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能乱秦者,必秦也

我在秦国做武王 陈四奇迹 2183 2020.07.25 11:01

  嬴荡一笑。

  “燕王的性命对寡人来说,并无大用,金银对寡人来说,也都不是最重要的,时至今日,我看燕王对洛邑之战还是耿耿于怀,莫非燕王也是个输不起的人?”

  听闻此话,姬职也是跟着大笑。

  “哈哈,孤如何输不起,只是这苍天不佑,苍天不佑啊,孤能奈何,奈何不得矣,职自幼勤奋,学习治国之策,即位之后,更是不敢有丝毫懈怠,三年心血,亡作今朝,何其不幸也!”

  三年心血,五国谋秦,他居然谋划了三年了!

  正是那时候,姬职拜年轻的乐毅为上将军,因为这事,还没少被诸国耻笑,所有人纷纷都说,姬职这是饥不择食,居然找了一个毛头小子做将军。

  可在这乐毅上任后的三个月,燕国朝政为之一新,就再也没有人耻笑了。

  这样听起来,岂不是从那个时候,燕王就有了谋秦之心,他这是将明里暗里的主意,都给用上了,于内摆弄秦国朝政,于外联军攻打秦国,多半这洛邑举鼎的事情,也有他的影子。

  若是没有他的支持,就算这秦武王死了,对嬴稷也一点好处都没有,因为都被嬴壮得了,但若是有他的支持,便可以辅佐嬴稷上位了。

  怪不得这口气如此不甘,这样听起来,的确是寡人的必死之局,居然就这样给破了,而且五国联军还有一场大败。

  寡人来的真是个时候!

  “既然输得起,那燕王何以认为,寡人才是那个必输的人呢?”

  嬴荡拱了拱手,作出了一副求教的姿态,他是很想知道,姬职这细节,都是怎么谋划的,秦国臣子,又是如何参与其中的。

  姬职站起身来,长袖一挥,形态洒脱,又左右踱了两步,想了一想,才开始说起来。

  “哈哈,秦王要问,孤知无不言,事到如今,想必以秦王的聪慧,也猜到了一二,不然那洛邑举鼎,秦王也不会逃的那般干脆了。

  乐毅曾说,能乱秦者,必秦也,秦国没有这内乱,如何能生外乱,大王即位四年,虽有志向,但却有帝辛之名,秦国朝政不稳,公子夺位,臣子们各有所思,此为内乱。

  孤说动五国,共同出兵五十五万大军奔赴宜阳而去,还有那齐国宋国,甚至都有进来分一杯羹的心思,此为外乱。

  内外交困,真到那时候,秦国外有将近七十万大军,内有公子相争,难道这函谷关还破不了,难道孤不应该不甘心吗?”

  嬴荡摸了摸鼻子,寡人真的有这么大的名气吗,就连燕王都知道寡人有帝辛之名,冤枉啊,寡人没有这么大的能力啊!

  好一个内乱加外乱,若是真能这样发展,秦国必定是元气大伤,秦孝公以来的励精图治,都要化作一场烟云了。

  他燕国不正是因为公子相争,才让齐国有了机会,杀了你爹燕王哙吗,这么着,这是要在寡人身上重演一遍了。

  历史的确是按照姬职的谋划发展,秦武王死,甘茂等一众臣子支持嬴稷做王,嬴稷出了燕国,就入赵地,一路都由赵雍派人护送,所以嬴稷刚即位的几年,不仅与赵国好,与燕国关系也不错。

  “嘿嘿,这么好的计策,可惜了,寡人没死,反而是让五国死了这么多人,如此想来,寡人要比燕王高明多了,在如此内外交困的情况下,还胜了五国。”

  闻言,姬职神色如常,只是朝着嬴荡拱手一拜,态度诚恳。

  “孤只知道帝辛之暴,却不知道帝辛的才能,实属不该,乐毅曾说,秦有地势之利,诸国之中,最容易一统天下,孤谋秦,其一想借秦军锐士,削弱诸国,其二,有公子稷在手,连秦抗赵,其三,提升我燕国声望,但这三者,无一不得,乃孤过矣!”

  嬴荡嘿嘿笑笑。

  姬职想的倒是挺美,这第一点已经算是完成了,不过,就是他燕国也伤了元气,第二点,嬴荡也有此想法,至于第三点,公子稷,你还真当他是一个软柿子啊。

  他只是太能苟了,跟着芈八子都苟到四十岁了,可一旦掌握了朝政,比谁都凶狠,你居然敢信任他。

  上一个说秦国能一统天下的是谁,对了,是苏秦。

  这个世道都是怎么了,每一个有识之士都认为我秦国是虎狼,能统一天下,看来还是很有预见性的,这寡人爱听。

  虎狼之师,这可是个尊称,只有强者,才能被称之为虎狼,嬴荡心中,是好一阵自得。

  上次任鄙的书信也给苏秦了,也不知道苏秦想的怎么样呢,虽然同是鬼谷弟子,可在嬴荡心中,苏秦要比张仪厉害多了。

  “燕王说笑了,乐毅这人,我也听过,首鼠两端,去齐国,又说燕国是虎狼,去燕国又说秦国是虎狼,这样的人,燕王居然敢用?”

  苏秦可以拉拢过来,乐毅可是万万拉拢不过来了,要是能让燕王杀了他,就完美了。

  “秦王好会说笑,那寡人回去就杀了乐毅如何?”

  嬴荡讪讪一笑,这反间计也太拙劣了不是,燕王和乐毅的关系,真就好比孝公和商鞅,刚才就只当是一个笑话吧。

  “燕王说笑了,久闻燕王大名,今日一见,燕王其实做事情好糊涂啊,假如寡人真的死了,那嬴稷入秦是经过燕国路途长,还是赵国路途长啊,燕王就不怕鸠占鹊巢。

  赵国赵雍,这人才华可不比乐毅低下啊,乐毅这么聪明,那他有没有说过,要是给赵国二十年,就又会是一个秦国呢,想必是说过了吧。

  说了这么些,就是因为寡人对遏赵之事,极为赞同,你说你就这么点小事情,没必要弄到刀兵相见吧,你与寡人心心相惜,意气相投,你只需要一封书信,你我不就可以联合,扼杀赵国了么?”

  嬴荡是一脸的和气,连燕,这正是他外交政策中最要的一环,先来见姬职,就是看看他是如何想的,这个环能不能套的上,套上了,就安安心心给人送回去,套不上,那就只要金银!

  没想到,姬职的面色是勃然大怒,甚至用手还拍了拍桌子,这一下子,将外面的军卒也都惊动了进来。

  “秦王这是忘记了,还是在装糊涂?”

  装糊涂,这话从何说起,难道燕国曾经派来过使臣,那为何寡人一点都不知情。

  “寡人真心不知啊。”

  “这天下人人皆知,田疆辟善烹煮,而你秦王善骨肉分离,你如何不知!”

  这句话,姬职几乎是咬着牙齿说出来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