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嬴荡夜奔

我在秦国做武王 陈四奇迹 2872 2020.07.11 18:36

  宜阳,秦制霸中原的重镇。

  秦昭襄王时,宜阳成了秦韩两国的争夺点。

  位于洛邑以东,也是守护东周的门户。

  洛邑之地,上可以攻三晋,下可以制楚国,东可以进中原,对于秦国来说,是东出天下的必经之路。

  秦人崛起于陇西,其后到栎阳,秦孝公变法,又将国都迁到了咸阳,可以说秦人一统九州的历史,就是秦国一步一步东出天下的历史。

  宜阳与洛邑的距离很近,大军开拔,不到一日抵达,若是快骑,不需半日。

  此时,宜阳之后,尽皆秦土。

  嬴荡坐拥大军,前行缓慢,左相甘茂与向寿早已骑马而去,提前交接虎符。

  似乎是姬职来的太快了。

  宜阳有大秦十二万大军驻扎,再加上洛邑王城的这些也都要留在宜阳,算起来接近十五万大军。

  秦国举国之力,才不过四五十万大军而已,这相当于是三分之一的军力了。

  这样的国力,能养的起这样的大军,在这个全民皆兵的时代,也能称得上是奇迹了,常言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十几万人的吃喝拉撒,从关中一直到中原的补给线,就是最大的问题。

  路途遥远,运输不便,道路艰难,还有天灾人祸,等等一切加在一起,注定了行军越远,风险越大。

  秦国虽然坐拥关中之地,还有蜀地粮仓,可要将一袋粮食运过来是何其不易,熟读了历史与亲眼见到,还是区别甚大,嬴荡也不由得感慨。

  所幸从关中一路过来,尽皆平原,又有渭水可用,秦国才能忍受这重负吧。

  宜阳原来是韩国国都,城池修建的高大,粮仓丰富,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地方,秦军如此威武,攻下宜阳,也用了整整半年之久。

  此时此刻,在城池上空,黑色的旌旗飘动,这里早已是秦国的地方。

  中途歇息一夜,第二日一早,大军路过宜阳,留在了宜阳城中,剩下的两千郎官和卫士们继续前进,去往咸阳。

  嬴荡随大秦众臣子是一刻也不停,越过宜阳,一直到了夜晚,在离宜阳八十里的地方安营扎寨。

  白天是个阴天,到了夜晚,乌云遮盖了星辰的光芒,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夜已过半。

  秦军扎营在一处高地上,四周静悄悄的,就只有执夜的军卒,和幽微的火把还在动弹着。

  “什么人?”

  忽然间,一道影子正从昏暗中走来。

  “千人蒙鹜,特来看大王坐骑。”

  “原来是蒙大人,大王坐骑安好,蒙大人放心。”

  蒙鹜四处看了一眼,发现眼前就只有这两人,他抬起手,给两人后脑勺一人一下,顿时,他们哼都没哼,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他一只手提了一个,丢在远处的角落里。

  “你们去别处,我去大王营帐。”

  原来还有很多这样的黑影子,他们都散开了。

  嬴荡大帐中的灯火早已熄灭,时不时还传来鼾声。

  除了门口几个执夜的郎官,一切都显得静悄悄的。

  就在这时候,大帐外忽然传来一声动静,嬴荡借着外面的灯火看去,不知何时,守在大帐前的郎官们居然看不到了。

  终于来了,蒙鹜没让寡人失望啊!

  嬴荡忽然掀开被子,从榻上爬起,此时他甲胄在身,手持利剑。

  外面悉悉索索一阵响,紧接着大帐帘子揭开,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壮硕的汉子。

  这身形嬴荡认得,正是千人蒙鹜。

  “大王,一切妥当,现在去马厩,骑了快马,便可离开。”

  这正是嬴荡的瞒天过海之计。

  咸阳无论如何,他是不能回去的,就算没有性命危险,但要想翻盘也是很难了,既然他的威信在军中,那就留在军中好了。

  所有的一切,都在他计划中一步步来的。

  他先是发现了向寿这个忠臣,便开始谋划将大军都留在他的手中,等到这一切都成了,再让蒙鹜带着他强行闯出大营,去往宜阳,其后占据洛邑,与臣子们展开对峙,上演一个君在外的戏。

  如此一来,臣子们既控制不了他,而大王又无过,反为是为大秦征战,所以也不能行废立之事,他这根就算是扎下。

  秦王久不回朝,朝中生乱,待到时机成熟,再统率大军,步入咸阳,平定朝堂之乱,此为嬴荡之计!

  计划中唯一意外的,就是四国谋秦了,不过也不打紧,秦王亲征四国,岂不是声望更高。

  昨日给姬延的信,都是要交给向寿的,让向寿领着宜阳大军,在距离他三十里的地方接应,若是太近了,那会被斥候察觉。

  他能不能逃出这三十里,就成了关键。

  营寨中的马厩不少,而秦王的马在离大帐不远处,他吩咐蒙鹜,以明火为号,五十人骑马一起往外面冲去。

  此时,跟在蒙鹜身后的就只有五人,其他人都被派去了别处,他们不仅要偷马,还要将所有的马缰绳都解开,让郎官们无马可追。

  夜色正浓,外面起了一层大雾,视野很差,连老天都在帮他了。

  大多数军士还在睡梦中,有些没有睡着的,蒙鹜也帮他们睡着了。

  甘茂再聪明,也料想不到这计策,更是料想不到嬴荡完全变了一个人,大营对秦王防备不深,很容易就被蒙鹜率领的人突破。

  嬴荡走的小心翼翼,他有种做贼的感觉,到了马厩旁边,几人翻身上马,紧接着将草料点着,朝外奔去。

  猛然间,火光四射,大营一下子亮堂了不少。

  一阵阵剧烈的马蹄声四处响起,所有人都被惊醒了,嬴荡借着这空档,早就奔到了大营的边缘。

  此处又非在敌国,大军也只驻扎一日,所以连寨门和拒马枪都未曾设立,嬴荡纵马一跃,逃离大营。

  “蒙鹜,干得不错,等到了咸阳,寡人为你升官,哈哈!”

  嬴荡放声大笑,好似困龙入海。

  还跑没跑上一阵,身后有马蹄踩踏的声音传来。

  夜色中,谁也看不清谁,就只能通过声音来辨别远近。

  郎官不愧是大秦精锐之师,居然这么快就稳定局势,赶了过来,看来还是低估了他们的速度。

  “大王,臣赢熋前来护驾!”

  听的声音,喊话的正是赢熋。

  嬴荡扬鞭快马,朝前奔走,对于赢熋的追赶,他可是一点都不担心,大家都是骑着同样的马,就三十里的地,你还能赶上我不成。

  “熋,你回去吧,你是追不到寡人的,记住寡人说的话,别做太绝了。”

  嬴荡放声回话。

  郎官们在后面紧追不舍,直线的时候,隐约能看到嬴荡的身形,可若是拐个弯,就看不到了。

  始终就差那么一点儿距离。

  嬴荡是越跑越开心,赢熋是越来越着急,大王一入宜阳,这利害关系,他岂能不知。

  双方就这样一直僵持着,持续了将近一个时辰,在天快要亮的时候,才拉近了距离。

  嬴荡这边是人困马乏,再也跑不动了,反观郎官,他们几乎人人都牵了两匹马,一匹换一匹,为马儿省力。

  这都快一个时辰了,早过了三十里地,看着越来越近的赢熋,嬴荡是高兴不起来了,他哪能想到,马还能这样骑。

  是向寿不知道三十里的距离,还是姬延不靠谱,你们可不能啊,寡人若是被赢熋带回去,怕是要直接被软禁了。

  “熋啊,你不追了行不行,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家人考虑吧,秦法严厉啊!”

  “大王,臣赢熋前来护驾!”

  真是个死脑筋,一路上嘴皮子都说干了,他翻来覆去,就只有这一句话。

  若非蒙鹜勇武,用手中大戟戳倒了几人,早就被赶上来了。

  向寿啊,寡人想你!

  他们正在一处山头上,又行了一里,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了一片平地,嬴荡看到了整齐排列的秦国大军。

  他好一阵激动,不是向寿来了,还能是谁呢?

  “臣向寿前来接驾!”

  阵列当中,一队骑士冲杀过来,当先一人正是向寿。

  你果然不负寡人!

  那边赢熋追赶上来,忽然一惊,再一想,就什么都明白了。

  大王何以如此聪慧了,居然连左相甘茂都骗过了。

  赢熋勒马,郎官们踟蹰不前。

  “熋啊,别走错路了,你回去告诉所咸阳所有的臣子,就说寡人留守宜阳,督战四国,记住要大肆宣扬寡人的威武,你要是听话,不管什么时候,你都是寡人的郎中令,哈哈!”

  嬴荡大笑,转身投入到向寿营中去了。

  只有他亲战宜阳的消息传出去,秦国人人都会为他喝彩,后方更会有源源不断的粮草送过来。

  姬职,寡人来了。

  那边赢熋见大事无望,回禀嬴壮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