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王子历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王子历险记 geladis 7445 2003.06.06 00:22

    五、秘密会谈

  太阳渐渐地落下去了。不远处的山脚下就是盖拉塞尔平原的最南边。这大平原一直延伸到伊托沙国内,是两国重要的农产区。这里主要种植红麦、金果树和其他一些作物。眼前的红麦还未到成熟的时候,呈现出大片大片的青绿色,景象十分壮观,令人想起克拉卡南方的拉尔达斯海。

  不断起伏的麦田深处突然探出两个少年的脑袋。他们都顶着一头亚麻色的头发,好像是麦田中生出的精灵似的。再仔细看看,原来是一对男女双胞胎。两人向四周观察了很久,大概认为没有危险了,少女便蹲了下去,显然是在叫什么人。不一会儿,又一个黑发少年探出头来。三人说了几句话,好像决定了什么,就开始向北走去。

  没错。这三人就是大名鼎鼎的伊托沙通缉犯——前国王的儿子伊尔斯和他的两个侍从。

  离开克拉卡王宫之后,三人昼伏夜出,专在夜间赶路,被发现的机会大大减少了。也因此,伊尔斯再也不肯穿女装了。

  “主人~穿啦~会安全许多的。”班妮不死心地游说着。

  伊尔斯不敢答话。他知道只要一开口,班妮就有办法改变他的主张。

  “好啦。”巴塞尔总算说了句话:“不要再烦主人了。不过,”他又转向伊尔斯,“到了危急的时候主人一定不能推脱哦。”

  伊尔斯苦笑。自己真是太没用了,还要年纪比自己小的双胞胎来照顾。他真希望自己能有一身本事:或是武艺高强,或是智慧过人,或是……唉……

  夜幕追逐着三人,缓缓笼罩了整个天空,将青绿色的麦田染成了黑色。已经接近夏天了,夜晚的风显得十分清凉,特别是在这种空旷的地方。风吹得麦子沙沙作响,伊尔斯不禁回忆起王宫的中庭,那里是他的最爱。夏天时,他常坐在树荫下细细品味喜欢的书籍,直到侍女叫他,才发现天已经黑了。为此,父亲老是责备他不习武艺,而母亲则担心他会看坏了眼睛。

  走了好久,全是麦田。班妮终于忍不住了:“到底还有多远啊?这么多麦子!我都分不清方向了。”

  “你很烦耶!”巴塞尔回她一句。

  “班妮,这里种的麦子是大陆上最多的哦。”伊尔斯笑着说道。

  “真的?够多少人吃啊?”班妮来了兴致,注意力被顺利地转移了。

  “嗯,我想想。大概是伊托沙1/3的人口吧。”伊尔斯抓抓头,好像是父亲请来的学者说过的话,后面还跟着什么“王子以后一定要重视粮食生产”之类。不过,对经济毫无兴趣的伊尔斯没有太在意,他总在课堂上偷看夹带进去的古文书。

  如今,王位已被叔父篡夺了,自己也就不再是****了。伊尔斯知道自己不是治理国家的料子,他不过是个书虫罢了。只要叔父不再追杀自己,其实还满轻松的。不过,想找一个不被打扰的地方也实在是难啊。

  正想着,伊尔斯发现巴塞尔已经停住了。

  “怎么……”

  “嘘——”巴塞尔示意全体蹲下。

  伊尔斯和班妮静静地等着。巴塞尔一定是发现了什么异常。然而好一会儿之后,仍然只有夜风从麦田上拂过,丝毫不见敌人的身影。

  巴塞尔头一个站起来观望了一番,似乎是没有什么危险。于是,伊尔斯和班妮也就站起来了。

  “奇怪,是我听错了吗?”巴塞尔自言自语道,“也许是风声吧。”

  班妮刚想嘲笑他两句,忽然感到一件冰冷的东西贴上了自己的后颈。她向伊尔斯和巴塞尔看过去,发现情况已经非常之糟糕——每个人的脖子上都架上了几把利刃。

  一个身手矫健的男子跃至伊尔斯身边:“失礼了,殿下。”

  “请问您是……”伊尔斯的嘴唇有点发抖。难道是叔父派来的杀手?现在不杀他是想折磨一番再下手吗?他还不想死啊!死了就再也见不到所有爱他的人了,再也无法看喜欢的书了……

  “实际上,里亚斯的国王陛下想和您谈谈。”男子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不过他的意思已经表达得很明白了:如果不去和那位国王见上一面的话,伊尔斯的安全就无法保证。

  “哦……”伊尔斯像个傻瓜似的嘟哝了一句:“确定是找我吗?”原来不是叔父派来的杀手。

  男子对伊尔斯如此随便的态度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这是一个王子该有的态度吗?但他很快就恢复了原有的冷漠,打了个手势,大约八名壮汉便押着三人向西而去。

  “伊托沙国王陛下驾到——”礼仪官那长长的尾音显得有点不自然。

  “啊~亲爱的妹妹,你好么?”拉克希姆的表情略嫌夸张了一些,反而将讽刺的意味表达得更浓了。

  “我很好。”鲁达丽安微微低头,心里更加难受起来。没错!拉克希姆是很坏。可是,如果没有发生那种事的话……也不会变成今天这样……她甩开不堪的回忆,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必须说。

  “哥哥……”

  “……” 拉克希姆的身体轻微地震动了一下,“什么事?”他那夸张的表情被淹没在厚厚的沉默之下。

  “你……能不能放过……伊尔斯?”鲁达丽安的语调里满是恳求。

  面对这样一位美丽贵妇的苦苦哀求,很少有人会无动于衷,而拉克希姆就做到了。

  “不许提这件事!那是罗曼特欠我的!他的儿子也不能留着!”拉克希姆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

  “但伊尔斯也是你的侄子啊!当时大哥他也并不是……”鲁达丽安急忙解释着什么,却被拉克希姆冷酷地打断。

  “我不承认!”拉克希姆愤怒地吼道,“如果你再帮他说话,我可以现在就毁了你的丈夫和他的国家!”

  “……”鲁达丽安美丽的蓝眼中盈满泪水。是的,她不能失去可罗斯,也不能失去她的第二祖国。

  “哈!你居然敢这样对我母亲说话!”一个相当幼稚的声音直冲内室,可是非常有力。“你给我让开!”

  “你这女儿被教得不错啊。”虽然是嘲笑,却缓解了室内某种几乎爆发的气氛。“奥里尔,让她进来。”

  房门打开,一个娇小的身子立时扑到鲁达丽安身边。

  “你这无礼的家伙!不许欺负我母亲!”那叉着腰的无礼姿势,那气红的脸蛋,还有那中气十足的声明,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小公主又生气了。

  “哼。你该喊我舅舅。”拉克希姆并没有显得怒火冲天,声音反而降低了一些。

  “……”罗莉噘着嘴,想争辩两句,却被刚走到门口的法兰用眼神制止了。

  “……”法兰无言地行礼,示意罗莉跟自己出去。

  罗莉转过头去看母亲。

  “出去罢。”鲁达丽安叹了口气,罗莉这才不情不愿地离开房间。

  短暂的沉默之后,拉克希姆又以稍稍讽刺的语调开口说道:“你这两个女儿似乎都对我很不满哪。”

  “……”王妃除了沉默还是沉默。她知道拉克希姆是不可能改变他的决定了;而无力改变什么的自己永远只能做一名旁观者,默默地注视着亲人们遭受的痛苦与毁灭。

  “劫持”伊尔斯的男子自称是里亚斯国王的皇家卫队长,名叫葛拉德。葛拉德有一头火红的长发。当他居高临下地看着伊尔斯时,伊尔斯顿时觉得自己渺小了许多。

  在葛拉德的敦促下,十几人日夜兼程地由克拉卡北部边境赶到里亚斯的首都——法洛特,仅仅用了十天时间。

  “请在此等候国王陛下的接见。”葛拉德的用语一直都这么有礼貌,行动中却处处透出强势,令人无法反抗。

  “……”伊尔斯只能无言地接受各种安排。

  “呼——”葛拉德终于离开了,主仆三人松了口气。

  “怎么这么蛮横啊?”班妮首先发出不平之声,“硬把我们弄到这里来,里亚斯国王一定在打什么鬼主意。”

  “嗯。”巴塞尔开始沉思,“肯定有问题。”

  有问题又能怎样?伊尔斯在心里加上一句。

  这个驿馆位于法洛特城东,四周种满了里亚斯的国花——翡翠兰。这种花并不名贵,但生长力相当强,易于种植,且颜色艳丽,很适用于招待客人,表现欢乐的气氛。不过,伊尔斯的心情却称不上欢乐,他也不觉得自己是个客人。花丛中若隐若现的士兵身影暗示着他:自己仅仅是个囚犯,不过待遇稍好些罢了。

  “主人,我看里亚斯国王一定是想利用您。”巴塞尔说出自己的结论。

  “嗯——”还有什么可利用的呢?也就是自己那可怜的****身份吧,还被国内政府宣布非法了。

  “算了。”伊尔斯实在是厌恶这些复杂的政治问题,“反正我们现在也做不了什么,不如看看情况再说吧。”

  阳光是如此之好,伊尔斯忍不住四下搜寻起来,只见房间北面摆了整整一壁的书。他欣喜若狂地快步走过去,嘴里还念着“太好了!好久都没有静静地看上一本书了呢!”

  双胞胎互望一眼,都无奈地耸耸肩。

  这个主人啊——

  步入王宫,伊尔斯倒没有感到什么压力。里亚斯的王宫果然相当简朴,与伊托沙、克拉卡的王宫相比,规模虽然相当,装饰物却少得多了。整个建筑以绿色为主色调,透出浓厚的朴实感,这令伊尔斯感到舒服多了。

  “请进。”谦和有礼的侍女引导伊尔斯走进一间小会客室。

  伊尔斯独自面对着眼前的中年人。巴塞尔与班妮无法陪同前来,实在令他心中有些不安。但里亚斯国王竟出乎意料的和蔼。

  “呵呵,请坐。”瓦尔密示意伊尔斯坐在右边的椅中。“您就是伊尔斯王子吧。我是里亚斯的国王瓦尔密。”

  “是的。陛下您好。我就是伊尔斯。”伊尔斯礼貌地行礼后才坐下,令瓦尔密感到满意。

  “请用茶。”瓦尔密笑眯眯地介绍里亚斯的土特产:“这是上好的‘里卡’,在贵国可是品尝不到的。” 侍女送茶后,立即恭敬地退下。

  “谢谢。”伊尔斯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果然是满口清香。“真是好茶!”他衷心地赞道。

  “呵呵,这是‘乌里克’,贵国的名点。”侍女又送上一盘伊尔斯再熟悉不过的糕点。

  “太感谢了!”伊尔斯迫不及待地拿起一块,踌躇了一下,又看了看瓦尔密的脸色,终于放心大胆地咬下去。

  “王子殿下很久没有吃到这种糕点了吧?”瓦尔密似乎话中有话。

  不知为什么,伊尔斯立刻感觉有点凉飕飕的。(他的政治触角开始灵敏起来了,被磨练出来的^-^)

  “是的。”他不敢多说什么,怕说出什么错话来。

  “您一定也很想念在波萨尔的王宫吧?”

  到底想说什么啊?

  “唔唔。”伊尔斯尽力以自己最礼貌的方式快速吃完手中的点心,脑子里也转个不停。

  瓦尔密一边微笑,一边细细打量眼前的少年。如果当傀儡的话,这小子似乎相当合适呢。好吧,来看看他会不会上钩。

  “殿下。”瓦尔密的声线突然提高了几度,把伊尔斯吓了一跳。

  不会是做得太过分了吧?

  “什、什么?”伊尔斯的脸上浮起白痴般的笑容,这当然是巴塞尔教他的:一切装傻!

  “呵呵,是这样,”瓦尔密更满意了,“我对殿下的遭遇深感同情,希望能够帮助殿下。”

  “是吗?”伊尔斯抓起盘子边上的绣花方巾擦嘴,这动作显得特别粗鲁。“陛下真的要帮我?”伊尔斯抬起头,努力装出欣喜的目光望着瓦尔密。

  “是啊,我真心为殿下感到不平。殿下又是怎么想的呢?”瓦尔密小心地试探伊尔斯的态度。

  “我嘛,只是想……嗯,只是想好好地坐下来看看书,睡睡觉,没有人追杀我就好了。”伊尔斯陈述了自己平凡的梦想。瓦尔密大概更会把他当白痴来看。

  果然,瓦尔密非常合作地皱起眉,一副不甘愿的样子:“难道您就不想恢复应有的地位吗?殿下可是伊托沙的正统继承人哪!”

  伊尔斯无辜地摊开双手:“想啊!可是我叔父太厉害啦,我打不过他呀。”这样说会显得比较无能吧?不过自己也确实很无能就是了。

  “呵呵,这一点您不必担心。只要殿下有这个愿望,我一定尽力帮助您。”

  “那真是太感谢您了,陛下!”伊尔斯表现出不胜感激的样子。“我一定会尽力回报陛下的。”

  “真的?”瓦尔密眯起双眼。

  “当然!您这样帮我,我一定要回报您的。”伊尔斯用力点头。

  “呵呵,殿下真是位品德高尚的人哪。”瓦尔密一边称赞伊尔斯,一边将手中的点心掰成一大一小两半。“不过,我只是为殿下的遭遇感到不平罢了,不需要殿下任何的回报。”说完,他将较大的那一半点心扔进自己嘴里,优雅地咀嚼几下便吞入腹中。

  伊尔斯一时不知道怎样接口,一颗心扑通扑通地乱跳,脸上显出一片不正常的红色。他领悟到对方要利用自己来参与伊托沙内部的政治斗争,心情不免有些激动。

  “怎样?殿下对我的建议还满意吧?”瓦尔密拍掉手上的点心屑,眼光毫不留情地射向伊尔斯。“您的意见如何?”

  “我、我……”在这种关键时刻,伊尔斯竟然口吃起来,他知道如果回答得不好,立时便有杀身之祸。

  瓦尔密看着眼前的少年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暗中不断冷笑。

  “我想,我还是、还是考虑一下的好。”伊尔斯背上开始冒冷汗,手心也被汗湿了。

  “当然,这种大事嘛。殿下好好考虑吧。”瓦尔密气定神闲地说道,“不过请您一定要快点决定。您想,如果里亚斯与伊托沙成为盟友的话,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呢?”他很干脆地说出了一些事情,以显示自己合作的诚意。

  伊尔斯却只觉得糟糕。他一边在侍女的引导下向外走,一边思考着:自己虽然已成逃犯,但为夺王位而引入外敌的事情怎么能做呢?但现在被对方抓在手心里,又有什么方法可以逃脱呢?

  “葛拉德。”

  “在。”红发青年从屏风后迅速现身。

  “好好监视他们。”

  “是。”

  年轻的皇家卫队长退出会客室。这种生活还要忍耐多久呢?葛拉德回过头,对瓦尔密的方向投以不耐的目光,然而那只是一瞬间的事。他抬起俊秀端正的脸,换成一副漠然的脸色。几个侍女匆匆向他行礼,并以崇拜的眼神偷偷看他。可惜后者根本不去理会这些热情的目光,径直向宫门走去。

  结论只有一个:逃跑。

  三个半大不小的小鬼考虑来考虑去,也只能这样了——毕竟还是小孩子嘛!

  “主人,事不宜迟,我们得赶快行动。”巴塞尔坚决地说。

  “可是外面的守卫怎么办?”班妮的眉毛都皱成倒八字了,“还有,既然他们抓了我们,肯定有防止我们逃走的对策啊。”

  “是啊。”伊尔斯表示同意,“我们连这个驿馆的地图都没有,怎么逃啊?”

  “主人去见里亚斯国王的时候我出去探察过了,不过警卫的数量还没有摸清。我再出去看看。”

  “好,你小心点。”

  巴塞尔立即起身向窗户走去,轻轻一跃就跳出了房间,很快消失在窗下的草丛与灌木丛中。

  伊尔斯看看班妮,“那我们来准备包袱。”

  “嗯,”班妮突然说道:“主人,你不觉得扮女装更容易逃走吗?”说完,她一脸兴奋地看着伊尔斯。

  @#$%&!伊尔斯暗叹——不过确实可以考虑。

  “这个就等巴塞尔回来再说吧。”先敷衍一下好了。

  正在这个时候,大门忽然被重重地敲了几下。

  “殿下,葛拉德大人来访!”传令兵的声音非常响亮,要说因为听不到而不去开门显然行不通。

  伊尔斯与班妮一齐停住手中的动作,连忙将打了一半的包袱往床底下塞去。

  停顿了一下,伊尔斯又说:“班妮,你快去把巴塞尔的床上弄一弄,装成他在休息的样子。”

  “知道了!”班妮转身跑开。

  伊尔斯打开门,葛拉德正站在大门口。他行了一礼,似笑非笑地看着伊尔斯略为惊惶的样子。

  “哦……葛拉德大人,这么晚了……您有什么事吗?”伊尔斯镇定一下心神,总算以平稳的语调说出话来。

  “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事。”葛拉德露出官方笑容,“其实我是奉国王陛下的命令,来看看殿下居住得是否舒适,有没有什么困扰。”

  “啊,谢谢,我住这很舒适,什么问题都没有。”伊尔斯连忙回答。

  “是吗?那就好。”葛拉德看似无意地向屋内扫了一眼,“怎么没看见您的两位侍从呢?”

  “哦,巴塞尔睡了,班妮正在收拾房间。”伊尔斯有点心虚,同时也觉得自己撒谎的水平越来越高了(|||||是吗?)。

  “我可以进去吗?”葛拉德问道。

  “啊!当然。”伊尔斯赶紧将葛拉德引入客厅,暗想自己居然连最起码的礼貌都忘记了。

  葛拉德在高背椅上坐定,立刻有一名侍女送上茶点。

  “殿下,您的脸色好像不太好啊。”葛拉德闲闲地啜了一口香茗,一点离开的意思都没有。

  “哦,是吗?”伊尔斯心里着急,万一巴塞尔这个时候从窗户跳进来就惨了。“大概是昨晚没睡好吧。”

  “那可不行啊。”葛拉德摇摇头,“如果不好好休息的话,逃跑就无法成功了。”

  “哦,啊?”伊尔斯立刻就白了脸。“这个……您不是在说……”

  “没错,我是说了‘逃跑’。”葛拉德微笑地看着伊尔斯一副快要晕倒的样子,心情好像很不错。

  “我……那个……没有……”伊尔斯结结巴巴地想解释。

  “埃斯。”葛拉德翘起二郎腿。

  门被推开,一个褐发士兵行了一礼,然后退至一旁。

  “……主人。”巴塞尔垂着头,被推到门口。

  “呃……这个……哈哈……”被发现了……伊尔斯一时找不到适当的话应对,只好傻傻地干笑两声。

  “殿下,”葛拉德慢条斯理地开了口,“如果您愿意的话,我倒是知道一条逃生的捷径。”

  与巴塞尔对看一眼,一时还搞不清状况的伊尔斯在心里大叹吃不消:到底什么意思啊?

  他狐疑地盯着葛拉德,祈祷他没有什么阴谋诡计。

  “哦……我想先弄清楚,您为什么要帮我逃走呢?”伊尔斯小心翼翼地问道。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葛拉德两手一摊,“只不过我想这么做而已。”

  “哦……”要问的话被一下子堵住,伊尔斯不由得感到对方的厉害。“但是这么做……不会给您带来麻烦吗?”

  “这个就不用您担心了,殿下。”葛拉德盯着伊尔斯继续说道,“您只要告诉我,到底想不想离开这里。”

  “这是当然的。”伊尔斯点点头,心中虽仍有些不确定,但还是决定相信对方。

  “好,既然如此,今天午夜我就来接您。”葛拉德站起身来,向大门走去。到了门外,他又停了下来,回头时用一种看上去相当严肃的态度加了一句:“殿下,您在包袱里放上女装确是必要的。”

  伊尔斯差点要在地上挖个洞钻进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