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焉能说燕不如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陈四奇迹 3034 2020.07.29 14:18

  秦王令,擎苍将军孟贲,领咸阳将军,率军一千,即日起,回咸阳赴任。

  秦王令,咸阳将军魏冉,领宜阳都督,洛邑见王。

  秦王令,左庶长公子壮,领蜀地将军,修建天子王城。

  秦王令,司马错拜御史令,设御史台,代王监察天下。

  秦王令,宜阳将军向寿拜上将军,领国尉,统制三军。

  秦王令,设国务一府,专司军政,以佐王事,左相甘茂,右相樗里疾,上将军向寿,御史令司马错,共领国务大臣。

  天子令,今礼乐崩坏,深谷为陵,洛邑已成四战之地,此有损天子之仪,故天子迁都蜀地,洛邑更名洛阳,天子所居,乃称天府,人和道通,蜀地更名,天府王城。

  一条条的政令从洛邑,不对,是从洛阳而出,送往咸阳和蜀地。

  相信用不了多久,这些消息就会传遍天下,一场轰轰烈烈的变法就此展开,时隔四十年,继商鞅之后,秦国再行变法。

  昨日,咸阳将军孟贲领军一千,提前回咸阳,等交接了卫士的兵权,魏冉便会赶来见王,其后宜阳赴任,组建新军。

  孟贲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彻底掌握咸阳卫士,如此,秦王到了咸阳后,才能待的安逸,可不能再有洛阳王宫的那一幕了。

  向寿任上将军,司马错任御史令,与甘茂一道,也提前回咸阳交接了。

  先是甘茂提出,大王久在外,然国事不能有废,朝中更不能有乱,左相提前回咸阳,代大王处理秦国军政大事。

  这嬴荡都能理解,这嬴壮可马上就要被派到蜀地去了,就连年也不等在咸阳过完,甘茂再不回去,怕是就没机会见到嬴壮了吧。

  提前回去,最后再他一次,顺便再搞一点小动作什么的。

  对此,嬴荡当然是不放心了,所以就将向寿和司马错也都派遣去了咸阳,提前在咸阳布置好一切,喜迎王师,樗里疾也想回去,嬴荡不肯,现在是两对一,他回去了,岂不是二对二,你还是留在这里陪陪寡人吧。

  事到如今,这臣子之乱,算是平定了一部分,嬴荡手头有点儿权利了,他要风风光光的入咸阳,让秦人们都知道,他才是秦国的唯一的王。

  “看秦王此举,真是要以这洛邑为家了,就是不知道秦王守不守得住?”

  时值夜里。

  嬴荡正和姬延、姬职坐在一起,又开始了日常的饮酒作乐,问这话的,正是燕王姬职。

  “寡人不是守住了一次么,这往后啊,没有了燕王作对,天下何人谋秦耶?”

  听闻此话,姬职望了一眼姬延,他眼神有些复杂,再怎么说,他们都是文王武王的子孙,这天下可是他们周人打下来的,就是秦人,也是受过周天分封的。

  “嘿嘿,秦王此举,无异于谋逆,虽周室衰微,但天下士子,无人不知天子,秦王就不怕这天下的士子们,对你口伐笔诛吗?”

  嬴荡一笑,这都什么时代了,天下人都开始盼着统一呢,这是士子们的共识,姬职如此聪明,岂能不知道这些,这是诚心在天子跟前,恶心寡人了。

  “那寡人把洛邑送给燕王,燕王敢接吗,不敢吧,哈哈,普天之下,就只有我秦国,能有这个实力,你看这天下,分崩离析,早已王不是王。

  寡人此举,可是天子主动提出的,寡人只是帮天子寻了一个好去处,至于这洛阳,天子若想回来,待我秦国坐稳了,天子再回来就是了,对吧?”

  嬴荡转头,问向姬延。

  姬延端着酒爵,一颗白头,一个劲地摇着。

  “不回来,不回来了,大周经不起折腾,就想过点太平日子,我还是去天府王城比较好,那里安定,太平。”

  说完,同样年轻的天子又看了一眼年富力强的燕王。

  “如此,我姬姓一脉,也不会绝了。”

  姬职一听这话,面色都黑了下去。

  什么叫做姬姓一脉绝了,他也是姓姬的,不过,此时来看,若是让秦国占据了中原,那山东诸国,再永远无法困秦了,能一统天下的,似乎就秦国胜算最大。

  燕国,孤需得奋力相争了。

  “天子啊,你放心,天府王城寡人已令公子壮去修筑了,听说那蜀王不尊令,到时候寡人就替天子诛杀此僚!”

  嬴荡抿了一口酒,这奢靡的生活是又开始了,只是少了那些个长腿舞姬了。

  这次战事后,洛阳倒是有许多妇女都愿意入战地医宫,因为那里不仅待遇好,福利好,而且做秦王的护医,这地位也高,她们更是有了一句口号,妇女也顶半边天,这句话好像还是秦王亲口说的。

  在这里做得好,身份就是一个大秦的女官,走在路上,再也无人敢欺负,就是家里的男人不听话,也可以让医宫的白衣军去管教一下。

  至于流血这些的,倒也没什么可怕的,洛阳死了这么多人,咱们不都也是好好的吗。

  “好一招借刀杀人啊,可谓是名正言顺,原以为这是件坏事,没想到倒成了好事,秦王好算计,不知道天子迁都,那洛邑城中的民众,该是去往何处呢?”

  姬职仔细一想,岂能不知道嬴荡打的是什么算盘。

  “护医的家眷尽可留下,一部分会去函谷关一带,一部分会随天子去天府王城,反正我秦国有这一亩三分地就足够了,又没有东进之心,至此之后,宜阳以东,不会再有任何一个秦人,唯一就只是一点点的秦军罢了!”

  嬴荡说的信誓旦旦,这两天来,他对姬职是陪吃,陪喝,就差陪睡了,而且还拉上了姬延,对他这么好,可不就是为了秦国的外界政策,让顺利开展,让燕王彻底没了谋秦之心,还有就是回去后,帮寡人杀个人而已。

  “二十几万秦军,真是一点点啊,秦王此举,孤倒是觉得秦国是想休养民息,巩固中央,再图东进吧,我听说秦国可要和韩国联姻了,这样一来,三晋就只剩下两晋,再联合我燕国制衡赵国,不就只剩下一晋了,唇亡齿寒的道理虽浅显,可这许多人并不明白,看来留给我燕国的时间,不多了!”

  嬴荡嘿嘿一笑,显然是姬职说中了他的心思。

  “大兄啊,你什么都好,就是眼界太低了。”

  这句话说得姬职闷了一会头。

  “职自付学识不浅,又善于听人劝告,就是对于不可思议之事,也不敢言其无,虽不能运筹帷幄,但也能够放眼天下,秦王的用心,可都在职的眼中,这也算是眼界低么?”

  嬴荡摇头。

  放眼天下,姬职的确能称得上英雄也,眼界岂能低了,不过么,比起嬴荡这个穿越者,见识还真是有点儿少。

  “是啊,大兄眼界低啊,那寡人且问你,齐国的东边是哪里?”

  “哈哈,还能是哪里,是大海,据说有仙山蓬莱,不过都是术士之言,不得为真。”

  “错矣,齐国东边,有一岛国,上有民众,岛国往东,还有陆地,可不比我华夏的小,那你可知道燕国北方是哪里?”

  这次,姬职沉默了,他没有答话,似乎在思考嬴荡所言是真是假。

  燕国东临大海,他都不清楚的事情,一个远在西边的秦王,怎么会知道这些?

  “燕国北方,还有大片土地,并非尽是大漠,你尽可派人一路北上,过胡人之地,还有另一番天地,世人皆以为我秦国最西,但在我秦国的西边,还有大片土地,光是我秦国西北方向的一片土地,就有不少国度,这些你都可知道?”

  这姬职倒是有些信了,毕竟曾经攻破镐京的犬戎,就是在西边。

  “这与秦王的话,有何关系?”

  “大兄请看,我秦国已然有蜀地,关中,河西,河东,中原,陇上,往西更有大片土地,寡人何苦不去好好经营这些,反而要与你们在中原争斗,况且北上还有义渠乎!”

  战国之时,人烟稀少,消息闭塞,西塞未通,北方未定,华夏与外界交流几乎很少,嬴荡所说,姬职或许还真就没有想过,不只看华夏,而去与异族相争。

  “哈哈,秦王为了表明没有一统天下之心,还真是费尽心思,秦国变法二十年称雄,赵雍变法之始,二十年后必定又是一个秦国,秦王不管说多少,都不能让孤忘记秦王的争霸之心。

  只是秦国争霸天下尚远,赵国崛起却是在前,我燕国愿意与秦国联盟,一道制衡赵国,不让其变法而强大起来,秦灭义渠,我取中山,若是赵国进犯两家中的任何一家,那我两家同时出兵,左右夹击赵国。

  至于以后,秦国多虎狼,但我燕国也不乏猛士,日后孰高孰低,就看谁的臣子们忠心,谁的大王英明,谁的变法彻底,谁的眼界更高,谁的军卒最不怕死,姬职终有一日,会与秦王一战!”

  话音落下,姬职起身,掷爵以明志。

  好一个姬职,不愧是一代明主,这番说的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你秦国虽强,但我燕国有何曾惧之。

  孤,奋起直追二十载,焉能说燕不如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