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初战告捷

我在秦国做武王 陈四奇迹 2361 2020.07.17 22:35

  冲车轮子滚动,缓缓压过地面,木头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两军号角低鸣,战鼓捶打。

  就只有这些声音,让嬴荡觉得颇有些安静了,似乎是所有的人,都不愿意打破这仅有宁静,来迎接血与火的洗礼。

  嬴荡手拄长剑,目视前方。

  他朝着旁边的冯章点了点头,冯章领命而去。

  “众将士听我号令!”

  噌,冯章长剑出窍,放声大喝,那边令旗官挥动号令之旗,所有人开始待命。

  投石机上石头,弓弩上箭矢。

  城池高大,投石机更像是一位巨人,弓弩随时随地都可将一个人刺穿。

  人力在这场战争中显得尤为渺小,站在城池上面,真是人如蝼蚁,就只有这些冲车在才显得大了一些,可这一切,偏偏是人力所创造的。

  冲车摆好阵形,一辆紧接一辆,站在城池上看去,看不到任何一人露出了头,所有人都很小心。

  一百丈……

  九十丈……

  六十丈……

  越来越近。

  “投石机起!”

  冯章再次打破打破宁静,他一声令下,嬴荡只听的四周风声呼呼,城墙上蓄势待发的投石机齐出。

  天空之上,尽是一点点,就如同万箭齐发,在这一瞬间里,都冲了出去。

  其后,咚咚咚的声音传遍整个战场。

  下方的冲车排列紧密,一下子被砸中了许多,木头四分五裂,藏在下方的军卒,更是惨叫连连。

  战争是残酷,可现在才刚刚开始。

  大地上,所有的一切,似乎在突然间就动起来了,来的如此猛烈。

  但凡被石头砸到的冲车,尽皆是损失惨重,不能再前进,冲车之下活着的士卒,从这辆下面,又换到旁边的下面继续前进,而死了的,则永远的躺在这里,被同伴们压过去。

  攻城之战,本身就是一场消耗战,就看谁的将士不惧生死,谁的辎重粮草多,谁能坚持的越久,谁的意志更坚定。

  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城墙上的投石机尽皆开动起来,底下的冲车是举步维艰,怎奈他们数量众多,从未停止,一直都在慢慢吞吞的前进。

  不到一会儿的功夫,大地沾满鲜血,浴火的冲车,终于到了鹿角木的跟前。

  鹿角木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就在这个时候,冲车底下的军卒们,每个人头盔当中居然盛放着膏油。

  只见所有的冲车连成一列,形成了一条安全的通道,底下所有的军士端着膏油,接龙而来,尽皆洒在了鹿角木上。

  不仅如此,还有木炭,干柴,茅草等,尽皆堆在了鹿角木之上,鹿角木坚固,扎根于地下,在这种情况下要想挖出来,只怕是千难万难,唯有火攻,才是一个好计策。

  孙子兵法中专门有一篇,就是记载这火攻之法,这其中又分为火人、火积、火辎、火库、火队。

  火人,是攻击对方士卒营寨,火积是烧掉对方粮草和器材,火辎,便是用火烧掉对方辎重,火库顾名思义,要烧毁敌人库房,还有一个火队,则烧敌人令旗,帅旗,战鼓,令敌人无法指挥军队。

  如此看来,敌军这是火积了。

  不过,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秦军用鹿角木御敌,那五国联军就用冲车防备来用火烧。

  而秦军知道五国联军会用火烧,所以这鹿角木各个粗壮不说,还要在护城河中泡上三日,就是栽在地里后,也要每天浇水,保持湿润,若是敌军没有膏油柴火,是轻易点不着的。

  城池上的投石机更为卖力,下方的冲车岂能这么如意,投石机上,早已点上了焦油,一撒出去,冲车就得燃烧一片,尤其是他们还有易燃之物,这样一来,更是困难。

  可敌军还不计生死,前赴后继。

  冲车创造了机会,敌军的投石车也正在缓步往前推,虽然被秦军砸毁许多,但还是架不住数量众多,它们已经紧逼上来。

  轰隆一声巨响,犹如在嬴荡耳边炸裂。

  他四周的士卒们行动迅速,几乎在同时就举着大盾,将他层层围在中间。

  刚才正是敌军投石车所为,直接落在了嬴荡不远处,上面还带着火焰,一下子点燃了将台。

  “大王,此处危险,不如先退下城去!”

  嬴荡推开一把左右侍卫。

  “寡人要与众将士共存亡!”

  第一战,一定要大胜,秦王立于城墙之上督战,对将士们士气鼓舞不小,此时,他还不能退下。

  对方投石车继续逼近,已经有了足够投射的距离,嬴荡只听得耳边风声呼呼,天边一颗颗火球正在飞来。

  刚才只有他们攻击五国联军的份,现在是互有往来,城墙之上,尽是火光四射。

  冯章带兵,颇有条例,这些也有早有准备,城池上下,都有专门的灭火之人,就是有些火球飞入城中,也无大碍,因为防止城中起火,靠近城墙范围内的房屋都被拆卸,只留下了一片空地。

  五国联军以无数人为代价,终于在鹿角木点起来第一把火,很快的,火势蔓延,迎风而长,整个鹿角木都被燃烧起来了。

  这些木头坚固,深深的扎根于地下,这一把大火,会将一切烧成灰烬。

  战斗进行很快,转眼是个三个时辰过去,从上午开始,一直到了晌午时分,鹿角木燃烧殆尽,冲车又踩着火光冲了过来。

  五国联军已然死伤众多,但金锣未响,谁敢退军。

  被烧死的,被砸死的,甚至被踩死的五国联军不计其数,他们不畏艰险,跨过鹿角木,却被一下子掉入了陷马坑中,陷马坑足有一丈之深,在秦军的投石机下,犹如天堑。

  双方投石机互相攻伐,五国联军冲车下面,又开始一点点传递泥土石头和木材,因为这坑不平,他们永远无法靠近城墙。

  攻城之战,这还只是前奏,真不知道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去。

  越过鹿角木,五国联军就在了秦国劲弩的射程之下,越是靠前,越是死伤惨重。

  一直到了黑夜,攻城大军终于将陷马坑填了个七七八八,能让冲车继续前行,过了陷马坑,再用火攻烧了拒马枪。

  战斗一直持续道第二日深夜,整整二十个时辰,五国联军还未推到护城河边。

  攻城之战,哪有什么拳拳到肉,刀刀沾血,等那时候,城池危矣,一开始的战争,都是围绕这这些防御工事展开的。

  十而围之,五而攻之,攻守比例,为一比五,光看今日这战,怕是远远不止,五国联军可谓是死伤惨重。

  他们初次攻城,必定是要取得一定的战果,他们不计生死,终于在推到护城河旁时,旭日东升之际,鸣金收兵了。

  两天两夜未睡,嬴荡却是困意全无。

  常说慈不掌兵,义不掌财,此言不虚。

  攻城之战,皆是血肉所铸,对嬴荡来说,震撼极大,他生于红旗下,军队是人民的弟子兵,官吏也是为人民服务,而在这里,从百将之下,皆是草芥。

  战争的残酷,仅凭想是想象不来的,眼前的流血漂橹,尸横遍野,才是刚刚开始。

  何为战国,这里就是战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