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杀季君

我在秦国做武王 陈四奇迹 2677 2020.08.04 15:25

    紧跟着,甘茂进来。

  “如今这国务府虽未开府,却已经有了一番新象,寡人的国策能推行下去,这和左相是功劳是离不开关系的。”

  嬴荡面容带笑,客客气气的拉他坐下。

  都到了如今了,寡人还是有些弄不清楚甘茂的想法,弑君这可是死罪,魏冉认错了,嬴壮仗着身后势力,还在与寡人相斗,唯有这甘茂,留在寡人身侧,不清不白的,这是真以为寡人不舍得杀你吗?

  “身为臣子,能为大王所虑,是臣的本分。”

  本分,要是真如他说的这般,可就好了。

  三日就要开府,外面都已经闹成这样了,还让寡人顶着贵族们的闹腾开府,这不是要把寡人的国策,往火上推吗?

  从寡人入这咸阳起,这事情就一步步的来了,嬴壮纵然聪慧,这样周全的计策,又将这么多秦国贵族都调动起来,他还没这样的手段吧。

  很有可能,这主意就是甘茂出的。

  樗里疾虽然让寡人徐徐图之,但寡人不想再徐徐,等不及了,索性今日就和他摊牌,将甘茂给办了。

  可这样一来,秦国就没左相了,那谁能顶替呢?

  这个左相,首先要聪明心细,能处理得了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而且还能在贵族,大王,山东士子间游刃有余。

  司马错,稍微差了一点,向寿就更不行了,多沉稳而少变通,樗里疾呢?

  不行,他太老,精力不够了。

  那就九卿中找一找,王族中找一找,士子中找一找?

  嬴荡摇了摇头,暂时好像没有这样的人。

  寡人是大王不假,但这天下,总不能是寡人一个人的,总得有人替秦王做事吧,况且甘茂在这次在推行国策和生擒姬职上,还是做的不错。对于寡人的国策,他也能第一个能想明白前后缘由,如今多事之秋,还真需要这样一个人。

  樗里疾智囊,诚不欺我也!

  “左相真乃忠臣也,刚才说到这三日开府,会不会太着急了一些?”

  嬴荡又接着问道。

  “着不着急,不在于臣,而在于大王如何看,国府开府,乃表明大王变法之志,宣告我秦上下,秦国变也,大王也变也。眼下,正是需要大王做出决断的时刻,这急与不急,大王一定要把握好火候。”

  原以为甘茂又是一番高论,说三日开府的好处,不曾想将话题引到了秦国之变,大王之变上去。

  不错,这秦国上下,是得知道,寡人早已非以前那个暴虐的君主,在咸阳宫的,是一位有冲天志向的雄主,如此才能让贵族们归心。

  就如这次咸阳之乱,若是贵族归心,将军也就闹腾不起来了。

  “左相所言不虚,但不知要寡人决断何事?”

  甘茂不假思索,立即接话。

  “大王内有后宫之祸,外有贵族之乱,是该猛攻之,该急取之,还是该放任之,亦或是慢慢剿之,大王需得有自己的决断了。”

  好一个后宫之祸,贵族之乱,甘茂是真敢说啊。

  贵族暂且不谈,这王宫之祸,摆明了就是在说太后,后宫之中,就只有一个太后,这胆子也忒大了点。

  甘茂这个人,看上去文质彬彬,总是一副有条不紊、温温吞吞的样子,可他每次都能语出惊人。

  嬴荡第一次与他交锋,就让他撤走了向寿派遣的两千大军,将赢熋换到了嬴荡身侧。第二次,是一个多月前,洛阳商议秦国国策,他话语虽少,却定下了魏冉,嬴壮这两个人的去留,一番话更是让樗里疾哑口难辨,定下了立御史台的国策。

  今日这话,直截了当,都让嬴荡不知道如何接招了。

  “呵呵,左相到底想要说什么?”

  甘茂抬头,拱手行礼,直面秦王。

  “大王二十有三,却尚未大婚,这后宫的主母,便只有太后一人,太后宠幸季君,世人皆知,然季君也深得秦国上下之心,长此以往,绝非好事,大王那日说与右相,一山不容二虎,正是此理也,此为后宫之乱。

  大王刚临咸阳,咸阳城中,就已然刮起了一股攻取巴蜀之风,若要取巴国,必要稳蜀国,若要稳蜀国,就需得增兵,此风,臣子信之,贵族欣之,军卒行之,庶民兴之,但唯独大王不可信,因为大王知道,信则国乱。”

  嬴荡终于明白他要说什么。

  看着眼前这个冷静如水的男子,嬴荡似乎从未真正的了解过他。

  臣子之中,能和嬴荡明说这种事情的,就樗里疾的身份比较合适,但他偏偏又疼爱嬴壮,轮到甘茂来说,这身份就有些不对了。

  况且洛阳举鼎弑君的计策,要是寡人猜得不错的话,就是你甘茂出的,你们沆瀣一气,狼狈为奸,今日你却要寡人做出决断,对付嬴壮,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寡人真是头一次知道,左相志向如此远大,这事情,也敢说出来?”

  嬴荡一声冷哼,皮笑肉不笑,而甘茂毫无惧色。

  “那是因为臣不说,就无人可说,一月前,洛阳大胜传遍咸阳,大王神威浩荡,秦人坚信大王定能东出天下。

  二十日前,有人说,欲要东出,就先得南平,不取巴国,无以东出。

  十日前,朝堂之上,乡野之中,尽皆说大王要平定巴国,公子壮赐号季君,调蜀地将军,便是为此做准备,人人都以为如此,这贵族也就开始闹腾,逼迫的大王不得不选择。

  若大王不对巴国用兵,有季君支持,这贵族们就会闹腾更盛,接下来就会有传言,大王只信外臣,不信胞弟,如此,上将军,御史令,还有臣将陷入众矢之的,定会影响大王定下的国策。

  若是大王攻取巴蜀,至少要为蜀地派遣十万大军,从蜀地到咸阳,出了汉中,尽皆平原,一路平坦,无险可守,如此则大王寝食难安,大王已经没有犹豫的时间了,必须要做出决断。”

  哼,这些事情,何须你甘茂来说。

  早在你们这些人有弑君之心的时候,寡人在贵族中的威望就已经散尽了。

  这样说来,这场贵族们的闹腾,甘茂是没有参与其中,嬴壮门客几千,给他出谋划策的就另有其人了。

  这人是谁,还在不在咸阳,得让人去查,这样的人留不得!

  “那依左相所言,该当如何呢?”

  “既然二者只能取其一,那大王就需得取其重也!”

  甘茂说的一本正经,却是一句废话。

  “左相觉得什么重,还是什么轻呢?”

  “若是敌人来攻城,大王是怕城内失火,还是城外失火呢?”

  甘茂反问嬴荡。

  城外有城墙,肯定是城内的火要先救了。

  这是告诉寡人国务府可以不要,御史台也可以不要,对于嬴壮,一定不能将他养肥了。

  “左相的意思是先救城内之火?”

  甘茂摇摇头。

  “若是城外火太大,一样也会殃及城内。”

  嬴荡不解。

  “那依左相之言,是两边都要救吗?”

  甘茂继续摇头。

  “此事干系甚重,两者皆有其重,臣不敢妄言,臣能做的,唯有替大王分析利弊,主意要大王来定。

  看大王是要城内的安定,还是要城外安定,是要永久的安定,还是要哪里失了火,就去哪里补救呢?”

  最后两句话,甘茂语气忽然加重。

  哈哈,永久的安定,不就是要杀季君吗?

  不管是后宫之乱,贵族之祸,说来说去,都是嬴壮一人引起,他分析了这么多,原来是帮着寡人下决心,杀季君。

  但这嬴壮蜀地将军的位子,当初可不就是你谋的,现在又让寡人杀他,难道你是要故意捧杀嬴壮。

  一会儿和嬴壮合谋,一会儿又要杀他,真是令人费解!

  三日开府,让贵族大乱,然后乘势都砍了吗?

  这么多人,杀得光吗,卫士够不够用,郎官会如何做,这么多九卿都是老贵族,寡人还要不要人做事了。

  哼,要杀,第一个也杀了你甘茂。

  “左相说完了吗?”

  “回大王,说完了。”

  不卑不亢,礼数周到。

  嬴荡嗯了一声,换下一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