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火攻

我在秦国做武王 陈四奇迹 2734 2020.07.19 11:51

  上次六国谋秦,秦国能大破敌军,其一,是函谷关之险,其二,是司马错之能,其三,也就是最大的一个原因,敌军太蠢,上次领兵者,乃是楚国将军,哪能及得上姬职分毫。

  一将无能累死三军,那若是一将有能,就意味着守必坚,攻必克,所以姬职才是最可怕。

  当年的六国联军,虽是联军,但彼此政令不一,各思其利,如此军队,如何一战。

  现在这五国联军,进退有据,完全像是归于一人指挥,据探子来报,赵韩魏楚四国,都由本国大将所率,而燕国是燕王姬职亲来,这样看来,这五十五万大军还真有可能归于姬职麾下。

  一支进退有度的大军,应付起来何谈容易,嬴荡明白冯章的顾虑。

  “你的顾虑是对的,寡人猜测,能指挥这样的大军者,定是姬职,他对这攻城之法,极其熟悉,利用这些战车填平护城河,到时候云车过来,可就要直接登上洛邑的城池了,冯将军,你以为此事如何应对?”

  冯章这个人,不仅胆子大,心也细,遇到事情点子不少,足以当的鬼才二字,想必他心中是早已有了计议,现在只是征求意见来了。

  “姬职想用木板当桥渡河,那臣就帮他一把,准备一些干柴火,和一些膏油给他送下去。”

  冯章一边说这话,一边望着在一旁打盹的姬延。

  姬延这老头,像是知道有人看着他一样,一下子清醒过来,竖着耳朵仔细的听。

  粮食和兵器都被拿走了,舞姬也被拿走了,甚至宦官和宫女也都没了,他还能有什么呢,可真是什么都没有了。

  “聪明,那就用火攻。”

  冯章还未说时,嬴荡就已经想到这里了。

  利用这些,在护城河上燃起大火,最起码能烧个一天,看五国大军如何攻城,将河中的木材都烧成灰烬,看他们有多少冲车能够填进去。

  “只是需得征用洛邑城中所有灯火膏油,这国人的,臣都已经征集了,就是还有一处,需要大王来定夺?”

  说到这里,嬴荡也转头瞄着姬延。

  什么一处要大王定夺,直接说就是要姬延的家底,也只有他才能藏有这么多。

  听到这里,姬延急忙将身体一缩,做出了一副要悄悄离开的姿态。

  “天子请慢,寡人有话要说,这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这个时候,天子可千万不能糊涂啊!”

  被抓了个现行,姬延面色一黑。

  夜里睡不着,实在无趣,没有舞姬跳舞,歌姬唱歌,已经让他够恼火了,现在又要面对黑夜,这可万万不行啊!

  再一想,洛邑王城里里外外都是秦军,好像他也没办法拒绝。

  “秦王所说的道理,我自然是明白,延也愿意助冯将军一臂之力,不过秦军胜利后,可就将我的家底都掏空了,以后这洛邑的税负又都被秦军占走,我真是无以为继啊,堂堂的天子,可就和黔首无异了啊,这秦王总不忍心吧?”

  这么多日子过去,姬延总算是学聪明了一点,虽然还是扣扣索索的,但最起码松口了不是。

  “天子是怕秦国收走了洛邑的赋税?”

  姬延点头。

  原来这老小子是看寡人拿了这么多东西,又什么好处都没给他留,心里有些不愿意了。

  此战过后,秦国当以洛邑为秦土,这已经是明摆的事情了,姬延现在不争取,以后怕更是没机会。

  “寡人答应你,以前如何,以后还是如何,这样可好?”

  嬴荡一向是喜欢讨价还价,就是在铁公鸡身上,也要把一根毛的人,这次竟然答应的这么容易,姬延有些不信。

  “我自是相信秦王的话,但我那后宫女眷们不相信,劳烦秦王再签个字,我也好让她们看看,秦王并非小气之人。”

  说着说着,就从怀中掏出一块羊皮来,嬴荡一看,这不正是刚才说的协议吗,原来他一直跟着自己,早就有了这个打算。

  这让嬴荡想起了一个典故,债台高筑这个成语,可就是因为这位仁兄才有的,可能他的确是怕穷。

  现在历史被改写,以后应该不会有这个成语了吧?

  “冯将军,寡人字写的难看,你是副将,秦国使者,你来签了。”

  冯章立即应允,写上了自己的大名,姬延看了一会儿,吹干才小心翼翼的放入怀中。

  洛邑位于中原,将来必定是富庶之地,岂能将赋税都给了姬延,这嬴荡自然是不肯,所以便让冯章签字,去年冯章做为秦国使者,就是这样骗了楚王。

  夜半。

  嬴荡再次登上城墙,他心心向往的穿越,那里必定是人人富足,人人有主权,打仗死人不仅不多,更不残酷,而且战死的战士,每个都是心甘情愿的。

  怎奈,梦想与现实之间总是有一道鸿沟,还能怎么办,总要跨越吧,生逢乱世,若是连这都承受不了,那何谈统一大业。

  护城河中,果然如冯章所言这般,早已被填的满满,木头和冲车门互相搭着,漂浮在上面,若是再铺上一层,的确如浮桥一般,可以直接行走战车了。

  不仅是西门如此,四个大门也尽是如此,如果真的被一战破城,那后果真是不敢想象。

  攻城正在继续,站在城墙之上,还是危险重重。

  每逢大战,双方投石机就没有一次停止过,敌军丢过来的石头,又会被秦军捡起来,之后要么是再次投出去,要么就是直接砸下去,箭矢也是一样如此。

  秦军丢下去的滚石,檑木这些,还有拆掉羊马墙的材料,都会被五国联军推到护城河中,能填一点儿是一点儿。

  双方斗争激烈,短短不到十日间,护城河中就丢弃了非常多的辎重。

  远远望去,洛邑城外还是冲车密布,排列整齐,五国联军正在冲车下方,传送能填平护城河的一切材料。

  冯章站在城墙上指挥战斗,只见他号令一下,城内的高台之上,燃起了一团火焰来,火焰熊熊,瞬间点燃了下一座高塔,这是在以瞭望台为烽火台,传递信号。

  很快,洛邑成四个角落都燃起了这样的烟火,紧接着,洛邑城墙上浸泡了油膏的柴火,一捆捆的往河里丢,不仅如此,还有一队秦军奔走城墙上,准备来干火上浇油这件事。

  城墙上的秦军早有准备,当四方烽火台燃起熊熊大火的那一刻,就开始行动。

  一瞬间,整个护城河上燃烧起了熊熊火焰,好似一条弯曲的火龙,将整个洛邑城池都包围其中。

  护城河中的五国联军,一个个的都成了火焰人,可谓是惨烈之极。

  上面的秦军还没有停止,这场大火要彻底烧起来,也没那么容易,护城河中,所有的一切都被水浸润透了,秦军还是要费点功夫。

  五国联军也是指挥有序,仅仅只混乱片刻就反应过来,他们转进攻为守,纷纷跳入河中,后方甚至还有人源源不断想扑灭大火。

  上方秦军,干柴、油膏、焦油,只要是能够燃烧的一切东西,都被搜刮殆尽,尽皆往下,五国联军虽然扑的很快,但火势蔓延的比他们还要快。

  忽然,一阵大风吹来。

  只听得天空中哗的一声,城池上方的火焰一下子冲到了和城墙齐平的高度,这声势好不骇人,嬴荡脸上被烤的炙热,急忙往后退去。

  城墙与羊马墙的距离颇近,上面的秦军早有准备,全部往后撤退,就连弓箭手也都撤了下来,就只有投石机,还能趁着这个时候,多占点便宜

  整个洛邑王城,几乎都被火焰所包围,城中的国人,四面望去,大火环绕,纷纷奔走相告,天降大火,灭世。

  这一场大火,让敌军展开的攻势化作了泡影,大火不灭,连城墙都靠近不了。

  哐当!

  敌军金锣敲响,无奈开始退兵了。

  这是被打退的第二波攻势。

  姬职两番火攻,尽是失败,第一次攻城,就一直用投石车火攻,让洛邑城内燃起大火,所幸被扑灭,这是第二次,更是惨败,不仅阻挡了五国联军的步伐,还让联军死伤惨重,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嬴荡不知,这第三次,会用什么样的法子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