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王子历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王子历险记 geladis 7907 2003.05.11 13:58

    经过一段昏昏欲睡的等待,伊尔斯清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正身处摔落的山崖边。周围半个人都没有。黄昏的天空被参天古木遮去了大半,夕阳从缝隙中挤出一块块光斑,将它们投射在山路上。

  巴塞尔和班妮一定在寻找自己吧。还是已经死心离开了呢?

  伊尔斯呆呆地坐在岩石上。渐渐地天变黑了。太阳慢慢地西沉下去,四周的景物越来越暗,逐渐模糊成一片。伊尔斯想到,夜晚的山里会有野兽出没,必须生火才行。努力回忆巴塞尔的生火步骤,他找来一些枯枝,好不容易才点燃了一堆篝火。还不错,伊尔斯有不小的成就感。他安慰自己:嗯,还不错。

  肚子好饿啊。也不知道掉下去几天了,反正是非常饿就是了。肚子里叽里咕噜的乱叫,唉,得想办法填饱它才行。可是这么黑乎乎的一片,怎么找吃的啊?算了,再忍耐一个晚上吧。伊尔斯抱紧自己可怜的胃部,头好像都越来越晕了呀。

  为了节省体力,还是睡觉吧。伊尔斯做出最终决定。他蜷缩在火堆旁,努力让自己快点睡着,可是大脑还是因为饥饿而不停地做无用的运作:“啊,万一这样睡着的话,有野兽来了怎么办呢?火要是熄了的话会很危险吧?暗杀者会不会还在附近呢?呜呜——睡不着啊!”

  “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伊尔斯的小小回忆被打断了。有个男人的脚步声渐渐靠近,然后停在了几码之外。

  伊尔斯连忙坐起来一看,是个剑士模样的男子。自己不认识他,看他的样子,大概也和自己没什么过结。不过,伊尔斯还是小心地打量着对方,心中祈祷这不是叔父派来的杀手。

  “请、请坐。”伊尔斯一时忘了自己还是女孩的样子,并且还穿着破破烂烂的脏衣服。

  “谢谢。”剑士打量了面前的女孩:惊艳!虽然衣着褴褛,但美丽的面貌和高贵的气质仍是遮掩不住。他小心地将手中的大剑放在一边,以免惊吓到佳人,坐到了伊尔斯对面的火堆旁。剑士拿出一个油纸包,伊尔斯立刻闻到一阵香味——久违的食物啊!

  大概自己显得很饿吧。伊尔斯盯着纸包的眼睛转到剑士的脸上,发现对方正惊讶地看着自己。

  真是丢脸哪!自己表现得这么馋嘴,要是被父母知道了,一定会为养出这样的儿子而伤心的。

  “小姐,你……要不要吃一些?”

  抱住自己咕咕乱叫的肚皮,伊尔斯大力摇头:“不行,我怎么能吃掉您的口粮呢?”

  “没关系,”强壮的剑士亲切地笑着,“我吃不完的。”

  “这、这样吗?”伊尔斯努力违抗肚皮的抗议,再次确认吃掉食物的善后问题。

  “来,给。”剑士微笑着递给伊尔斯一块巴掌大小的厚饼,还好心的加了一句,“这个很干,吃的时候要小心,别被噎住了。”

  “谢谢!”伊尔斯眉开眼笑地接过干粮,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口。真的很干!而且很硬!不过比饿肚子的感觉要好多了。

  风卷残云般的解决掉一个,伊尔斯又用无辜的目光扫描油纸包内仅剩的一块饼。肌肉发达的剑士非常配合地递了过去。

  “真是太谢谢您了!剑士先生。”伊尔斯狼吞虎咽地吃掉第二块饼,终于消除了大部分饥饿感。

  真是个能吃的姑娘啊!不过她可能饿了很久了吧,连衣服都这么残破,难道遇到了什么不幸的事?剑士推测着伊尔斯在深夜出现在山中的原因。

  “我是雷特拉德·布里安特,是个流浪的剑士。”

  “我是伊莉斯·费尔特。”伊尔斯随便的就把别人的姓氏拿过来使用。

  “恕我冒昧,您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以至于这种时候还在山里逗留?”雷特拉德关心地问,当然也是出于一点好奇和怀疑。

  “是这样的,我昨天(大概吧……)不小心从那边的山坡上滚了下去,今天黄昏的时候才爬上来。”伊尔斯非常模糊地解释。

  “啊?”雷特拉德睁大了眼睛。

  “你从那里滚下去?”雷特拉德指着不远处的小斜坡。

  “没错。”如果说自己是从断崖上来的,岂不是要吓死人?

  “自己爬上来的?”

  “是啊。”

  雷特拉德仔细看了看伊尔斯的全身:“您没受伤吧?”

  “没有。连我自己都很吃惊呢。”伊尔斯笑了笑。呼——好像过关了。

  “您真是个幸运的人。”雷特拉德也露出了憨厚的笑容:“小姐,就您一个人吗?您家住在哪里?”

  “哦,是这样的。我正在旅行途中。因为我从山坡上滚了下去,我的家人可能正在找我。”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我有急事要去克拉卡,不能一直在这里等他们。所以,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请说。”雷特拉德非常热心地洗耳恭听。

  “如果剑士先生看见一对大约十四岁的双胞胎在找我,请告诉他们,我先去克拉卡了,就这样。”

  “好的。如果我看见他们,一定转告。”

  “谢谢你。”伊尔斯稍微放了心。“既然这样,明天一早我就可以出发了。”

  “您一个人不要紧吗?”

  “没关系的,旅行惯了。”事实上,虽然伊尔斯确实旅行了很久,但单独一个人还是第一次。

  “您是一个女孩子,这样在外面独自旅行恐怕不太安全吧?真的不需要帮忙吗?”雷特拉德热心地问。

  “可是剑士先生应该也有自己的事要做吧?”怎么能让他跟着啊!要是他发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那就用不着再去克拉卡了——乖乖地把脑袋交给叔父算了。

  “其实,我的事情并不着急。”雷特拉德微笑着说,“我只是在找一件东西,已经找了很久。”

  真是个好人哪!伊尔斯在心里苦笑。可是对现在的自己来说,实在是无福消受。“剑士先生在找什么呢?”当然在表面上,伊尔斯还得表现得很有礼貌才行。

  “我在找一把魔剑。”

  “啊?”

  “小姐您不是里亚斯人吧?”

  “是的。”确实不是。

  “在里亚斯有一个古老的传说。统治大地的罗米特王拥有无数的财宝,他将反叛自己的女儿和自己的魔剑葬在一起,封印在某个地方。据说,得到魔剑者将统治大地,而能让公主复活的人将得到她强大的魔法力量。”

  在伊托沙王宫里的时候,自己好像确实看到有一本书这么写着。伊尔斯很自然地联想到那位被封印的公主——瑟瑞西亚·德拉肯斯,虽说和传说有点不大一样,但大致上却十分符合。

  “你是想统治整个大陆?”伊尔斯不自觉地提高了音量。

  “……我没那种野心。”

  “那么,你是想得到公主的魔法力量?”

  “魔法这种东西我还不需要。”雷特拉德抓抓头。

  “那你为什么要那把剑?”

  “……我是想证明自己的能力。”雷特拉德的表情黯淡下来。“不管是得到魔剑还是公主,这个人都必须具备最强的武艺和最高的勇气。我想证明的就是这个。”

  还有此一说吗?伊尔斯困惑地搜索脑中的资料。不过,能拔起那把剑的人至少得是个孔武有力的家伙。

  “对不起,才第一次见面就说了这么多。”雷特拉德直率的话语使伊尔斯非常愉快。

  “不、不,您真是个豪爽的人啊!”伊尔斯微笑着说。

  清晨醒来,伊尔斯发现雷特拉德正在烤一只肥肥胖胖的野兔。

  “这是早餐吗?剑士先生。”伊尔斯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暂时忘记了自己的立场。

  “不是,这些要作干粮。”雷特拉德熟练地翻动树枝,一阵阵肉香刺激着伊尔斯的食欲。

  “哦,这也能当干粮啊?”

  “来,这是您的早餐。”雷特拉德像变魔术似的拿出一捧鲜红的山莓。

  伊尔斯小心地尝了一个。“真好吃!”

  “您喜欢就好。”雷特拉德又送上一杯热水和一块麦糕。——麦糕是用大石头压实的麦粉制作而成的一种旅行食品。虽然吃起来很硬,味道也是一般,不过由于体积很小便于携带,所以大多数出门在外者都会带上一些作为备用食品。

  开心地享用着简单新鲜的早餐,伊尔斯的脑子也开始慢慢清醒起来:对方可不是自己的家臣或亲人哪,怎么可以这样没有礼貌地大吃大喝?

  “那、那个,剑士先生,你用过早餐了吗?”伊尔斯结结巴巴地问。

  “我一向很早起的,早就吃过了。”雷特拉德微笑着取下终于完成的烟熏兔肉。“这个您带上吧。”

  “啊?”伊尔斯高兴地差点把手里的麦糕扔进山谷。“这是……为我准备的?”

  “是啊。我想您是个女孩子,应该不太会打猎吧?好像您又没带钱,没办法买食物。所以,我就自作主张地烤了这只兔子,够您吃上七八天吧。这里还有十个卡达尔金币。”

  真是个慷慨的人哪!伊尔斯目瞪口呆地听着。

  “还有,这几件衣服是我带着备用的。不嫌弃的话,就请换上吧。”

  咦?这样我不是又变回男装了吗?

  实在是舍不得拒绝这么诱人的好意,伊尔斯接过了剑士递过来的包袱。情况似乎是有点奇怪的样子。

  “太感谢了!剑士先生,你真是个大好人!”伊尔斯扮出女孩般的笑脸。

  “不,身为一个剑士,这是应该的。”雷特拉德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他的面孔不自然地微微发红。

  这种表情……他该不会是喜欢上女装模样的自己吧?伊尔斯对这种可能性感到哭笑不得:我这么适合当女孩啊……

  雷特拉德将伊尔斯送到了杜鲁提杜山南坡的山脚下。

  “总之,非常感谢你。”伊尔斯决定快点上路。虽然这个剑士看上去挺老实的,可难保他不会有什么奇怪的举动啊。自己居然还和他相处了一夜,现在想想,还真是危险!

  “费尔特小姐,您真的要立刻上路吗?”

  “恩,是的。”

  “如果您觉得困难的话,请一定要回来找我。我可以送您到克拉卡去。”

  “真的不必了。”伊尔斯保持着礼貌性的微笑,心里想着,怎么能跟你一起走啊,那岂不是要出事?”而且,还要拜托剑士先生你传话给我的家人呢。所以,你就不必送我了。”

  “恩,是这样……那么,你在路上要多加小心。现在各国局势相当紧张。”

  “谢谢,我会的。再见了,剑士先生。”

  看来,这个女孩并非自己想象中那么柔弱啊。雷特拉德在心里又为她加上了几分。也许,这就是自己理想的对象吧。

  离开山区后,伊尔斯换上了雷特拉德赠送的男装,恢复了自己以往的模样。扮女孩时用的半长发,也束在了脑后。

  他尽量沿着里亚斯的边境赶路。也许暗杀者们认为伊尔斯已经不可能生还了吧,于是也没有人来追杀他,让他得以度过一段比较安宁的时光。

  伊尔斯花了三枚金币雇了一辆小马车,一路上看看风景,倒也十分惬意。

  车夫是个很老实的乡村人,三枚金币已经抵得上他两个月的开销了,所以他非常乐意地接下了这次远行的工作。

  因为这里位于国土的边境,所以热闹的城镇很少。马车是很重要的交通工具,车夫一般都是熟悉路途和地形的优秀向导。沿着基斯河南下,通过沉默森林,就可以进入克拉卡的境内了。

  “小少爷,已经到了。”

  “是吗?”伊尔斯从车厢里探出头来看了一下周围的景色。“谢谢您,大叔。”

  “哪里。”车夫露出淳朴的笑容。他想着,今年夏天可以稍稍休息一段时间了。

  “那边的高地上就是关卡。通过那儿,就进入克拉卡了。”

  “我知道了。”

  “你要小心哪,现在骗子和强盗很多的。”

  “好的。多谢您的关照。您回去吧。”伊尔斯微笑着与朴实的车夫告别。

  里亚斯与克拉卡之间的关卡不止一个,不过,这个关卡是最西边的。

  走上红砖砌成的台阶,伊尔斯来到关卡的入口前。两名士兵正在站岗。

  “请问到克拉卡要办哪些手续?”伊尔斯小心地问。希望在这种非常偏僻的边境地带不会有自己的通缉令出现。

  “小弟,你到里面的办公室去吧。他们会告诉你的。”一名士兵和气地说。

  “谢谢。”看样子这里似乎没有什么危险。

  跨进办公室的门,伊尔斯被满满一屋子的人吓了一跳:怎么这么多人?

  不大的办公室里,足有三十来个人挤在里面。这些人或站或坐,看见进来了一个少年,目光齐刷刷地放到了伊尔斯的身上。

  伊尔斯像只菜鸟一样战战兢兢地穿过人丛,来到办理过境的官员面前。

  “请问……”

  “你,拿着这个号码。在那边等着,叫到你的号码再过来。”官员身边的助理递给伊尔斯一个铜制的号码牌。

  “好、好的。”伊尔斯拿着铜牌退到一边。自己是三十九号。

  “嗨!”一个满脸胡茬的青年对伊尔斯打了声招呼。“小弟,你好。”

  “哦,你好。”这时的伊尔斯看上去有些傻楞楞的。

  “你也要到克拉卡去找点活干吗?”青年的一举一动都像个痞子。

  “哦……是啊。”伊尔斯陪着笑。

  “你是哪儿人?”青年从衣襟里摸出一根牙签,并把它咬在嘴里。

  “我……我从飞马村来。”伊尔斯感到有些不大自在——他毕竟是个王族,而且还受过高等教育;更重要的是,他从没和这样的人说过话。

  “飞马村啊。你叫什么名字?小弟。”青年双手抱胸,样子更显得流里流气。

  “我叫伊纳尔·费尔特。”自己已经用过多少假名了?伊尔斯在心中苦笑。

  “原来是伊纳尔小弟。我是拉格斯代尔·巴布罗尼。”他拍拍伊尔斯的肩膀,显得很高兴:“以后你就叫我拉格好了。”

  “哦……好的。”

  “你不知道吧?这里每个月只准四十个人过境。”

  “啊?那么……我今天没办法过境了?”

  “你来得很巧,今天边境正巧开放。像我,五天以前就来申请了。”

  “为什么?”

  “因为大家都想到克拉卡去赚钱啊。”拉格斯代尔的口气好像在说:你真是个小白痴!

  “哦,原来如此。”伊尔斯除了让脸皮厚一点,也没有更好的应对方法了。

  “三十二号!”助理在前面叫了起来。

  “哦,到我了啊。”拉格说道。“我先过去了。”

  不一会儿,助理叫到了伊尔斯的号码。

  “我是三十九号。”

  “你的名字?”

  “伊纳尔·费尔特。”

  “出生地?”

  “飞马村。”

  官员抬起头:“就是前段时间很出名的那个地方嘛。”

  “恩,是的。”伊尔斯点头。

  “说是发现了什么宝物。这事是真的吗?”官员好奇地问。

  “恩,是真的。是一件黄金时代的文物。”

  “什么样的东西?”这时,不少人都凑过来了。

  “这个……我也不大清楚。”此时,伊尔斯只想快点过境。

  “你不是从那儿来的吗?”官员有些失望地说。

  “……我只不过是个普通的村民而已,那种宝物只有社会名流才见得到啦。”

  官员摇摇头:“我还以为你知道些什么呢。”他在过境书上签了字,盖上印章,手续便完成了。

  四十个人被集中起来,排着队通过了国境线。

  现在只剩下五枚金币了。离开飞马村的一个月后,伊尔斯终于到达了克拉卡的首都——波利纳。

  波利纳是商业大国克拉卡的政治中心,但它并非克拉卡商业贸易最发达的城市。波利纳和玻萨尔不同,讲究文明礼貌的克拉卡人对公共场所的关注绝对比伊托沙人多得多。街上的人们着装整齐,说话都很客气。完全不是那种满街都是精明的商人拿着黄铜小秤在讨价还价的景象。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怎样才能见到姑母。身为王妃的姑母大概是不会出宫的。她一直都是个沉默、内向而又温和的女人,连她的婚事也是父王安排的。

  伊尔斯不断转动脑筋。自己十二岁时,曾代表父王来这里出席姑母的婚礼,因此对王宫内部的布局还残留着一定程度的记忆。但是如何进去呢?

  身上的钱也不多了,该怎么办?

  伊尔斯抓抓头,刚要转身,一只手就从背后拍了下来。

  “哇!”伊尔斯和他身后的人同时被吓了一跳。

  “我说伊纳尔小弟,你想吓死我啊?”拉格斯代尔·巴布罗尼抚着胸口,一副被吓得不轻的样子。

  “对不起。”伊尔斯苦笑着道歉,心想怎么又遇上这家伙啦?

  “你也到波利纳来了啊?”

  “是啊。”

  “怎么样啊?没钱是不是?”拉格斯代尔重新咬好牙签,摆出“大哥我会罩着你”的样子。

  “是……?”

  “那就跟我来吧。”拉格斯代尔拍拍伊尔斯的肩膀,示意他跟着自己。

  穿过几条街,两人来到一座老旧得有些恐怖的房屋之前。

  “大叔。”拉格斯代尔径直走了进去,似乎对这里已经很熟悉了。

  “拉格,是你啊。”一个有点驼背的老人扭过头来看。“这是谁?”

  “同胞嘛。”

  “哦,小兄弟,你也是里亚斯人啊。”老人一边轻轻地咳嗽,一边手脚麻利地整理着面前的一堆杂物。“但是,听口音不太像啊。”

  伊尔斯心里一沉,糟糕,说谎说出问题来了。“哦,我父母在我小时候就分开了,我一直跟妈妈住在伊托沙。”

  “是吗?”老人的声音中透出了一丝怀疑,不过他并未深究。

  “您不是有门路吗?帮他找个活儿干干吧。”拉格非常适时地转移了话题,伊尔斯感激地望了拉格斯代尔一眼,后者向他咧嘴一笑。这……

  “正好有个王宫里的差事,报酬还满高的,你干不干?”老人问道。

  拉格斯代尔向伊尔斯使了个眼色,伊尔斯连忙答道:“好的,我干。”

  “好,那你明天早晨过来吧。”

  “大叔,他没地方过夜哦。”

  “这样啊。不嫌弃的话,就在我这里挤一挤如何?”

  “实在是太谢谢您了。”伊尔斯忙着道谢。

  “跟着大叔好好干吧。”拉格斯代尔仍然微笑着。他将牙签拿在手里看了看,“那我先走了。”

  “太谢谢你了。”

  “哈哈,不必了,多保重吧。”拉格斯代尔挥了挥手,走进了黄昏的人群之中。

  “请问,是什么样的工作呢?”清晨的空气相当清凉,得到了充足的睡眠,伊尔斯有些期待地行走在通往王宫的小路上。

  “哦,忘了告诉你,是整理垃圾的工作。”

  “垃、垃圾?”伊尔斯的声音有点变调。

  “是啊,这个工作又脏又累,报酬虽然很高,但是没人愿意做。”老人接着又说:“拉格那孩子,我和他是同乡,我到克拉卡来的时候,他才十二岁。他也真能干,我找了那么久都没人来干的工作,他一来就把你给找到了。唉,不过现在愿意吃苦的年轻人已经不多啦。”

  “……哦。”这是在夸奖自己吧。

  “我想,他在赌场的工作一定能干得不错。”老人似乎在自言自语。

  “赌场的工作,一定很辛苦吧?”

  “对别人来说,大概确实是很辛苦。不过,拉格在家乡的父母就是开赌场的,他没问题的。”

  “……他真是厉害啊。是他自己找到的工作吗?”怎么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了?

  “不是,我帮他找到的,条件就是带一个人来做整理垃圾的工作。呵呵,他自己不想干嘛。”

  换句话说,自己成了拉格斯代尔找工作的踏脚石?

  伊尔斯愤愤地将第十七袋垃圾丢进垃圾车,厌恶地瞪着已经开始出现的有翅臭虫。即使是戴着三层纱布,臭气还是源源不断地传入自己的鼻子。

  不过,好歹也算是进入王宫了。至少达成了计划的第一步嘛。伊尔斯自己安慰自己。

  ※※※※※

  我觉得这一段写得好糟……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