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大胆的想法

我在秦国做武王 陈四奇迹 2465 2020.07.12 19:13

  “此举冒险啊,若是咸阳久攻不下,可就麻烦了,这会让寡人立于不义之地,况且放弃了宜阳,岂不是太便宜他四国了,寡人可说过,宜阳不能丢的!”

  前面驾着车的向寿听后,直接点了点头。

  “常言道,内事外用,大王是打算坚守宜阳,决战四国,以外力来覆灭臣子之乱,到那时候,秦国上下必定感于大王此举,人心所向,王位所归啊!”

  几乎没有停顿,向寿就立即接话过来,看来这老小子早就有这想法。

  “不错,寡人计策有二,其一,派斥候回咸阳,一路上大肆宣扬姬四国威胁,还有寡人不顾安危,亲战四国的事迹,如此一来,不仅能够先声夺人,也能让咸阳臣子们支持战事,所需大军辎重粮草等一应送来;

  其二,积极备战,迎战姬职,这宜阳对我秦至关重要,一定是不能丢,不仅如此,寡人还要更进一步,去王城洛邑与四国决战。”

  早在他去王宫问天子粮草、问城池高深、问兵刃多少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到了这一步。

  王城洛邑?

  向寿愕然,他忽然想到大王送天子虎皮的时候说过,要天子一样东西,莫不是这城池?

  “洛邑东临大梁,南震新郑,此乃弱三晋的大计,大王实乃妙策,还有洛邑距离宜阳不过五十里,急行军半日可到,两地的确是可成犄角之势,但这样一来,兵力就相形见绌,怕不能完成大王计策啊?”

  他做人虽老实本分,但对于军国之事,还是颇有见地,不然也不会受到甘茂褒奖,稍家思索,他立刻就明白过来。

  “你说的这些,寡人何尝不知,凡事皆有利弊,此事利大于弊,便值得一试,洛邑城池坚固,正值秋收之后,粮草殷实,那周天子可是富的很,用他的粮草,养秦国的军,这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买卖?

  向寿疑惑,大王何时这样说话了。

  “此乃寡人大计,我秦国得要加快东出的步伐了!”

  还不等向寿答话,嬴荡又接上一句。

  长此以来,洛阳之地,都在韩魏的控制之中,若是永久的占据了洛邑,不仅能彻底打断韩国的脊梁骨,而且还能进一步威胁魏国,打通一条从咸阳,到宜阳,再到洛邑的通道,那时候,秦国所有的战事都会集中于这条通道上,国内就可以休养生息。

  魏国国都大梁,韩国国都新郑,这两个可都在洛邑的边边上。

  当然,这的确是一个大胆的想法,而且非常大胆,也就只有这个穿越者,才会这样的疯狂。

  当今诸国国力强盛,韩国虽弱,但举国之力也有三十万带甲之士,更不谈魏国,赵国,楚国,齐国和燕国,他们尽皆强悍。

  秦始皇灭六国时,韩国弱的不成样子,魏国也不够看,齐国早被乐毅打的一蹶不振,燕王昏聩,还有赵国,长平伤了元气,就没有再复原过,现在可完全不一样,诸国各个强大,所以想法才显得大胆。

  “大王之策,臣苦思不明,若要臣说,臣认为不妥,收宜阳即可,洛邑远离。”

  向寿以前就是如此,心中若是有了见地,你再也说不动他,要是连他都说不动,寡人大事如何能成。

  “以洛邑城池的坚固,驻守八万锐士,若要攻下此城,四国需得多少大军?”

  孙子云,五而攻之,攻城之战,若是守城的军队早有准备,那最起码也要五倍的人才能攻下。

  “粮仓足,水源足,上下齐心,三十五万。”

  向寿还是说的很保守了。

  “这就对了,四国联合,能有多少大军呢?”

  “韩国最积极,但刚刚输过一场,怕是只有十万大军,魏国担心大梁安危,也会派遣十万大军,燕国路途遥远,但此事是姬职所谋,也能出十万,至于赵雍,至多十万,甚至更少。”

  向寿结合探子所报,大致估算的不错。

  赵国离此远得很,而且还忙着变法,好处不多,姬职成了,甚至还有坏处,是四国当中,最不上心的一个。

  “那这样算下来,顶多四十万大军,就算全部进攻洛邑,八万大军也能坚守一阵了吧,况且宜阳还有七万,可以一直做偷袭骚扰之用,让对方首尾不得兼顾,若是他们分兵,那就更难攻下任何一处了。

  至于会不会先取宜阳,再断洛邑,那也是难了,先取宜阳,宜阳连接秦国,有源源不断的支援不说,而且这样一来,四国就要将自己的后背交给洛邑,怕是更危险了。”

  经过嬴荡一番分析,向寿才是勉强应答下来。

  “臣明白了,计策虽好,可就怕事情有变?”

  他还是有点儿犹豫,毕竟天下除了这四国,还有其他的国。

  “所以才要放风给咸阳,让咸阳也动起来,寡人要让咸阳能用之军,都到寡人麾下来,如此,朝堂之事自然也可平,岂不是应了将军那句内事外平?”

  这最后一句,终于彻底说服了向寿。

  秦王是秦国的王,他亲自督战洛邑,为国为民,秦国臣民们没理由不支援他吧。

  这样一来,不管秦国派出多少大军,都会入了秦王麾下,秦王若是再一改编,等挥师咸阳的时候,咸阳再无兵卒,就只能敞开城门了。

  于内于外,皆有好处,正是嬴荡一箭双雕之计。

  “即是如此,那大王坚守宜阳,臣向寿愿领军八万,镇守洛邑。”

  四国大军,必定先取洛邑,洛邑就成了险地,向寿这是忠心啊。

  “不行,战洛邑,寡人要亲自去,如此才能让整个咸阳都知道,寡人的英武可不只是在摔跤场上。”

  “可是……”

  “向将军无需担心,寡人意志已决。”

  向寿定然会考虑他的安危,还未出口,就被他打断。

  他能如此自信,皆是因为有这八万锐士给他撑腰,实在不行,不还是有个忠心耿耿的向寿可以支援么。

  “大王执意如此,臣只有一个条件?”

  两人边走边说,此时已经步入城中,向寿忽然停下马车,转过身来拜倒在地,一脸严肃,可以说是一副不答应,就不起来的势头。

  嬴荡哑然,这老小子说来说去,还不就是因为他以前做了一些荒唐事,现在变化虽大,可心中总归没底,况且又是这样的大事。

  “向将军请说。”

  “大王此去,可为主将,但这副将之人,必须得由臣来挑选?”

  原来是这件事情,秦国的将军们,嬴荡熟悉的好像也没多少,他心中所想的就只有一个蒙鹜,但毕竟是一个千人,镇不住场子,那就由向寿亲自挑选吧。

  “准了,向将军请起来吧!”

  嬴荡过去扶他,他这才起身。

  “大王,臣还有一事?”

  他一张口,嬴荡双手本能的用力,就是想将他给抓紧了,免得再跪下去。

  “向将军请说?”

  “甘茂一离开,臣就令人控制了任鄙,眼下,他正被关押起来,就在宜阳大牢。”

  原来是这件事,差点就忘了这个王八蛋,就是他要谋杀寡人。

  甘茂虽将大军交给向寿,但还是留了一手,那就是任鄙,让他留在宜阳大军,来监视向寿,没想到向寿这么绝,他前脚走,任鄙后脚就被抓了。

  “那孟贲呢?”

  “孟将军已经醒来,只是还不能下地走动,由医者照看,恢复的倒是挺好!”

  两个大力士,一个忠心,一个奸诈,都留在宜阳了,孟贲是因为要疗伤,受不了旅途劳顿。

  好啊,寡人要去看看他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