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最憋屈的王

我在秦国做武王 陈四奇迹 2897 2020.07.06 16:41

  月上梢头,大秦的臣子们才从王宫出来,到秦王营帐觐见。

  此时,所有的侍卫都已被向寿换过,最起码嬴荡不会再有性命之危。

  臣子们步伐整齐,鱼贯而入,领头的正是那甘茂。

  甘茂先是瞄了一眼四周的侍卫,然后携着众人,整整齐齐的拜倒在嬴荡面前。

  “大王,臣等有罪!”

  数十人齐呼,声音步调竟然都出奇的一致,就像是商量好的一样。

  事出反常,嬴荡从中嗅到了威胁。

  很明显,臣子们这是用行动告诉他,我们团结一心,行动一致,大王若要降罪我们,那就要掂量着办。

  再看嬴荡这边,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孤家寡人了,怪不得君主都自称为孤王、寡人,还真是这样。

  回想起来,将他扶上王位的就只有惠文王一人,至于他的母系势力和秦国宗亲势力,更多的是喜欢嬴壮。

  也对,大王是一个喜怒无常,崇尚武力,手段凶残的人,这样的人不好控制,也没有办法掌握他的喜好,臣子们都会惧怕,都会不喜欢。

  只有嬴壮那样,看起来的乖乖绵羊,披了一件孝公的外衣,心胸开阔,也好控制,谁又能说个不呢?

  嬴荡性格不好就算了,偏偏脑子里又少了许多弯弯绕绕,被臣子们算计。

  爹走了,娘又不爱,唉!

  现在的情况是内无人可用,外无将可守,朝中没有忠心之人,要想站住脚,就先要来个大清洗了。

  眼前的这些人,都是历史上记载的,鼎鼎有名的聪明人,清洗他们,是一点都不容易了。

  “那一个个都说说,你们有何罪?”

  嬴荡坐于上首,居高临下,这些人还依旧跪着。

  帝王,只有在他的位子上,才能震烁八方,坐在这里,感觉就来了。

  他很想知道,臣子们都会有什么说辞。

  “臣甘茂统领百官,任上将军,下辖大军,独得大王恩信,却有失察之责,请大王责罚!”

  失察,哪是失察,分明是要弑君。

  左相,上将军,独揽军政,甘茂这是在侧面告诉他,这个左相很不好惹。

  “臣魏冉,身为咸阳将军,统领卫士,应守护我王安危,也有失察之责,请大王责罚!”

  魏冉,就是那芈八子的哥哥,嬴稷的舅舅,大秦的咸阳将军。

  这统辖卫士的官职叫做卫尉,如今这一职,也由咸阳将军担任,权势一样也不小了,统率王城除郎官外的所有的军力,职位还更贴近嬴荡一些。

  “臣嬴壮,领王族左庶长,郎中令,号令郎官、护卫王宫,应时刻伴于王侧,臣犯有失察之责,请大王责罚!”

  这个更了不得,郎官护卫王宫,郎中令简直就是守护秦王生死的人,嬴荡心还真大,这么重要的位置,居然给能威胁到王位的弟弟。

  还有这左庶长一职,所有公族事务,都在左庶长一人手中,说白了,但凡和自嬴姓秦氏有血缘关系的人,左庶长都能管得到。

  现在看来,嬴壮能受到秦国贵族的支持,根基是从这里来的,嬴荡简直就是在作死。

  “臣任鄙,领蓝田军侯……”

  紧接着,剩下的臣子们都是一一认罪,他们的说辞出奇的一致,不管是何官职,都犯有失察之责。

  这可将嬴荡给难住了,硬抗他们,现在的他可没有那个把握,就连那个大力士、阴阳家任鄙,都有军侯之职。

  甘茂是主帅,统领了秦国三分之一的大军,嬴壮和魏冉两人,统领了咸阳王城和王宫中所有的军力,不算其他,光这三人加一起,就已经占去了大秦将近一半的军力。

  更不提他们后面还有九卿,大夫,将军,与他们为难,就相当与大半个大秦统治阶级为难。

  嬴荡这大王居然做到这份上去了,现在最怕的,就是臣子们拥立新君,将他废掉,还是不能将他们给逼急了,没有办法,只能再怂一次了。

  举鼎绝膑的时候,秦武王的气数就应该是尽了,穿越而来的他,偏偏要续上这一口气,哪能这么容易。

  “寡人有些不解,左相有何失察之责?”

  不知道臣子们能给自己按个什么罪名,来抚慰他受伤的心。

  “大王今日被烈马惊架,是臣所虑不周,视为失职。”

  甘茂面色白俊,三缕长须飘然,模样算不上好看,但绝对也不难看了,说起话来,面上总是神情诚恳,彬彬有礼,几乎让人挑不出毛病,他就是说我能摘到星星,旁人看起来,也像是真的。

  甘茂还真是一番好说辞,果然和寡人有默契,与嬴荡对向寿的说辞几乎一致。

  举鼎一事,本就已经将他放到了火上,这个理由给了秦王一个台阶,还避开了臣子们的弑君之心,这样的好主意,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想的。

  嬴荡憋屈的很,他的委屈就像是汉献帝一样,不,他是胡亥,被赵高指鹿为马,却要强颜欢笑,纵然这是要杀他。

  “哈哈哈,左相日夜操劳的是我秦国大事,这点儿小事,自然就不需要左相操心。”

  嬴荡走下长案,越过甘茂,又到了魏冉身旁。

  魏冉方脸黝黑,大耳阔口,胡须满面,一身甲胄在身,跪下之时,双目直视前方,眉心一个川字,给人一种严肃的感觉。

  “魏将军心系的是整个咸阳城的安危,这才是咸阳将军该做的事,这也不能归罪到咸阳将军的头上了。”

  说到这里,嬴荡还很是亲昵的拍了一下魏冉的肩膀,让他身体一荡,又去了嬴壮跟前。

  他这弟弟,虽然是一个母亲所生,但两人完全是两种风格,相比嬴荡的粗壮,嬴壮就生的俊秀十足。

  白面,剑眉,猿背细腰,不仅是身材好,更是模样好,浑然一个小鲜肉,站在他面前,嬴荡都有些相形见绌了。

  不,寡人粗糙是粗糙了些,可勇武何人能敌,就这小个子,完全是个弟弟。

  说来说去,事情的根本,还是在他这两个弟弟上,若是没了这两人,臣子们就算看不惯他,日子也能凑合着过吧,所以其他人可以放过,但这嬴壮,还是要给点儿颜色了,不然远在燕国的嬴稷知道了,他也要跟着作妖了。

  “呵呵,郎官有守卫王宫、护卫寡人职责,寡人受惊,唯有郎官难辞其咎,他人无罪,但你罪不可赦,身为郎中令,此乃渎职大罪,你虽然是寡人胞弟,但秦法在上,罪责难逃,今日,寡人要免去你郎中令一职。”

  郎官守卫的是整个王宫的安危,是秦王身边最紧密的护卫,回到咸阳,便要与郎官们朝夕相伴,嬴荡可不放心身旁有个不信任的人。

  他让步了这么多,这些臣子们也应该拿出一些诚意来吧,不然还怎么谈下去。

  “臣嬴壮遵令,从此刻起,臣不再任郎中令之职,但军中不可一日无将,臣举荐赢熋为郎中令。

  宫中郎官,尽皆难教,不管任何人来了,都必定不服,会生出事端,只有赢熋才可以镇住郎官,保佑大王安危。”

  赢熋是谁,嬴荡岂能不知,郎官在赢熋手中和他嬴壮手中有什么区别,你就算有这样的想法,话就不能说的委婉一些吗,这是浑然不顾寡人面子啊!

  他们商量的时候,居然连这一层都考虑到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寡人是堂堂秦王,说出去的话,岂能收回。

  “臣甘茂附议,郎中令一职,非公子壮不可,若是大王执意革职,便只能由赢熋担任,不然必定生乱。”

  嬴荡还刚想着位子给谁,似乎他也没有心腹,而那边甘茂早已是侃侃而谈。

  一时间,群臣附议,山呼滚滚而来。

  这是要逼死他的节奏,好像王宫中的事情又来了一遍。

  嬴荡叫苦,好一个必定生乱,这是在告诉他,赢熋不当郎中令,就一定会出大事。

  这大王真不好当啊!

  臣子们上下一心,秦王就成了一个空架子,还能如何,继续认怂吧!

  “既然是丞相所言,那就依了吧,寡人最信任的就是丞相,这郎中令……嘿嘿……就赢熋吧,回去之后,嬴壮在家中禁足三月,面壁思过。”

  他捞不着好,那也不让嬴壮得到好。

  “大王英明,臣这就令人拟旨。”

  终于是无人反对,在嬴荡连番认怂下,君臣达成了一致。

  “那就有劳左相了,这马儿受惊是常有的事,况且今日变故,都是寡人一意孤行引发,错在寡人,怨不得各位。”

  说了这样的话,就代表着嬴荡认可了他们的说法,甘茂山呼我王英武,一时间,群臣融洽,其乐融融。

  对了,还有一个任鄙,他可是个出头鸟啊,这小子怎么办,算了,先打老虎,再打苍蝇。

  好,寡人就让你们再浪一会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