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酆都轶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南京城惊现夺魂勾;北府君问罪无常府

酆都轶事 行者田添 4080 2019.01.12 04:29

  小提示:在酆都城南的奈何桥东街有一眼甘泉井,此井直通城外的阴天海,孟家人用恶鬼退去魂魄所剩的鬼型制成了甘泉瓢,每日子时用甘泉瓢取水,由于弱水过于阴冷就是鬼都不能直接饮用,所以孟家人会在一瓢弱水里加一滴黄泉河水,中和后在提供给酆都众鬼饮用。

  南京市玄武区长江路二百九十二号,这里本是民国总统府所在地,站在行政楼前的聂慈芳看着有些破旧的建筑,还有环绕着自己的那些叫不出名的绿色植物,便感到唏嘘不已,就像是六十多年前自己第一次站在行政楼前时的模样,那天也像今天一样阳光撒在身上,让自己有种说不出的温暖,那次也是国府光复后自己第一次回到南京,那日街上行人的笑脸就像是昨天才见到似的。

  但谁能想到当年如日中天的国民政府会在之后短短几年的时间内走向失败,正是应了那句老话,得民心者得天下,而国府所犯下的一连串错误,在自己这个亲历者的眼中既是偶然也是必然,就像自己生前所追求的理想那样,它如同穿城而过的秦淮河水一样,一去不复返。

  就在聂慈芳刚踏进行政楼前厅想要看看当年自己办公室之时,便听身后有一阵急促的喘息声,紧接着便是一个年轻女声传来:“老公!老公!你怎么了!”

  聂慈芳赶紧转身照着身后一对男女的身边跑去,只见那男人躺在地上浑身抽搐,显然是有什么突发的疾病,而他身边的女人显然是给吓傻了,只是在他身旁不停的摇晃他身体,就像这样能唤醒他意识似的。

  就在聂慈芳快要赶到那对男女身前之时,从他身后撞过一个年轻的女孩,那女孩直奔地上躺着的男人,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颈动脉开口说道:“我是人民医院的护士,这是你先生?”

  那女人听罢赶忙回道:“是!是!你看看我先生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只见那女孩边扯开男人的衬衣边开口说道:“你先生情况十分紧急,心颤,应该是突发心脏病,赶紧打120!”

  女人听了吓得呆了几秒便放声大哭,女孩边给男人做心肺复苏边厉声说道:“哭什么!赶紧打电话,晚了你先生就真的没救了!”那女人听了就像是让人打了一耳光似的,猛的伸手抹了抹眼泪拨通了急救电话。

  这时又有两个工作人员闻讯而来,一个帮女孩急救,另一个在那安慰那女人道:“没事的!咱们急救做的及时,我刚通知门卫,急救车能直接开到三轴线上,一定争取第一时间送你先生到医院。”

  女人身后的聂慈芳听罢又看了看地上的男人,便摇了摇头暗想到这人怕是没救了,看他双眼无神,其魂魄肯定是不在了,只是奇怪附近并不见有鬼差经过,而自己作为新调任的南京地区主管,据自己所知这片区域今天好像并没有需要接引的灵魂。

  就在聂慈芳暗暗纳闷之时猛然间觉得身后有阵脚步声很不对劲,人群里有个人走路只能听见脚后跟着地的声音,这种脚步声混在人群里并不见有什么异常。

  但听在他这个已死了几十年的鬼差耳朵里,却是明显不同,因为天地间用脚后跟走路的,只有一种存在,那便是酆都城内的鬼魅,但在这光天化日之下能再人间行走的,除了鬼差外只能是另一种世所罕见的生物,那便是人们常说的僵尸。

  聂慈芳听到那声音并没有立刻回头,而是静静的等那脚步声渐渐有了一段距离后才悄悄的转身,但他还是低估了那人的听力,自己转身刚迈出一步,那脚步声一下就变得凌乱起来,显然那人也如他一样警觉,自己刚一迈步便让她发现了。

  聂慈芳再也不敢耽搁,抬脚顺着那脚步声追去,隐隐的只见面前有一穿着时髦的女孩穿过三轴线直奔总统府跑去,聂慈芳心想你个小娘们穿一双高跟鞋还跑的挺快。

  那女孩左转右拐显然是对总统府十分熟系,聂慈芳远远的跟着她,就当她转进会客厅往麒麟门跑去的时候,面前来了一队带黄帽的旅游团,一队人一下截住女孩的去路,身后的聂慈芳见状心里一喜便加快脚步朝她跑去。

  那女孩见状顿了一下脚步,回头瞧着聂慈芳的方向,在人群中来回扫了几眼便确定正在追自己的聂慈芳,只见她冲着聂慈芳轻蔑的笑了一笑,又抛了个媚眼,从手提包里掏出一把夺魂勾,身形一转冲向身前的旅游团。

  聂慈芳见她掏出夺魂勾便心下大惊,下意识的喊了声:“小心!”可没等他第二声喊出口,那女孩已经冲到面前一个背对人群正在讲解的导游,只见女孩用夺魂勾照她脖子上轻轻一划。

  那导游便当场倒地,口吐白沫抽搐不止,整个旅行团一下就乱成一团,有打急救电话的,有上前抢救的,还有几个老太太见状赶忙躲得远远的小声议论着,女孩见状又回头对着聂慈芳微微一笑,转身拨开人群往麒麟门方向跑去。

  身后的聂慈芳看着半空里导游的魂魄,由于被阳光直射显得有些稀薄,聂慈芳又转头看了看女孩逃去的方向只能是一跺脚,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杆笔虚空里画了个亥字鬼诀,空中念了个安魂咒,一把抓住导游魂魄,向前分开人群往那倒在地上的导游的人中上使劲掐了几秒,又从口袋里掏出一瓶药,混合着她的魂魄塞进她嘴里。

  过了有十几秒那导游便缓缓睁开眼,此时远处又急匆匆赶来一个工作人员,聂慈芳见状便对他开口说道:“没事,只是天气有点热,中暑了。”

  那工作人员听了便回道:“可不是!刚才那边还有个犯心脏病的,刚让救护车拉走,估计也是天热闹的。”

  聂慈芳听罢尴尬的笑了两下,转头看了一眼女孩消失的方向,暗暗想到此事非同小可,听她脚步声分明是个女鬼,但看形貌又是个人,可自从民国结束以来世间能施法入鬼道的术士几乎已经绝迹,就算是还有一些散落在世间也应该已经七老八十,绝不会是小姑娘模样。

  聂慈芳琢磨半天也没想通那女孩是何来历便不在想她,决定还是将此事报告给鬼帅黑无常,便扭转身形直奔恶鬼道迷雾森林后的酆都城赶去。

  就在聂慈芳转身离去后,那旅游团身后闪出一带黄帽的年轻女孩,看了眼身前聂慈芳消失的方向,从包里取出一个收魂袋,打开袋口看着袋中那不知所措的灵魂,小嘴一张轻吐一口气,便把那灵魂的一魂三魄吹出袋外,抬头看着它瓢散而去。

  于此同时有一辆救护车正疾驰在长江路上,车厢里躺着的男人猛的睁开双眼,身边女人见状便破涕为笑,对那人说道:“老公!你可吓死我了!”那男人听了也不回话,伸手一把抓下扣在脸上的氧气面罩,转头冲着女人嘿嘿傻笑两声,开口冲着女人叫了声:”妈!“

  话分两头,单说在酆都城黄泉寺后有一座小四合院,这处院落对比着前面的黄泉寺颇有种十分渺小的感觉,但酆都众鬼都知道此处才是整个黄泉寺核心所在,只因此处院落住着一位号称十大恶鬼之一的白无常谢必安。

  不过今日这大名鼎鼎的白无常府确显得有些狼狈,只见这不大的无常府被一群恶鬼团团围住,正门前一张太师椅上坐着一恶神,正一脸怒气的盯着面前的无常府,身旁还蹲着一只狮身虎头的独眼穷奇兽。

  此恶神正是鼎鼎大名的罗酆道北城府君张衡,只见有一恶鬼远远的对着北城府君深施一礼,笑着上前说道:“府君在此呆了有一日了,不如等罗刹鬼回来后我亲自给您把他送到府上,咱与他当面对质,若真是他劫了您的罗酆花,白老爷一定会把那罗刹鬼交由您处置。”

  北城府君听了瞅了一眼面前紧闭的府门开口回道:“也别说我不给你食恶将军的面子,若是他谢必安亲自来说我还信他三分,谁不知那罗刹鬼是他的心头肉!今谁说也没用,去把你们白老爷请出来,让他当面与我答话!”

  只听北城府君话音刚落他身后有一恶鬼就小声的对着身旁的乔管家小声说道:“老乔,第几个了?”那乔管家听了小声回道:“不多不少整十个!”

  那问话的恶鬼听了也是直嘬牙花子,暗想到我李林凯自打到这酆都城一直是混得风生水起,今天可是栽了,碰上这事,一边是有恩于自己的北城府君,另一边是自己顶头的上司,自己是两头都得罪不起。

  更要命的是,发现那夺罗酆花就是罗刹鬼的还偏偏还是自己,这回可干了,弄得自己里外不是人。

  就在李都尉正感慨命运不公时,由打黄泉寺里走出一恶鬼,远远的冲着北城府君抱了一拳,高喊了声:“活不得!”李都尉见状赶忙送了一口气,暗想到这位爷来了就好说了。

  那北城府君见状也并不托大,赶忙起身对着范无救一抱拳说了声:“莫怪!”范无救几步就赶到北城府君身前,哈哈笑了两声开口道:“府君坐在这街上也有些时辰了,你信不过他们还信不过我吗?”说罢拽起北城府君的胳膊就往黄泉寺里走。

  范无救拽着北城府君边往黄泉寺走边小声对着府君说道:“我说你也是,我弟弟有三十年不曾出府,你又不是不知道,上次的伤还没好利落,就是我一年也只能见他一面...“

  没等范无救说完就听身后传来一声鹤啼,从半空中落下一只七彩巨鸟,没等那巨鸟停稳便从鸟背上跳下一浑身黝黑的罗刹鬼,他看了眼围着无常府的一圈恶鬼开口说道:“呦嘿,今怎么这么热闹!”

  那围着无常府的一圈恶鬼见状也不答话,便全都转身围向罗刹鬼,那罗刹鬼见状便是一愣,他见围着自己的一圈恶鬼皆是对自己怒目而视,便转身吹了声口哨,没等哨声落下就见那七彩巨鸟翅膀上下一扇,吹起一阵阴风,直把一些阴气小的恶鬼吹离了地。

  范无救转身见围了罗刹鬼,便大吼一声:“活不得!”这一声吼直震得那街上恶鬼肝胆俱裂,自动的让开一条路,范无救见状便对着罗刹鬼开口道:“罗刹鬼不得放肆,你给我过来!”

  那罗刹鬼见是范无救开口,便又吹声口哨让那巨鸟停下,抬腿走到范无救身前对着范无救与北城府君各施一礼,开口道:“您有何吩咐。”没等范无救开口身边的北城府君便抢着说道:”好你个大胆的罗刹鬼,前几日化成恶鬼,在灵镜湖边抢我罗酆花,识像的赶紧给我交出来,省得落个魂飞魄散!“

  罗刹鬼听了便道:“什么罗酆花,我这几日都在阴天海边逮鱼,没去过什么灵镜湖。”说着又取下背后的竹楼给他俩看,北城府君只见里面有几尾丑陋的双头鱼,那北城府君见了冷笑道:“还敢耍赖!敢与我去灵境湖边当面对质吗?那里应该还留有你的气息!”

  罗刹鬼听了也是怒气上涌开口道:“有什么不敢!谁会稀罕你那什么花!”北城府君听了冷笑两声扭头看着范无救也不问他是否同意便开口说了声:“请吧!”说完便率先骑上独眼穷奇就要往阴山上赶。

  范无救见状瞪了罗刹鬼一眼,连忙对着北城府君开口道:“府君且慢,你骑着它一眨眼就到,让我们怎么追。不如今天你就屈尊一下。”说罢又对着罗刹鬼说了句:“活不得!快去。”

  那罗刹鬼见状便率先跳上那七彩巨鸟的鸟背,紧跟着范无救一闪身形也跳了上去,北城府君见状只能是一闪身也跳上了那鸟背,只见那巨鸟一声鹤鸣,翅膀只一扇便飞上半空,朝着阴山上灵镜湖方向飞去。

  只不到半个时辰那巨鸟早带着范无救一行来到这灵境湖边,没等那巨鸟落下,它背上的三位便同时闪身跳下鸟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