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三十难而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 问题出在哪儿

三十难而立 喵子莫 2083 2019.10.12 18:09

  “我……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对方突然……就变卦了……”黄博结结巴巴地说道。

  张伟听得有些火大,真不明白公司从哪儿招了这么个人,遇事连句完整的话都讲不清楚,还干什么销售。

  “老大,我这就去打电话了解下情况。”张伟懒得再去问黄博,放下电脑包掏出手机,立刻就准备离开会议室去打电话。

  “就在这里打,开免提,我倒是要听听,问题到底出在哪儿了?”

  虽然张伟很是反感当众开免提打这样的电话,但看徐铿正在气头上,也就无奈拨了出去。

  也许是博通公司的蒋总正在忙,也许是根本就不想接他的电话,张伟一连拨了三次,都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张伟本想收起电话待会再打,但抬头看到徐铿吹胡子瞪眼又要拍桌子,犹豫了一下,改拨通了博通公司前台的电话。

  “欢迎致电博通公司,请拨分机号,查号请拨零……”

  在张伟按下零键后,电话那头很快传来一个甜美的女声。

  “您好,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美女你好,我是张伟,蒋总今天有没有进公司?”

  ……

  周一的这个例会,让张伟的好心情一下子变得糟糕透顶。

  午饭都没来得及吃,就匆匆忙忙赶往虹桥火车站,去赶最近一趟高铁去杭州。

  而更让他糟心的是,徐铿还让黄博这个拖油瓶也跟着他一起去见客户,面上说是让他和自己搭个伴,在客户那边也好有个照应,背地里其实还是对自己不放心。

  毕竟,两个人的反馈,总比一个人的一面之词要可信的多,而且徐铿很可能怀疑是他张伟从中做了什么。

  毕竟这次博通公司的事情有些蹊跷,在没弄清问题出在哪儿的情况下,张伟也明白这个锅他自己是无法甩掉的。

  上海到杭州的高铁全程也就四十分钟左右,不得不佩服高铁在时间上实实在在缩短了两个城市的距离,张伟从家开车到公司花费的时间,都够乘高铁去杭州跑个来回了。

  踩着午休结束的点儿,张伟来到了博通公司门口,见蒋总的座驾还停在车位上,张伟长舒了一口气。

  这次的事情,徐铿给了他很大的压力,几乎是指着他鼻子限时处理掉。所以张伟一路上他不时地查看微信,生怕错过了前台小美女“通风报信”的信息。

  还好没有扑个空,不然拖到明天博通公司明天关了账,即便那时做通了蒋总的工作,三百多万的款子也付不出来了。

  张伟要不是为了自证清白,也为了打消徐铿的疑心,他才不愿意屁颠屁颠地跑过来求人呢。

  求人多少总是要破费的,毕竟他还没渡过财务危机,在暂支没还清之前,所有的报销费用都要优先冲抵暂支款,所以每多花一分钱,他个人的资金缺口就又会扩大一分。

  “伟哥,我们要先给蒋总打个电话吗?”看到张伟在博通公司门口发呆,黄博催促了起来。

  “不用。”张伟没好气地白了黄博一眼,走向了博通公司大门。

  他最烦别人这么称呼他,听起来就像是在说某种蓝色的功能性小药片。更何况黄博进公司才半年,两人还没熟到称兄道弟的地步。

  进到博通公司,张伟没有直接去蒋总的办公室,而是走过去趴在了前台上。

  “陆MM,请你吃糖。”

  张伟和前台小美女打了个招呼,从电脑包里拿出一包大白兔奶糖,放在了前台妹子的面前。

  别小看前台这个职位,前台虽然看似不过就是一个做接待工作的,但却是一家公司里消息最灵通的职位。

  一般大到公司内部的人事变动,小到人员去向,很少有他们不清楚的。

  张伟干了四年的销售,一直很注意维系和客户前台的关系。这次他就是拜托博通公司的前台陆MM,帮忙留意蒋总有没有离开公司。

  “张总,您来了。”前台小美女笑着将牛奶糖收进抽屉里,放低声音说道:“蒋总在办公室里。”

  张伟点头表示知道了,顺便又打听了一下会计在不在,这才让陆MM帮忙拨了蒋总办公室的座机。

  “张总,蒋总说他还有点事在处理,让您在会客室等一下。”

  张伟微微皱了皱眉头,轻声问道:“蒋总语气怎么样?”

  陆MM想了想:“语气还行,和平时差不多。”

  “谢了,那我就先去会客室等着了,下次有空请你吃饭。”

  谢过了陆MM后,张伟领着黄博轻车熟路地来到会客室。

  估么着蒋总应该不会马上过来,张伟就让黄博一个人先在会客室等着,而他抽空溜达去了财务室。

  张伟没敢在那边多耽搁,将来的时候特意买的一盒茶叶送过了去,没待多久就回到了会客室等着。

  别小看这几分钟的工夫,就这会儿工夫,张伟从会计那边了解到请款单卡在了蒋总那边,只要过了蒋总那关货款马上就可以汇出。

  至于蒋总为什么卡住了这笔钱,财务表示也不清楚,只是提醒张伟蒋总很生气。

  想着这三年来和蒋总合作的还算不错,虽然搞不清楚蒋总为什么生气,但他觉得蒋总还算是好沟通的人。

  张伟回到会客室,这一等就等了快一个小时,黄博早已等的点失去耐性,不时地催促着张伟去敲蒋总的门。

  张伟真有些烦这货了,这一个多小时里,这货就唠叨个没完,翻来覆去一直在说不能在这里傻等着,撺掇着张伟去找蒋总。

  张伟很明白,这明显是蒋总故意要晾着他们二人,同时他也做好了被长时间晾着的准备。

  没办法,谁让蒋总是甲方的老总呢,晾着你那是给你面子,不给面子的话,一句没空就可以把你逐出门外了。

  再说了,人都有补偿的心态,让你吃了亏受了气,之后就不太会难为你了,沟通起来也就容易许多。

  可惜,貌似黄博这货不懂这个理,张伟也觉得没有这个义务教他聪明。

  就在张伟被黄博烦的不行,准备出去抽支烟透口气的时候,蒋总板着脸进到会客室。

  “蒋总您好……”

  “蒋总您好,我是友迈公司的黄博,今天跟着张伟来拜访您,希望没打扰到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