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还是逃了算了

我在秦国做武王 陈四奇迹 2090 2020.07.05 20:00

  不行,不能坐以待毙,他要逃离这里。

  快想想怎么办?

  王宫的大门就在不远处。

  那里围满了来看热闹的洛邑国人,都可以用水泄不通来形容了,在他们身后,隐约能够看到几匹马儿栓在那里。

  这里到城外的距离不远,大约五六里,要是能够骑上快马狂奔,或许就能够逃离王宫。

  城外是大秦军营,秦王的威信在军中还是有的,所以在大营里,他是安全的。

  洛邑国人的身前,还有一排手执长戈的卫士,他们一个接一个的站着,来挡住围观的国人们。

  能看到的王宫出口就这一个,要想逃离这里,就要从人堆里穿过去,不说国人们挤的这么密,就是卫士那一关他都过不了,甚至在国人后面,还站了一排卫士,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不知道现在求饶,还来不来的及?

  “任鄙此言不虚,好,寡人举鼎!”

  没有办法,只能赌一把了,此时此刻,真希望自己是天之骄子。

  嬴荡哈了一口气,搓了两下手,开始搭到了大鼎上面,国人们一声惊咦。

  啊,要开始了!

  这身材高大了,就是不一样,他宽厚的手掌,好似真能将九鼎举起来一般。

  围观的人们皆是深吸了一口气,他们祖孙好几代都居王城,还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稀奇的事情,有人要举九鼎,这要比当年的庄王问鼎霸气的多了。

  既然这硬闯不行,嬴荡又生一计,改为智取,而这智取的前提,就是要麻痹众人,让他们相信,寡人就是要举鼎。

  咣当!

  他用力一拍,大鼎嗡嗡作响,此时此刻,嬴荡就像一个卖力的摔跤手,博得众人的欢呼。

  果然,国人们的呼声越发嘹亮。

  嬴荡意气风发,转身朝一位年轻的郎官身旁走去。

  前些日子,正好问过他的名字,他叫做白起,就是那个赫赫有名的杀神白起。

  此刻的他,还只是一名郎官百将,没有成长起来,在这种局势下,是起不到什么作用了,嬴荡主要是看上他的剑了。

  “寡人借你长剑一用!”

  历史记载的白起,最后是被昭襄王赐死,他很听话,还真就自尽了,由此可见,这是一个非常忠心的人,况且这样的弑君大事,他一个百将肯定是没机会参与了,所以这剑他多半是会递出的。

  果然,白起拔出长剑,双手递了过来,嬴荡接过,长剑握在手中,颇有分量,剑刃锋利,足够他用了。

  那些个大秦臣子们,还是低着头,没有一点儿反应,任鄙见此,也不言语。

  嬴荡望了一眼,敢情你们真的当我是个二货,拿把剑都不管,既然这样,那可以开始下一步的动作了。

  “大秦威武!”

  他高举长剑,振臂一呼,在山呼海啸中朝着人群中走去。

  能不能逃离王宫,就看这关键的一步了。

  此时,看热闹的国人都被调动起来,他们的激情燃到了顶点,见到秦王过来,他们纷纷拜倒,欢呼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

  好啊,跪下了才好!

  嬴荡去往人群中去,两边站立不动的卫士,被他一把用力推开,紧接着又连续跨了几步,到了人群中央。

  他手持长剑,接受洛邑国人的膜拜。

  在这个年代,举鼎还是一项运动,就如同举重,既然是运动,就应该有人喝彩,对于好大喜功的秦王来说,在咸阳这一切都是常态。

  臣子们望着这些,并没有察觉出任何不对,顶多让他再浪一会儿,反正只要愿意举鼎就可以了。

  不过,他们要失算了,因为嬴荡与王宫的大门,只剩下二十步的距离了。

  大门口,还站着十个卫士,不过他们站的开了一些,若是抢到马儿,一定能够从中穿过去,卫士们也只是奉命行事,无人下令,他们自然是不敢弑君了。

  眼下,国人们纷纷拜倒,身前再无人阻拦,这已经是嬴荡最好的机会了。

  就是现在。

  嘶!

  马儿忽然一声长鸣。

  只见嬴荡速度极快,大长腿迈开,踩着国人的后背连跨七八步,紧接着又翻身上马,用借来的长剑斩断缰绳,最后一剑刺在马儿臀部。

  动作之快,一气呵成。

  马儿吃痛,一声嘶鸣,之后用力往前狂奔,正是朝着城外行去。

  “大王,护驾……”

  也不知道是谁在背后喊了一声,但肯定不会是任鄙的声音,还有另外一人也忍不住了。

  这哪是护驾,分明是拦驾。

  门口,最近的两个卫士最先反应过来,执戈来挡。

  嬴荡力大,利剑一挥,长戈瞬间成了两截,剩下的卫士们想要跟上,却只听的马蹄踏踏,人已去了。

  这里距城外不过五里,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任鄙呆立,秦国的臣子们一样呆立,这还是他们心目中的那个大王吗?

  这心思缜密,这能屈能伸,这么知难而退,这分明就不是嬴荡?

  马兄啊,马兄,对不住了。

  马儿吃痛,只有一路狂奔。

  嬴荡紧握缰绳,双腿夹紧,两边的建筑飞速倒退,一路上又撞到了不少人,终于跌跌撞撞的到了城外大营跟前。

  回望一眼,再也无人追来。

  总算是安全了,以他的智商,根本破不了这局,跑才是最好的出路。

  再怎么说,他也是大秦将士们眼中的王,有这大军护卫,难道还能有人将他害了不成。

  嬴荡勒马望去,大军就在眼前,黑色的旌旗一直延续到了天边。

  攻打韩国宜阳,秦国打了有半年之久,前前后后出了有十几万人。

  这次来洛邑,少说也带了两三万吧,大秦崇尚水德,水为黑色,锐士们尽皆黑衣黑甲,颇具气概,就如同大地之上,飘过一片黑压压的乌云。

  嬴荡策马而入,直去中军。

  锐士见到是赤膊上身的大王,尽皆分列两旁,留出一道黑色的长廊,供大王通过。

  一路穿行,审视秦军。

  军阵严明,士卒威武,不愧是能灭六国的军队。

  从今以后,寡人就是他们的王。

  历史记载,这一天秦武王死了,可他偏偏没死,那么历史已经被改写了。

  刚刚死里逃生,让嬴荡还是有些心有余悸,或许老天将他送到这里,就是想为秦武王续命。

  这样也好,秦国国力正是鼎盛之时,他未必就不能做成始皇帝的事,不对,那他就是始皇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