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国策(四)

我在秦国做武王 陈四奇迹 2347 2020.07.27 18:43

  “既然是三阳制敌长廊,洛邑有都督,那宜阳也得有个都督吧,寡人此言,对也不对?”

  嬴荡没有直接回答,反问甘茂。

  这样一来,任谁都听都明白,两人这话里话外的意思了。

  “臣举荐咸阳将军魏冉。”

  面对甘茂的回答,嬴荡还一点都不意外。

  按照历史记载,嬴稷上位,嬴壮造反,史称季君之乱,这一场叛乱,就是魏冉带兵平定的,从一开始的劣势,硬是成了大胜,足见这人的能耐。

  那这宜阳将军调任,咸阳的卫士该由谁来统领呢,咸阳将军可就空缺了,难不成甘茂会留给嬴壮,或许很有可能,还有这喜欢嬴壮的人中,可就有一个樗里疾啊。

  魏冉任咸阳都督,掌管大军,嬴壮领咸阳将军,再加上一个赢熋郎中令,寡人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既然是三阳制敌长廊,那不管是咸阳,还是宜阳,还是洛邑,都是同等的重要,若是魏冉将军去了宜阳,那这咸阳将军该是何人呢?”

  甘茂想了一阵,直接道出了嬴壮二字。

  果然不出所料,嬴荡哂然一笑。

  “不,此事万万不可,公子壮乃是大才,这咸阳将军名声虽大,可手中却只有卫士兵马,岂不是屈才了,不行,这是寡人胞弟,寡人可不能让他屈才!”

  这次,还没等到樗里疾和甘茂说话,那边向寿就已然开始附议,司马错左右一看,也立即跟上。

  三对二,这样说来,是寡人占据了优势,哈哈!

  “臣举荐向寿为上将军,魏冉为宜阳都督,至于谁可为咸阳将军,当由大王做主!”

  甘茂这么容易就松口了。

  嬴荡有些疑惑,这可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位子啊,他甘茂居然没有据理力争,要知道现在咸阳的郎中令是赢熋,咸阳将军是魏冉,郎中令和卫士可是咸阳唯二的两支军队。

  这两支军队握在他们手中,秦王就是回了咸阳,也相当于少了两条腿,他居然敢将这位子给让出来?

  秦王三丈之内,尽是乱臣,难得甘茂主动收缩,嬴荡岂有不要之理。

  “那就依了左相之计策,如此可妥当?”

  嬴荡问话群臣,他的态度表明在前,樗里疾不语,再也无人反对。

  向寿拜上将军,入中枢,削弱甘茂权力,这宜阳让就让出去吧。

  区区一个魏冉,也不要紧,他多半是受到了外甥和姬职的蛊惑,才有弑君之心,寡人这就建议燕王,回到燕国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杀了嬴稷。

  他这个外甥死了,魏冉也就没多少念想了,开始要忠心寡人了吧。

  “好,那就劳烦四位国务大臣,共同下令,咸阳将军一职,由擎苍将军孟贲担任,此次洛邑之战,擎苍一军战果累累,这军功足够他做咸阳将军了,擎苍将军,便由副将都尉如担任。”

  咸阳将军一定要忠心可靠,嬴荡虽然喜欢任鄙办事的圆滑和能力,但他毕竟有过一次背叛,还是要小心些,至于蒙鹜,大才不可浪费,留在洛邑最好。

  九年前,秦军第一次攻打蜀国,当时司马错为主将,都尉墨为副将,九年过去,都尉墨还在蜀地,他的长子都尉如,今年都三十有二了,本来是擎苍军的副将,现在由他接任主将,也是合理。

  都尉墨远在蜀国,与甘茂这些人肯定牵扯甚少,这都尉如是在向寿军中,忠心于秦王,此人可用。

  虽是三阳战略,但很明显洛邑和宜阳是都督,乃是裨将之职,仅次于上将军,可要比这个咸阳将军厉害多了,以孟贲的威望,还是足以担任。

  “臣赞同,大王英明!”

  甘茂第一个出声赞同,这是秦王的决意,其余人尽皆附和。

  嬴荡铺垫了这么多,说了这么久,终于将这第一步战略制定下来了。

  孟贲领卫士,向寿拜上将军,从此以后,他就是回到咸阳,也绝对不会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况且洛邑之地,要有一支效忠他的大军。

  于里于外,都有好处,日后,秦军定将扎根中原,步步蚕食诸国。

  “大王立国务府,日后所有大事,皆由国务府处理,后再呈报大王,臣以为,此举甚妙,国务府四人,臣乃左相,樗里疾为右相,向寿拜上将军,若是调司马错入中枢,那该当何职?”

  甘茂又问,这些,嬴荡早已想过。

  秦始皇时,创立了监察制度,设立御史台。

  掌管御史台的官吏,名为御史大夫,御史大夫有监察天下的职权,可直接向皇帝禀告。

  到了唐代的时候,监察的权利越来越大,甚至还有了司法权,这大理寺就是监察权利的延伸。当时,大理寺不仅可以审问,查案,甚至还有大理寺牢房。

  嬴荡所要的,就是这样一处机构。

  洛邑举鼎之后,他有感于这个时代贵族权力实在太大,必须要制衡,而能够制衡贵族的,除了让其产生新贵族外,还有就是做到监察,那这御史台,就非常有必要了。

  “秦土辽阔,臣子众多,黔首百万,大军浩浩,天下万事,皆有其法,何为法,约也,何为约,能正德行,能正人心,能强国力,能强三军,此为约也。

  有约则必行之,若是行之不通,则形同虚设,如此,有法等同于无法也,有约等于无约也。

  民犯错,有官监察,若是小官犯错,则有大官约之,大官失职,国务府约之,然大秦官吏,何止千数,如此以小制大,岂能管束的过来。

  今,寡人设御史台一府,专替寡人行监察天下之责,御史不约民,只约官,不约黔首,只约贵族,中枢设御史台,各郡设御史吏,巡查天下,为大秦守好这片疆土。

  御史们不管天下之事,只问天下之错,不行治理天下之权,却能直陈天下之弊,诸位以为如何?”

  刚才朝堂变法,就足以让人惊讶了,现在这御史台,更是不亚于一颗炸弹。

  不约民,只约官,这怎么听来听去,像是冲着贵族们去的。

  别说是甘茂和樗里疾,就是秦王的忠臣,向寿也有些惊讶。

  大王的想法,非常人所能思也!

  这御史台令一职,嬴荡本计划是由向寿担任,既然甘茂举荐了他做上将军,那就留给司马错吧。

  堂堂一府,从无到有,要组建起来也不容易,而且一切都需得以秦法为依据,嬴荡心中,最能胜任这御史令的,该是法家弟子才对。

  虽司马错所学并非法家,但为人好学,曾不学兵事,却能用兵如神,而且为人忠心,也足以担此重任,就是没有提前和他通上气,不知道司马错何想?

  嬴荡看他时候,他正埋头苦思。

  今日,寡人就先将种子都种下,等到明日,自会慢慢成长起来。

  秦国若想横扫天下,就必须得改制,不过这是一件大事,欲速则不达,况且他这个秦王现在还做不到独断乾坤,所有的事情,就只能一点点的来了。

  朝堂变法的过程,就是秦王收回权利的过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