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燕国谋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陈四奇迹 2872 2020.07.10 11:13

    嬴荡每日饮酒作乐,出城狩猎,就这样在王宫里,又安安稳稳的待了将近十日。

  他倒是觉得这样的日子挺不错的,就是不知道周天子着不着急,反正他每天应付自己,应付的非常辛苦。

  算着日子,臣子们怕是要等不及了,就算是臣子们等得及,那三晋和楚王也快要等不及了。

  宜阳乃四战之地,东可出中原,北可抗三晋,南可制楚国。

  在攻打之前,秦国曾游说这四国,来赞同此事,现在赵魏等着秦国在洛邑退兵,韩国想着收复失地,楚国想着你秦国答应割的地呢?

  所以这宜阳不好待啊!

  现如今,在嬴荡身旁侍候的,不仅有蒙鹜,还多了一个郎中令赢熋。

  他现在对嬴荡几乎是形影不离,嬴荡去打猎,跟着,嬴荡去出游,跟着,嬴荡夜里睡觉了,跟着……

  不对,是吩咐人在门外边守着,可以说是无微不至的关怀。

  “熋啊,你要是不穿这一身甲胄,别人都误以为你是宦官了,只有宦官才一直跟着寡人,堂堂郎中令,乃我大秦九卿之一,你应该去战场,而非这里,真是屈才啊!”

  嬴荡一脸的可惜样,他就是要让赢熋觉得不平,不过这人像是三棍子打不出个闷屁,从来也不恼怒。

  那边的姬延可不敢接话,见郎中令黑着脸,他连笑都不敢笑。

  “大王说笑了,身处洛邑,还是要事事小心为好。”

  说完,还不忘看一下姬延。

  姬延嘀咕着,关他什么事情,他巴不得这些人早走了。

  刚来时,赢熋还与蒙鹜怼上过两次,可蒙鹜却只听命于秦王,对赢熋的话是不理不睬,再到后来,赢熋也懒得去招惹他了。

  “那是自然,是该小心了,要不然你给左相说说,将宜阳的大军调集到王城来,寡人以后就在这王城之中,还有咸阳的官吏们,也都迁过来一半,可好?”

  这哪是迁一半,这简直就是要迁都了。

  此时,嬴荡是酒气冲天,赢熋肯定是不会将他的话当真了,但姬延手中的酒爵却被吓倒了地上。

  这是要让大周灭国啊,这都传承多少年了。

  顿时,他心头有些悲凉,是一种酒色都麻痹不了的悲凉,虽然结果早已可见,但真正面临时会发现,他还是高估了自己。

  大周,该完了吗?

  嬴荡看着他笑笑。

  “哈哈,天子放心,寡人岂能久居洛邑,就是寡人同意,臣子们也不同意啊!”

  姬延没有再奉承嬴荡,只顾低头。

  嬴荡看出他的不快,也不再理会,转而又说起来赢熋。

  “熋啊,你说寡人迁洛邑,臣子们可反对吗?”

  “大王说笑了,我秦人的根基在关中,而非中原,况且洛邑周围有三晋的包围,大王久居如此,也不安全。”

  任谁听了这话,都会付之一笑,但嬴荡的内心却是认真的,因为这是他脱开臣子们控制的第一步。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君在外臣子觐言也可不听,这便是嬴荡所想,他要想办法和宜阳大军一起留在洛邑。

  “哈哈,当然是说笑,寡人愿意,天子也必定不肯,寡人岂能要天子的家。”

  姬延忽然想到,这秦王前几日不是问了粮食收成,兵器几何,难不成真有这个意图?

  “这些年来,我洛邑处于中原,哪个诸侯王不想问鼎中原,姬延是睡也不安,坐也不安,大周真不久矣!”

  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姬延岂能不知。

  嬴荡过去,一把拉住他,眼神凌烈的盯着。

  “放心,有寡人在,你永远是这洛邑之主,大周永存!”

  姬延忽然一笑,高举酒爵。

  正在这时,群臣觐见,就连向寿、嬴壮也都跟着来了。

  他们声威浩荡,在洛邑的大臣们无一遗漏。

  嬴荡身边的侍卫都换做了郎官,他们想要进来,也没人拦着,他们都站在大门外了,才有郎官过来通报,这简直就是将王当作一件摆设。

  通过这件事情也能够看得出,他现在是威信全无,在臣子们心中,早就没有了这个王,持续发展下去,将会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齐国就发生过这样的事,齐庄王与臣子的妻子通奸,被臣子所杀,后立其弟为王,臣子敢这样做,皆是因为齐庄王早在国中失去了威信。

  嬴荡唯一比这位齐王强的,就是在军中还有一些威信,等到这一切都消磨完了,或许他也要完了。

  对于秦国贵族们来说,只要秦国的国君出自嬴氏赵姓就可以了,至于是嬴荡,还是嬴不荡什么的,那不是最重要的。

  群臣进来,躬身行礼,上次知道错了,还跪在大王面前,这次连跪都免了。

  舞姬退去,大殿中央留给了秦国臣子,这次姬延没有离去,因为他觉得这也关乎他的命运。

  “启禀大王,燕国探子来信,燕王正派出使者联络三晋,合谋伐秦,想断掉大王的后路,洛邑之地,四面皆敌,大王久居此地,实属不该,请大王班师回秦,以应对燕王之策。”

  在逼他回咸阳这件事上,嬴荡想了无数的开场白,但始终没想到甘茂的开场白是这,这样的大事,臣子们也断然不会撒谎了。

  历史果真是不一样了,燕国离秦国相隔甚远,燕国谋秦,胜了又能分到什么呢,燕王这样做,要么是因为傻,要么就是因为嬴稷。

  燕国位于东北之地,当年的周武王灭商后,封其弟姬奭于燕地,这也是战国唯一一个留着天子血脉的诸侯国。

  燕国现在的国君是姬职,史称燕昭王,姬职以招贤纳士、知人善用而闻名,是个了不得的明君,他重用乐毅,拜为上将军,锐意燕军改革,后来又合谋六国,大破鼎盛之时的齐国,令其差点灭国,之后齐国彻底没了争霸之心。

  这样一个人,素有大志,断然不会做赔本的买卖,只能说明嬴稷开始作妖了。

  历史记载,赵雍辅佐嬴稷即位,为秦赵关系换来了二十几年的缓和,历史还是重新来了一遍,只不过从赵雍换成姬职了。

  若是姬职能辅佐嬴稷上位,那秦燕两国也会有相当长的蜜月期,燕国和秦国虽然没有直接的联系,但两国中间夹着一个冉冉升起的赵国,况且赵国与燕国还有领土之争,这么一想,姬职的动机就能够让人理解了。

  东西夹击,不让赵国强大。

  他没被鼎砸死,一切都变了。

  不过,这未必就是一件坏事,因为这符合嬴稷的利益,却不符合嬴壮的利益,这点若是利用好了,便可以成功分化他们。

  “姬职来袭,的确事大,诸位都是我大秦的肱骨之臣,是战是和,有何良策,都来说说,昔年孝公在时,朝堂之上,不分高低,群臣畅言,今日寡人就学学这孝公之风,那谁,左相你深谋远虑,就最后说吧,让其他人都各抒己见。”

  嬴荡决口不提回咸阳一事,而是将话题引到了一边。

  将甘茂放在最后,是不想让甘茂一锤定音,他可是臣子们的头,他都说了,其他人也就没得说,最好是让嬴壮和魏冉先争论起来,这样才有意思。

  “启禀大王,燕国狼子野心,昭然于世,此次合谋三晋,定是想将我秦逼到函谷关以西。臣曾听人说,姬职志向远大,拜乐毅为上将军,操练新军,以图谋中原。

  当今天下,能与其相抗着,唯有我秦,齐,楚三国,此番联三晋是为了弱我秦国,之后再弱齐国,弱楚国,到那时候,天下当以燕国为尊。

  臣以为,这便是姬职的计策,我秦与燕国必有一战,晚战不如早战。

  惠文王时,苏秦挂六国相,攻伐我秦,只落得个流血漂橹的结局,眼下我大秦兵锋正盛,大王又神勇无双,若姬职真敢来犯,别说燕国和三晋,就是六国又有何妨,恳请大王早作准备,一战到底。”

  嬴壮为了目的,还真是什么话都往外说,居然在这个时候夸起了嬴荡,哈哈,你怎么不早拍寡人的马屁呢!

  既然你姬职想要辅佐嬴稷上位,那我就让燕国和秦国成为生死大敌,若是能让你气的杀了嬴稷,岂不是能好了。

  这嬴壮还是有些墨水的,分析的头头是道,唠唠叨叨说了这么多,不得不战的理由。

  这一番话落,王族臣子们纷纷附议,甚至还有人分析了双方兵力,差一点就开始沙场推演了。

  再看那边魏冉,形单影只,只落得孤零零的一人。

  真好,寡人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魏冉得势,是在嬴稷称王之后,现在的他,还真是……一言难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