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就不信你不服我

我在秦国做武王 陈四奇迹 2481 2020.07.23 21:39

    翌日,北路将军司马错回营。

  樗里疾、甘茂还未归,却有书信传来,樗里疾入韩国境内,接应甘茂,至于甘茂在做什么,倒是没说。

  嬴荡终于见到了这位闻名已久的秦国将军。

  司马错,魏国大梁人,在秦惠文王时入秦,当年,苏秦挂六国相印,图谋秦国,司马错拒敌函谷关,大破联军,此战,流血漂橹,血洗六军,惠文王拜其为上将军,辅佐嬴荡,后来甘茂入秦,深得秦武王欢心,在平定蜀国之乱后,甘茂成了上将军。

  从这以后,司马错专心在蜀地带兵,为大秦消化这富庶之地,这次五国谋秦,司马错的反应最快,最先派出大军支援。

  他学乃是纵横家,并非兵家,只是为人聪慧好学,后来又以兵家见长而已。

  秦惠文王时,巴蜀两国发生战争,都求于秦国,当时张仪主张攻打韩国,而司马错主张帮助巴国攻打蜀国,借此来控制蜀国,后来惠文王听从了司马错的意见,才为秦国又打下这样一片粮仓。

  蜀国虽在,但驻扎的尽是秦军,蜀王也成了秦国的傀儡,这些都是被司马错所赐,历史上对秦国贡献最大的将军,论资排辈的话,司马错足以进到前三。

  此刻,他正在王宫大殿之中。

  嬴荡看他,年约四十岁上下,肤色黝黑,两鬓斑白,脸庞清瘦,体量不高,也不壮硕,若非这身甲胄在身,嬴荡都不认为他是一个将军,而像是一位先生。

  “臣司马错,拜见大王!”

  他的眼神很是清澈,似乎这是一双能够洞察天地万物的眼睛,声音不大,但咬字清晰,举手投足间,似乎有一种若有若无的正气在。

  见他拜倒,嬴荡忽然想到,当年司马错为秦国立下许多功劳,可要比那甘茂厉害多了,可偏偏因为甘茂能懂得秦王的心,所以令他让出了上将军,去蜀国带兵。

  说是领军,其实就相当于流放了,远离咸阳中枢,秦王眼不见,也心不烦,可现在见他时,他并未表现出丝毫的怨气,看到秦王,反而是毕恭毕敬。

  但凡臣子第一次见到嬴荡,要么是诧异,要么是不讲他当一回事,比如那嬴壮,比如那赢熋之流,还有就是如向寿这些亲密的臣子,在接触之后,发现大王的变化,无不诧异。

  但司马错却不一样,他二者都不是,似乎在他眼里,秦王只是他的王,而他只是秦国的臣子,一切就是这样的理所应当。

  能这样想的,可不是个一般人啊!

  嬴荡走上前去,弯下腰去,将司马的双手抓住,一脸的熟络。

  “司马将军别来无恙,当年是寡人派遣将军入秦,说起来,此事颇有些浪费将军的才能了!”

  天气有点儿冷了,嬴荡将手收回来,搓了搓说道。

  “大王多想了,这是臣的本分,战胜容易,守住难,蜀国之地,乃是臣一力所为,也非臣能守之,蜀国众人,多未曾开通教化,与我秦国,诸国之人颇有些不同,况且蜀王一脉,经营甚久,根基深厚,关系也是错综复杂,大王派遣臣去守住这片粮仓,正是英明之举。”

  但凡厉害的人,这不仅是本事高,更是气度也大,这一番话说出来,就连嬴荡也是极为受听。

  巴蜀两国,蜀国在西边,坐拥平原之地,那可是大名鼎鼎的成都平原啊,这里降水丰厚,产出的粮食并不比关中要少,而巴国在东,山地较多,地势就差多了。

  秦国是蜀国实际的占领者,但名义上的,还是蜀王,嬴荡想着能不能将蜀王给彻底废掉,兴郡县,改税制,利民生。

  天子不是说他想要迁都,去蜀国过上几天太平日子,好好的传宗接代,将大周这一脉给留下来么,正好可以借着这机会,来消除蜀王的影响,彻底灭了这一脉。

  “将军能说这话,寡人甚是欣慰,天子曾说他想将洛邑留给秦国,让大周搬去蜀国,就如同当年秦襄公做的那般,秦国在蜀地助天子造一座新的王城,不知将军认为这计策可否?”

  这件事情是势在必行的,现在只是和司马错通个气。

  要想推行下去,就需得多数的臣子们都答应下来,很明显,洛邑现在最有权势的无非就是向寿,司马错,樗里疾和甘茂,能搞定了这几人,迁都这件事情也就定了。

  嬴荡想在回咸阳之前,将许多事情给敲定下来,因为一旦回到咸阳,那必定是关系复杂,难以控制局面,许多事情也推行不下去,而在洛邑,秦国的权臣几乎都在,但人数又不多,商量起来也就容易多了。

  “迁都蜀地,不仅秦军能够师出有名,还能教化蜀国黔首,此乃大善,臣倒不担心,臣只是担心洛邑,因为这是一柄利剑,不知道大王力气是不是足够大,能将其彻底握住?”

  嬴荡哈哈一笑,走过去拍了一下司马错的肩膀。

  真是个聪明人,看问题总是能一语中的。

  蜀国是秦国的后花园,好办的很,可这样一来,洛邑就再也不是大周了,而是大秦,天下诸国都愿意吗,远的不说,近一些的三晋会怎么想呢?

  “你觉得寡人这力气还不够大么?”

  嬴荡伸出一只手,放在眼前细细的看,对于这件事,他心中早有决意,相信一定能够说服司马错,让司马错认为他是一名有为之主。

  魏征曾经给李世明上谏,当皇上的最高境界就是知人善用,垂拱而治,嬴荡这个穿越者,具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每个人的个性如何,到底有多少的才能,他总能有个很好的判断。

  利用这个外挂,只需要聚拢那些可用之人,让他们去做自己擅长之事,这不就是垂拱而治吗?

  “洛邑之地,四面平川,就只有城池之险,若守洛邑,必要宜阳,若要宜阳,则要坚守函谷关,而函谷关之后,便入我关中之地,关中之心,乃是咸阳。

  所以大王所言洛邑,并非就只有洛邑一城而已,而是这一条线上的城池,都要坚固,尤其是宜阳之地,上克赵魏,下克韩楚,拱卫宜阳,也是重中之重,大王可是有这样一套完整的策略?”

  这话听了,嬴荡大喜,果然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古代行军打仗什么最重要,当然是补给最重要,牛车一次能运输多少东西呢,吃不饱饭,军心都不稳,怎么能打仗。

  再则,后方不稳,粮草容易被敌军偷袭,没了粮草,必败无疑啊。

  所以这每一座城池,都是一个坚固的点,这些点再连接起来,成为一条坚固的防御线,洛邑才能稳住,秦国才能真正的制霸中原,这也正是嬴荡的咸阳,宜阳,洛邑,三阳制敌长廊,东征天下的必经之路。

  “将军所言,正是寡人所思,此战之后,连韩,连魏,连燕,遏齐,遏赵,再弱楚,三五年间,从咸阳到宜阳,从宜阳到洛邑,这三阳制敌长廊必成,到时候秦军退可守,进可攻,足以问鼎天下,不知司马将军觉得这洛邑还需不需要迁都呢?”

  司马错沉思了一阵,立即拱手而拜。

  “大王英明,此乃我大秦国策也,更胜我等策士百倍,若是不废天子,那就迁都!”

  嬴荡点头。

  嗯,看司马错那神情,心中是燃起了一团火,他与寡人一样,都是一位胸有远见的人。

  就不信你不服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