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三十难而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9 吃了没文化的亏

三十难而立 喵子莫 2176 2019.10.28 07:00

  白人大姐显然对张伟没有回答“YES”或“NO”不太满意,皱眉继续问道:“你来美国的目的,是什么?”

  “我是来这里开会的。”怕白人大姐听不明白,赶忙又补充道:“开会地你地明白?类似于趴台(party),很多人的那种趴台。”

  张伟一时有些想不起,“会议”那个单词叫什么来着?

  白人大姐的中文显然还有待提高,被张伟这英语盲这么一解释,反而更听不明白了,满脸疑惑地问道:“party?”

  “No party,meeting,meeting。”张伟看到白人大姐一脸迷茫的神情,立刻也明白了自己貌似有些用词不当。

  不过还好,他突然就灵光一现,想起了“会议”的单词,赶忙一边喊着,一边伸手就要从背包里去拿会议邀请函。

  只是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立刻就让身后的黑叔叔紧张起来,手里提着的枪也抬高了几分。

  如果张伟不是背对着黑叔叔,看不到微微抬高的枪口,估计这会儿都能吓尿了。

  “meeting,meeting。”还好张伟包里东西简单,很容易就找到了会议邀请函,立刻就递向了白人大姐。

  可能是黑叔叔见张伟掏出的不是武器,暂时没什么威胁,这才将手中的枪放了下来。

  之后,可能是觉得眼前这个紧张兮兮的黄皮肤胖子,还是不那么让他放心,所以依旧站在张伟背后不远处,没有离开。

  白人大姐查验了张伟的会议邀请函,又让张伟出示了酒店信息和回程机票,就准备要给张伟放行。

  就在这时,黑叔叔莫名其妙地走过来和白人大姐嘀咕了几句,之后白人大姐点了点头,再次看向了张伟。

  “你,能,解释一下,之前,为何,那么慌张吗?并且,为何,你,没有同伴?”

  “I,有同伴的,不过他go了美国人的通道,USA的通道。”张伟尽力用他觉得对方能听明白的语句解释道。

  白人大姐却听得一脸懵,“请你,只用,中文讲,这样,我听不懂。”

  张伟那个汗啊,哥们就是怕你听不懂,才尽量用英语来讲,你连这都听不懂,还能算是地地道道的美国人吗?

  张伟好不容易手舞足蹈的给白人大姐解释明白,却没想到大姐又提了一个更加犀利的问题。

  “你是,通信产品,的,销售员,能否,帮我,画一张,通信系统,的,构成图?”说着,还为张伟递上了纸笔。

  “OK!”张伟哪敢说NO啊,估计一说出口就得卷铺盖,搭乘最近的一班航班回国了。

  张伟花了五分钟时间,精心画好一副通信系统的拓扑图,微笑着递给白人大姐。

  白人大姐只是垂头扫了两眼,便收了起来,抬头继续问道:“最后,问你,一个,问题,你,为什么,来,美国,不带,行李?”

  张伟瞪大双眼,差点喷出一口老血,哥们不是带了一个电脑包吗?难道这不算是行李?

  无奈,为了出关,再二的问题也是要回答的,张伟将自己的背包放在柜台上,拉开拉链,露出里面的换洗衣服,让对方查看。

  “这就是我的行李,因为只待一周,所以没带太多的东西。”

  白人大姐随手翻了翻张伟的衣服,之后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重新整理了一下张伟的证件,就准备要递还给张伟。

  就在这时,张伟电脑包里突然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顿时白人大姐面色苍白,啊的一声惊叫出声。

  还站在张伟附近的黑人大叔,更是大叫一声:“Freeze!Hands up!”直接就冲了上来。

  张伟一下子也被吓住了,愣是半点儿都不敢动弹。此刻他脑子里正在快速运转,拼命寻找着与这声大喊所匹配的汉字。

  然而,直到他被黑人大叔一记“大擒拿手”,按在柜台上的时候,他脑中依然没找到与之匹配的答案。

  这单词,貌似他没学过啊!

  这突然发生的异常,让小黑屋内顿时就变得无比的安静。

  “嘀嗒,嘀嗒,嘀嗒……”

  看黑叔叔和白人大姐的神情,貌似每一声都响在了他们的心尖上,只有张伟这货除外,因为这货此刻的大脑,已经因为之前的超频运转,当机了。

  就在黑叔叔腾出一只手,小心翼翼的掀开张伟放在柜台上的电脑包,准备寻找这“危险品”的时候。

  突然,滴答声戛然而止,紧接着就是一阵“铃铃铃”的响声。

  张伟明显感觉到按住他的那只有力大手,猛然一抖,顿时肩膀一阵剧痛,直疼的张伟龇牙咧嘴,惨叫不已。

  “铃铃铃”的声音响了几秒,之后又换成了“滴答滴答”的声音。

  刚刚的一阵剧痛,也让张伟的脑子从当机中恢复过来,赶忙忍着胳膊上的疼痛,大声说道:“Clock!clock!clock!”

  情急之下,张伟连喊了三遍,很是符合“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的要义。不过更重要的是,情急之下,这货居然突破了他的语言天赋的瓶颈,喊出的单词,居然没带上他一贯的晋北口音,很是字正腔圆。

  黑叔叔闻言一愣,显然是听明白了张伟这货的意思,手上的力道也是微微一松。

  很快,黑叔叔用腾出的右手,从张伟的电脑包中翻出了他的手机,屏幕上醒目的电子时钟正在一秒一秒的跳动,而那“嘀嗒”“嘀嗒”的声音,也确实是从这手机中传出的。

  要不是张伟此刻还在被黑叔叔的“大擒拿手”制服中,他真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光子。

  怎么就忘记把手机中午睡闹钟给关了,并且还没想起来在关机状态下,闹钟也是会响的……

  危险解除,黑叔叔虽然收了他的“大擒拿手”,却没有轻易放过张伟的电脑包。

  直到将张伟包里的物品全部丢在地上,仔细查验了一遍之后,又把玩了几下张伟的手机,这才笑眯眯地将张伟的手机递还给了他。

  “Blue,I like the color!”

  黑叔叔丢下了这么一句话,没事人一样的走了,只留下一脸懵逼的张伟,在原地瑟瑟发抖。

  没办法,他听不懂啊,不敢乱动,也不敢去问,黑叔叔可是有枪的啊,而且那枪还很长……

  “Ok,你,可以,通过了。”

  “哦,Thanck you,very very very much!”

  白人大姐也从之前的惊吓中恢复过来,递上了张伟的证件。

  张伟五味杂陈的道了声谢,蹲在地上,一边收拾起了行李,一边深刻反思,他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最后他终于找到了问题的根结——这是吃了没文化的亏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