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臣给大王讨王后去了

我在秦国做武王 陈四奇迹 3039 2020.07.24 19:31

    嬴荡还想着要乘胜追击,让司马错彻底拜倒在他的才华之下,可正要说时,被进来的白庆打断。

  秦王特许,在这洛邑王宫,白庆就是秦王近侍,可不经通报见王。

  “报,左相右相一起回营,而且还俘虏了燕王姬职,眼下正往王宫行来!”

  什么!

  居然是姬职被抓了,就是那个差点攻破洛邑,一心要想着谋害寡人的姬职?

  他堂堂一个燕王,怎么会落得这般狼狈?

  哈哈,这可真是个好消息!

  “恭喜大王,保佑大秦,竟然能够擒住燕王,真是可喜可贺!”

  司马错乘势接话,连连道喜。

  前几日还有消息,说樗里疾大军进了韩国境内接应甘茂,这甘茂不会就是去抓姬职了吧?

  想想前几日夜里,姬职与他还有一次城下之谈,当时对方来势汹汹,而洛邑随时都会破城,没想到这么快,就反过来了。

  “司马将军,走,一起去看看!”

  嬴荡和司马错出了大殿,眼前走来的,不正是甘茂吗,在甘茂的身旁,还走着一个黑胖老头。

  老头身穿一件粗布衣,脚上蹬着一双黑棉鞋,鞋子的外面像是包了一层皮子,这似乎和义渠人的打扮相似,能如此的特立独行,也就只有那位樗里疾了。

  大冷天的,袖子撸起,两个胳膊露在外面,他面色黝黑,四肢黝黑,反正能露出的肤色,就只有手心稍微白一些,身量不高,相反有些矮,但体形却是胖乎乎的。

  面上沟壑纵横,满头青丝都化作了白色,可依旧是神采奕奕,又似乎是左脚受过伤,走起路来一瘸一拐,不太好看,不过步履颇快,走的也是非常稳当。

  樗里疾此人,乃是秦惠文王的兄弟,那寡人该称呼什么,应该亲热的上去,叫一声叔父才对,嬴荡摸着自己的胡须,想想还是算了。

  大秦最有权势的臣子,左右丞相和上将军,被眼前的这两人悉数占去了,看他们表现的这般亲密,嬴荡又想起了昨日任鄙所说,樗里疾给他带这样的话,到底是什么用意呢?

  两人一见到秦王带着司马错走来,急忙踏了几步,拜倒在嬴荡面前,一旁的司马错也跟着行礼,向寿正从后方赶来,这四个人,才是秦国真正的中流砥柱,他们位列四方,正好将嬴荡围在中间。

  “诸位快快请起,无须多礼,快起!”

  樗里疾年岁最大,嬴荡又上前两步,将他扶起,其他人都跟着起来了。

  “大王只是巡游了一趟洛邑,就弄出了这样大的事情,不愧是我秦王也,老夫折服,厉害,厉害啊!不过也好,这一战打出了秦军的威风,诸国胆寒,怕是能有一阵太平日子了!”

  第一个接话的,便是樗里疾,他是嬴荡的长辈,为人率直,又能言善辩,说起话来,颇有些幽默,在嬴荡跟前,更不会似其他人一样,一直都是毕恭毕敬的。

  这个瘸老头一向都是如此,以前嬴荡是拿他没办法,现在嘛,这么有趣,何必计较。

  “此战能胜利,全赖大王坚守洛邑,消耗敌军士气,若非此举,臣等怕是不能围歼这五国大军了。”

  这次接上话来的,正是甘茂。

  樗里疾所言,对甘茂要徐徐图之,他们两人如此亲密,那寡人就只能忍着,徐徐图之吧。

  面对他,嬴荡也是表现出了春风拂面,满是温暖的笑意。

  “左相此言,倒是在理,洛邑城中将士坚守,将军冯章用力,宜阳城中向寿将军老成谋国,所费心机不少,蜀国之地,司马错将军出兵最早,驰援最早,两位丞相在此,这可都是大功啊,需得嘉奖,两位以为如何?”

  此一战,秦国领军的主将有五位,除了眼前这四位,就还有一个冯章,嬴荡说了半天,将除了甘茂和樗里疾之外的三个,都说了进去,为他们邀功,这还不是表明,这些人与寡人现在是一伙的。

  “大王英明,此战,冯章将军首功也!”

  甘茂先是看了一眼樗里疾,其后才答道,这两人难道真有勾结?

  “好了,此事暂且不提,寡人很想知道,那姬职是如何被擒住的?”

  说了半天,都还没有说到正题上来,寡人今天可不是来算账的,而是来看姬职的。

  “回大王,左相领东路大军追击敌军,一直追到了新郑城下,此时,韩国新郑驻军才不过三四万,韩国摄于大王的声威,居然将燕王姬职给送了出来,眼下,姬职正被关押在王宫中,等候大王发落!”

  诸国主将一个都没抓到,没想到一抓反而是抓了一个最大的,洛邑之地,与新郑不过才三百里之隔,大军若是速度快一些,三日便可赶到,可以说占据了洛邑,就算是彻底的盯死了韩国。

  姬职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啊,他没有往东边和北边逃窜,而是想给秦军一个出其不意,向着南边的韩国去了。

  任谁去想,也想不到姬职会声东击西,甘茂能追击到他的行踪,这本事不小了,更没想到韩国两战连着跪了,给秦国弄怕了,居然将姬职就这样给送出来了。

  忽然间,嬴荡哈哈大笑,来得如此突如其来,身旁的人都要被他一惊,紧接着,一双宽厚的手掌已经拍到了甘茂的肩膀上了。

  “左相啊,左相,果真是大才,寡人深感欣慰啊!”

  这幅模样,就像是对甘茂爱不释手。

  “臣为大王分忧,是臣的本分,然新郑虽然大军不多,但城池坚固,况且我秦军早已是粮草匮乏,攻城肯定是久攻不下,此举也容易与韩国形成水火之势,于大局不利,所以臣不敢轻易挑起战端,臣能擒拿姬职,那是因为臣答应了韩王一个条件……”

  说到这里,甘茂望着嬴荡,忽然不说了。

  那边樗里疾黑脸笑笑,笑的很不正经,难道用了什么猥琐的技能?

  “是何条件?”

  甘茂还是支支吾吾的,半晌都说不出来。

  这不对啊,寡人见你一向都是舌绽莲花,再看甘茂时不时的看向樗里疾,原来这并非是不愿意说,而是希望樗里疾帮他说了。

  “大王该知道韩王韩仓吧?”

  终于,樗里疾开腔了。

  韩王仓,这嬴荡如何不晓得,韩国自从韩昭侯后,直到灭亡,就没有出过一个有作为的君王,唯一一个叫做韩非子的王族,还被送入了秦国,他的法家理论,全被秦国所吸收。

  韩仓这人,其实就是韩襄王,他在位期间,不是被秦国欺负,就是被楚国欺负,可谓是憋屈的紧,这事情嬴荡如何能不知呢?

  就是没穿越前的嬴荡,对此也了解的很,秦国与韩国争夺宜阳可是打了半年多。

  这话问的奇怪,嬴荡狐疑的点了点头。

  “嘿嘿,那就好,韩仓有个女儿,年芳二十,尚未婚配,听说是美貌如花,为人聪慧,在韩国还有个女大将军的名号,这性子可烈的很,好诗书,好剑法,若非雄主,她一概不嫁,老夫听说啊,尤其是这个美貌,简直就是……”

  樗里疾一直砸吧着嘴,说的就好像他见过一样,在回忆那女子的美貌。

  等等,这不对啊,怎么又说起这个了,难道……

  “先王薨之前告诉老夫,说要给大王找个好王后,这件事情,老夫可一直记着,千辛万苦,终于被老夫找到了,这个人就是韩妗,大王,臣这是给大王找王后去了!”

  秦军驻扎洛邑,就相当于悬在新郑头上的一柄剑,韩国已经无力在与秦国为难,和亲换和平,倒是一个好办法。

  秦王才刚过弱冠,一个年芳二十,也正好相配。

  惠文王娶了魏国和楚国的王女做老婆,秦武王的生母,就是来自魏国,而嬴稷的母亲芈八子,可不就是楚国王女,这事情也没什么可奇怪的。

  “不行!”

  嬴荡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

  作为一个有为青年,他崇尚自由恋爱,为了爱情,他可以放下一切,他反对包办婚姻,他要坚决反对,现在十几万大军在手,他才是名副其实的秦国老大。

  “嘿嘿,大王不愿意,臣也不勉强,臣这不是带了一副刺绣过来,这韩王为了保存女儿的这个美貌,就令人匠人将其绣在这绫罗上,这比例也都是按照韩王女的身形来的,拿都拿来了,大王就看一眼吧!”

  嬴荡还未开口,画卷展开。

  这有什么……

  哎呀,好一个国色天香,这身段,这姿态,这秀眉……

  莫非这就是恋爱的滋味?

  “这还是不能太轻率了,容后再议,寡人先去看过姬职,再议与燕国之事。”

  嬴荡一把收起了画卷,让一旁的白庆收起,连续走了三五步,还是有点恋恋不舍,又回过身来。

  “寡人年纪大了,是到成婚的时候了,两位丞相觉得没问题,就这样定了吧。”

  说过这话,嬴荡厚厚的脸皮都不由得一红,急忙去看望姬职了。

  不对,忘记问了,这刺绣有没有被刻意美化过,要是人不副实,那寡人一片痴情可就浪费了。

  不过,古人质朴,应该不会皮埃斯这些吧?

举报

作者感言

陈四奇迹

陈四奇迹

来点票啊,跪求了

2020-07-24 19:3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