩王的事情,也算是有交代了,臣以为,明年开春,大王可派遣使臣迎娶韩国王女,大王以为如何?”

  在场之人,唯一能和嬴荡这样说话,就只有樗里疾一个人了。

  本来挺好的一件事情,听他这样一说,倒是让嬴荡有些脸红了。

  寡人之策,乃是国策,强盛秦国,统一天下的国策,至于和韩国联姻,就只是国策中的一部分,最重要的是与韩国交好,联不联姻的,不是最重要的。

  这老头说话怎么抓不住重点,在他口中一说,听起来倒像是寡人为了娶个老婆,要和韩国交好了。

  “韩国是得交好,除联姻之外,寡人也觉得并无更好的办法,而且联姻之举,能让韩国断绝抗秦之心,为了我大秦盛世,寡人也只能委屈一下了!”

  嬴荡仰着头,望着天边,这样一番大义凛然的说辞,将自己给骗过去了。

  场中一片安静,樗里疾却像是没忍住一般,噗哧一下笑了出来,不过他笑了,倒是没人敢跟着。

  今日,甘茂反常,这老头也反常,一个与他经常作对的,不吭声了,一个稳定咸阳出兵来救他的,却一直和他在作对。

  这问题是司马错问出来的,大王刚才是在回答他,他见大王面色尴尬,便站了出来。

  “谢大王为臣解惑,大王虽未学策士一道,却深得策士之法,若是以此为国策,就需与燕国交好,燕王也需送回燕地。

  大王成婚定在明年,那此时就得派出使臣,出使韩国,还有那八万联军俘虏,也需得从宽处理,如此才能显示我秦交好诸国之心,洛邑之地,是留是丢,也需要定夺。”

  司马错一番言语,将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基本上都总结下来了。

  臣子们都看的明白,大王名义上是召集大家商议事情,实则是心中早就有了对策,是想在回咸阳前,将这些事情给部署下去。

  司马错所问,正是嬴荡要说的第二点,这个臣子也很能懂得寡人的心思,知道如何将话题引下去。

  “联军俘虏,尽皆放回,我秦军可没那么多粮食给他们吃,寡人知道这仗胜的不容易,但此举,是为了我秦国少生战事,少死一些儿郎,诸位意下如何?”

  八万人留在手中,还真是个烫手的山芋,要让嬴荡全部坑杀,他还真没那个心肠,留在手里,又不安全,索性不如送回去,成全了秦国的国策,与山东诸国示好。

  “臣以为不可,大王此举,那我秦国将士何想,这不是寒了他们的心,况且八万大军,这股力量谁也不得小觑,如此岂不是放虎归山。”

  这第一个反对的,就是樗里疾,他说的这些,句句在理。

  八万人放回去,那秦国可就是多了八万个敌人,那些死伤在前线的军士,岂能不寒心。

  “大王,臣以为此举英明,敢问右相,难道是要让大王将其坑杀,还是贬为徭役,坑杀岂不是影响了大王的国策,和仁君之名,若为徭役,可这是八万的军卒,不是黔首,右相可曾想过后果?”

  左右相还真是反着来,这第一个支持嬴荡的,居然是甘茂,他就比樗里疾看的长远多了。

  臣子们也是聪明,坑杀八万人的主意,他们都不会出,但让这八万人轻而易举回去,谁都不会愿意,嬴荡在难办的时候,却被甘茂解围了。

  “大王,此次俘虏楚军最多,可将他们送回楚地,换回当初割让给楚国的城池,其余诸国,可让诸王出点粮草来换,如此,内可定军心,外可兴国策,臣愿意为大王解忧!”

  这不仅是赞同,更是出了主意,还有怎么做都定下来了,这乱臣也是能臣,嬴荡好一阵欣慰。

  割让给楚国的土地,没有兑现,这事情就这样了了,其余四国,随便给点粮草,能安定军心,也了了。

  半晌,樗里疾终究是欲言又止,基调早就定好了,殿中是再无人反对,嬴荡将此事给确定下来。

  “如此,就有劳左相了,白庆,拿图来!”

  令下,嬴荡令人绘制的地图打开,上面清楚的标注了诸国地势,还着重圈出了从咸阳,到宜阳,再到洛邑的这条通道。

  “寡人国策有三,这其一,便是强秦国,弱六国,左相对此总结的不错,再看这其二,便是寡人的三阳制敌长廊。

  洛邑,又称作洛阳,从咸阳,到宜阳,从宜阳到洛邑,尽是平川,咸阳为我秦国中心,洛邑为中原中心,有宜阳为中转,如此便是三阳制敌长廊。

  此处进可攻,退可守,要挟三晋,震慑诸国,还有这战事劳民伤财,尤其是影响农事,有此制敌长廊,那我秦国所有与诸国的战事,都可引到洛邑。

  这样一来,宜阳以西,尽为秦土,可兴修水利,黔首专心生产,壮大国力,还有这洛邑,宜阳,城池坚固,易守难攻,也是一大便利!”

  这一次,轮到樗里疾第一个点头。

  “是个好办法,辛辛苦苦得来的土地,不能丢了,这大军一来,一年的收成就没了,来年连种子都没有。

  只有稳定了,国力才能强盛,这制敌长廊,咸阳已定,宜阳为中转,唯独洛邑最麻烦,不知大王对此,是否有了计策?”

  洛邑如何,才是最重要的,也是嬴荡要下的一步大棋。

  “洛邑国人尽皆迁入我秦国,其后设洛邑都督一人,统领大军,镇守洛邑。大军行变法,分为屯兵和战卒两部,屯兵接管所有洛邑人的田地,以农事为主,每五逢一,进行训练,战时,能迅速集结起来。

  至于战卒,由卫城,擎苍,皂游,黑旗四军组成,每军两万,只训练,不生产,练成一支攻必克守必坚,行动迅速,忠于大秦的王师!”

  说到这里,嬴荡望了一眼诸位臣子。

  秦国大军之重,在蓝田大营,嬴荡此举,就是要将秦国的大营转到洛邑,好加强对大军的彻底控制。

  “那大王每军可设多少人?”

  没人反对,也没人提意见,就还是樗里疾发问。

  “每军两万,共计八万,屯兵十二万,将士们可娶妻,可生子,亦可在此安家。”

  “那大周是存还是灭,若是存了,天子能去哪里呢?”

  “天子要迁都,去往蜀国,秦国借此,教化民众,大兴郡县,若是蜀王不允,司马错,那就杀之!”

  樗里疾想了一阵,然后又望了一眼甘茂。

  “如此,洛邑都督该由何人,当以何位?”

  “我秦自是赏罚分明,由谁守下洛邑,那谁就是洛邑都督,都督授裨将,比上将军低,但高于其他诸将。”

  不言而喻,众人已经知道说的是谁了,那只能是冯章了。

  看来秦王行三军变法是假,掌握权力才是真。

  那边甘茂还是没有说话,樗里疾却已经开始摇头了。

  “大王可知道当年平王东迁,为何要定在洛邑?”

  原以为第一个反对冯章的,会是甘茂,没想到居然是樗里疾,这就让人不好想了。

  “右相可是想说什么?”

  “定都洛邑,那是因为洛邑千里沃土,能养活的人多,大周八百年,这一块沃土可一直都捏在手中。

  臣二问大王,知不知道洛邑自古便是王兴之地,臣三问大王,天下诸国的大军,为何总是要分散,而非聚于一处呢?”

  刚才樗里疾的异议虽然遭到反对,但他也没争论,现在却像是着急了,虽然没有言明,但意思很明显了,就只差将拥兵自重四个字,挂在嘴边了。

  十二万屯兵,八万战卒,共计二十万人,这股力量足以颠覆王权,到那时候,冯章不仅是秦国的香饽饽,更是天下的香饽饽,六国之人,谁要是策反了他,秦国必伤。

  不过,嬴荡早就有了制约的办法,不然该叫做洛邑将军,而非洛邑都督了,都督只有练兵之职,却无调兵之权,战卒四军,皆不听令于都督,而听于令于秦王。

  都督之职,本该兴于汉末,一开始就只有监察之权,嬴荡取名都督,这意思就不言而喻了。

  眼下,樗里疾这样着急,嬴荡倒是很想知道原因了。

  “那右相认为,洛邑都督该不该有?”

  樗里疾点点头。

  “为秦国东出战略,洛邑都督必要。”

  “那好,右相以为谁可以担此重任。”

  樗里疾沉默了一阵。

  “公子壮!”

  嬴荡倒吸了一口凉气,原以为弑君的臣子中,没有樗里疾此人,可这番言论,分明就是奔着嬴壮去的。

  寡人能如何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