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三十难而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2 回沪

三十难而立 喵子莫 2205 2019.10.24 18:00

  第二天早上,张伟去老胡住的酒店见了一面,也终于顺利完成了对徐铿的承诺。

  在张伟看来,老胡还是很够意思的,在听闻他还有两百多万的业绩缺口时,很爽快的就答应了张伟请他帮忙压货的请求。

  老胡当着张伟的面给他南京公司的财务打了电话,让财务将刚收的两张一百多万的银票准备好,不过却需要张伟亲自跑趟南京去取。

  银票是银行承兑汇票的简称,在总代这个行业中,银票基本等同于现款。

  至于压些什么货,老胡让张伟自己看着办,只要年底能清掉就行,这也算是对张伟的报答。

  因为昨晚万总和欣总玩的很开心,临走时和老胡低语的几句话,让老胡吃了定心丸,南鸿科技手上那个三千多万的大项目,他老胡算是十拿九稳了。

  所以挪对个两百多万帮小兄弟点儿忙,也就不算多大的事儿了。

  两张银票加上另外的八十万,足够补足博通公司那三百多万的缺口了,徐铿也就不必再担心他自己Q2的奖金了。

  傍晚的时候,张伟带着两张一百多万的银票,踏上了回上海虹桥的高铁。

  晚上六点多下了火车,张伟刚从停车库里取车出来,就接到了徐铿的电话。

  “胖胖,我已经在虾满堂定好了位置,特意为你这个大功臣接风洗尘,你快点过来。”

  徐铿的声音中掩饰不住的兴奋,他在下午接到张伟的电话后,就定好了虾满堂的位置。

  不过,张伟有些怂徐铿请吃饭,不仅是因为徐铿一沾酒就成了话唠,而且每次不喝到饭店打烊,这货绝不收兵。

  刚入职的时候,他还觉得徐铿这种性子很有北方人的豪气,随着年过三十,张伟真觉得自己力不从心了。

  “老大,今天就算了吧,咱改日好不?媳妇在家已经做好饭了。”

  “那可不行,你马上去和媳妇请假,今天这顿酒你小子别想逃。”

  挂断了电话,张伟无奈地叹了口气,他没敢直接给雪莉打电话请假,而是选择在微信里报了声平安,然后把徐铿请他喝酒的事情说了一下。

  很快雪莉在微信里回了一个发怒喷火的表情,显然是对他这种先斩后奏的做法有些不满。

  接着张伟又收到了雪莉发来的一条信息:喝酒别开车,能不喝酒就别喝。

  张伟回道:请老婆大人放心,又配上了一个么么哒的表情。

  然而,这顿酒两人一直喝到了凌晨一点才结束。

  席间可能是因为只有他们两人,徐铿很没下限的把张伟一顿狠夸。

  几杯酒下来,差点就让张伟误认为自己是史上最牛的销售了,并且还是没有之一的那种。

  至于雪莉的嘱咐,早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

  最后张伟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只记得散场的时候,他一不小心踢倒了空酒瓶,噼里啪啦的响了好久。

  上海查酒驾查的很严,张伟还算保留了自己最后一丝理智,没胆大到敢酒后驾车,那可是要在铁栅栏里关七天的啊。

  饭店老板帮张伟叫了代驾,好心的代驾师傅在到达目的地后,还贴心的将张伟扶进电梯,帮他按好了楼层才离开。

  只是当张伟半夜被尿憋醒,迷迷糊糊地准备找个犄角旮旯方便一下,在解裤腰带的时候,他忽然觉得不对劲,急忙再一摸裤子口袋,口袋里空空如也,钱包、手机、钥匙统统都不见了。

  再一想,好像随身的电脑包也不见了。

  张伟差点儿就尿了,脑门顿时冷汗直冒,酒也立刻醒了大半。

  电脑包里可有两张一百多万的银票啊!

  搞丢了那事情可就严重了。

  丢了银票虽不说像丢了现金那样,会立刻造成损失,但银票丢失后处理的流程相当的麻烦。

  想要收回银票涉及的款项,没个一年半载是不可能的,这其中产生的人力、物力、以及时间成本更是张伟负担不起的。

  张伟顿时三魂吓没了两魂,呆呆的楞了好一会儿,这才赶忙在黑暗中找了起来。

  他也是急昏了头,都没去想自己身处什么地方,直到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扑通一声摔了个狗啃泥,他这才发现自己是摔在了自家门口的过道里。

  张伟的体重可是超了两百斤的,这一摔动静可不小,过道的声控灯顿时就亮了起来。

  他这才看清楚,原来绊倒他的居然是一个枕头。再一细看,这枕头还很熟悉,好像是他床头上的那个……

  就在张伟趴在地上凝视着自己枕头,想要搞清楚状况的时候,家门忽然打开了。

  穿着睡衣的雪莉,一脸怒容地站在门口,正咬牙切齿的瞪着他。

  张伟一见是雪莉,就像是看到了救星,哪还顾得上注意媳妇的神情,忙问道:“媳妇,你看到我的包了吗?”

  “没看到。”雪莉交叠着双臂,气呼呼的道。

  “啊!完了!要死了!”还趴在地上的张伟,一下子像死狗一样瘫在地上。

  “你还进不进来,不进来我关门了。”

  张伟泪眼涟涟,扭过头看着雪莉道:“亲爱的,我错了,我不该不听你的话,我把包丢了,这下摊上事儿了,我完了,要倾家荡产了,呜呜……”

  说到最后,张伟这货居然还像个孩子一样哭起了鼻子。

  “行了,行了,别嚎了,你的东西都被我收了,这么大的人了,都不知道节制,没事喝那么多酒干嘛……”

  “啥?你说你帮我把东西都收了?”张伟一愣,顿时破涕为笑,“太好了,太好了……亲爱的,你可吓死我了。”

  “你还有脸笑?还不快给老娘滚进来。”

  ……

  张伟一直睡到中午才醒来,准确地说,这货是一翻身从沙发上摔下来给摔醒的。

  趴在地上的张伟,还没睁开眼,就听到耳边传来沙沙的声响。

  张伟刚一睁开眼,就看毛茸茸的一团东西在他眼前晃动,差点儿就惊叫出声。

  当他看清楚之后,顿时就抑郁了。

  家里的可爱喵——牙牙,此时正用喵屁屁对着他,做着埋屎的动作。

  这得有多嫌弃他呀!

  张伟一气之下,对可爱喵伸出了魔爪,准备抓过来羞辱它一番,以报被它当屎埋之奇耻大辱。

  然而张伟的一切举动,早在神喵牙牙的算计之中,他刚一伸出魔爪,神喵牙牙便身手敏捷地躲开了。不仅如此,神喵牙牙瞬间又化身为可爱喵牙牙,跳到餐桌椅子上优雅地卧了下来。

  然后牙牙抬起它刚刚埋完“屎”的前爪,一下一下地舔了起来,看在张伟眼里,感觉这货就像是上完厕所在洗手一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