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为我儿发兵十万

我在秦国做武王 陈四奇迹 2741 2020.08.02 14:59

  “儿拜见母后!”

  行了一礼,嬴荡坐下,他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眼前的这个女人,既是他的生母,也是一个陌生人,因为在他的记忆中,秦武王与母亲之间,似乎就没有什么过多的互动。

  这种感觉,这好像别人告诉你,这是你妈,然后你就点头,嗯,是我妈,初次,再无过多的感觉。

  “半年不见,大王却是变了许多,变得连我这个做母后的,看着都有些陌生了,你弟弟嬴壮,已经去蜀地了!”

  这一开腔,直接就是嬴壮,连母子两人间的寒暄也都省了。

  不过这样也好,嬴荡来此,就是走个过场,顺便看看,攻取巴国之事,到底藏着什么幺蛾子,还有做了人家的儿子,这半年不见,总要问候一声,尽尽孝道吧。

  至于她说的陌生,那是应该的,孩子的变化,母亲是最能察觉的,因为此刻的赢荡,完完全全的变了一个人。

  嬴荡看的仔细,她说起嬴壮的时候,还是能够看得出来,神情有些埋怨。

  对此,嬴荡也能释然,毕竟没有一个母亲希望孩子远离自己,况且在她看起来,去蜀地就是去受苦。

  “蜀国之地,终究会彻底归于我秦国,壮此举,是去为秦国立下大功。”

  嬴荡附和着,太后却一直都是思索的神情。

  “大王说的不错,他是应该好好历练一番了,将来也能帮上你的忙。”

  太后说着,嬴荡未接,她看了一眼嬴荡,又继续说了起来。

  “前段时间,左相给老身说,大王要大婚了,这可是好事啊,我这个做母后的,也是高兴的很,身为国君,子嗣之事,就不得不重视。”

  嬴荡嗯了一声,又点了点头。

  不管怎么说,您也是我妈啊,我都要成亲了,你总该是要问一问吧,寡人都还以为,你连问都不问了。

  “儿谢过母后。”

  嬴荡起身,行过了礼,太后将这一切看在眼中,神情微微有异。

  “壮在刚收到大王令时,说什么蜀国湿热,瘴气密布,还推脱不去,是我将他骂了一顿,他才去的,你是我秦国的王,忙的紧,他这个做弟弟,就应该帮助一下兄长,为我秦国做事,大王是不是这样呢?”

  太后柔柔的问道,嬴荡总觉得这是话里有话。

  帮是应该帮,但嬴壮不是不帮,而是帮的太多了,都要帮到寡人的屁股上去了,寡人受不了啊。

  “母后说的极是。”

  随即,母子两人又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了一会儿,这让嬴荡颇为尴尬,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

  “前段时日,左相跟我说,蜀国的大军都调走了,都去宜阳了,这样一来,蜀国可都是蜀人了,缺少了我秦军,那里就不会有太平。

  听人说蜀人凶恶,喜欢吃人肉,大王亲密的弟弟就这么一个,还请大王派些兵去,支援一下他吧?”

  吃人肉!

  寡人怎么没听说蜀地还有这等吃货?

  说来说去,这才是她的目的,嬴壮前脚刚走,这后脚就来要兵了。

  说到这里时,太后的面颊上,还多了两滴泪水,这可都是为嬴壮流的。

  她从怀中掏出一方手绢,擦拭了一下。

  嬴驷的老婆中,芈八子最妩媚动人,惠文后最具英气,两个都是非常漂亮的女人了,在嬴荡的印象中,还是极少见到太后落泪。

  让寡人想想,她接连两个左相说,左相说的,莫非就是甘茂给出的主意,只是甘茂这么聪明,不会用这么蠢笨的办法吧,要派兵,就只有一个蜀人吃人的理由,真要吃人,那怎么不见把司马错给吃了。

  以嬴荡对太后的了解,她这番作为,就只是一个女人对小儿子的疼爱,不过那个弟弟可会骗人的紧,他将太后绕里面也说不定,那一场沸沸扬扬的鞭笞嬴壮,怎么看,寡人都觉得像是在演戏。

  演给寡人看,让寡人看到母亲对寡人的支持,让寡人承了母亲的恩,然后听她的话,增兵蜀地。

  “那母后觉得多少合适呢?”

  蜀地新伐,还不是很太平,秦国在蜀地,前前后后总共留了五万大军,之后有三万被派遣到了宜阳。

  这点人,自然是不够震慑蜀王了,况且明年开春,还有将近十万洛邑国人,要去往蜀国,这时候就更加需要人手了。

  所以在嬴壮要去蜀国之时,早已将洛邑的大军调了三万过去,还是和原来一样,五万大军,不少分毫,蜀地根本就不缺兵。

  “我一妇人,对这种军国大事,是不能妄言的,曾听说,大王要辅天子迁都,那说明是有意攻取巴国的,如此一来,就要早做准备了。

  我秦国干燥些,这许多军卒过去,都难以适应,吃不好,睡不好,就没有力气打仗,也打不了胜仗。

  若想平定巴国,我秦国至少也要十几万大军,老身觉得,可以将这十万大军现在就集齐了,正好洛阳大军未散,先让他们去蜀国,适应一下。等到明年开春,就进攻巴国,除此,还要修缮天府王城,防止蜀王之乱,这些不都是要做的么,大王以为呢?”

  嬴荡听了,好不惊讶。

  说的头头是道,这叫做一个妇道人家,这叫做不知军国大事!

  终于明白狐人所说的,咸阳城中刮起的攻取巴国之风,是从哪里来的。

  很明显,这番话是有人教给太后的,这不就是嬴壮给寡人准备的吗?

  传闻中,季君有门客三千,他完全有能力,在秦国刮起这股风来,这下,寡人算是彻底明白了。

  好像在三年多前,寡人刚刚即位不久,如此年少的嬴壮,就能做到王族庶长,这在秦国是鲜有的事情,可偏偏让他给成功,太后当年不也是用了同样的法子,让寡人出力帮忙吗。

  怎么,这个弟弟还当寡人傻,居然出了这样的主意,十万大军都给他,那他还不得立即上天了。

  “母后,洛阳战事刚定,将士们需要歇息,此事,待到明年再说。”

  没有意外,嬴荡一口回绝。

  太后听了此话,面上却依旧带着笑意,就像是早有预料一般。

  “大王领着秦国的将士们,打了一场大胜仗,是要让他们歇息一下了,现在到处传的沸沸扬扬,说大王有当年穆公的风采,能为我秦开疆拓土,秦国上下,哪一个不为大王征战,将士们也是甘心的。”

  太后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嬴荡。

  这帽子还是有点儿高啊,秦穆公是什么人,在秦国的历史上,一个极其重要的人。

  秦襄公助平王迁都,这才有了秦国,秦穆公从犬戎手中夺来许多土地,甚至一度强大到能和晋国掰掰手腕,为秦国后来的强大打下了基础,他为秦国不知夺来了多少的土地,如此比较,还真是看得起寡人啊!

  “从半个多月前起,就有许多国人在城门口闹了,说大胜之后,必须得要趁胜追击,一举将巴国也拉入秦国治下,如此才能加快一统天下的步伐。

  老身也是想,你这个弟弟领兵的才能还是挺不错的,就让他顺道帮大王做了这件事,既然大王不应允,那就算了!”

  什么,都已经开始有人闹腾了。

  刚才狐人给寡人说,整个咸阳刮起了一股攻取巴国之风,大家还只是议论纷纷,现在到了太后这里,直接就成了有人闹腾了。

  寡人这刚来咸阳,就给寡人上了这样一出大戏,这是要逼寡人就范吗?

  从嬴荡眼睛睁开,就安排狐人来了,狐人谈起太后,将嬴荡引到后宫,到这里,太后又说起蜀人吃人,攻打巴国,给嬴壮增兵,设计的如此得当,还是真是不让寡人歇着。

  秦国大胜五国联军,秦人个个欣喜,人人都以为秦国能一统天下,再加上寡人为天子迁都之举,他们就借助了这股东风,或许这攻取巴国之事,就是这样闹腾起来了。

  嬴壮还真是使得好手段!

  寡人是因为洛邑一战,所以才重新在咸阳立足,开始掌握朝政,嬴壮这是在学习寡人吗,通过对巴国灭国一战,收归秦国大军在麾下,形成拥兵自重的局面。

  也不知道这是甘茂的手笔,还是他自己的手笔?

  “那母后是觉得,寡人应该应了他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