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王子历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王子历险记 geladis 7677 2003.05.11 13:58

    正当伊尔斯与他的垃圾山奋战的时候,在王宫的另一侧,两位重要的首脑正在大殿里互相问候。

  克拉卡国王,可罗斯八世表情严肃地看着伊托沙的新国王——拉克西姆九世从装饰华丽的马鞍上跳下来。他的身后,一位黑衣武士正沉默地守护着自己的主君。

  “好久不见了,可罗斯。”拉克西姆面带微笑,但这笑容的背后却藏着一把有毒的利剑。

  “请进吧,拉克西姆。”可罗斯垂下目光,掩饰自己的厌恶之情,不过,这在对方眼里却像是退缩的表现。

  “我那可爱的妹妹最近好吗?”拉克西姆端起侍女送上的饮料。

  “鲁达丽安她一直都很好。”

  “是吗?”拉克西姆放下精致的酒杯。“对了,我的提议,你考虑过了吗?”

  “……”

  “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拉克西姆放慢了语速,他威胁的语气已经表露无疑。

  “我知道,你不用再说了。”

  “呵呵,那么,祝贺我们的盟约成立吧。你的人民将会感激你明智的决定。”拉克西姆向对方举起了手中的银杯。

  “……”可罗斯也无言地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罗莉穿着侍女的长袍,一本正经地穿过花园的侧门。她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人看到自己偷溜出来。

  身后传来一阵低低的诅咒声,罗莉转身一看,一名个子矮矮的清洁工正狠狠地将一把铁叉刺在垃圾山上。他似乎想借此出气,不料成果不佳,铁叉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他奋力拔了几次都没能拔出来。

  罗莉不禁发出了清脆的笑声,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个清洁工转过头来,看了罗莉一眼,大概觉得自己被嘲笑了。迟疑了一会儿,他终于开口问道:“你笑什么?”他戴着工作用的纱帽,因此罗莉看不见对方的脸。不过他的声音听起来还很年轻,似乎和自己差不多大。

  罗莉清了清嗓子:“你好像很不开心。”

  那个大男孩又迟疑了一下:“……每个人都会不开心的。”

  罗莉暗暗点头,说的倒是不错。“你叫什么名字?”

  “伊纳尔。”虽然这个女孩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但伊尔斯仍然用了假名。“你呢?”

  “我?”女孩有些犹豫,不过她还是说了。“我是罗莉。你几岁了?”女孩一副成人的口气。

  “十……六。”伊尔斯觉得情况满奇怪的,两人似乎都在隐藏些什么。

  “哦,我比你小一岁。”罗莉露出淡淡的笑容,金色的长发在朝阳的沐浴下笼罩着一圈光环,令伊尔斯看傻了眼。

  毕竟还是女孩子漂亮啊。伊尔斯这么想。如果自己的妹妹能够出世的话,可能也是这么美丽吧。低头看见自己一身的脏臭,伊尔斯不禁自惭形秽。如果自己能穿得像样点……

  “你是新来的吧?”罗莉问道。

  “恩。”伊尔斯点头,“你怎么知道?”

  “我以前经过这里的时候,都是一个老爷爷在弄。”

  “是啊,我就是接替他的人。”伊尔斯反问道:“你是干什么的?”

  “我是……宫里的侍女。”罗莉又补充道:“女官长要我出去买点东西。”

  “哦,那你见过王妃罗?”伊尔斯抓紧机会打听消息。

  “岂止见过,我还跟她很熟咧。”一讲到自己的母后,罗莉就充满了自豪感。自己的母后是天下最棒的母后!

  “那你经常能见到她罗?”伊尔斯燃起了希望。

  “这个嘛……”罗莉看了伊尔斯一眼:“你打听这么多干什么?”

  “哦,我……我很崇拜王妃陛下。”伊尔斯连忙装出一副感激的样子。“王妃陛下曾经帮助过我全家,所以我想知道她好不好。”

  “这样啊。”罗莉有点不高兴,说了半天的话,竟然还是看不见这小子的脸。“你把帽子拿下来嘛。”

  “哦,好。”也不知为什么,罗莉的话令伊尔斯乖乖地照做了,好像无法违抗似的。

  “你长得不丑嘛。”罗莉满意地观察伊尔斯的面孔,“比莉雅还漂亮呢!你要是个女生的话,长大以后一定是个美女!嘻嘻!”

  “我、我是个男生啊!”伊尔斯连忙反驳,他的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还有,莉雅是谁啊?”

  “我的……我认识的一个人。”罗莉有些结巴,她连忙改变了话题:“好啦,开个玩笑而已。我要走了。明天你还会来吗?”

  “当然!”伊尔斯保证道:“这是我的工作嘛!”

  “那好,明天见!”罗莉轻快地转身,消失在浓密的花丛中。

  伊尔斯定了定神,同时也开始盘算明天要怎样问出王妃的事。铁叉依然竖立在垃圾山上,他叹了口气,继续他的辛勤劳动。

  “罗莉!”

  女孩一听到这个声音就知道自己溜不掉了,便正大光明地转身面对喊她的人。“姐姐。”

  “你又翘课!”法兰对这个妹妹简直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啊。”罗莉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冲着法兰甜甜一笑。

  法兰试着板起面孔,想好好地教育一下不听话的罗莉,自己唇边的小小弧度却出卖了她。“真是的。”法兰终于放弃说教,反正自己也说不过罗莉。“母后正在找你。”

  “哦。”罗莉立即端正了站姿。

  “走吧。”法兰拉着妹妹的手,从花园的西门出去,经过长长的回廊,一路上遇见不少向她们行礼的侍女。

  王妃鲁达丽安的卧室紧靠着花园,窗外就是美丽的喷泉。夏季时,这个房间相当的凉爽,这也是国王宠爱王妃的证据之一。不过现在还是温暖的暮春时节,花朵的香气更引人流连。

  “母后。”姐妹俩同时出声。法兰微笑着站立一旁,罗莉却早已蹦蹦跳跳地冲到了母亲身边。

  鲁达丽安转过身来,她长长的银发被挽成一个优雅的皇室发髻。她温柔地摸了摸罗莉的头发,又转向法兰:“你父亲在和你舅舅谈话吗?”

  法兰微微点头。

  鲁达丽安叹了口气:“你舅舅心太狠了。”

  “母亲,放心吧。”与罗莉同是金发的法兰宽慰着鲁达丽安,“伊尔斯一定不会有事的。想必他一定躲在什么安全的地方,所以舅舅一直都没抓住他。”

  “可是现在各国都有他的通缉令,伊尔斯能躲到哪里去呢?”鲁达丽安担忧地说。

  “他可以躲到森林里去啊。”罗莉笑嘻嘻地说,“只要他愿意过原始人的生活,舅舅肯定很难抓住他。”

  “罗莉!别乱说!”法兰瞪了妹妹一眼。

  鲁达丽安深深地皱起双眉:“不知道拉克西姆会将伊托沙弄成什么样子……”

  回过神,鲁达丽安发现两个女儿都认真地看着自己,只是其中一个担忧的成分更多些。姐妹俩的面容有些相象,但罗莉显得更加活泼任性,而法兰则是温柔多愁,更像自己。

  希望她们都能拥有幸福的一生,同时也希望伊尔斯能平平安安。鲁达丽安暗自祈祷着。

  呜——好痛啊!

  工作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可是一休息下来就感到双手像火烧一样。伊尔斯拼命向手心吹气,希望能好受一些。

  “来,洗洗吧。”老人好心地端来一盆温水。

  “谢谢您。”伊尔斯将红肿的双手放进水里。果然好多了!

  “伊纳尔啊,”老人慈祥的面貌给伊尔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你没干过体力活吧?”

  “恩。”伊尔斯感到有些惭愧,自己真是娇生惯养啊!老爷爷年纪都这么大了,做的事比自己还多呢!缺乏锻炼的家伙!

  可是,自责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什么都不会的伊尔斯只能乖乖地让老人为他缠上纱布。

  “好了,小伙子。”老人拍了拍伊尔斯的背,“明天继续加油干吧!”

  “是!”伊尔斯赶紧回答。

  老人走进了厨房,伊尔斯也跟着走了进去。

  “我想帮您准备晚饭。”

  “呵呵。”老人笑了。“不必了。你好好休息吧。”

  第二天仍然是同样的工作,枯燥、辛苦,必须忍受臭味,手又那么痛。伊尔斯简直没办法再干下去了。可是想到老人慈祥的笑容和自己所下的决心,他又断断续续地坚持了下来。

  “嗨!你来了啊。”不知什么时候,罗莉已经跑到自己的身边了。

  这应该是坚持到底的第三个小小原因吧。

  “啊,罗莉!”伊尔斯将铁叉拄在地上。

  罗莉微笑着看着伊尔斯,像是等待着什么。

  “你……今天戴的这朵花特别漂亮哦。”伊尔斯有些害羞地说。

  “……你就只看到花吗?”糟糕!罗莉好像不太高兴耶……

  “当、当然不是……”伊尔斯不知该怎么讲才好,“你戴上这朵花,显得漂亮多了……”

  “你很喜欢花是吗?”罗莉露出诡异的笑容,“我戴的这一朵是相当有名的品种哦。来,我带你去看看。”

  终于可以进花园了!一大进步!伊尔斯在心里欢呼,紧跟着罗莉走到了御花园的镜湖边。

  “看,就是这种花。”罗莉指着湖边的一丛植物。

  “哦。”伊尔斯走上前去。

  “你知道它叫什么名字吗?”罗莉的语气很平常,平常得有些奇怪。

  “好像是叫‘奥斯芬’吧。”伊尔斯想到在伊托沙王立图书馆里看过的资料。

  “它还有个别名哦。”罗莉仍然是笑嘻嘻的。

  “是吗?是什么?”

  伊尔斯刚要转身,突然被一股力量猛地向前一推,整个人栽进了镜湖中。

  “别名是‘水花’!你这个白痴!”罗莉气呼呼地喊道。

  “哇——”伊尔斯挣扎着叫道,“我、我不会游泳啦!救命啊!!!”

  罗莉向天翻了个白眼:好吧。

  正在此时,大批的侍女和侍卫蜂拥而至。

  “公主!您没事吧?”“公主!出了什么事?”

  一阵忙乱过后,伊尔斯总算被捞了起来。

  “罗莉!”鲁达丽安和法兰也来了,“怎么了?”

  “这个嘛……”罗莉知道捅出漏子了,她本来不想让母后烦神的……

  “呕——”伊尔斯吐了几口水,终于在需要解释的时候清醒过来。“姑、姑妈?”

  鲁达丽安惊讶地看着眼前衣衫褴褛的少年:“伊尔斯?”

  “姑妈……”伊尔斯暂时松下了一口气,马上晕了过去——总算见到姑母了。

  找了好几天,可是连一点点的踪迹都没有。难道主人真的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双胞胎从山谷的最底部找起,一直爬到了伊尔斯摔下去的山崖上,可是连一片衣角都找不到。

  两人丧气地往山下走去。

  “巴塞尔,主人他到底是活着还是已经……”班妮愁眉苦脸地问。

  “主人他一定还活着!”巴塞尔肯定地说。

  “那他在哪里?”有点哭音了。

  “我怎么知道啊!”让人火大的小妮子……

  “主人他如果活着,一个人也是很危险的,所以我很着急嘛!”

  “这个我也很清楚啊!我也想快点找到主人啊!”巴塞尔不断地提醒自己:耐心!耐心!

  “请问。”迎面遇上一位长得壮壮的剑士,对方打量了双胞胎几眼,很有礼貌地问道:“你们是伊莉斯·费尔特小姐的家人吗?”

  “您是说伊莉斯·费尔特小姐?”巴塞尔和班妮齐声问道。

  “是的,我是说‘伊莉斯·费尔特小姐’。”恩,很可爱的双胞胎嘛!对方心里这么想着,点了点头。

  “对对,我们是她的侍从。”班妮急忙说明。

  “您认识我家主人?”巴塞尔慎重地问道。

  “大概十五天前,我在那边的山崖上遇见她。”

  “她有没有受伤?”班妮问道。

  “没有,好像只是衣服有些破。”

  “太好了!”班妮总算松了一口气。

  “那您知道她现在在什么地方吗?”巴塞尔问道。

  “我就是受她之托来传话的。她说自己先去克拉卡了。”

  “就说了这些?”就这么点话?

  “就这些。”对方肯定地说。

  “太感谢您了!您真是帮了大忙!不过您怎么会一直在这里待着呢?您看上去不太像本地人呢。”巴塞尔忍不住多问了两句。

  剑士微微一笑,大概他觉得少年的慎重十分有趣:“我是雷特拉德·布里安特,到这里是因为有点事情要办。”

  “是这样啊。”巴塞尔觉得眼前的剑士不太像是马克西姆派来的杀手,自己似乎过度怀疑了,他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我问得太多了。”

  “没关系。”剑士笑着回答:“那么,我先告辞了。”他很快就转身离开了,不过却回头看了好几次。

  “既然主人已经到克拉卡去了,那我们也赶快跟过去吧!”班妮积极地说。

  “恩,他一定去了克拉卡的王宫。不知道他有没有成功地见到公主殿下。”巴塞尔一点都不乐观——天知道,那个除了读书什么都不会的主人会躲在哪个角落里呢?希望他不会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鲁达丽安温柔地擦去伊尔斯脸上的污渍:“你怎么会弄成这样?”

  “这个……我现在正在做运垃圾的工作。”

  “什么?”鲁达丽安露出悲伤的表情,“你父亲如果知道,一定会很难过。”

  “这……”伊尔斯想说这是为了生存嘛,却又说不出口。

  罗莉正想说点什么,门突然被急促地敲了几下。

  “王妃陛下!国王陛下他往这里来了!”把风的侍女急忙前来禀报。

  “伊尔斯,你快藏起来!你这个样子根本就不能见那个人啊!”三个女人七手八脚地将伊尔斯推入床底,鲁达丽安赶紧正了正自己的衣饰。

  在侍女的咳嗽声中,可罗斯八世走进了妻子的寝室。

  “鲁达丽安。”

  “陛下。”“父王。”

  “刚才出了什么事?”

  “没有什么。”

  “不过是一个笨手笨脚的侍从落水了。”罗莉赶紧加上一句,遭到法兰的一记白眼。

  “我刚刚见了拉克西姆。”

  “我知道。”鲁达丽安转开了目光。

  “……很抱歉。”

  “您不用说了。我都明白,是拉克西姆不好。”鲁达丽安看着自己的丈夫:他是爱着自己的,所以才会觉得抱歉吧。

  “谢谢,你能理解我的苦衷,这就再好不过了。”可罗斯松了口气,看了看两个女儿。

  “……拉克西姆要你和他联手是吧?”

  “恩,他要我协助他争夺里亚斯的那块丰地。”可罗斯在心里暗暗叹气。

  “……”

  “还有追捕前任国王的儿子。他说只要没见到尸体,就不能放松追捕的行动。”

  “!!什么?你答应了?”鲁达丽安激动起来。

  “他不肯让步……”

  “那伊尔斯不就……”鲁达丽安差点说出了伊尔斯来找自己的事。

  “对不起,鲁达丽安,我不能拿我的国家当赌注,把人民卷进战争中。克拉卡的传统就是远离战争,我不能开这个先例。”可罗斯不断向妻子道歉:“即使他是我们的孩子,我还是会这么做的。”

  鲁达丽安悲伤地望着丈夫。

  “你不要想得太多。而且,听说伊尔斯早已死在杜鲁提杜山了,好像是坠崖身亡的。”

  “噗……咳咳。”罗莉好像被呛到了。法兰拍拍妹妹的背。

  王妃垂下了目光。

  “对了,”可罗斯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你的侍女是不是病了?刚刚我进来的时候她咳得很厉害,让她休息一下吧。”

  “好、好的。”

  “还有,你的房间似乎有股味道,她们打扫干净了吗?”

  鲁达丽安一惊:“什么味道?我、我好像没有闻到啊。”说完她又看了女儿一眼。

  罗莉和法兰异口同声地说:“我们也没有闻到啊。”

  “是吗?难道是我的鼻子有问题?”中年国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你该不会是太劳累了吧?还是好好休息吧。”美丽的王妃连忙岔开话题,却显得有些笨拙。

  “恩,我会好好休息的——等你的王兄离开之后。”可罗斯苦笑着对妻子说。

  国王一离开房间,三人就赶紧将躲在床底下的伊尔斯拉出来。

  “伊尔斯……”鲁达丽安欲言又止。

  “姑母,我都听见了。我马上就离开这里。”伊尔斯微笑着安慰鲁达丽安:“我早知道叔父不会放过我。”

  “可是,你一个小孩子,我怎么能放心啊?”鲁达丽安说着就开始流泪:“你叔父他是个心狠手辣的人,不见到你的尸体他是不会罢手的。”

  ‘我还有两个侍从啊。‘伊尔斯赶紧补充说明:“他们很能干的,我就是靠着他们才从玻萨尔一路逃到这里来的。所以,以后也一定不会有问题。”

  “……好吧。那你带上这些钱。”鲁达丽安交给伊尔斯一袋大陆通用的卡达尔金币,又找出两件衣服。

  法兰细心地帮他打好包袱。

  “姑母,如果可以的话,请给我几件女装……”沉默了一会儿,伊尔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噗——哈哈。”罗莉这下可笑出声了。

  伊尔斯的脸完全红了。

  “……这,唉。为了逃命也没办法。”鲁达丽安让法兰去找了几件侍女的衣服和普通的女装。

  怎么办呢?如果可以的话,伊尔斯很想在王宫后门的这条小街上发一辈子的呆。但现实是:如果他不赶快离开这里,被表妹支开的卫兵就会在下次经过的时候把他抓住。

  唉,真是伤脑筋。其实自己根本不想跟叔父抢他的宝贝王位,可是叔父却硬是不肯放过他。虽然自己不这么想,但从客观上来说,自己的存在对叔父确实是一种严重的威胁。

  伊尔斯一边分析自己的处境,一边向老大爷家走去。刚到门口,他就听见屋内熟悉的说话声。

  “老爷爷!请帮帮我们吧!”唔——巴塞尔这家伙又在干嘛?

  “再找不到工作我们就会饿死啦!老爷爷!”是班妮!咦?会饿死吗?当初逃跑的时候自己带了不少值钱的东西呀!也不至于这么快就用光了吧?

  正想着,伊尔斯的身体已经自己动了起来。他飞快地打开门,冲了进去。屋内的三人一起看向他。

  “主人!”

  “主人!呜——”班妮哭了起来。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伊尔斯紧紧抱住如弟妹般的双胞胎。

  “主人!你没有受伤吧?”巴塞尔比较务实,先把伊尔斯全身上下细细检查了一遍。

  “没有没有。”伊尔斯连忙摇头。

  “太好了!主人没有死!”班妮用袖子擦了擦眼泪,冷不防被敲了一记。

  “胡说什么呢!不吉利!”巴塞尔又在瞪人了。

  “哼!我什么也没说行了吧?”

  唉——总是这样斗嘴。伊尔斯无奈地苦笑,心里却十分温暖。

  “你们三个认识啊?”老大爷闲闲地开口问道。

  “是、是啊。”伊尔斯总算回想起还有别人在这里。

  “他们两个是你什么人啊?今天一直在这里缠着我呀。”老大爷微微笑着,他想起前天在大街上看到的通缉令。

  “是家人、家人。”伊尔斯连忙解释道:“前阵子走散了的。”

  “是啊。”“没错!”

  “好了,总算见面啦。”老大爷咳嗽两声之后,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整理手边的杂物。“今晚都住下吧。”好一会儿,他又补充了这么一句。

  主仆三人互望一眼,巴塞尔向班妮笑了笑,后者朝他眨眨眼。伊尔斯不解地看了看两人。(这个男主角居然还搞不清状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