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我为天子守家

我在秦国做武王 陈四奇迹 2845 2020.07.14 18:43

  常说一场秋雨一场寒。

  这雨不大,却从昨夜开始,下了整整一天了,空气中都冷飕飕的。

  嬴荡算计的时间也刚好,洛邑国人的秋收也差不多了,一年的收成,都在了王城当中。

  秦军粮草充足,足够十五万大军两月之用,但若是被围困洛邑,外界粮草运不进来,那这些粮食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洛邑城外,要是还有没收成的庄稼,那也容易,就派大军帮忙收一下嘛,那个词叫做什么来着,坚清壁野,对了,就是这个词。

  好像现在还没有这个成语,那他就发明这个成语,不给敌军留下一粒粮食,

  四国大军路途劳顿,光是三十多万人的吃喝拉撒,安营扎寨,就够他们头疼的了,秦军以逸待劳,又有坚城可守,这一战,只许胜,不许败。

  冯章的行动很快,等嬴荡看到洛邑王城的时候,城墙上到处都是忙碌的军士。

  护城河太浅了,那就继续深挖,城池不够高,那就往上去加,继续夯实,城门不够坚固,那就多加几道门,瓮城失修,羊马墙失修,那就全部都修起来。

  这守城之战,并非尽是双方刀刀见血的人力之战,更多的是在城池工事上的角逐。

  守军利用各种工事,延缓敌人的进攻步伐,敌军立功各种攻城车,拆除工事,步步推进,至于以歼灭敌军有生力量的歼灭战,还没有兴起来,大家都是攻占城池为重,至于歼灭战的老祖宗白起,现在还只是一个青年郎官。

  四周山林的木头也被源源不断的运输过来,粗壮的成了鹿角木,细一些的,成了拒马枪,再粗一些,还可以加固城墙,做成檑木,就连山中的石头也都不能放过。

  战争才是最可怕的,不管是传承了多少年的宝物,还是再坚固的城墙,亦或是经年累月、集合了许多人智慧修建起来的城池,也会被战争一朝摧毁摧毁。

  六万大军劳作,就连洛邑国人也都征发了一部分,尽皆忙忙碌碌。

  嬴荡站在城门口,还未下马,前方有一将军带领数十精骑策马而来。

  “臣冯章拜见大王!”

  冯章身材修长,面容清秀,肤色白净,下巴上蓄着一点短短的胡须,模样看似木讷,一双眼睛却极为灵动,透着神采,此人不过而立之年,就能做到副将之职,是个大才了。

  对于他嬴荡了解实属不多,历史记载的不多,而且接触的也不多,若非是向寿举荐,他根本都想不到冯章可为副将。

  现在一看,向寿是做对了,常言道,兵贵神速,这大军刚到,就已经开始修缮工事,这里的一切都是井井有条,还发动不少洛邑国人,说明治军有方啊。

  “冯将军不必多礼,看将军布防之法,寡人放心矣!”

  嬴荡一把拉住冯章的手,两人往前走去,后面的骑士们骑着马,慢慢跟上。

  上次见他时,嬴荡就是如此,浑然一副礼贤下士的姿态,一向对秦王不冷不热的冯章,却是对大王多了几分忠心。

  “皆是大王有方!”

  冯章客气,嬴荡却想听听他的真才实学,要是差点,寡人还能够指点一番不是。

  “寡人想听听冯将军的想法?”

  见大王问,冯章捋了捋思路,开始说了起来。

  “臣来时,就与向将军商议过这布防之法,城池布防,首位便是攻守兼备,有攻无守,不能长久,有守无攻,岂能有防,就如同这两座箭楼,悬于城墙之外,与城池不通。

  若是派人把守,则很容易被破,岂曰有防,若是不派人把守,那这箭楼就没什么用了,反而是被敌军所用,所以臣才想将此拆了。

  攻防之外,便要靠这工事,羊马,深河,拒马,陷马,鹿角,这些一样都不能够少,有此工事,可抵挡敌军冲车,投石车,其后用火,火为两重,重攻重防,烧敌军辎重,防城内失火。

  再后来,弓弩为先,到最后才是刀兵相见,洛邑城池,以守为要。”

  冯章侃侃而谈,条理清晰,就算是早有准备,那也是对兵事颇为了解,嬴荡本来还怀着指导之心,没想到让冯章给他普及了知识。

  就这箭楼抬头望去,早已高过城墙数丈,又在离城池百步之外,的确是无用了,若是敌军登高而望,整个城池内部都一览无余,反而给他们做了瞭望塔。

  洛邑城刚立时,还没这箭楼,后来没有战事,就修了两座箭楼,以示其王威,也不知道是哪个浑人给出的主意,要说被拆除也是对的。

  “冯将军此言在理,这事交给冯将军,寡人放心。”

  嬴荡说过后,将两万大军也都尽数留在城外,加入修城大军当中,由数十位骑士护卫,他继续往王宫而去。

  蒙鹜现在也是个先锋了,总不能只跟在他身后,所以他身边熟悉的人,就只有那个弱冠少年白庆了。

  冯章的本事一点都不差,他也想不到话来说,既然帮不上忙,那就去找姬延玩耍吧。

  他答应过姬延,只要帮他传信给向寿,便让他永为周王。

  现在事情姬延是做到了,也眼睁睁的送秦国大军走了,可这才刚刚过去了五日,就又来了,而且比上次的还要更多,真不知道这个胖老头会如何去想。

  冯章将王帐设在了宫中,这也是嬴荡的意思,在这王宫里办公,才觉得有意思些,当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舞姬们的美腿。

  知道嬴荡今日要来,姬延带着十几个老臣,二十几个宦官,早已在王宫门口等候。

  冯章做事是真绝啊,姬延所有的大军都被编入秦军,能打仗的,就去打仗,不能打仗的,就去干活。还有那些个老弱病残,不愿意的,都被遣散回家,现在帮姬延看门的,可都是秦军锐士。

  “姬延,见过秦王!”

  见到嬴荡,这胖男子就像个小媳妇一样,一脸的怨气,声音更是有气无力,他这是有声的抗议啊。

  “天子啊,别这么客气,走!”

  嬴荡拉了他的胳膊,往王宫走去,这行了一路,有点儿饿了,就这里还有些好吃的。

  姬延“胖小”的身体哪能拗的过嬴荡,就像是被拖着往前走。

  “秦王,上苍连降大雨,昨夜又是打雷,延被吓的一夜未睡,不知秦王昨夜听到了吗?”

  安静了半晌,等酒肉上来,姬延嘴里才嘀咕了一句。

  哎,这老小子怎么说起了这个,嬴荡有点儿诧异。

  “寡人睡觉轻,凡事操劳,夜里经常为国事睡不着,当然是听到了,天子还怕响雷?”

  事实是睡着之后,嬴荡根本就没听到有任何动静,脱离了臣子们的控制,这两天睡的格外香甜。

  “怕,延曾许诺与人,却又食言,国人常说,要被雷劈的,所以这一打雷,我就怕。”

  嬴荡面色一黑,这哪是聊天,这就是在骂人,骂他不守誓言,要被天打五雷轰的。

  “哈哈,天子可真会说话,寡人岂能自食其言,答应你是永远的周王,就一定会帮你做到的。”

  “那秦王怎么还……”

  姬延语气着急,看嬴荡高大的身形,满面的虬髯,后半句话不敢说了。

  “天子好糊涂,眼下四国谋秦,寡人在哪里御敌最好啊,当然是宜阳,此地背靠我大秦,城池坚固,又有战略纵深,然寡人为何偏偏要来洛邑呢,寡人这是在给你守家啊,天子冤枉寡人了!”

  替我守家,姬延闷着头,这个秦王看似五大三粗,实则七窍玲珑,脸皮又厚,很不好打交道。

  “天子不知道啊,那姬职与我秦相隔甚远,何以谋秦,其实呢……名为谋秦,实则为你的大周啊,谁都知道,只有入主了中原,才能成就霸业啊,天子是姬姓,那姬职也是如此啊,天子是姬发的子孙,而姬职是姬奭的子孙,姬发姬奭一个兄,一个弟,这个姬奭的子孙是要夺回王位啊。

  寡人不辞辛苦,为天子守家,天子只需要出点粮草即可,等大胜四国,秦军退去,天子还是天子,寡人还是秦王,天子这下该明白了吧?”

  姬延忽闪着眼睛,似乎在说,你觉得我信吗。

  “秦军真能退去?”

  唉,形式比人强,只要能退,就好。

  “当然能,日后天子有难,我大秦必定出兵尊王。”

  嬴荡一副大义凌然,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粮草可以不出吗?”

  “不行。”

  也是斩钉截铁,天子无语。

  酒肉上来,靡靡之音,舞姬水秀轻舞,美腿隐现,又开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