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 章向寿领军权

我在秦国做武王 陈四奇迹 2442 2020.07.11 11:43

  “大王,臣以为不可,凡举国大战,大王需坐镇中心,统御全局,派遣何人出使,何人应战,何人督粮,也得由大王定夺,咸阳不可一日无大王,此为当务之急,请大王三思!”

  甘茂最后一声三思极其洪亮,整个大殿中都有他的回响,嬴荡自付耳朵不背,不需要他这么大的声音,他这是在告诫诸位臣子,当务之急是什么。

  要是真能如甘茂说的,需要他统筹全局就好了,就怕是回到咸阳,他身边无人,被控制在深宫之中,至于仗怎么打,他们肯定会,先打完了仗,再重新立个王,岂不美哉!

  嬴荡才不会相信前几日想要杀他的臣子,现在会重新听命于他,不行,不能回去,寡人就要御驾亲征,听着都威风。

  “臣附议。”

  刚才对上嬴壮,魏冉没占到多少便宜,他这次是第一个响应,那边嬴壮稍加思索,也是如此。

  转眼间,甘茂一席话,臣子们又都是一条心了。

  既然躲不过了,那就进行下一步计划,嬴荡故作沉吟一番。

  “寡人还有一事,左相是必须随寡人回咸阳的,没了左相,寡人寝食难安啊,如此一来,这十几万大军留在这里,该由何人镇守,我大秦又有谁能担此重任呢?”

  这十几万大军就是他翻盘的关键,所有的一切他都可以不在乎,但这件事情不能不在乎。

  “大王以为如何?”

  众人不语,又只有甘茂一人出声。

  这话问的好,让嬴荡先说,是想探探他的底,最后看看他的反应,好做出应对,所幸嬴荡对此,心中早已有了对策。

  “举国之战,必得良将,先王在世,六国伐秦,被司马错领军打败,此战也非司马将军不可,可将司马将军从蜀地召回,统领宜阳大军。”

  嬴荡望了一眼站在人群中的向寿,意味深长的说道。

  他的表情,都被甘茂看在眼中。

  “大王英明,司马将军的确是最佳人选,说起排兵论战,臣大大不如,但将军远在蜀地,蜀道艰难,这一来一去怕是得一两月之多,恐耽误了大事,还请大王斟酌。”

  司马错是惠文王时期的名将,曾经官拜上将军,秦国能第一次攻下巴蜀,也尽是他的功劳,这人乃是一良将。

  只不过这事情来的紧急,调集他来无异于天方夜谭,十几万大军不可一日无将,现在战事来临,怎么能等上一两个月了,还有临阵换将,也是大忌。

  嬴荡是在故意不提向寿。

  有了甘茂这个主心骨,群臣又紧跟着附和,顿时,他的决意被推了回去。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左相说该是如何?”

  嬴荡面色不喜,端起眼前酒爵,一饮而尽。

  “大王,唯有向将军可担此重任。”

  “不行!”

  刚一说出,嬴荡就果断拒绝,他敢来这招欲擒故纵,皆是因为甘茂除了向寿,也挑选不到更好的人。

  甘茂能让臣子们齐心协力与秦王斗,一方面是利益使然,一方面也是因为他能平衡两边,不至于起争执。

  纵观这些臣子,不是支持嬴稷的,便是属于嬴壮派系,他向寿是个例外,两边都不靠,是个本分人,选向寿他们也说不出什么来。

  “大王请三思,向将军身为大军副将,对宜阳之事本就极为了解,况且向将军素有带兵之才,众臣之中,也只有向将军能够担此重任。

  姬职三晋就在跟前,大王可不能再犹豫了,若是有个闪失,丢了宜阳事小,可若是被大军长驱直入,破了函谷关,我秦必定是割地求和,大王还如何东出天下呢。”

  鼻青脸肿的向寿在一旁低着头,他心中越来越佩服秦王了,就一顿拳头,反而让甘茂为他说起话了,可算是值了。

  “多谢左相举荐,臣向寿愿为大秦身先士卒。”

  向寿一看差不多了,他也不需要再矫情了,这个当事人开始接话,大王的反对,作用就不大了。

  坐于上首的嬴荡面沉入水,一言不发,他和向寿越是这样,就越能够坚定甘茂的信念。

  “臣以为,左相所言不错,能统军者,必向将军也,还请我王三思。”

  魏冉第一个赞同,那是因为再怎么说,也轮不到他这个咸阳将军头上,只要不轮到嬴壮那边就好了。

  嬴壮的利益就在眼前,而魏冉的利益还远在燕国,他现在甚至都不想嬴荡这么容易的死,因为这一切都会被嬴壮所得。

  魏冉附和甘茂,嬴壮还能如何,也只得应承,因为他也怕魏冉和甘茂成了一条心,上了一条船,各方势力互相交锋,最后将这权利交给了向寿,一个于内于外,让所有人的放心的人。

  嗯,向寿都不矫情了,那寡人也就不矫情了,就这样吧。

  “暂且如此吧,此事等回到咸阳再议。”

  半晌,嬴荡咕哝出了一句。

  “大王英明,事不宜迟,臣请大王此刻就班师回咸阳,臣已令大军开拔,先行一步回宜阳了。”

  嬴荡哑然,这甘茂做事好不果断,居然是先斩后奏,他是怕再生出什么事端吗?

  留给嬴荡的时间不多了。

  ……

  “天子,你这酒爵不错,就送给寡人了。”

  “常说洛邑尚坊打造的器物精美,今日一看,果真如此,寡人真是爱慕难舍啊!”

  “哎呀,天子你这舞姬也不错,又白又嫩,算了,军营不能有女子。”

  “天子啊,你面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受风寒呢?”

  ……

  臣子们都去各忙各的了,嬴荡正在大殿中摸摸这,看看那,想着临走前能不能顺点什么。

  一排排郎官围在大殿外面,除了能够接触蒙鹜之外,他已经很难再接触到其他人了,包括向寿。

  姬延在一旁看的肉疼,这些可都传了好几百年了,是爸爸的爸爸的……传下来的,他能如何,还不只有答应。

  只要这个瘟神走了就行!

  说话间,嬴荡悄悄的掏出来一块白绫,上面写着字。

  “天子啊,寡人的性命就都在你身上了,今日你助了寡人,日后只要我大秦存在一日,便会有你大周!”

  嬴荡一把塞到姬延怀中。

  他这几日天天陪伴着天子,可不就是为了做到这一步。

  姬延默然,接过来看了一眼,白胖的面上更是难看,犹犹豫豫的,又像是想将其给还回去。

  “秦王,这……”

  嬴荡拉住他的手,让他握紧了。

  “大军走后一个时辰,你就派人跟在身后,一直跟到宜阳城中,将这交给向寿将军,为了稳妥起见,这样的信昨夜寡人连写了十封,你最好派十个人,每人带一封,隔半个时辰出发一个,都记住了吗?”

  嬴荡又塞过来一大把,姬延惊讶,原来腹间圆鼓鼓的并非全是肉了。

  “秦王如此精明,不会将我这个手无寸铁之人给骗了吧?”

  姬延正色道。

  “苍天在上,荡如有虚言,不得好死,荡不死,周永居洛邑,天子啊,你还不信寡人吗?”

  嬴荡的理想是要一统九州,不过就给他一座城,让他去自治,还可以发展旅游业,宗教什么的,就如梵蒂冈一样,又有什么影响呢。

  “延不辱使命。”

  得了肯定的回答,嬴荡提了一堆宝物,踏上了回去的路。

  首先要经过的是宜阳,到了宜阳,大军会留守,而他还需要回咸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