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帮寡人杀个人

我在秦国做武王 陈四奇迹 2432 2020.07.29 18:43

  中山国,夹在燕赵之间,是异族所建立的国度。

  不管是燕国,还是赵国,都有灭国之心,历史记载,赵雍胡服骑射,赵国强大之后灭了中山国,从此国力鼎盛,一举压倒燕国,更是能与秦国争霸。

  义渠国,在秦国的北方,正好嵌入秦国北地,让秦国国土形成了东北,西北两个分叉,义渠不除,秦国何谈北方安定,这些年来,义渠国更是没少与秦国起纷争。

  历史记载,义渠国是在嬴稷手上灭的,嬴稷要当大王,是不可能了,看来这重任,就到了寡人手上了。

  真如姬职所言,秦国能彻底的灭了义渠,那秦国北方将彻底安定,可以腾出手来,和燕国一道,东西夹击,将赵国死死的遏制住,令其不能动弹。

  这样一来,赵国就强大不起来了,也不会有以后的长平之战了,为秦国的统一天下,又节约了许多时间。

  寡人今年才二十三,能做的事情还很多。

  不得不说,姬职这是个好策略,寡人喜欢。

  “大兄啊,你这可是激动过头了啊,等你回到燕国时,齐国早已吞并宋国,国力一飞而起,到时候你能不被灭国,就不错了,还想着要中山,你当你燕国真如我秦国这般雄伟?”

  姬职正在兴头上,可嬴荡一句话,就将他的所有激情都浇灭了。

  比起燕赵,燕齐之间,才是大仇啊。

  当年,齐国进攻燕国都城蓟,差一点就将燕国给灭国了,姬职是在此之后,才继承了王位,所以他的身上,承载着上一代的仇恨,他岂能不知心腹大患是齐国。

  再者说,齐国田文领兵,都已经灭了宋国一半国土了,别说是姬职,就是楚国都开始担忧了。

  这若是真的将宋国彻底吞并了,齐国强大,楚国担忧,韩魏担忧,燕国更是担忧。

  “齐国势大,十五万大军已取了宋国一半,寡人猜想,不日还会有十到十五万大军出发,这已经到了嘴边的肉,田辟疆又怎么会吐出来了,没了宋国,怕是这战国就要上演一出齐秦交锋了吧。

  谁都知道,打人要先打对自己威胁最大的那一个,有这样一个对手在,难道秦王也不担心吗,我燕国倒是无所谓了,齐国强大后,他眼里也就只容得下秦国了,岂能看得到我燕国。”

  姬职话锋一转,反而来说起秦国了,这么做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想让秦王出兵,援助宋国,对此,嬴荡是早有准备。

  只见他摆了摆手,摇了摇头。

  “不啊,寡人不是刚才说了么,寡人眼界很高,一直看的是西边,无心问鼎中原,有没有洛阳,不重要,有函谷关就成了。

  况且寡人守洛阳,为的又不是秦国,而是为了这大周的延续,现在这天子都迁都了,寡人也不会浪费兵卒在这上面了,要是齐国来了,我秦国就退,反正到时候总有人比寡人担心,总有人离齐国最近。”

  嬴荡咂吧了一下嘴。

  “大兄快尝尝,这酒真好喝啊!”

  见他这样,姬职也是不恼,反而一阵大笑,将酒爵一饮而尽。

  “天子之酒,果真是好酒,我听说秦王为了坚守洛邑,可死伤几近十万大军,早知道秦王这么识时务,那孤也无需五十五万大军猛攻三月了,直接让秦王让出函谷关,不就行了,哎呀,为何不早说!”

  两人一起待得久了,姬职也慢慢抓住了嬴荡说话做事的风格,看似胡搅蛮缠,一副混不吝的模样,但话里有话,所有的事情,都有其目的。

  姬职这是在学他了。

  “这……这个……实话告诉你吧,寡人也是刚刚才想通这个道理的,唉,要是早点想明白了,也就不会死守着洛邑不放了。”

  嬴荡是死鸭子嘴犟,还是在狡辩,姬职再想了想。

  “听说秦王立洛邑和宜阳都督,就是为了专门扼守这中原通道,发洛阳国人于别处,将此处化为战土,如此大计,也是没有制霸之心吗,大王何不设立一个陇上都督和西荒都督,去那里放马算了,天下都给齐国,哈哈!”

  “都督,并非将军,有兵无权,虚名而已,如此是为了撤退容易。”

  “嘿嘿,那大王不怕齐王如齐桓公那般,称霸中原,之后挥军洛邑?”

  “不怕,寡人刚才也说了,不来函谷关就行了。”

  “那孤回到燕国,就杀了公子稷,请大王率先发兵支援宋国,其后,再派遣一使臣,去楚国,孤与秦王联名书与楚王,让楚国一并出兵援助宋国,寡人再书信一封,交由乐毅,给齐国北边压力,如此,可否?”

  嬴荡窃喜,说了这么半天,可不就是为了等着一句话吗,总不是让寡人亲自说吧,那再怎么说也是寡人弟弟,太凶残了岂非仁君之道。

  “有燕王的书信,再找一能臣,一定能说动楚王,楚王北上,我秦军东出,就足以守住宋国,再加上有燕国支援,那不仅能够守住,还能帮助宋国收复国土,是个好办法了。”

  嬴荡终于是松了口,这句话说到姬职心里去了。

  “那事不宜迟,楚王孤亲自去说,劳烦秦军护送即可,还请秦国后日就发兵,赶往宋国,怕是再晚就来不及了!”

  宋国与秦国相比,乃是小国,现在王城都被下了,简直就是危在旦夕,这是最要紧的事情了。

  “其实啊,寡人这个人最仁慈,这次洛邑之战,涂炭生灵,寡人是最不想看到了,可寡人也没办法,还有我那个弟弟,寡人也不想让他死,可他不死,我秦国就得内乱,所以他又不得不死。

  那寡人也就只能忍着疼痛,杀了这个弟弟,不至于死更多的人,但这样一来,有损寡人的仁君之名,唉,真是为难啊!”

  嬴荡绝口不提宋国的事情,只是一味的叫苦,宋国没不没,最担心的又不是他。

  “公子稷体弱多病,蓟城人人皆知,明年冬天,一场大病,人就彻底不在了!”

  好似真的一样,姬职还不忘叹一口气。

  嬴荡眼前一亮,好办法啊!

  先放出消息,说嬴稷身体不好,然后再一夜暴毙,谁都不会想到和寡人有联系吧,就算是有,也只能是怀疑了。

  “好,真好,口说无凭,还请大兄给寡人立个字据,再盖上燕王的印章就行了,如此,寡人才能心安啊!”

  这等事情,岂不是留把柄给嬴荡,若是公之于众,对燕王名誉有损,姬职肯定会拒绝了。

  “哎,大兄,先别着急啊,寡人只是留个信物,只求心安,放心好了,寡人岂能让他人所知,这样一来,对寡人这个秦王的影响更大啊!”

  姬职再一想,似乎也是这个道理,当即应承下来,等写好了字据,嬴荡也学着姬延的模样仔细吹干,才收了起来。

  学的是惟妙惟肖,一旁的姬延一看,真不知道作何想。

  那一日,当他知道冯章骗了楚王的事情后,他就知道,秦王给他的是一张废纸,所以这洛邑,干脆就不要了。

  “来人,竖起高台,寡人要与燕王结盟,要让天下人都知道,职乃寡人大兄!”

  等吩咐下去,嬴荡又转身过来。

  “嘿嘿,大兄先去休息,今日日落之前,秦国出兵三路,支援宋国?”

  姬职惊讶。

  “今日就能出兵,如此神速?”

  “大兄岂不闻兵贵神速也!”

  擎苍,皂游,黑旗三军,俱已满编,可出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