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这是要弑君

我在秦国做武王 陈四奇迹 2114 2020.07.05 09:15

  见情况不对,嬴荡没有着急回话,在看过他们后,又往远点去看,一个瑟瑟发抖,面色苍白的中年男子很是引人注目。

  男子身着黑红长袍,上面绣着金丝玄鸟,头上一顶黑金九旒冕,脚蹬一双同样也是绣金的方履,看他这样一副打扮,这不正是堂堂的周天子,周赧王姬延吗?

  在姬延柔弱的身躯后,还跟着一群同样柔弱不堪,老弱病残的臣子,他是大周最后一位天子,还有五十一年多,这大周就要亡了,眼前的这位,今年刚到三十,可活的够长的。

  “放肆,天下间的天子就只有一位,便是这位周王,竖子不知尊卑,在周王身前,寡人岂能自称天之骄子,既非天子,就不能做擅越之事,那个周王你说对不对?”

  众人皆是疑惑,刚才兴致勃勃的大王怎么突然就怂了,说这个话,是再找开脱的借口吗?

  嬴荡失算了,因为姬延听了这话,将头低的更低了。

  天子到了他这一代,早就不想什么王天下,尊王之类的了,他只希望活着,好好在这洛邑王宫活下去。

  “秦王武功盖世,乃是天降力士,予一……我……自愧不如,这个……九鼎虽然……但对秦王……不过小事尔。”

  周王说话结结巴巴的,他连予一人都不敢自称了。

  也对,秦国攻打韩国宜阳时,这周王还出兵帮过韩国,现在秦王上门了,他应该怕才对。

  嬴荡顿时没了脾气,胆子小就算了,还这么不上道。

  他本想找个台阶下,现在看来是下不去了,那还能怎么办,硬下呗,他是秦王,他说了算。

  “那……个,那个寡人身体有恙……那就……今……”

  “大王,再耽搁下去,好时辰可要过去了,还是快些吧!”

  嬴荡意外,没想到任鄙竟然如此放肆,敢打断了他的话。

  他是谁,他可是堂堂秦王。

  第一个举鼎的孟贲都半死不活了,任鄙还如此坚持,这哪是让他举鼎,这是让他在去死。

  对于这样的举动,赢荡不得不怀疑。

  任鄙乃是土生土长的秦国人,他所代表的,是秦国的贵族势力们,难道真有人想要他死?

  以眼前这大鼎的分量来说,抱起来都难,况且还是举鼎,想想还真有可能如此!

  所有史书对秦武王的描写,那就是好面子,性格偏激,脾气暴躁,崇尚武力,试问这样一个人,在这种境况下,以他的性子会不举吗?

  肯定会举,所以他才会死。

  越想越是心惊。

  很有可能,秦武王就是被人这样阴死的,毕竟举鼎绝膑而亡,听起来有点儿玄乎,五千年来,好像就只有这么一回。

  任鄙敢当众打断秦王的话,要么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要么是早有预谋,磨刀霍霍向秦王。

  嬴荡环顾四周,觉察出了不对。

  在他身旁站的,都是大秦的骨肱之臣,史书记载中一群聪明的人,可此时,居然没有一个人来劝阻他干这样的傻事,臣子们这反应,也不对吧?

  只见

  他们每个人都低着头,一言不发,好像所有的事情和他们无关,又好像在偷偷关注着一切。

  这不是盼着他死,还能是什么?

  敢情这里对他忠心的就只有一个孟贲,傻呵呵的听他的话,现在还躺在地上不醒人事,秦武王嬴荡在位期间,不是都尽干拉风事吗,有这样悲剧?

  他没有立即反驳任鄙的话,好好思索起了现在的处境。

  眼前的这些人,有统领百官的左相,有领军打仗的将军,有护卫王驾的郎中令,有掌管王族大小事务的左庶长,还有执掌咸阳所有军力的咸阳将军。

  他们要么是大将,要么是权臣,由远到近,由里到外,将王权瓜分殆尽,也将秦王层层包裹。

  现在最要紧的已经不是举鼎的问题了,而是他不举鼎,会怎么样?

  再看洛邑王宫中的守军,都被换做了郎官和卫士,他们的统率可都站在这里,低头不语,这一切,似乎也是早有预谋。

  秦国大军远在城外,真要在这个时候发生点意外,王宫大门一闭,他可没有任何反抗之力了。

  至于这些来看热闹的洛邑国人,呵呵,这里是战国,这些年死在虎狼之师手中的人还少吗?

  历史记载,秦武王身体强壮,可在位却只有四年,死的又这样离奇,这里面的故事是值得深思了,毕竟哪部史书不是胜利者书写的?

  可怜的嬴荡,居然混到了这种地步,从里到外,不仅没有亲信,还尽是一些乱臣贼子。

  当务之急,还是逃命要紧。

  “寡人神威自成,天下第一,何须要看天意行事,不行,再等等,寡人就不按照天意行事,就不要阴阳泰和,就要等这正午过去,看看老天会怎么样。”

  半天不说话,容易让人察觉不对,想来想去,嬴荡也找不出个理由来拖着,只能这样随口一说。

  身边的任鄙好一阵诧异,大王今日这么奇怪?

  刚才有点儿怂,现在又突然跟泼皮一样,这是个能说得过去的理由吗?

  “大王神威,自是无与伦比,这九鼎是大禹所铸,象征九州,今日大王举九鼎,远胜过春秋霸主问鼎中原,今日之功,不日便会传唱诸国,人人颂扬大王威名。

  到那时候,天下来朝,尽皆拜倒在我大秦神威之下,大王便可东出中原,一统天下,此乃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业,臣请大王为我秦所虑,举鼎!”

  我……举你大爷!

  这样一副犀利的言辞,竟能出自一个糙汉子之口,任鄙的步步紧逼,嬴荡只觉得无力。

  这简直就是将他当作傻子来哄骗,要是一统天下这么容易,始皇帝也不能被称之为千古一帝了。

  不过,任鄙此举,倒是给他提了个醒,以前嬴荡或许就真吃这一套,典型的死要面子被人杠。

  “臣请大王为我秦所虑,举鼎!”

  紧接着,后面的人也开始山呼,只有那些个老奸巨猾的臣子们,还是低头不语。

  怎么着,又来了。

  嬴荡开始苦思自己所学的一切知识,来找到破局之路,可这与他所学的历史根本就不一样,哪还能够破局呢。

  开弓没有回头箭,这个道理想必在场的都明白,臣子们既然约定了要弑君,这屠刀就不会收回去了。

  战国时代,贵族们权势不小,就他所知,被臣子杀了的君王就有一个,这个年头,臣子们惹不得啊!

  我辛辛苦苦,躲过了被鼎砸死,但还是躲不过臣子们的手黑,这可如何是好,寡人命苦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