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三十难而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6 敲钟

三十难而立 喵子莫 2153 2019.10.21 17:12

  “废话真多。”查辉不满地瞪了酒吧经理一眼。

  酒吧经理像没看见一样,直挺挺地站在一边,依然保持着职业的微笑。

  “你们先来,还是我们先来?”欣总道。

  查辉道:“女士优先,你们先请。”

  他是存了小心思,一来是想看看对方是不是真有这个胆儿敲钟,还是只是来唬自己的;

  二来,是怕自己先敲了对方会赖账,那他岂不是白敲了钟给别人乐呵吗?

  毕竟,打赌约定的那事儿,是不合法的,对方真耍起无赖,这大庭广众之下他还不好用强……

  听对方口音貌似还不像是杭州本地的……

  输赢貌似自己都占不到多大的便宜……

  这么越想,他就越有些后悔打这个赌,怎么想风险和收益都不成正比啊!先看看情况再说。

  丰涛:“辉哥……”

  “我心里有数。”

  丰涛再一次被查辉用眼神怼了回去,也不敢再多话,他很是郁闷,在他想来今天的辉哥有些太不理智了,他们自己又不是没有女伴,何必玩这么大呢?万一真的输了呢?

  此刻丰涛开始认真考虑自己是不是该先遛了,这意气之争往往是一开始就很难停下来,最后恐怕还会殃及池鱼,那可都是真金白银啊!

  但他最后还是咬牙决定留下,毕竟以后还是要靠着查辉吃饭的……

  “好,那就先敲给你听个响儿,待会你可别不敢接,那可是要光着腚趴出去的哟……”

  “哼,等你先赢了再说。”说完,欣总回过头朝着老胡道:“胡哥,劳烦你去敲钟吧。”

  老胡却摇着头道:“妹子,这种出风头的事情,老哥我就不去了,就让给年轻人吧。”

  “小张,你去敲吧,记得待会上台把话说漂亮点儿,尤其要将我们‘渣坏’哥,那准备光腚爬出去的特殊要求,都要和大家讲清楚,讲明白。”

  “好的,万总,欣总,您二位就等着听响儿吧。”张伟爽快地答应道,说完就准备往吧台的方向去。

  “这个……需要您先买下单。” 酒吧经理很没眼色地提醒道。

  紧接着他身子一让,露出了后面拿着POS机的服务生。

  原来这经理在刚刚让人统计价格的时候,就已经交代人将pos机准备好了。怎么说也是大业务,必须一条龙服务好。

  老胡笑着朝阮晓玲示意了一下,阮晓玲从身侧拿出包包,翻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了酒吧经理。

  这时查辉也注意到阮晓玲包包,是最新的GUCCI限量款,再往沙发里侧,阮晓玲刚刚拿包的地方一瞅,又发现了一款香奈儿的限量款包包,他顿时就有些惊疑不定。

  古驰和香奈儿都是世界有名的奢侈品牌,不分伯仲,一个优雅一个奢华,却都不是寻常吧妹能买的起的,更别说还是限量版的。

  查辉毕竟也是个家境不错的富二代,在女人身上花钱也是很大方的,经常海外买带些包包、化妆品啥的送美女,因此对奢侈品还是很有研究的。

  他自己开着一家皮包公司,平时仗着父母积累下的人脉关系,总能接到些项目再转包出去,所以来钱也比较轻松。

  丰涛他们几个便是经常从查辉的手上接项目,一来二去,几人便成了“关系不错”、“坐地分赃”的“好兄弟”。

  有些人钱越多,人也就越飘,查辉典型就是这样的人。

  但他却不傻,此刻也明白自己是看走眼了,不免心里也有些发毛。

  毕竟对方毫不犹豫就敢去敲钟,这足以说明对方也是个硬茬。

  但此刻他又拉不下脸来向对方认输,自己大话都说出去了,难道还真光着腚爬出去?

  他丢不起这个人,尤其还是要在这么多人的酒吧里。

  真如果这么干了,都不用等到天亮,估计最多半个小时,他就会成了杭州城的“名人”。

  “不就是二十多万听个响吗?哥全当过年放了烟花。”

  查辉虽然心里这么想,却不免还是觉得肉疼,那可是二十多万啊,买烟花应该够装满一车了吧……

  “当当当……”

  张伟这货用小木槌使劲敲起了吧台边的铜钟,与其说是敲,还不如说是在砸。不过这钟声却依然被喧闹的背景音乐所掩盖,没有太引起人们的注意。

  还好跟着他一起过来的服务生机灵,见状马上叫停了音乐。

  音乐戛然而止,清脆的钟声响彻酒吧,所有的人一下子全部愣住了,酒吧瞬间变得无比安静。

  “当当当……”

  清脆的钟声再次被敲响,很多人疑惑的向钟声响起的方向望去,忽然,有一个客人最先反应过来,兴奋的大声吼叫起来:“这是敲钟,有人在敲钟!有人在敲钟!”

  “天啊!真的是有人在敲钟。”

  “oh,my god。”一位金发碧眼的老外美女,激动地抱住了她有些迟钝的闺蜜。

  “这胖子不会是疯了吧,这么大的场子也敢敲钟,不会是不懂规矩吧……”也有人对张伟的行为生出了质疑……

  这一瞬间,酒吧里就炸开了锅,甚至有很多离吧台较远的客人,都已经离开位置向吧台挤去,都争先恐后想要一睹这敲钟土豪的真容……

  此刻的张伟已经傻了,彻彻底底的傻了,不是因为被许多人围观,而是不知道是哪个疯女人最先冲上来,在他的肥脸上啃了一口,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等服务生好不容易找来保安,将张伟从红粉堆里拯救出来的时候,他还保持着目瞪口呆的状态,甚至离得近的人还能看到他的双腿还在微微颤抖……

  张伟真不是因为过度兴奋才这样的,他是真的被吓到了……

  这些疯狂的女人,不止在张伟的肥脸上印满了唇印,甚至还有牙印……

  此时的张伟真有种唐和尚孤身入了盘丝洞的感觉,差点儿就被这些个女妖怪给生吞活剥了。

  等服务生去取来一块热毛巾,满脸艳羡地递给张伟的时候,张伟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

  接过毛巾,张伟只是在脸上轻轻一擦,就见白色的毛巾上,已经沾染了好几种色号的口红,红的、粉的、黑的……

  张伟只能这么粗略的区分出几种颜色,但却明白这每一种颜色都不单单是一种,草莓红、柿子红、豆沙玫瑰红……特么的,不都是一种红嘛。

  张伟真不明白,这些连红绿灯说不定都分不清楚的女人,怎么能够从同一种红色中,区分出那么多种不同的色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