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国策(六)

我在秦国做武王 陈四奇迹 2711 2020.07.28 16:00

    “右相此言大缪,秦国终究是大王的秦国,臣这么做,是为大王着想,若是说御史台能蒙蔽大王视听,这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御史台虽行监察之权,但这秦国国事最后是由国务府共同商议,这国务府,不仅有御史令,更是有我等左右丞相,还有上将军,这并非是御史台一言堂,岂能蒙蔽视听。

  况且御史台只有监察之权,审查之权,却并无处置之权,御史台上报之事,也需得国务府协商处置,右相有何担心?”

  这听着听着,嬴荡怎么听出不对味来。

  虽说这国务府,本就是他心中的内阁,皇权若想万世,那就必须得没有皇权。

  甘茂这样一说,让人总觉得,是想要用国务府,来架空寡人的权利,不过,也不需担心,这国务大臣是谁,还不是由寡人来定。

  这天下是寡人的天下,你们都是寡人的,嗯,高级打工仔!

  不过,这一番言语,正好给樗里疾解决了他的疑惑,国务大臣,他不就是其中之一吗,还有什么需要担心的。

  “大王,左相果然高明,听他一言,臣顿时开悟,本来是两个丞相,现在是四个丞相,本来只有军政,现在还有监察,为了我秦国没有乱臣,臣都能理解。

  既然司马错将军不愿做这御史令,臣倒是有一人举荐,此人乃大王胞弟,领王族左庶长,若是他为大王行使这监察天下的职责,相信举国上下,都能接受,那司马错,就继续回蜀国算了,大王,臣举荐公子壮。”

  这话,嬴荡听了头疼。

  这又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要是被嬴壮做了御史令,那这御史台设立又有何用,反而给嬴壮添加羽翼。

  当初,设这国务府的目的,就是将甘茂和樗里疾的大权做个分散,让司马错和向寿入中枢,这样一来,两对两,再加上一个秦王,这就在人数上就占优了,可现在倒好,司马错推托,樗里疾又选出来一个嬴壮来。

  有时候,嬴荡真摸不准樗里疾这老头的性子,你说他厌恶嬴荡吧,倒也不至于,洛邑这次能出现援军,他必定是功不可没。

  说他忠于秦王吧,还真是一点儿都感觉不出来,明知道嬴壮有不臣之心,反而一直举荐他。

  先是洛邑都督,洛邑都督不成,就换成了御史令,寡人就是不要这个御史台,也绝对不能让嬴壮上。

  “哼,都说樗里疾忠心为秦,寡人看到的,就只是一个老眼昏花的老者,黔首尚知一山不容二虎,一国不可两君,况且一右相乎,看来这樗里疾真的收了姬职的好处,不让我秦国内乱,是不甘心了,你枉为寡人叔父,与贼子无异!”

  忽然间,嬴荡站起身来,破口大骂,他就是要看看这个樗里疾,脑子里面到底想的是什么。

  大王震怒,群臣惊讶,无一人再敢言语。

  也不知道是气,还是错愕,樗里疾怔怔的立在原地,半晌说不出话来。

  “这样浅显的道理,叔父难道不知,你是何居心?”

  见他不说话,嬴荡再问。

  他没有称君臣之礼,而是行之人伦,称其为叔父,这是在告诉樗里疾,寡人这并非是生气,而是失望。

  “姬职贼子的话,大王岂能信之?”

  樗里疾寻思一阵,起身反问,不得不说,看这老头的模样,还真是有些倔强。

  “寡人信与不信,皆在于叔父之词?”

  甘茂没有问题了,要推行御史台,就必须得说服樗里疾,其他人同意了,相信司马错也会没有异议。

  “好,大王要听我说,那老头子就好好给你说说,秦国朝堂之事,能到今日,大王你是功不可没,不要都怪老夫,你要记住,这大秦是嬴姓赵氏的天下,老夫无害人之心,但有防人之心,这何错之有?

  御史台一事,并非是老夫一心要举荐嬴壮,老夫只是想借此破坏而已,御史台之事要慎重,就是推行,也要徐徐图之,别到时候,闹的和先王刚即位时一样。”

  樗里疾气呼呼的叫骂,这样一说,却是将嬴荡给说懵逼了,好像是寡人错怪了他一样,可这老头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也不明说,寡人岂能猜得到。

  三家分晋,田氏代齐,这种事情,的确也发生不少了,举荐嬴壮去做洛邑将军,就算嬴壮造反了,秦国可还不是姓嬴,站在他的角度,这样倒也说得过去。

  没想到啊,本是商议国事,没想到这叔侄两人,先是对啄上了。

  “御史台一事,势在必行,左相刚才所言不错,我秦若想要天下,就需得付出一些代价,寡人今年二十有三,身体远胜常人,能活到八十,这样算来,寡人有五十六年的时间,来完成这一统天下的大业,寡人矢志不渝,寡人在,秦国必变也!”

  这才是第一步,嬴荡的理想,可早就飘到了华夏之外,要是连这第一步都变不下去,以后谈何大业。

  臣子们想听到的,便是大王的决心,毕竟这变法一事,不是儿戏,刚才甘茂问大王,现在大王又自言其志,他们总该放心了吧。

  “大王英明,臣等必定追随大王,司马将军在我秦国素有威望,为人处世,皆有度衡,由他做御史令,定然不会出现右相所言之事,更是能助我王霸业。

  以臣之见,司马将军入中枢,可为御史令,领国务大臣,至于这巴蜀之事,干系甚重,需得派遣一位有威望的人去,臣以为,公子壮可担此重任,领蜀地将军。”

  说完这话,不仅是樗里疾,就是嬴荡也是面色一变,都望向甘茂。

  谁又能想到,他会出了这样的主意。

  “臣以为,可。”

  樗里疾微微思索,立即附和

  “臣司马错遵令。”

  紧接着,司马错也应答下来,一时间,群臣纷纷附议,就只剩一个向寿了,他在等着秦王的话。

  如此看来,嬴荡的目的是达到了,可他却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似乎这一切,都是朝着甘茂所安排的方向所发展。

  他和了一阵稀泥,相当于是秦王和右相交换了条件,各退一步,促成了此事。

  秦王回咸阳,设国务堂,调任孟贲为咸阳将军,这一套组合拳打下来,不管是在咸阳朝堂,还是在咸阳军力上,秦王都占了优势,难道这甘茂是眼见的咸阳不行了,便要从中枢转移到地方上去了?

  这么一想,还真有这个可能。

  宜阳都督是魏冉,再把嬴壮放到蜀国,蜀国那地方,真是个山高皇帝远,嬴壮在那里厉兵秣马,准备造反寡人都不知道,等知道的时候,兵都要杀到汉中了。

  唉,若真是如此,寡人岂不是失算了!

  甘茂啊,甘茂,还是差你一步棋啊。

  这样一来,那这历史上发生过的事情,难道还要一遍?

  历史记载,季君之乱,也就是嬴壮造反,要是真送他去蜀,这季君还真就有可能乱了,当时,是魏冉平定叛乱,这次他不会拉着魏冉一起造反吧?

  看来历史并没有给寡人这个穿越者,开个后门。

  不行,要先将嬴稷弄死,绝了魏冉的心思,再拉拢过来。

  弟弟啊弟弟,你对寡人不仁,寡人也……

  “如此大善!”

  放掉一个嬴壮,迎来一片咸阳,这买卖,得做啊!

  臣子们都赞同了,要是寡人不答应,岂不是一切都要重来了,那这御史台能不能推行的下去,可真就两说了。

  想一想,古往今来,造反的哪一个成功了,好像就只有一个朱棣,还是因为对手实在太差了。

  五千年了,多少位帝王,这概率还真是低的可怕,寡人是不会那么倒霉的,嬴壮你若想活着,就千万别做傻事啊!

  秦王国策,其一,平衡积弱六国,内养民息,设立三阳制敌长廊,大周迁都。

  其二,大军行变法,朝堂行变法。

  其三,设立御史台,代王监察天下。

  虽然出了不少意外,但终于是全部都推行下去了。

  甘茂有一件事情说对了,司马错为人圆滑,皆有度衡,御史台这件事,就要徐徐图之,他就可以徐徐图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