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迎刃而解

我在秦国做武王 陈四奇迹 2565 2020.08.04 19:06

  甘茂出去,司马错进来。

  这件事情,就是冲着御史台来的,他这个御史令,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嬴荡收拾了一下脸面,说实话,刚才甘茂这一番话,对他影响可谓是不小。

  这大王是真不好当啊,面对臣子,也要虚与委蛇。

  “御史令,不知道这御史台进行到何等地步了?”

  两人道礼后,嬴荡直接问道。

  这毕竟是开一府,光是上上下下的官吏选拔,都是个大问题。

  中央设御史令一职,掌管御史台,御史台之下,有侍御史和监御史,其后还有御史台大牢,御史大牢之下,还有御史卫,专司看押、抓捕等事宜。

  秦国时,掌握司法权的是廷尉,主管诏令和律令等,位列九卿之一,御史令乃是国务大臣,一看地位就高于廷尉。不过,御史台专司贵族和官吏之事,与廷尉虽有职能相冲,但也能各行其是。

  侍御史任职于中央,监御史派往各地。

  秦国这么多郡,每一处都需得有监御史,这一下子,也是不少人了,所需的侍御史,人数同样也不小。

  “回大王,御史台已经选拔十七名侍御史,二十四名监御史,皆是山东六国的士子,臣以为,若要行监察之事,这御史台自当清也,唯有这些山东士子,才与我秦国贵族们纠缠最少。”

  这倒是个好建议,司马错之能,可堪大用。

  “御史台筹备之事,一定要快,若是受到了阻力,则直接告与寡人?”

  闻言,司马错思付了一阵。

  “眼下,臣的确遇到难处,以大王的英明,必定早已洞悉此事,臣以为,国务不可废,御史台亦不可废。

  国策,乃大王亲定,整个秦国,都已张榜,如今我秦国上下,是人人皆知,当年商君变法,尚且还有徒木立信之举,若是这等国策被废,那大王将威望不复,处境更险。”

  看起来刚才甘茂所说的这些,司马错也是清楚。

  不错,寡人本就威信不足,岂能轻易再废了自己定下的国策,难道真要如甘茂所说,三日后,顶着压力开府?

  “那御史令的意思,是肥季君而行变法?”

  司马错望了一眼嬴荡,面色一正。

  “世人皆说我司马错善度衡,为人处世圆滑,大王,此言不虚,但他们不知,臣之圆滑,皆在外也,而非内也,圜钱外圆而内方,当如臣也。

  臣所认之事,必不能改,心有定论,人才有志,如此才学纵横而能掌兵,学兵事而能治蜀,能学治蜀而能替大王监察秦国,一人尚且如此,况且国事乎!

  大王也需心有定论,今我秦国强大,全因孝公变法,何为方,这法就是方,法令一出,不管黔首还是士子,皆以此法行之,不容更改,此为方也。

  大王国策,其一国务府,其二御史令,普天之下,能一人而强一国者,绝无仅有,孝公尚且还有商君辅之,这国务府,四位大臣为大王处理国事,此乃千古大善,还有这御史台的设立,更是开创前古未有之先河。

  当今诸国,纷纷变化,祖宗之法早已不可用了,大王若要这天下,就需得秦国更进一步,超然诸国之上,如此,才能完成这大业,所以这国策,不可变。

  国事内方,外事可定,外事可定,国力必强,与之相比,肥季君一人,就远远没有此事重要了,推行朝中变法,不是为了一个季君,而是为了我大秦,少了几十,上百,甚至数千这样的季君!”

  司马错说到最后,语气越是激动,到了后面,竟然涨红了脸面。

  一句单纯的处世圆滑,已经形容不了这个人了,只能说司马错心有大志,做起事情来,却能柔和处之,考虑得面面俱到,不愠不火也能有成效。

  他的这意思,和甘茂的如出一辙。

  唯一的区别,甘茂并没说其他,就只说杀嬴壮,而司马错的考虑,则是从更长远的全局出发。

  嬴壮还未造反,就已经到了留不得的地步了。

  “御史令好见地,听此一言,这内方,寡人心中是有了,可这外圆,在哪里?”

  司马错久在蜀地,对那里最是熟悉,要是嬴壮在蜀地有变,朝中能制服他的,就只有司马错最合适了。

  历史记载,虽是魏冉平定季君之乱,这此一时彼一时,情况不是变了吗?

  “趁着天子迁都这股东风,此时攻取巴国,也并无不可,大王所虑者,季君也。大王可出兵两路,一路就由季君率领,从蜀国东进,一路可经南郑之地,南下巴国。

  臣以为,两路大军,每一路七万,定能顺利取下巴国,如此一来,季君麾下只有七八万大军,南路的将军还能对其制约,如此,季君如何能肥?”

  好办法,这话一出,嬴荡就差拍手叫好。

  娘愿意了,弟弟也闹不起来了,贵族们也能闭口了,最主要的,寡人也不担心了。

  “甚好,这南路要派遣一能臣,最好他能够震慑我秦国大军,到时候两军在巴国交汇,顺道就夺了季君的军权,若是季君不肯,那就以造反杀之。”

  弑君,咸阳之乱,这两件大事,任何一件足以要了季君的命,杀胞弟这句话,终于在秦王口中说了出来。

  此刻,嬴荡也明白过来,臣子们这是商议好的,这事大王自己不开口,臣子们岂能提出这样的建议,这几个可都是聪明人,先前甘茂那一番言论,就是来激他的。

  寡人还是不明白,甘茂为何突然恶于嬴壮?

  “大王英明,臣以为,南路领军之人,需得上将军向寿也!”

  向寿,的确有这个能耐。

  他是国尉,是上将军,统率秦国军事大权,他可以在大胜之后,持着虎符,名正言顺的收缴嬴壮的兵权,而且也能在嬴壮作乱时,及时处置,更重要的是,向寿忠心,是万万不会与嬴壮同流合污了。

  秦国四位国务大臣,都是领兵的高手,真正算起来,除了御史令,都可以去做这事情,甘茂秦王信不过,樗里疾肯定不会杀嬴壮,那就只有向寿去了。

  “那依御史令之见,对巴国的战事,何时最好,如何能定咸阳秦人之心,攻下巴国,需要多少时日?”

  古往今来,御史令当中最会打仗的一个,这些问题,问司马错最好。

  “六月,七月,是巴蜀两国的雨季,此时道路泥泞,行军困难,若要攻取巴蜀两国,应是在雨季避开这两月,大王不如就依了太后之意,定在岁首这月,巴蜀比秦地暖和,道路也没有结冰之险。

  巴国较之蜀国,多山地,少平川,平巴之计,臣以为,只需要控制交通要道,平川城池,歼灭巴国能战之士,如此,可算平也,毕竟我秦国要的,并非是巴国异族们的忠臣,而是巴国的粮仓,占据其主要即可,臣以为,半年可平。”

  嬴荡算了一下时间,半年也足够了,有这半年多的时间,寡人也可以彻底的肃清朝政,干倒甘茂。

  若是季君不造反,那到时候寡人就腾出手来,逼你造反,无论如何,这个弟弟是必须得死了。

  “半年,足够了,如此,也能平了贵族们的口,剩下那些个作乱的,那就全部杀之,这御史台的大牢,也要用起来,寡人会让咸阳将军孟贲,全权配合你,你是御史令,专管此事,可不能让寡人失望啊!”

  代王监察秦国,贵族们有不臣之心了,这就是御史台要去做的事情,嬴荡希望司马错在这事上,就只有方,没有圆。

  “臣遵令。”

  司马错退了出去。

  今日一天,听到都是坏消息,终于有点儿让寡人欣慰的消息了。

举报

作者感言

陈四奇迹

陈四奇迹

求投资啊,投资一百个就又可以推广了,帮帮忙啊,让我们越来越好!

2020-08-04 19:0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