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红黄交汇,洛邑浴血

我在秦国做武王 陈四奇迹 2434 2020.07.20 17:56

  不过,再一想,樗里疾要是真这样做,那他是为了什么,在他印象里,这个老头可对金银这些兴趣不大,历史记载,樗里疾为人也是忠心,志趣好像也没有这般庸俗,金钱似乎不能打动他。

  不对,姬职这厮是在诈寡人,唉,无故被惊了一身冷汗。

  但嬴荡再一想,秦国大军三月不来,这蹊跷如何解释?

  樗里疾虽然不容易被收买,但这个老头,都快八十了,可以用老眼昏花来形容了,要是被左右蒙蔽视听,还是非常有可能的,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洛邑才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纵然秦国忠心他嬴荡的臣子少,但忠心秦国的总该有吧,五国谋秦,这样大的事情,司马错这些人该是有所行动了才对,姬职种种反应都表明,这小子着急了,倒是寡人想多了。

  可能秦军,正在路上了。

  嬴荡沉默了一阵,回头一看,将士们都吃上饭了,那就再聊一会儿呗!

  “那真如燕王所说,燕王有什么条件,都提出来吧,无需再这样支支吾吾的,寡人可不觉得你就只有这点儿要求?”

  “我等五国还需在函谷关驻军,由秦国提供粮草,秦军从蜀国退兵,还有夺取楚国的地方,答应割让楚国的城池,一并交还,如此,大王可安!”

  果然不出所料,交出了函谷关,那咸阳不就是一座危城。

  当年秦孝公河西一战大胜魏国,重新夺回函谷关,这才让国都从栎阳迁到了咸阳,要是函谷关都没了,要想过得安全,那就回栎阳吧,姬职的口气,果然不小啊!

  “燕王会不会觉得自己太过份了一些?”

  “哈哈,秦王若是开城,则一切好商量,燕国与秦国,焉能结不了那秦晋之好?”

  嘿嘿,秦晋之好,不知道你燕国有什么美女可以嫁给寡人,威逼不成,改为色诱吗?

  “寡人听说,燕国女子好看是好看,但却各个彪悍,寡人是个惧内之人,最怕女子凶悍了,可有温柔点的?”

  秦王如此泼皮,那边直接沉默了,半天没了回应。

  吃吧,将士们吃吧,多吃点,再休息一会儿,支援马上可就要来了。

  “哼,寡人竟未看出,秦王乃一市井小徒尔,秦军疲惫,这城池还能坚守几时,秦王难道不怕车裂?”

  听得出来,姬职是恼火了,连车裂这个词都用上了。

  “寡人皮糙肉厚,是一点都不怕,燕王英勇,连战三月,都要让洛邑陷入死地了,可近日却如此好心的来告知这些,定然是我秦军锐士来援,让燕王怕了吧。

  寡人还告诉燕王一件事情,我们六国争的死去活来,可那齐国怕是已经取了宋国了,就是吞不下,也成了囊中之物了,燕王聪明,可终究还是落了寡人一筹啊!”

  说完,嬴荡还不忘一阵大笑,那边又一次沉默了一阵。

  “即是如此,那寡人无需劝说,秦王既然早有决意,那就准备好成我燕国的囚徒吧,放着好好的秦王不做,偏偏要做被车裂的囚徒,真是奇怪啊!”

  临了,姬职还不忘挖苦一句。

  嬴荡没再应答,他早已让身旁的白庆递来了他的弓箭,之后拉弓射出。

  只听得叮当一声,那边人影晃动,之后一阵躁动,一会儿的功夫,都下高台去了,应该是射到了盾牌上面。

  嬴荡回头望,四周将士,尽皆用过了饭,一个个的正打着饱嗝。

  城池下方,围在四周的五国联军有序退去,紧接着后方又有一队补充上来,不仅人数没有减少,而且还在增加,姬职这是打算孤注一掷了。

  看来这人赌性很大嘛,明知道援军来了,他就争这朝夕,赶在秦军来前,生擒了寡人。

  唉,寡人何尝不是争这朝夕呢!

  “冯将军,姬职着急了,只需五日,五日之内,我秦军必来,所有能战之士尽皆上城墙,发动更多的洛邑国人来帮忙守城,除了卫城军之外,能上的全都上来,全力做好防守,寡人猜测,敌军这几日会猛攻!”

  冯章露出了一丝苦笑。

  “大王,事到如今都是冯章之罪,计策过于激进,才让大王身犯险地,臣必定死守城池,誓不让敌军破城。”

  激进,何止是激进,简直就是胆大,唉,也怪不得你,都是寡人定力不行,听了你的计策,早知道问问向寿也不至于这样吧。

  向寿一片苦心,走的时候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莫非寡人真是刘备,要被姬职的大火烧死?

  呸呸呸!

  “冯将军无罪,大秦众将士无罪,若是城池破了,你我都有罪。”

  冯章拜了拜,领命而去。

  嬴荡双手拄着剑,傲立城池,看五国大军缓缓而来。

  呼!

  呼!

  一颗颗火球从黑夜中而起,往城中烧来。

  这正是敌军的投石车。

  攻城之战,主动权已然尽到敌军手中,一旦这投石车被推上高台,那就是一场灾难。

  顿时,城中大火,一辆辆拉了水的车赶去灭火。

  子夜风大,为火助力,若是扑灭的不及时,怕是整个洛邑城都能被烧掉。

  敌军冲车在前,投石车在后,还跟着一大堆的军卒。

  他们手执钩锁,肩扛登城梯,身负利剑,这是敌军的第一波部队,用来冲上城墙的敢死队。

  连续三月的防守战,五国联军曾数次登上了城墙,数次被击退。

  在他们身后,是一列列整整齐齐的弓箭手,他们尽皆身负长弓,甚至还有几人抬着的劲弩。

  弓箭手的中间,留出了一条长廊,长廊后面紧跟着战车和骑士,一旦城门被破,他们会以最快的速度冲入瓮城,扩大战果。

  距离够了,先是双方投石车动了,两边互有往来,其后战鼓作响,冲车猛冲,藏在后面的军卒们,不管是梯子还是钩锁,全部都用上,准备登上城墙。

  后面的弓箭手们,齐刷刷的射箭,好似一阵箭雨,令人无处躲藏。

  弓箭手们的箭矢,只需要朝天放出,上面箭簇所释放出的冲击力,足够令人重伤。

  刚刚才停了两刻钟不到,此时大战又起。

  城池之上,秦军投石机早已开动,一颗颗带着火光的石头下去,要么砸倒一片人,要么砸毁敌军冲车,运气好点,砸中敌军投石车,这才发挥了最大的威力。

  对于已经爬到跟前的五国联军们,滚石檑木,滚滚而下,至于那些跟在后方赶来的,还有弓箭招呼。

  咚!咚!咚!

  嬴荡站在城墙上,他都能感觉得到地底下的震动,这是敌军又在撞击城门了。

  西门城门,三番五次被撞坏,又三番五次被修缮,它早已破旧不堪,敌军不计生死,前赴后继,誓要破门。

  这场战斗仅仅开始两个时辰,西门又被攻破。

  五国联军见状,后面战车骑士开动,迅速朝着城门涌来,不到片刻间,战场从城外又到了瓮城之中。

  秦军各个奋勇,双方再次展开了输死搏斗。

  从子夜到上午,从上午到下午,从下午一直到第二日上午,如此反复,战斗一直持续。

  士卒们身上溅的鲜血,别说干,就连凉都从来没有过,除非是已经躺在地上不能动了的人。

  鲜血汇聚成一条小溪,流遍了脚下的黄土地,红与黄的交汇,正在上演。

  这里是整个洛邑最凶险的地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