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姬职之计

我在秦国做武王 陈四奇迹 2722 2020.07.18 20:24

    有头上悬着的这五个斩字,战地医宫顺利收治伤员。

  所有受伤的秦军,都被战地医宫尽最大限度的收治,这样大大的降低了秦军的死亡率,派过去收治伤员的那一千军士,在这两日也都穿上了白色的褂子,尽数归到了战地医宫的麾下,由宋卓统一管辖。

  从此之后,这城墙之上,就又多出一支白衣军来。

  虽然在开始的第一天,出了很多岔子,不过在第二天的时候,已经好上许多了,见了血的舞姬和歌姬们,再也不会大喊大叫,她们是一边接受培训,一边救治伤员,说起来,做的还是有模有样的。

  今日,已经是第三天了,比昨日又好上了许多,让嬴荡看的好生欣慰,总算是将这颗种子给种下了,以后不仅是在此处要设立战地医宫,更是要让秦军所到之处,皆有军医,为大军征伐,做好后勤保证。

  商鞅变法,秦军已成诸国最强,但若要争霸天下,就还需要改革。

  其一精兵为主,其二扩大后勤。

  大军出动,不再以人数而论,也不需要动辄就是几十万人马,只要精兵,训练有素,上行下效的精兵。至于扩大后勤,现在人力运输有限,牛马数量又不够,就只能先从这战地医宫开始。

  军队职业化,多元化,提高战术素养,多兵种协同作战,精简指挥系统等等这些,都需要嬴荡来做。

  以后精兵只需要打仗,平时只管训练,剩下的以屯兵为主,每日负责种地,隔三差五进行训练就可以了,等到需要的时候,也可以快速集结起来。

  这样一来,不仅因为种地养猪而强身健体,还减轻了秦国的负担,当然,这其中也会有些人不愿意养猪,想要去打仗,这也可以,只需要通过考核即可。

  如此一来,不过三年,秦国一定能拉起一支威震诸国的队伍。

  能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谁让寡人穿越一来,就是凶名赫赫的秦武王呢,寡人劳苦啊!

  舞姬都治病去了,这王宫当中唯一的乐趣就没有了,她们的大长腿怕是再也看不到了,被一件粗布围裙挡着,再好的风景也是白搭。

  前日,五国联军开始攻城,今日已经是到了第三日下午。

  这一波攻势一直持续到了现在,还未见停歇,五国的士兵们来势汹汹,全然不计生死,短短三日光景,尸体就铺满整个洛邑城外。

  什么是绞肉机,这就是绞肉机。

  护城河早没了本来的颜色,似是血染过的一般,在这里,红色都要凝固成黑色了,一阵风吹来,整个城池当中都是血腥味。

  千难万难,五国联军依靠掉落在河中的冲车,木头,还有秦军丢下来的石头,和一袋袋搬运过来的泥土,在护城河上填出了好几道桥梁。

  攻城之战,最凶险的便是拆羊马墙。

  羊马墙,位于护城河以里,紧挨着城池下方,若想要登上城墙,攻打大门,那只能依靠战略辎重,而羊马墙,就是挡住敌军冲车的最后一道屏障。

  五国联军渡过护城河,冲到羊马墙下,不管是用撞,还是用掘,都在加紧拆除这墙壁,投石车一直都在远远的掩护。

  这样一来,他们就必定要遭受上方秦军的滚石和檑木,还有箭矢,下方人员密集,秦军只需要一直往下丢,就可对五国联军造成伤亡。

  鲜血,肉沫,巨石,大火,断骨,脑髓,檑木,焦油,盔甲,兵刃……

  此时此刻,这一切都混合在一起,交织起来,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了,这种情景,就好像有人将这所有的一切元素,都装在一个大罐子里,拼命的摇晃,让所有的一切,都混合在一起。

  肉沫带着鲜血,粘在了巨石和檑木上面,巨石和檑木的下面,埋藏着断骨,焦油的味道充斥,四周尽是大火……

  相比五国联军的伤亡,秦军死伤还不是很严重。

  擎苍,皂游,黑旗三路大军,四个时辰一换,轮番上阵,难以数尽的箭矢,投石机,滚石,檑木,甚至热油,烫水,粪汁,日夜不停的招呼。

  战争之残酷,远超常人想象,它最可怕的地方,并非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直白,而是痛楚,死亡,折磨,哀嚎,仁义,道德,善良,胆怯,这些截然不同的元素交织在一起,猛烈的对撞,让你会怀疑自己,怀疑人生。

  尤其是后面这三样,可以称得上是化学武器,人体肌肤被热油,热水烫过,再浇上粪汁,必定会被感染,在医学条件极度不发达的如今,也会将你慢慢折磨致死。

  洛邑城墙之上,早已是烟熏火燎,不复以前的盛况,今日上午,大火一直延续到城中,秦军和洛邑国人费了很大的功夫才将大火扑灭,城中是人人自危,终日惶惶。

  只隔一墙的城外,是整夜整夜的战斗。

  从这次五国联军攻城起,嬴荡就再也没有登上过城墙了,因为离得死亡太近了,他并不畏惧死亡,而不愿意看到死亡。

  真不知道何时才是结束?

  秦王正居于王宫大殿之中,又是一天一夜未睡,忙着给战地医宫写急救之法,还一些他所能记起来的基础医学知识,对于他来说,这才是最着急的事情。

  洛邑宵禁,城外杀声震天,或许姬延觉得在嬴荡身边才有安全感,他一直坐在旁边,看嬴荡口述医学基础知识。

  这个时候,外面一阵响动,嬴荡抬头一看,进来的人正是冯章。

  “臣拜见大王!”

  一个时辰前,他刚刚来过,如今战线吃紧,嬴荡这个主将是指望不上了,所以冯章是日理万机,此刻前来,必定是有紧急战事要通报。

  “冯将军无需多礼,这羊马墙要被拆了吧?”

  嬴荡一面扶起了冯章,一面令人拿着刚写好的册子,赶紧给宋卓送去了。

  这几日,冯章对于大王之举颇有疑惑,不知是何时,大王学来这样厉害的医家之术,救回了秦军不少将官的性命,以前从没听说过大王还懂得这些,果然是王心难测啊!

  “大王明鉴,不过今夜,羊马墙必定被全部拆除,从这几日情形来看,姬职用兵有理有节,攻守有道,等这羊马墙拆除,怕是会一鼓作气,直接攻城了。”

  攻城之战,前前后后加起来都五天五夜了,五国联军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双方才要开始短兵相接,果然古人若非迫不得已,像这种大城,一般还真不会攻取的。

  之前大战未起时,嬴荡心中还有些担心,不过看到这几日秦军胜过之后,他对这大军和城池反而多了一丝信心。

  此时此刻,洛邑与外界完全不通,所有的干系,都在这十二万五千大军的身上了。

  “冯将军辛苦了,五国联军旗帜可有变化?”

  这几日,嬴荡每次都要问道这个问题,他最担心的便是齐国大军,真怕这齐国会是压倒洛邑的最后一根稻草。

  “未曾出现齐国旗帜,大王无需担心,臣担心的,此次五国谋秦,虽未合兵一处,但进攻有度,一切都是有条不紊,而且四个方面,五个国家,几乎都是同时进攻,同时退兵。

  他们这第一步,先是烧鹿角木,平陷马坑,破拒马枪,然后修整两日,紧接着搭桥渡河,拆羊马墙,如今这护城河中,桥梁有五座,其中还漂浮着许多木板,冲车之类的,甚至还有许多丢弃在里面的拒马枪。

  臣刚才观之,这些木材,一个一个挨得紧密,整个护城河倒被它们填了一半之多,怕是再这样下去,这冲车也能从上面行走,到时候攻起城来,对我对大为不利,臣以为,这必定是姬职之计。

  燕王素有谋略,臣早有所问,若是没了护城河这道天堑,敌军不说五十万大军,就是有二十万大军一拥而上,也能够爬上城墙,如此,洛邑危矣!”

  冯章的确可堪大用,观察的非常细致,嬴荡听了这话,有些头疼。

  城池能坚守,靠的就是步步为防,让对方人数多的优势体现不出来,但真如冯章所说,还守个屁的城,这可不是闹得玩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