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王子历险记

王子历险记

geladis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03.05.11上架
  • 3.83

    暂停(字)

7724位书友共同开启《王子历险记》的玄幻言情之旅

见习破坏分子副 见习权权天才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王子历险记 geladis 9049 2003.05.11 13:57

    被神诅咒,被神祝福的山谷啊,

  神的沉睡之地

  请你小心,

  开启传说的钥匙就在你的手中……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奇奇沙尔山脉附近就一直流传着这首歌。孩子们最喜欢在一起讨论这个据说由吟游诗人传下来的歌谣。

  没有人明白的歌谣在历史的步伐中居然充当了至关重要的角色。最西最北的里亚斯民风淳朴,在争夺山脉的所属权时,非常“凄惨”地败给了东方大国伊托沙,对方使用的借口就是“山谷是神赐予的,大陆上的每个国家都可以分享。”商业发达的克拉卡则好笑地看着这一场唇枪舌战,暗自盘算着自己可以从中得到什么利益。

  正当人们的视线集中于各国错综复杂的政治与军事斗争时,里亚斯境内一个拥有奇怪名字的小村——飞马,悄悄地揭开了历史变更的序幕。

  ※※※※※

  一辆黑色的马车在月光下快速奔驰着,不久就来到奇洛威的城门前。照理说原本应该紧闭的大门这时却露出一道空隙。在黑色马车通过之后,城门又像往日那样紧紧地合上了。看守城门的士兵满意地摸着腰间刚刚鼓起的钱袋,喝了一大口手中的拉尼酒,嘴里不知咕哝了一句什么。

  马车在小城中唯一的一座豪宅前停下,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男子跳下来,急急忙忙地上前敲门。里面的人倒没有让他等很久,一名应该是睡眼朦胧的侍从带着“您终于来了”的表情,一点睡意也无地开了门。

  “都准备好了。”黑衣男子刻意压低了声音,但在深夜寂静的街上仍然能听得清清楚楚。

  侍从行了个礼便转身走进宅邸。不一会儿,另一个身穿黑斗篷的人又出现了。虽然看不见这人的面貌,但他略为矮胖的身材和稍嫌粗鲁的举止显示了他的性别与年龄,而沉稳的步伐和不紧不慢的速度又说明他受过良好的教育。

  两个人穿着同样颜色的斗篷,彼此交换了视线,连一句话也没多说就乘上了马车。

  城门再度悄悄地开启,随即又合上。士兵摇摇晃晃地步入值夜小屋,钱袋的重量使他更加掌握不了平衡。充满酒气的呼吸中,他模模糊糊地吐出一句话来:“真是个慷慨的人啊!”

  出城的马车顺着来时的道路飞驰。月亮将光粉涂在马车黑色的外壳上,飞舞着的蓝色夕虫被疾风冲出原有的轨迹,乱纷纷地散向道路的两边。这种气氛说不出是美丽还是诡异。

  然而,一队突然出现的不明人物打破了静谧的夜色。

  “停车!”不明人物的其中一位粗鲁地横挡在路中间。

  车中的乘客并未遵照他的指示,回答他的是车窗中飞出的一些叮当作响的东西,外面的那些人发现到,这是卡达尔金币。不少人立刻下马拣拾起来。

  马车绕过那位喊话的仁兄,继续向着目的地奔驰。

  僵立在路中间的人怒不可遏:“你们都在干什么?怎么能这样就把人放了?”他举起马鞭就抽了下去。被打的队员一脸不满,用着对白痴说话的口气解释道:“队长大人,不用担心吧?我们要找的人可没有这么多钱!”

  被讽刺的队长张开了嘴想要发火,却没能说出半句话来。

  ※※※※※

  清晨四、五点的飞马村还很安静,几位不速之客悄悄地进入了当地最高级的旅店。终于到了!黑色马车的驾车人有点得意地想着:总算没让那笔赏金飞走。

  当太阳慢慢升起时,村人们惊讶地发现雷克斯旅店的二楼上居然垂下了一幅显眼的大布告:欢迎鉴赏家萨尔瓦兹·卡特里先生光临本村!

  红色的大布告吸引了全村人的注意,不过大多数人只是看看热闹而已。因为不到九点钟,旅店外就聚集了几十个自称是这个卡特里的崇拜者的家伙。据说他们本想一睹宝物的风采,但听说大名鼎鼎的鉴赏家卡特里先生竟然大驾光临,自然要慕名前来迎接一下。

  到了九点三十分,预定今天在广场上举行的宝物鉴赏大会就要开始了。卡特里在众人的簇拥下缓缓走出旅店,微笑着向周围的人招了招手,表面工夫非常到位。其实,他就是昨晚那位黑色马车接来的黑衣人之一。而所谓的仰慕者,根本就是他与另一人找来的临时演员。

  向着广场前进的卡特里迎面遇上了另一群人。那群人之中有一名与他年纪相当的中老年男子,还有一个蓄着黑色胡须的中年人。不过对方很明显的不是他的仰慕者,因为他们正用带有敌意的眼光看着卡特里和他身边的人。

  “好久不见了!加兰老兄。”卡特里堆起笑脸却遭到加兰的冷眼。不过他并不在意。因为他也只能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不满吧,卡特里在心里嘲笑着与自己同龄的中老年男子。对方正在另一边的阵营中把脸别开,以示不愿见到他。

  然而,加兰还是保持了学者的风度,用竭力平抑的口气说道:“卡特里,我们还是在鉴别功夫上见高下吧。”说完,他皱着眉头与身边的村长一起离开了。

  卡特里的嘴巴咧开一条两端向上的细缝之后,也挺着胸脯走上了加兰所走的方向。

  大陆各处聚集而来的人们只有少数能够进入里亚斯国境,而少数中的少数才有机会看到飞马村展示的宝物。一是里亚斯对外戒备的态势使得不少政治上有冲突的人物无法入境;二是好不容易进入里亚斯的商人们有许多人遭到来历不明者的袭击,以致于无法到达飞马村;三是在历尽千辛万苦进入村子的著名商人中,又有不少突然离开或神秘失踪。总而言之,这次偏远地区的展示会让爱好文物古董的上流人士吃尽了苦头。不过,不管怎么说,展示会在不缺乏参与者的情况下,勉强算是隆重地开始了。

  闪闪发光的圆柱的一截被送上了展示台。金叶包裹着木质的柱身,上面镶嵌了大大小小、不计其数的宝石,组成了人们从未见过的花纹图饰。

  戴着单片眼镜的加兰细细注视着这件精美的艺术品,不时的用准备好的小羊毛刷清理被河泥沾染的地方,最后,他做出了结论:“这是黄金时代的文物。”

  在众人的惊叹声中,卡特里也登上了展示台:“现在轮到我了。”他也戴上了单片眼镜细细观察,所用的时间比加兰还要长。“恕我直言,”卡特里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这明明是件赝品。”

  “你怎么能胡乱决定?”加兰显然已经无法再忍耐了,连声音也比平常大了一倍。

  “呵呵,从宝石的镶嵌痕迹就能看出,这是新嵌上去的。”卡特里点着一枚红宝石说道。

  “可、那是因为……”加兰的话还未讲完,便给卡特里打断了。

  “大家还不知道吧?这位道貌岸然的塞利安·加兰其实是个骗子啊。”卡特里的话在人群中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啊,我想起来了!”人丛中突然有个中年绅士喊了出来,“塞利安·加兰就是那个被大陆鉴定师协会除名的家伙嘛!”

  听到这样的话,加兰的手微微地发着抖。他早就明白,一年前的事件已经结束了他的鉴定家生涯——他的名誉被破坏殆尽了。而眼前的始作俑者之一居然还以此事为借口再次打击他。

  “老朋友,”加兰表情沉重地对有着黑色胡须的中年村长说道:“感谢你的好意。我的名誉是恐怕是不可能恢复了。只是,我不希望同样的事再发生在你的村子里。”

  村长点点头,准备上台说两句话。但受到卡特里挑拨的人群始终吵吵嚷嚷的,村长完全无法顺利表达语意。甚至有人指责村长让人们大老远的跑来看一件赝品,是一次严重的欺诈。“我们可都是事务繁忙的上等人!放下了重要的事却只看到这种东西,你要怎么赔偿?”

  老实的村长急出一头冷汗,却无法可想。

  “对啊,大家绝不能白白上当!”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人们的目光同时集中到某一处——那是一个十四岁左右、亚麻色头发的少年。他穿着棕色的斜外褂,腰间系着一把小巧精致的匕首。他那海蓝色的双眼紧盯着卡特里,闪动着似笑非笑的神情。

  在众人的注目下,少年再度开口了:“萨尔瓦兹·卡特里先生,请问,除了你刚刚说的问题,还有什么证据能证明这件物品是赝品呢?”

  “这个、木头的腐朽程度。”卡特里连忙说明:“木质会随着浸泡时间的不同而逐渐改变。这样的腐朽程度顶多只有两周而已。古物肯定不止这么久。”

  “那么,请问这是什么木材?才两周,你应该辨认得出吧?”少年的话令卡特里退后了一步。

  “这……我又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卡特里的话很明显的底气不足。

  “没想到,大陆最有水准的鉴赏家竟然连木材的质地都分不出来!”少年的语气中充满了讽刺的意味。“在场的各位中有懂得这方面知识的人士吗?”他俯视人群。

  “啊!我是个木材商人,对树木也有些研究。我可以上去看看吗?”一个小腹微凸的秃顶老头向台上招了招手。

  少年望向村长,后者赶紧点头说道:“请!请!”

  秃顶的木材商仔细看了看木材的断面,又用指甲刮了一点腐质闻了闻,冥思苦想了一会儿,终于发出惊奇的赞叹声:“咦?这是……我再仔细看看。”

  站在一边的卡特里见到这种状况,预感到情况对自己不妙。他利用自己的身材,悄悄地,不着痕迹地往台下挪去,慢慢地移到了人群里,向着场外的黑色马车挤了过去。在众人注意台上的时候,马车缓缓地离开了。

  “这,各位!”木材商激动得舌头打结:“这是早已绝迹的格罗尼亚树啊!”

  “什么?”一些富有学识的人纷纷嚷道:“不会是串通好的吧?”

  木材商挥舞着双手:“绝对没有这种事!对了!波萨尔的费尔特先生,还有法洛特的伊斯格里奥法官都认识我,可以为我作证!我从来就不认识村里的这几位!怎么可能事先串通?!”

  被他喊到名字的两人也是大陆上的名人。只见他们也点头肯定了木材商的话,人们这才鼓掌表示认可。

  终于,不知是谁发现卡特里不见了。众人四处寻找,当然一无所获。

  “那家伙早就溜啦!”亚麻色头发的少年笑眯眯地解释道。“他是个大骗子,现在,大家都相信了吧?”

  之后,村长表示,要把古物捐赠给法洛特的陈列馆,决定三天之内就出发。

  众人散去之后,村长感激地握住亚麻色头发的少年的手:“真是太感谢了!要不是你出面解围,事情可能就糟糕了。”

  “大叔,不用谢啦。因为我们以前也上过他的当啊。”少年笑着说道。“有件事可以拜托您吗?”

  “请说。”

  “由于某些原因,我们不能住旅店。可以帮我们安排住的地方吗?”

  村长这才注意到,少年使用第一人称的时候用的总是复数。他问道:“那么另外几位呢?”

  “她们都是女孩子,不方便抛头露面。一位是我侍奉的主人,另一个是我妹妹。”

  “这样啊。你看住在我家里可以吗?我只有一妻一子,地方也满大的。”

  “那真是太感谢了!”少年转过身,“那我去把她们带来哦!”

  “等一下!”村长叫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巴塞尔。”

  “快请进!”和蔼的村长夫人已经备下了丰盛的晚餐,正等着三个少年少女的到来。

  “真是太谢谢了!”巴塞尔介绍身后的两个少女:“这是我的主人伊莉斯。”深黑色头发的沉静少女很有礼貌地点点头。“这是我妹妹班妮。”看上去和巴塞尔一模一样的少女显得活泼明朗,与巴塞尔一样面带微笑:“你们好。声明一下哦,我是‘姐姐’,不是‘妹妹’!”

  “喂,等一下,”巴塞尔连忙说道:“我比较大啊。”

  “谁说的?”班妮立刻反击。

  “咳咳。”伊莉斯干咳了两声,提醒他们不是争论的时候。“村长大人、太太,请别介意。”伊莉斯微笑着说。

  “不会,不会,这才是年轻人嘛。”胖胖的村长夫人笑着摇手,“快进来吧,晚餐都要冷了。”

  ※※※※※

  平和的大气笼罩着飞马村。日光下绽放的火炎之花——优弗利亚,也轻轻地收起了它美丽的鲜红色花瓣。取而代之的,是月光下起舞的夕虫和它们的临时舞台——告别之花。

  伊莉斯独自在村长家附近散步。走着走着,她就在一块平滑的石头上坐了下来。安静的月夜里,突然多出一些粗重的脚步声。伊莉斯向着声音的来源走了过去,却发现四个穿着夜行衣的男子正往村长的卧室里探头探脑。

  应该是夜盗之类的家伙吧。伊莉斯迅速地作了判断。她伸手去摸腰间的短剑,却摸了个空。糟糕,放在卧室里了。伊莉斯暗想不妙,想逃走却已经被四个壮汉团团围住了。

  “满正点的,应该能卖个好价钱。带回去。”其中一个家伙下了命令。

  于是,伊莉斯被利落地塞住了嘴巴,绑了个结实。

  另一边的仓库里,五个黑衣人正将一个大木箱抬往门外,却发现正门口聚集了另一批人。其中一个身材特别高大的家伙正在发号施令。

  “宝物就在这里,动作快!”

  室内的五人见状,立即改走后门。可是刚走出没多远,就被左边冲出来的四人冲散了。大木箱翻倒在地上,绸缎包裹的物体露出了外表一小片。那是闪闪发光的黄金色。

  抬着木箱的两人和另外一人立刻久站起来逃掉了。剩下的一胖一瘦急忙去扶木箱,完全不理会撞到的四个人。结果是他们俩也被捆好、塞住了。

  飞马村外的小树林里,强盗拉奇除去面罩,露出方形的大脸。

  “哈哈,你们四个,不错。”拉奇拍了拍抓住伊莉斯的那四个人,“不仅拿到了宝贝,还给我抓来一个美女。回去好好奖赏你们!其他人也都有赏!哈哈!”

  伊莉斯和另外两人的待遇是不同的。她不过是被绑住而已,还有人抬着她走。后者就没那么好命了,一路辛苦地爬山,还不时地受到拳打脚踢。

  “可恶,怎么会变成这样!”比较矮胖的那个,原来就是白天出现过的卡特里,另一个,应该就是和他一伙的家伙吧。

  “别说话了。”被抱怨的瘦子一脸阴沉。

  “哼,要不是那个小鬼……”卡特里怨恨地说着,“喂,马哈姆特!你倒是想个办法啊!”

  伊莉斯的身体颤动了一下,突然问道:“你就是马哈姆特?那个古董商?”

  马哈姆特诧异地看着身边的少女。

  伊莉斯用嘲弄的口吻说道:“去年,你在伊托沙干过一件大事吧?”

  “你怎么知道?”马哈姆特狐疑地问。

  但少女不再开口,转过了头不去理他。

  马哈姆特突然觉得像是在哪里见过这个女孩,但一时却想不起来。

  ※※※※※

  “死巴塞尔!”班妮猛喘着气:“你怎么睡得像只死猪一样!都是你害的!”

  “喂喂喂,不能全怪我吧?你不也睡得挺香的?”男孩子叉着腰,大口地喘着气。

  “那……那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继续找啊!”

  “可是,要往哪儿找啊?”

  “笨!他们一定会留下脚印的!”巴塞尔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不过呢,你就不必去了。”

  “什么!”女孩瞪大了眼睛。

  “你呀,跑得又慢,大脑又迟钝,可别误我的事啊。”

  “巴塞尔!你……”

  “好了好了,我得快走了。班妮,你就回村子去找人来帮忙好了。”

  “知道啦。”班妮转身向村子跑过去。

  班妮用力地跑,停也不敢停。这时,马蹄声越来越近了。

  “喂——”

  马上的人似乎十分吃惊,他没有想到这种时候还会有人在山道上赶路,更何况还是个十三四岁的女孩。

  “你——”

  “你先听我说,我的主人被山贼虏去了,你快点找人来救她!”

  “我——”

  “你听我说呀!我弟弟先去救她了,我怕他会有危险,你把马借给我,我去看看情况。”

  “你——”

  “你快下来呀!”班妮急得跺脚。

  “你听我说一句行不行?”那人微微皱起了眉头。

  “啊?”班妮恍然发觉自己的失态。“对、对不起,我实在是太着急了,你可别介意哦!”

  “我想说——”,那人将眉头皱得更厉害了,“我知道村子里有人被劫走了。”

  “哦,那——”

  “是村长叫我来帮忙的。”

  “哦,这——”

  “所以你暂时不用担心,先回村子去。行吗?小姐?”

  “不行呀!主人会被他们欺负的!我必须去保护主人!”

  “……”

  “求你了!”班妮快要哭了。

  大概那人也属于受不了女人眼泪的类型,于是他无奈地说:“好吧,你上来吧。”

  班妮飞快地跳上马背坐在那人身后。“那我们快走吧!”她露出了微笑,脸上却还带着几颗晶莹的泪珠,在月光下发出点点闪光。

  紧抓着前面的人,班妮不敢稍松一松手。山道上颠簸崎岖,搞不好就会被甩下马去。

  “喂,你叫什么名字啊?”班妮觉得她已经报了姓名,这家伙怎么都不说自己的名字呢?

  “……米洛。”

  班妮差点从马背上摔下去:“你、你的名字叫‘米洛’?”

  “……”

  “啊哈哈哈……”班妮笑得连眼泪都流出来了。她好不容易说出下面的话:“‘米洛’不是塔塔尔花的别称吗?你、你、哈哈哈……”

  “……”

  米洛的脸微微红了,所幸皎洁的月亮此时被厚厚的云朵遮住了,所以班妮并未看见他的脸。不过她仍然发觉了米洛的异样:“你、哈、哈、脸红了?”

  “……你还打不打算去救人?”

  “抱歉、抱歉,我们快走吧!”

  在山寨里悄悄地转了一圈,巴塞尔找到了伊莉斯的所在。她和另外两人被关在一间破旧的储藏室里。

  怎么救主人呢?巴塞尔的脑筋飞快地转动着。有了!

  拉奇寨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本来,要在里面找一个人就不大容易。今天它着起大火,寨里更是乱成一团。

  从山脚下望去,拉奇寨像是一大捆被点燃的木柴。大火映照着黎明前的天空,宛如一片落在大地上的红霞。

  米洛和班妮从西边的围栏爬了进去,山贼们正慌乱地到处乱窜,忙着救火,根本没人注意这一男一女。

  “怎么会突然失火?”米洛对起火原因产生了疑问。

  “嘿嘿,”班妮发出顽皮的笑声,“大概是巴塞尔干的。”

  “这么说……只要往没着火的地方找就行了吧?”

  “没错。”班妮赞许地看了他一眼。

  ※※※※※

  “喂,女人!把我们的衣服缝一下。”一个盗贼丢给伊莉斯针线和几件衣服。

  “……”没办法,试试吧。伊莉斯回想了一下母亲的姿势,但错误的记忆导致了错误的行动,她拿起针对着线穿了过去。

  强盗们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一直待在她旁边的马哈姆特却越想越奇怪:一般的女孩不会这样穿针引线吧。应该是用线去对针孔才对啊。更何况她看起来还颇有身份。没碰过女红?

  马哈姆特打定主意要仔细观察这个少女。他总觉得,这个女孩似乎有着什么秘密。

  “嘿,老大真是奇怪。”一个强盗灌下一大口酒,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怎么奇怪了?”另一个强盗抹了抹嘴边的肥油,也抓起了酒瓶。

  “他不是一直喜欢成熟的女人吗?干吗留下这个小妞?”

  “嗨。”另一个强盗笑了起来,“那个索非亚老太婆上个月不是死了吗?”

  “那又怎么样?”前者已经有些醉意。

  “让这个女孩接替她罗。”

  “倒也是。”第一个强盗点点头,舌头大概开始不听使唤了:“这……山寨里没有煮饭婆……确实……不大方便。”他翻过酒瓶,发现它已经空了。“搞什么!居然没有酒了!我再去拿两瓶来。你等着。”于是,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走出了房间。

  门外似乎有一阵响动,随即就安静下来。第二个强盗起了疑心。他拔出短刀,也走出了房间。然而,他并没有再回来。

  大约三分钟后,一个男孩的声音穿过虚掩的门跑了进来:“主人,主人,你还好吗?我是巴塞尔。主人?”

  “巴塞尔?”伊莉斯几乎要跳起来。“我在这,你一个人?班妮呢?”

  “她去村里搬救兵了。”巴塞尔似乎有些得意。“我已经把门外的守卫打昏了,你等一下哦。”

  很快地,门就开了,少年轻手轻脚地走进来。“主人,我们快走吧。”他连看都不看一眼旁边被绑着的两个人。

  卡特里拼命挣扎,嘴被塞住的他只能用眼神向少年恳求;而马哈姆特却木着一张脸,他知道恳求是没有用的。

  转过身,巴塞尔被两个不知何时出现的人影吓了一大跳。

  “巴塞尔,是我啦。”班妮笑嘻嘻地跳进来。

  “你想吓死我啊!”想想实在不是发火的时候,巴塞尔狠很瞪了她一眼,“回去再跟你算帐。”

  “这么容易生气啊!”班妮笑嘻嘻的,一点也不害怕巴塞尔的“算帐”。“你看,那是什么?”

  巴塞尔向门外看去,那里放着一只木箱:“那个是……?”

  另一个高大的人也走了进来,向巴塞尔和伊莉斯打了个招呼。巴塞尔眨眨眼,打量这个肌肉发达的家伙。

  “这是来帮忙的米洛,”班妮快速介绍完自己的临时搭档,“我们经过一个小房间时发现了那个箱子。村长一定会请我们吃大餐啦。”

  米洛笑了笑:“火越来越大了,快走吧。”

  四个人很快地走了出去,只留下卡特里和马哈姆特两个家伙。

  我终于知道了。刚才出现的双胞胎兄妹证实了自己的推测。马哈姆特恨恨地想,打乱我的计划还让我这么悲惨的那三个小鬼就是他们啊。

  卡特里则垂头丧气地靠在墙壁上,看着烧得越来越近的大火,心中思绪万千。

  正当两人都陷入绝望的时候,刚才的大个子竟然去而复返。他快速地解开两人身上的绳子,转身便走。

  “等一下。”卡特里感激地说。“谢谢。”

  米洛看看他,说了一句“往北边逃”就消失在火光之中。

  等米洛的身影消失之后,马哈姆特才开口说话:“那三个小鬼!”

  “什么?”卡特里被他恶毒的口气吓了一跳。

  “他们可是伊托沙的头号通缉犯哪!”马哈姆特阴险地笑了。

  “那么,他们是……前国王的儿子和侍从?”卡特里瞪大了他的小眼睛。

  马哈姆特再次保持了沉默。他不再理会卡特里的话,自己就往北边走过去了。忐忑不安的卡特里只好紧紧地跟着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