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惊出了一身冷汗

我在秦国做武王 陈四奇迹 2733 2020.07.20 13:11

  大战几近三月,五国联军土攻一刻未曾停歇。

  时至今日,洛邑城池四周,紧贴着护城河之外,五国联军用土筑起了许许多多的高台。

  其中高一些的,几乎要和城池齐平,而矮一点的,也比城池低不了多少,眼下,两军相隔不过才三十丈左右,直接可以做到隔空相望了,秦军居高临下的优势早已殆尽。

  五国联军高台上的箭矢猛烈,上面的投石车日夜不停的朝城内纵火,站在城墙上守城的秦军,不仅要防备敌军高台上的攻击,还要随时面对下方来爬城墙的敌军,可谓是首尾不得兼顾。

  擎苍,皂游,黑旗三军,别说四个时辰一换,就是十二个时辰一换,都做不到了,累了就在城墙上睡着,饿了,就在敌军箭矢的间隙里吃一口食物,渴了,能得空就急忙喝上一口。

  除了卫城军,三军俱在城墙上。

  战地医宫中,早就住不下伤员了,已经征用了洛邑好几座府邸了,有些轻伤的,带伤作战,重伤的,恢复过来后,继续作战,救不回来的,尸首凑齐一堆,合在一起焚烧。

  什么,骨灰混在一起怎么办,没这回事,因为就不会有什么骨灰留下来。

  此次大战,死亡这么多人,最可怕的是什么,是瘟疫,在医疗条件不足的年代,一场瘟疫,可以抵得过百万雄师。

  城外的五国联军也是如此,远处的大营中每日都是浓烟滚滚,焚烧尸体。

  人命如草芥,嬴荡对此的认识非常深刻。

  他胡子拉碴,面脏兮兮的,穿着也是脏兮兮的,脸上的油光在火焰的映照下,亮堂堂的,那件绣着金丝玄鸟的长袍,早就被丢到了一边,这长袍,只能装酷,穿着打仗,那就是找死。

  天一点都不暖和了,相反,前日一场大雨下成了暴雪,天地间骤然冷了下来,可在四处都是大火的城墙上,嬴荡身上感觉不到任何的寒冷。

  今日,十一月初六。

  秦军确切的死亡数量,是五万零四百七十五人,而敌军,二十万只多不少。

  这样一比四的比例,谈不上低,也绝对算不上高了。

  五国联军五十五万人攻城,死二十万,城下却不见少了一个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多,一如既往的士气高涨,而秦军,十二万一下子去了五万多,还有重伤者,突然觉得空荡荡的。

  当当当!

  嬴荡出了王宫,还未走到城墙上,却听得金锣直响,似乎是五国联军收兵了。

  终于,这一场一个月都未曾停过的攻势,终于是歇下来了。

  嬴荡领着两百人卫城军,先将城中巡逻了一遍,看城内是否有敌军,之后再看了各处粮草。

  之前,被五国探子烧了三座粮仓,眼下粮草也不够了,已经到了需要挨饿的时候。

  看过之后,他又绕着城墙下方转了一圈,并未发觉敌军隧道,才放下心来,这段时日,他可真是被这隧道给弄怕了。

  还未等到将这一切都做完时,城池上方就有军卒下来。

  “启禀大王,冯将军请大王上西门议事。”

  西门?

  如今这攻势最厉害的,就是这西边了,此处面临宜阳和秦国,是五国联军重点攻击的地方,在这里,五国联军的军旗尽皆看得到,冯章亲率黑旗军,就是在这里督战。

  嬴荡急忙赶了过去,一路上,他再也听不到战斗的声音,等登上城墙,城池外面还是一片安静,连续一个月的攻势,突然退兵,他倒有些不相信了。

  “臣拜见大王!”

  冯章见到是嬴荡,立即行礼,嬴荡又将他扶住。

  城外火光冲天,五国联军筑起的高台上,满是火把,将夜照的通明,尤其正对着西门的一处高台,最是耀眼。

  在这光芒之中,嬴荡觉察,似乎正有一个人往这边看。

  夜色正浓,视野不清,但他有种直觉,对方是在看他。

  “姬职?”

  冯章点头。

  激战三月,还从未见过敌军统率,嬴荡看不大清楚,只知道对方身量不算高,穿了一身甲胄,似乎还披着一件披风,因为他身后有一团黑云,正随着风在动,不是披风,又能是什么?

  “敌军突然收兵,姬职邀请大王城上一叙,臣以为,大王尽可一叙,也是给我军争取点吃饭的时间。”

  嬴荡看了看四面满面疲惫的秦军锐士,郑重的点了点头。紧接着,他又往前跨出几步,旁边锐士见此,盾牌立即跟上,挡在他身前。

  秦王身形雄伟,战国人人皆知,远处那个壮硕、高大的身形,不是秦王还能是谁呢?

  “秦王,寡人姬职,可认得否?”

  猛然间,对方大喝,相隔不过三十丈,嬴荡自是听的清楚。

  “燕国姬职,打的一手好洞,放的一手好火,可是汝?”

  嬴荡的声音更大。

  姬职此时喊话还能如何,该是要劝降了吧。

  再这样攻下去,这城必破,但何时能破,怕是他姬职心里也没底,所以双方才有了这第一次会面。

  “嬴荡你也不耐,鼻子很灵,知道寡人洞挖在哪里?”

  见嬴荡说他似鼠,姬职也是不遑多让,给骂了回来,说嬴荡像条狗。

  “嘿嘿,可这些都不及姬职你,别人的火是烧敌人,而你却烧了自己,哈哈!”

  两个多月前,姬职冲车填河,却被冯章一把大火烧了一个干净,损毁辎重不说,更是死伤了无数的将士,好计策倒是成了馊主意。

  “世人皆说,秦王年少,心高气傲,今日看来果真如此,就只会口舌之能!”

  “哈哈,世人还说了,这燕王老成,今日看来果真如此,老成有余,激进不足,五十五万大军连续三月,却连城门都攻不破!”

  对方是来劝降的,这当然不能够投降,嬴荡的目的,就只是拖延时间,打这口水仗又有什么打紧呢。

  “哈哈,寡人不和你斗嘴,明日黎明,洛邑必下,秦王若是此时投降,再割让函谷关以东出来,寡人便饶恕秦王不死,而且燕秦结为同盟,如何?”

  嬴荡停了直摇头。

  函谷关以东,想得真美,这宜阳洛邑不说,还有秦国河东之地,这些难道都不要了吗,况且姬职也不会这样宅心仁厚,他肯定是想让秦人去陇上放马才对。

  “寡人明知五国来犯,却偏要来洛邑呢,就是因为寡人不喜欢退,就只喜欢进,难道燕王很喜欢退吗?”

  “哈哈,函谷关以东,本就不是秦国之地,秦王何须介怀,倘若秦王答应,天下诸国该说秦王胸襟能容四海才对!”

  “函谷关以东,姬职,你的胃口太小,就算是寡人给了函谷关以东,我秦国顶多回到了孝公时候,还伤不到根本吧,寡人真心为你觉得不值!”

  “世人都说秦王一介武夫,暴虐无道,今日一看,大大错矣,若非寡人在秦国散尽金银,怕是秦国大军早就来了,秦王计策本来必定能成,可现在却不一样了,你若是想等秦国支援,寡人告诉你,永远不会来了。”

  听闻此话,嬴荡顿时气急。

  难怪秦国大军是姗姗来迟,不对,是姗姗不来,原来是这姬职从中作梗,此人真是好算计,连这都想到了。

  不过,要真如他所说,既然永远无人支援,洛邑岂不就是囊中之物,那他为何要来劝降呢?

  肯定是秦国有了动作了,他着急了。

  “看来燕王身在燕地,却心系大秦,对我秦国之事情知道不少,寡人先行谢过,我秦国是有乱臣贼子不假,但也有忠心良臣,你就不怕失算?”

  这样发问,嬴荡就是想套出姬职的话来,他到底是在秦国贿赂的谁,要是甘茂嬴壮这些,这不打紧,他们本不想让寡人安好,若是樗里疾,可就麻烦了。

  “哈哈,有一人,两朝元老,孝公庶子,秦王叔父,王室尊亲,最是贪得无厌,大王你说,可是谁呢,秦国臣子,弑君之心,寡人早有耳闻,秦王,投降吧!”

  寡人的叔父,又是两朝元老,秦孝公时的庶子,王室尊亲,满足这些条件的,除了樗里疾,还能是谁呢?

  顿时,嬴荡眼前一黑,激出了一身冷汗来。

  难怪大军三月都不来,原来是他,寡人……难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