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鞭笞嬴壮

我在秦国做武王 陈四奇迹 2744 2020.08.01 18:43

  除了他,还有另外三个人,这样看来,他们可都是嬴壮的人,一个都不能留啊。

  不过,这狐人侍奉人的功夫还是挺不错的,知道寡人渴了,就有水送上来,知道要起身,就能扶一把,看到喝完了,还不忘给擦擦嘴,寡人全程只需要喝这一个动作就行了。

  唉,相比如今,寡人之前是久在军中,洛邑三月,更是吃尽了苦头,虽有秦王之名,但从未享受过一天秦王的待遇啊。

  他虽是嬴壮的人,但寡人也不能一下子就将他拉出去车裂,总要等等看,这样的宦官到底还有多少,嬴壮又是使了什么手段。

  宦官信不得,不知道将他们全部都换成宫女,信不信得呢?

  “不错,寡人还是习惯你侍奉着!”

  嬴荡沉思了半天,狐人就将头低了半天,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等嬴荡说出这句话来,狐人像是一下子放松了起来。

  也对,秦王早已不是以前那个秦王了,朝堂之变如此剧烈,内臣们肯定会担心,这罪责会不会他们的头上来。

  外面的大臣,可都是天下名士,大秦权贵,他们有权有势,而宦官们,孤苦无依,好不容易在这王宫里面有了点职位,但生死还不是大王一句话的事情。

  嬴荡这样一说,让狐人觉得一切和以前一样,顿时放松了许多。

  “奴婢也是习惯了侍奉大王,这半年不见大王,奴婢在这咸阳城待得可无趣了,昨日大王归来,这整个王宫中的人,谁不欣喜呢?”

  宦官这个职业,说起来还极为特殊。

  在这咸阳城中为官者,要么凭借的是才华,要么凭借的是背后的势力,但宦官,他们背后一没有势力,二也谈不上什么才华,他们被视之一群放弃了男性尊严的男人,不管官职再高,但这地位,却总是都提不起来。

  这也是皇帝们都信任宦官的原因,宦官再嚣张,但也无法取而代之啊。

  他们能在咸阳生存,皆是因为他们依附的主子,若是主子一薨,要么被抓去殉葬,要么新人换旧人,不管如何,结局都是悲惨。

  他们虽非重臣,却又久在大王左右,看似无权,实则有能改变诸多事。

  自古以来,谗言都是很有用的,这样一来,就造成了他们的地位特殊,相比臣子们,宦官们大多都是少读书,少志向,嬴壮若是有心,想要收买他们,也是容易的。

  嬴荡摇了摇头,宦官制度,这可是陋习啊,等寡人掌握了大权,一定要废除宦官。

  这说来说去,还不就是大王老婆太多惹的祸,那么多老婆,自己又伺候不过来,又不想戴帽子,那就只好对身边的人严厉些。

  寡人不需要这么多老婆,有上三五个,以寡人这身子骨,也能够伺候的过来。

  “嘿嘿,你能欣喜就好,你来说一说,寡人不在时,这咸阳城可发生了什么大动静?”

  见嬴荡问,狐人一边帮嬴荡更衣,一边说着。

  “奴婢久在宫中,咸阳可不知道,这宫中的事情,倒是听说过一些,这最轰动的,可就属半个月前,太后震怒,当众鞭笞公子壮,当时太后可是真打啊,吓得奴婢心肝都跳出来了!”

  这还真是一件大事了。

  鞭笞公子壮,娘打弟弟,那和他这个做哥哥的,有什么关系吗?

  狐人一边说话,一边侍奉秦王更衣,趁着间隙,还能腾出手来拍一拍胸口,做出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这的确是件大事,给寡人细细说说?”

  这人还真是心思灵敏,嬴荡一抬手,他就知道要穿袖子,一蹬脚,就知道要穿鞋子,好像就只需要稍微动一下,衣服就穿戴整齐了。

  不行啊,人这样下去堕落的很快,寡人还是要学着自己穿衣服。

  “奴婢从来没没见,一向德惠的太后,有这样大的怒火,现在想起来还怕呢,当时那一鞭子一鞭子的抽在公子壮的身上,可就是一道道血印子啊。

  公子壮从始至终,一声都没坑,可太后却是哭哭啼啼的,像是一个泪人一样,一边打,一边哭,太后心疼公子壮,但还是鞭子不停。

  当时奴婢这些侍从们,都跑去劝阻,可都拦不住啊,最后还是左相甘茂赶来,才将太后给劝说住了。”

  来的有些突然啊,在嬴荡的记忆中,太后素来就疼爱这个小儿子嬴壮,怎么会如此严厉的鞭笞他,还将事情弄得这样大。

  也有可能是知道了嬴壮弑君之事,也对,就算是再疼爱,可知道小儿子要杀大哥,没有哪个母亲能沉住气吧。

  “那你可知是为何?”

  穿戴好了衣物,狐人又开始帮嬴荡梳头了。

  “奴婢也是听说,说是因为蜀地之事,公子壮似乎是不想去蜀地,而太后则让公子壮遵从王命。”

  这倒是有些意外了。

  其一,这蜀地将军,是甘茂为嬴壮所谋,毕竟弑君之事败露,若是他还留在咸阳,迟早躲不过秦王的制裁,何况蜀地山高皇帝远,他就是想造反,去那里也比较合适。

  其二,太后一定会坚决反对,将他的小儿子派到蜀地去,毕竟那里远离朝堂,和发配无异,没想到她不仅不反对,发而都到了鞭笞的地步了,太后这么疼爱嬴壮,舍得鞭笞于他,有些不符常理啊。

  “所以壮走的如此急?”

  听到问话,狐人又转到嬴荡跟前来,嘴角含着笑意。

  “可不是嘛,太后还让公子壮以国事为重,好好辅佐大王,不能耽误了大王攻打巴国的大事,大王被困洛阳的时候,太后是每日以泪洗面,思念大王,现在大王来了,太后肯定是想念的紧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偷瞄着嬴荡。

  巴国,寡人什么时候说过要攻打巴国了,这话又是从何听来的?

  “攻打巴国,是谁说的?”

  嬴荡质问,狐人吓得急忙跪了下来。

  “贵族们都在说,王宫里的人都在说,听说咸阳人人也都在说,大王如此英武,大胜五国,奴婢就以为确有其事了。”

  狐人一脸委屈的模样,嬴荡却是一头雾水。

  这股风,到底是从哪里刮过来的,是什么人在吹这样的风。

  对了,这狐人可是被嬴壮收买的人,他说这番话,或许就是故意给寡人听的。

  “是啊,寡人许久没见过母后了?”

  嬴荡转而为笑,让他起身。

  “太后昨日一听大王来,今早就在精心准备了,大王不如去一趟后宫?”

  狐人小心翼翼的问道。

  这就来了,似乎是狐人故意在引导寡人,不过,也的确该去看看自己的生母了,好,去就去,看能有什么事。

  梳洗完毕,宫女们送上早饭,用过之后,嬴荡向着后宫而去。

  秦人的早饭,也没有天子的那般奢侈,不过能管饱,嬴荡好好的吃了一通。

  他虽是秦王,可这后宫里面居住的,居然没有一个是他的老婆,都是他爹嬴驷的。

  历史记载,秦武王举鼎而薨,直接是传位给了嬴稷,至于他有没有老婆,根本就没说,甚至也没提有没有子嗣,现在一看,是没老婆了。

  二十三岁,又是一国之君,还没有老婆,不仅令人奇怪,还有这秦武王也真能忍。

  嬴荡走的很快,身后跟着五六个宦官,到了太后寝宫门口,宦官们通报了一声,嬴荡才进去。

  寝宫当中,太后正端坐上首,似乎是在等着他。

  “知道大王要来,老身早早的就等着了!”

  虽自称呼老身,可眼前的太后,看起来年岁并不大,满头黑发,垂到腰间,面上气色红润,就像是个三十多岁的人。

  坐在那里,还是能够看得出,太后身形高大,看来嬴荡身躯的魁梧,是从她身上遗传来的。

  嬴荡还未开口,太后率先说话,并且示意嬴荡坐下。

  她这一举一动,都颇有礼法,让嬴荡觉得,母子二人间,有些客气过头了,再一想想,帝王之家,不都是这样。

  寝宫当中,一切都收拾的整整齐齐,长案也被人擦得发亮,里面摆着三个火盆,在这冬日里,也是暖烘烘的,旁边的架子上,有一个青铜香炉,里面正烧着熏香,整个寝宫中,多了一种奇异的香味。

  看起来的确是精心准备过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