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王子历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王子历险记 geladis 6241 2003.05.11 13:57

    与伊托沙的粗犷和克拉卡的豪华相比,对里亚斯王宫的形容——用克拉姆王室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平凡而简朴。不过,百姓们如果看见属于国王个人的这间“小小”的收藏室,必定会想尽恶毒的语言来诅咒王室的所有成员。

  三面墙上都打造了精致的香木架,上面放的不是书籍,而是克拉姆王室从大陆各地搜集来的珍宝。包括祖传的冰丝玉袍,上用金银线绣成各式纹样;克拉卡商人为争取通商权而赠送的海神蓝宝石,足有成年男子的拳头般大;奇奇沙尔矿脉发掘出的宝石树,它占据了整整一面墙。总之,木架上的每件东西都是价值连城。

  里亚斯现任国王——瓦尔密·克拉姆,此刻正在利用他充裕的下午时间欣赏自己的收藏。他的贴身侍从拉比仔细地擦拭每一件收藏品。瓦尔密站在山羊鸟的标本前,用一枚放大镜细细欣赏美丽的藏品。

  紧闭的门被轻敲了两下。这个密室只有王室成员和很少的几名心腹知道。因此,国王放心地要侍从去开门。皇家卫队长葛拉德恭敬地站在门外的走廊上,等待国王的发问。

  “什么事?”瓦尔密来到走廊上,示意拉比关上密室的小门。

  “最近伊托沙和克拉卡似乎要结盟了。”葛拉德还兼任派遣和训练密探的工作。

  “是吗?拉克西姆想联合可罗斯来对付我。哼哼。”瓦尔密发出不屑的嗤笑。葛拉德微微地低着头,他红色的头发在脑后扎成一束,长长地垂在银色的背甲上。

  “看来,我也该做点什么了呢。”瓦尔密眯起双眼,沉思了一会儿。

  “葛拉德。”

  “属下在。”葛拉德黝黑的脸上始终没有任何表情,看上去像是一座冰冷的神像。

  “想办法找到伊托沙的王子,逃亡的那个。”

  “是。”

  “然后嘛……”瓦尔密挥了挥手,“你先去办这件事吧。”

  “是。”葛拉德遵照国王的意思,恭恭敬敬地后退了两步,再次行礼,这才转身离开。

  “这小子够聪明吗?”瓦尔密在空无一人的长廊上自言自语着。没有人知道,他指的是葛拉德还是伊尔斯。

  奇奇沙尔山脉是大陆上最高大的山脉,其中段被称为卡兰山,然而最高峰却是在奇奇沙尔的西部,即杜鲁提杜山,除此之外,奇奇沙尔还有个小小的尾巴,就是拉伊答特山——盗贼们的聚集地。它的东端便是著名的大裂谷(比洛伊特),由于此山脉和大裂谷的阻挡,北边的大陆上几乎没有人踏足过——即使有,也无法证实。终年积雪的高峰上寒冷刺骨,即使攀登上去,也会因为食物的缺乏而不得不放弃翻越山脉的计划。换言之,奇奇沙尔和比洛伊特似乎就是为了阻挡人们而存在的。

  告别了村长一家,伊莉斯——也就是前任伊托沙国王的儿子,伊尔斯——和他的两个侍从向奇奇沙尔的南麓行去。他们的目的就是沿着奇奇沙尔山脉向南走(经过海岸线,再沿贝尔山脉穿越国境,到达南边的温暖国家——克拉卡)。然而,往南的路上设有关卡,迫使他们不得不从山上绕过去——虽然里亚斯和伊托沙的关系一直很紧张,但是名义上,伊托沙的逃犯如果到了里亚斯,里亚斯的官员还是必须将之抓获后送交伊托沙的政府——像伊尔斯这样的特A级逃犯当然更是不能包庇。

  “这山怎么这么高啊!”班妮嘟着嘴,她完全有喊累的资格。因为她正背着半个月份的粮食。

  “你烦不烦啊!”更有资格喊累的巴塞尔白了她一眼,他背着除了粮食以外的一切物品。

  “那你分我一些好了。”同样只背了半个月份粮食的伊尔斯连忙说道。

  “不行!”巴塞尔凶巴巴地说,“怎么能让主人背这么多东西?”

  “可是……”伊尔斯想多帮帮身为女孩子的班妮,可是忠心护主的巴塞尔就是不肯。

  “你这傻瓜!背食物最好了!越吃越少啊!你还可以随时补充你的橡皮肚子。嘿嘿!这么好的东西!我还想和你换哩!”巴塞尔一边讽刺着自己的妹妹,一边手脚麻利地攀上又一块大岩石。

  “什么橡皮肚子!你、你别胡说!”班妮气鼓鼓地叉着要,脸蛋因为运动和激动显出健康的红色。

  “我看你是女孩子才给你这种舒服的工作,你要是不满,可以跟我换啊!”

  “哼!”巴塞尔说得实在是有道理,班妮只好勉强地说:“人家只不过说说而已嘛……”

  “那个……”伊尔斯苦笑着咽下要说出的话:“难道我被当作女孩子来照顾吗?”他根本就不是女孩子啊!呜——当初被强迫换上女装的时候,伊尔斯就觉得巴塞尔对自己的保护实在是太严密了一点。但是,既没有武艺又不辨方向的自己也只能乖乖地听从双胞胎兄妹的各种建议。

  走过一条山涧,眼前尽是险恶的高峰。

  “主人,我们休息一下好不好?”这回班妮学乖了,向伊尔斯求助要有用得多。

  伊尔斯看看巴塞尔,用眼神表示:就休息一下吧。后者只得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好吧。”

  突然,一阵可疑的树摇声引起了巴塞尔的注意。他刚要看个明白,数条黑影已分别向三人冲去。

  五个人手持武器将巴塞尔和班妮团团围住,使用短剑、匕首的双胞胎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只能勉强自保。

  “主人!”看到伊尔斯在两名奇袭者的进逼下连连后退,巴塞尔不禁喊出了声。

  伊尔斯不断地后退,不知不觉已来到了山崖边。两个敌人当然没有放松的意思,每一剑都刺向伊尔斯的要害,逼得他不得不向后一步——哇!

  “主人!”见到这一情形的双胞胎同时大叫,却无法脱身去帮忙。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伊尔斯向下落去。

  伊尔斯只觉得一阵令人晕眩的急速坠落,大脑开始迟钝起来。几秒钟之后,他昏了过去。

  脸颊上冰凉凉的,大概是下雨了吧。自己没有带伞吗?想到这里,伊尔斯突然清醒过来。等等,自己好像从山崖上掉下来了吧。难道自己已经死了?可是浑身都好痛,死人应该是没有疼痛感的吧?那么就是没有死啰。还真是赚到了呢!伊尔斯自嘲地想着,从厚厚的长草丛上爬起来。可是,如此半死不活地落在大山的缝隙中,他要怎样上去呢?更别说此刻还在下雨,陡峭的山壁有多滑了。

  唉!伊尔斯只得向岩石底下挪了挪。不能坐着等死啊,自己这么给自己打气。好吧,找找看有没有出路好了。既然还活着,还是应该努力求生吧?

  顺着窄缝的走向,伊尔斯站起来慢慢地向前走,他伸手扶着石壁,努力使自己站得平稳些。怎么好像没有尽头哪。走了很久,伊尔斯觉得相当累了。虽说已经到了春天,可是丝丝的小雨落在身上也怪冷的。伊尔斯缩着肩膀往右边的石壁上靠过去——不休息不行了。

  咦咦咦咦咦?岩壁怎么在动?咦咦咦咦咦?怎么又开始下坠了?

  石壁上有一处类似活动门的石板,被他一靠就开了。接着就是一片黑暗。

  再次醒来的时候,伊尔斯已经完全失去了方向感——不过他本来也没什么方向感就是了。既然这样,还不如让我一开始就摔死了还省事些。他懊恼地想。现在又是在什么地方呢?干脆躺下来休息,先想一想吧。

  伊尔斯环顾四周,突然发现左上方有一个非常微弱的亮点,虽然是在黑暗之中,它的光芒也不明显。不过,总算有希望了。

  伊尔斯向着射出亮光的地方摸去,摸到了一块光滑的石头,可是石头却是温热的。上面装着一个类似把手的物体,伊尔斯很自然地就把它拉了起来。

  “哇——”居然还是向下坠落!他到底是惹到哪位神灵了?非把他摔死不可?

  伊尔斯眼前突然一亮,令他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他首先想到的是:虽然羊毛很柔软,但一屁股坐上去还是挺疼的。

  等一等,自己怎么会摸到羊毛地毯?

  伊尔斯本能地抬头向头顶一看:纯白色的天花板上有一个好大的洞!自己就是从那里掉下来的。周围呢?他赶紧四处打量。自己正坐在一条大红色的地毯上一端是一座不知名的黄金女神像,另一端则通向一座拱门。女神像约高五米,留着长长的头发,神情十分慈祥。十二根高大的黄金柱矗立在殿堂四周,它们支撑着整个大殿。地面由光滑的白色石砖铺就,上面还雕刻着一些美丽的花纹。

  一座神殿?伊尔斯傻傻地看着自己找到的神秘空间。在这种情况下,一般都会出现大量金银财宝的吧?

  神殿分为三部分。中间是正殿,女神像就供奉在正殿深处。左边是一间小房间,右边是一个装了门的山洞,希望里面不会是什么恐怖的东西。

  那个拱门该不会就是出口吧?伊尔斯急忙去推银白色的大门。奇怪的是,那门看上去很重,但推起来却相当轻松。冲出大门,伊尔斯在神殿四周转了一圈,却发现外面是一条宽阔的地下河。原来神殿修筑在地下河的中央。

  神殿周围的河水中,立着十二根长满水垢与青霉的圆柱,其中有几根已经折断了。伊尔斯突然想起飞马村的展示会,那段圆木会不会就是从这里顺水流去的呢?

  伊尔斯失望地回到神殿里。既然无事可干,又没有食物,只好欣赏一下自己的发现了。

  再看一次正殿,发现左右两面墙壁上装着一些金质的灯。灯里不知放了什么燃料,似乎亮了很久的样子。伊尔斯好奇地走近细看,灯罩下什么东西也没有,只不过是个空壳而已。真是奇怪!伊尔斯打开灯罩,这盏灯突然灭了。

  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伊尔斯就走到左边的房间去一探究竟。

  站在门口望进去,这个房间的主色调是淡紫色的,与正殿的华丽成为对比,显示出一种简单而高贵的气息。

  水晶制的角灯在房间的角落里静静地照亮所有的陈设。挂在墙壁上的季节画描绘的是春雨、夏风、秋日和冬雪。天花板中央悬着一盏大水晶灯,紫色的流苏整齐地垂下来。地面铺着纯白色的长毛地毯,好像正等着它的主人踩上去。本该是开窗的墙壁上挂了一幅窗户的画,下面就是梳妆台——这说明房间的主人是一位女士,并且身份高贵。梳妆台上只有一面银白色的圆形镜,化妆品却不见踪影。对着梳妆台的,是一个小巧的书架,上面排列着一些书,看上去还新新的。

  伊尔斯取下稍旧的一本,黑色封面上印着奇怪的文字,他根本看不懂。翻开书面,扉页上有一行红字——仍然看不懂。再随便翻几页,一张黑白的图片跃入他的眼帘: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老人左手捧着一颗水晶球,右手握着一根木杖,口中似乎正念念有词。一种传说中的动物——长角飞龙,顺服地匍匐在他的脚下。看样子,老人似乎用什么方法将飞龙驯服了。

  那么,右边的山洞里又有些什么呢?

  伊尔斯好奇地转动黑色硬质木门的门把,虽然看上去年代久远,却完全没有腐朽迹象的门无声地开了。

  他看到了什么?一块巨大的透明晶体,里面还有一个女人。如同琥珀中的小虫,她静静地凝立在那里。

  女子身穿月白色的长衫,淡紫色的腰带上镶嵌了细细的银丝,弯曲成藤蔓的形状。小颗的红宝石作为花朵,零星地散布其上。长长的睫毛落在她白皙的脸上,留下淡淡的阴影。不似柔弱女子的弯月状,她的眉毛较为平直,不太细的样子显出三分英气。粉红色的双唇微微地抿着,金棕色的长发轻轻地搭在肩上,十分浓密。她的颈中戴着一根极细的金链,垂在胸前的部分镶嵌了一颗小小的猫眼。那蓝绿色的光芒穿透了晶体,直射进伊尔斯的心里。

  这个面貌精致而又绝丽的女人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只是散发着忧郁的气息,将自己与周围的环境笼罩在哀伤的气氛之中。伊尔斯的心忽然突突的跳了起来,他连忙移开自己的视线。

  “真有点可怕,”他自言自语道,“好象还活着似的。”说着,还摸摸自己的胸口。

  晶体的前方立着一把银色的大剑。剑身深深地插入地面。它的造型十分粗犷,巨大的剑身上什么装饰也没有,只在剑把的左右雕刻着一对神话传说中的长角飞龙。它们的身体弯曲成一个环状,可以让持剑者牢牢的握住这把看上去就很沉重的宝剑。

  伊尔斯忍不住摸了摸剑柄。这是什么金属?坚硬却富有弹性,美丽又十分实用。

  一个女声毫无预兆地响起:“你是谁?”

  伊尔斯吓得忙缩回手,四下看看,没有任何人啊!难道是……

  “我就在你的面前。”如同夜风般的声音轻轻地敲击着伊尔斯的耳膜。

  “哇!是……你……”伊尔斯后退了几步,张口结舌地指着晶体中的人。

  “你害怕吗?”

  “啊?还、还好。”由于太过吃惊,伊尔斯说话结结巴巴的。

  “……你是谁?”女子的动作没有任何改变,嘴巴也依然闭着,但声音却清晰地传入了伊尔斯的耳中。

  “我……我叫……伊、伊莉斯。”

  “……一个很美的名字。”

  “你、你呢?”伊尔斯小心地问。

  “瑟瑞西亚·德拉肯斯。”

  “哦,发音……有点奇怪。”

  “是吗?可以告诉我一些事吗?”

  “什么事?只要是我知道的……”伊尔斯直觉她不是个坏人——顺便说一句,他一向很相信自己的直觉。

  “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个……大概是奇奇沙尔山脉的杜鲁提杜山中间吧。”奇怪的人,自己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伊尔斯想。

  “奇奇沙尔山脉?”瑟瑞西亚不解地问。

  伊尔斯大略说明了卡塔尼亚大陆的情况。

  “那么,伊莉斯,你是怎样进来的呢?”

  伊尔斯又说明了自己在山路上被人袭击,以及自己掉落山崖后不小心发现神殿的过程。

  “德拉肯斯小姐,你一直都保持这样吗?”

  “是啊,都不知道有多久了。”

  “那你也不知道出去的方法了?”

  “……伊莉斯,你能把那大剑拔起来吗?”

  “这……可能不行。”这点自知之明伊尔斯还是有的。

  “你试一试好吗?”

  “好是好。可是为什么要拔剑呢?”

  “因为我被这把剑封印住了,拔起它我才能自由活动,使用魔法。”

  “封印?这里不是神殿吗?”

  “当然不是,这大概是父王为我建造的坟墓吧。”原来她是个公主。

  “你又没有死,他干吗要为你建造坟墓?”

  “我这样子和死人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吧?”

  “这倒也是。”伊尔斯低声咕哝了两句。“不过,把你放出来真的没关系吗?”

  瑟瑞西亚听到了伊尔斯的低语,便说道:“我能使用魔法的话,就能送你出去了。”

  伊尔斯点点头,只要可以出去,什么方法他都会试一试的。而且,瑟瑞西亚·德拉肯斯大概也不是什么灾难吧。(笑:严重错误的判断……)

  好重的剑!伊尔斯用尽了全身的力量,终于使剑身松动了一些。然而,剑身却无法被拔出得更多了。

  “伊莉斯,停下来吧,这样就可以了。”

  “是吗……”

  “剑身已经松了,这种程度大概可以送你出去了。”

  “那你呢?”

  “我再待一段时间吧。”

  “我再努力一次看看。”伊尔斯皱着眉,为自己的无能感到不快——要是父亲还活着,必定会批评自己不像个继承人。

  “等等,伊莉斯。我想,你拔不动那把剑是很正常的。这剑属于我父王,他曾被称作‘大陆第一的勇士’呢。”

  呜——“大陆第一”!难怪这么重!伊尔斯不得不承认自己现在的确没有这种实力,大概将来也不可能有。

  “……伊莉斯,让我送你出去吧。”瑟瑞西亚·德拉肯斯的声音带着一丝丝的伤感。

  “那么,我一定会找人来救你的!”不知为什么,伊尔斯对这个神秘的女子产生了好感。

  一圈半透明的光环套住了伊尔斯,然后慢慢展开,成为一个球体。随着光芒的增强,伊尔斯在光球中渐渐淡去。伊尔斯感到自己的意识缓缓地离开了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