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坑太大了

我在秦国做武王 陈四奇迹 2800 2020.08.02 21:20

  太后微微一思。

  “大王啊,你要知道,这秦国,终究是老秦人和贵族们的秦国,他们才是大王的基石,不管外臣多能干,但外臣毕竟在秦国没有根,是立不住脚的。

  这事情闹得这么大,老身也是为大王操心,专程去做了了解,此次闹事的,多是我秦国的老秦人和贵族们。

  大王该知道,这民意就是天意,依老身来看,不如就随了他们,正好来个顺水推舟,毕竟贵族们想着为大秦做事,大王应该叫好才是!”

  好一番说辞,简直说到了寡人的软处。

  先是对循循善诱,其后是步步紧逼,真不知道这些都是嬴壮教给她的,还是自己想到的呢?

  不管是哪种结果,无疑都是可怕的。

  秦武王闹腾了四年,导致秦王现在最缺的,就是秦国贵族们的支持,可不管怎么样,这兵是一定不能送到嬴壮手中去的。

  “寡人倒是想看看,这秦国到底是谁做主,若是寡人不肯呢?”

  似乎听出了嬴荡话语中的不悦,太后起身,亲自端过来一杯果酒,送到他的跟前。

  “大王息怒,这是大王从小就喜欢的果酒,还是老身在魏时学过来的,虽说寡淡如水,但这温过的果酒喝上一杯,暖暖身子也好,呵呵,我这记性越来越差了,大王现在都这么大了,也不知道大王还爱不爱喝?”

  果酒,小时候是有这么一个味道,可不知道在哪一年,就给渐渐的忘记了。

  嬴荡接过,一饮而尽,的确是暖烘烘的。

  “大王喜欢就好,老身令人给大王多送一些去。”

  太后柔柔的看着自己儿子,见儿子点头后,才露出笑容,回身坐下。

  “此事唯恐对大王国策有影响,老身也是听宫里头的小宫女们随口说的,这话可能大王不喜欢听,那些个做臣子的也不敢说,就只能让老身这个做母后的来说了。

  有时候,大王的性子是着急了些,可有些人性子慢,就开罪了大王,这国务堂一立,就有三个外臣,老秦人们都说大王只信任楚人和魏人,不信任秦人,还让一个魏人,来管着大秦的官吏和贵族们,真是让人笑话,毕竟大王这是要变法,可是天大的事情,就不能有丁点儿失误。”

  太后入秦的时候,惠文王刚刚平定了臣子之乱,商鞅也死了没多久,那一场可怕的暴动,她或许是能体会到的。

  与其说寡人性子急,不如说是寡人暴虐,与其说开罪了大王,不如说寡人不得臣子们的心,现在又来一个御史台,有监察天下之权,更是连监狱都立起来了,要说让他们宽心,相信也宽不下来。

  “那母后认为该如何做呢?”

  “老身一个妇道人家,也不懂得这些,但老身明白一个道理,人与人之间要是有了误解,那就要证明给他们看,本该是没有误解的。

  国务府之事,在老身看来,这其实就是大王和国人之间起了误解,只需要大王解释清楚,说清楚了,他们也就不闹了。

  大王行御史台,这可是好事,底下的那些官吏们,是缺少了约束,所以这件事情,就更要慎重了,若是处理不当,引起国人反感,贵族们怨言,到时候将这战火引到大王的御史台,可就不好了!”

  都说到这里了,嬴荡不惊讶是不可能了。

  他的这个生母,年仅四十二,模样却只有三十多岁,一口一个老身称呼着,一口一个妇道人家,不懂军国大事,可这事情说起来,是有条有理,有理还能有节。

  “那如何证明寡人与臣子没有误会?”

  太后一边想,一边说。

  “其实要证明,也很简单,就看大王愿不愿意做了,常说内事外化,大王可依了贵族们,明年就出兵灭巴,这样也好遂了他们的心,转移了他们的注意力。

  还有,就是老身刚才也说过的,再派遣十万大军,让这些大军今年就过去,熟悉一下巴蜀两国的环境。

  他们一看,就知道大王的决心是有了,就没有闹腾的理由,堵上了他们的嘴,就不会对大王国策说三道四了。

  这些老秦人都会以为,他们的意见啊,大王也都重视的很,这不都听进去了,在秦国,大王的心里可不只有那三个外人,还有他们,大王说是不是呢?”

  说到这里时,太后又走了过来,手中端了一点儿吃食,呈给嬴荡。

  “你说这早就定下的国策,岂能轻易更改,这样一来,还能顺势攻取那巴国,至于大王说的,士卒们需要修整,就让他们过了岁首再去,大王赐酒劳军,可好?”

  刚刚就已经让人惊讶了,没想到还有更惊讶的。

  不得了,这一番分析非常到位,就连赐酒劳军都想到了。

  简直就是让嬴荡无话反驳,这内外相逼,若是寡人不就范,似乎就不罢休!

  “这都是老身亲手做的,你儿时最喜欢吃了,来,尝一口,好不容易有个儿做了大王,又给秦国打了这样的胜仗,老身可不希望这些乱喊乱叫的老秦人们,坏了大王的名声!”

  见嬴荡半天没有反应,太后捡起一个,递到嬴荡的嘴边来。

  嬴荡嘴巴一张,一口吞了下去,一连吃了三个,喝了口果酒才停下。

  这是什么,将粟米磨成面,做成的饼子吗,一点都不好吃,这个时代,五味不全,吃食多半都是味道淡,除了野味,寡人这个无辣不欢的人,吃什么都没味道啊。

  辣椒还在美洲,没到华夏,也没船能去,对了,不是有花椒么,啥时候弄一点来尝尝。

  “真好吃,多谢母后了,说起来,寡人这个弟弟,寡人也舍不得让他去遭罪,可他不学点儿本事,不长点儿军功,日后怎么能服众呢,怎么能辅佐寡人呢?”

  听到这话,太后面色一喜。

  “这么说,大王是答应了?”

  “嗯,寡人倒是没意见,现在国务府刚立,总归要问一下臣子们的意见,此事以后再说吧!”

  嬴荡,又喝了一口果酒,含糊不清的说道。

  闻言,太后笑容僵住。

  “大王是一国之君,大王若是应允,何人敢反对?”

  嬴荡嘿嘿一笑。

  “刚才母后是一边想,一边说,难道这些话,都是提前记在了心中吗?”

  太后虽然人不傻,但很少过问政事,能将这一切说的如此有条理,对寡人步步紧逼,她自己是没这个能耐的。

  闻言,太后的神情有些慌张起来。

  “这……这……这只是母后的一个建议,毕竟亲兄弟,才是一家人。”

  嬴荡叹了一口气。

  既然是他人教授的,那就并非是太后的意思了。

  她只是一个存有妇人之仁的女人,她可能只觉得兄弟之间会互相帮助,却想不到在这朝堂之上,只能有一个人站着。

  倒是对她,嬴荡也生不起气了。

  “母后给寡人讲了这么多,寡人也给母后讲个故事吧,说是在某个地方,有一孩童,八岁时曾偷人一针,被人发觉后,其母不仅没有劝导,反而说八岁孩童,不知礼教,实属正常,长大自知。

  如此,这孩童更加肆无忌惮,终有一日,孩童成人,因为疏于管教,胆子也越来越大,越来越放肆,最后偷了一根贵族的金条,母后您猜如何呢?”

  嬴荡问,太后却是不说了,

  “他被打断了腿,砍去了手脚,这样活了一年后,还是死了,孩童不教,都有如此大祸,况且纵容一王族。

  母后既知寡人是一国之君,真心疼爱季君,那就让他要多收敛一点,若是以后真出了什么事情,不仅母亲后悔无用,寡人后悔亦是无用,儿告退!”

  说完这最后一句话,嬴荡已经出了大殿了,独留太后一个人发呆。

  他上次知道了,先是嬴壮有造反之意,便设计让寡人车裂了燕国使者,之后姬职入局,甘茂、魏冉这些人也就搭上了。

  而现在,是清楚嬴壮为何要造反的原因,和这个妈是脱不开关系了,一味的纵容,再加上之前秦武王也能闹腾,渐渐的,嬴壮就有了造反的心。

  弟弟啊,你要是真造反了,那寡人也救不了你了。

  出了后宫,已然到了正午。

  刚到咸阳,就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嬴荡的好心情顿时都没了。

  这件事情要是弄不好,还非常有可能威胁到国务府和御史台的开府。

  秦武王的这坑太大了,寡人一时填不平啊!

举报

作者感言

陈四奇迹

陈四奇迹

马上连续更新30天的达到了,快来投资行不行,投个推荐篇行不行,作者端着碗,跪求了

2020-08-02 21:2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