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国策(一)

我在秦国做武王 陈四奇迹 2493 2020.07.26 10:29

  见过了任鄙,黑旗军有了将军。

  见过了姬职,秦国外交的方向,基本确认了下来。

  现在该去见见这几个秦国的权臣了,好推行寡人的政策。

  辰时,秦王在洛邑王宫召集群臣议事。

  左右丞相,宜阳将军,蜀国将军,还有镇守洛邑的冯章,擎苍军的孟贲,皂游军的蒙鹜,黑旗军的任鄙,眼下,秦国各路将军,都齐聚一堂。

  嬴荡坐于天子位,下方是群臣。

  算起来,这还是他自穿越一来,第一次召集这么多人,进行一次正式的朝会,这些全因他洛邑一战大胜,彻底掌握住了朝堂上的主动权,以前的憋屈,就不提了。

  “洛邑战事已了,五国联军溃败,但我秦国之事,却是还未能了结,今日召集诸位,寡人是和诸位做个商议。

  燕王姬职,如何处置,洛邑之地,置于何处,此战之后,我秦是急流勇退,还是激流勇进,都需得一一做个商议!”

  此刻,虽然未在咸阳,但却胜过咸阳。

  大殿内外,乃卫城军守卫,皆是忠于秦王,秦王右侧,还站立着百将白庆,他身穿甲胄,怀中抱着王剑,眼睛巡视下方,彰显秦王风采。

  洛邑一战,四军人人得功,白起更是从什长,一跃成了百将。

  时至今日,这秦王才做的有了点意思。

  本来这诸多事情,该到咸阳召集臣子们商议,可若是在咸阳,那人就多了,关系就复杂了,场面也不好控制,嬴荡想着,先将这国策推行下去,王令颁布出去,再风风光光的回咸阳。

  秦王话落,一时间,下方竟是无人应答,对于冷场,他是一点都不着急,现在臣子中可多是他的人,总有人会给他解围的,正想着,向寿就率先站了出来。

  嬴荡本能的看向甘茂。

  当时他用苦肉计骗过了甘茂,让甘茂将大军交到向寿手中,真不知道甘茂见到向寿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会有何想?

  可嬴荡看他时,发现他正襟危坐,目不斜视,并无任何异常。

  “前几日,大王对于韩国联姻一事并无反对,大王的态度就非常明显了,臣以为,那就依照大王策略,连韩,连燕。

  韩国虽小,却是三晋之一,地位重要,尤其是其都城与洛邑挨得最近,此为邻里关系也,连韩,不仅可以让洛邑南边无虞,更是让三晋谋秦之事,断了一条腿。

  燕国虽远,却有燕王乐毅之才,国力日强,而赵国赵雍也正在变法,连燕而遏赵,对我秦大利,也符合纵横家远交近攻之策略,况且齐国占据宋国一半国土,兵锋正盛,齐燕为仇,如此也可遏制齐国,以免齐国灭宋而威胁我中原之地。”

  得了,嬴荡想要说的话,全被向寿给一口气说完了。

  这几日,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秦王对燕王是奉若上宾,这定然想的是连燕之策了,向寿良臣,果然知寡人心思也。

  有人提了这个头,就省的嬴荡尴尬,就算是大王,国家大事也得商量着来,要想独断乾坤,嬴荡暂时还没这个掌控力。

  至于为什么嬴荡以前不赞同与燕国交好呢,这不是废话,那时候他这个秦王一没有精兵,二没有实权,还有三,唯一的亲信就只有一个人事不省的孟贲,至于向寿,还不是日后才拉过来的,向寿来了,又多出来个蒙鹜和冯章,还有二十万大军。

  那时候若和燕国交好,那燕王要是嫁个妹妹给嬴稷什么的,再找个理由让嬴稷入秦,这岂不是江山就拱手送人了,嬴荡当然不肯干,今时不同往日,此刻与姬职做交易的,可是他嬴荡了。

  “臣附议。”

  冯章一说,下方的武将都动了,终于有点儿气势了。

  “大王此举,实乃大善,然山东诸国,并非只有燕也,臣斗胆想知道大王对山东诸国的策略?”

  司马错终于说话了,看样子是赞同的。

  这个问题问得好,对于山东诸国的策略如何,直接关系到洛邑的地位,洛邑的地位如何,直接关系到他那四路大军的去向,这可是老本,要把控好了。

  “天下诸国,尽皆强大,魏有武卒,齐有技击,赵国骑兵,燕有勇士,韩国亦是有劲韩之称,这还不说楚国,楚国国土广阔,黔首何以百万,我秦虽能一日强,但不能万世强,虽能一朝胜,但不能万朝胜。”

  说到这里时候,嬴荡故意停顿一下,卖个关子,看看诸位的反应。

  “寡人之策,是以六国而弱六国之法,六国者,齐楚燕韩赵魏,这六国中,齐楚不和,齐燕不和,齐魏不和,此乃世仇,上至君王,下至黔首,犹如跗骨。

  齐楚接壤,齐燕接壤,齐和三晋也接壤,韩楚接壤,韩魏接壤,魏赵接壤,魏燕接壤,此乃领土之争,这邻居强大了,总要威胁到自己,这个道理,纵是妇人也都懂得。

  我秦国坐拥蜀国,俯视巴国,有关中之地,河西河东,陇上之地,现在又加了一个中原之地,这些土地已经足够了,况且蜀还未行郡县,巴国还未入大秦,北边还有义渠,这些皆可取之。

  寡人以为,我秦国不需再与山东诸国争地,不再东出一寸,不与其交恶,而与其交好,行合纵连横之策。

  这其一,令其不能联合谋秦,我秦远离战事,休养生息,训练大军,其二,东出策士,着力挑动诸国之乱,求山东六国平衡之策,其三,十年之内,秦军有成,粮仓有成,六国衰弱,一统天下,此为大秦国策也!”

  嬴荡说完,神色似有些得意,可没有他想象中的附和,而是众人沉默了一阵。

  在秦孝公时,秦国弱小,对外策略一直处于守势,唯一的争端,也就只是与魏国,所以那时候秦国的外交局势,并无任何复杂之处。

  等到惠文王时,秦国强盛,威胁到了楚国,赵国,韩国,魏国,甚至于北边的义渠国,外交形式就变得复杂起来,当时苏秦率先入秦,献上国策,但没有被重视,苏秦就离开了。

  苏秦之后,便是公孙衍,知名策士,献上合纵之策,深得惠文王的重视,后来张仪入秦,又来个连横之策,等到甘茂来了,张仪就走了,甘茂是主张攻打宜阳,制衡三晋,交好齐国,平定蜀地,其实就是远交近攻的策略。

  现在嬴荡所说,就是在他们的基础上,增加了一个六国平衡,共同积弱。

  这个灵感,还是来自英国,长期以来,英国推行大陆平衡政策,充当了欧洲大陆的搅屎棍,嬴荡现在就是要利用洛邑这块桥头堡,来充当一次搅屎棍,让六国纷争不断,此乃乐毅所称地利也。

  秦国与燕国交好,韩国交好,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这件事情,可以说完成了一半。

  如此一来,就可让他们自己去斗,秦国只需要多养一批能说会道的人,成立专门的外交府就可以了。

  腾出手来,秦国内部还有许多事情要做,不仅可以往西,也可以往北,那里还有大片的土地和孜然,就只怕秦国的子孙生的不够多。

  这蜀国巴国也都需要消化,郑国渠也没有修建,新兵更是没有练好,等这些都做好了,再行灭国之战。

  “外息战事,内养民息,合纵连横,远交近攻,积弱平衡,一举灭国,实乃我大秦国策也!”

  终于,有人给了回应,这人是嬴荡最不喜欢的一个。

  甘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