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三十难而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4 姐想听个响儿

三十难而立 喵子莫 2008 2019.10.20 17:25

  “老丰,让你过来请美女,你却和个二愣子商量,我看你这智商也是没谁了。”说完,这青年也不理会其他人,径直越过丰涛,看向了坐在万总身旁的欣总。

  “美女,陪这样的糟老头子能赚几个钱?这样吧,过来陪哥喝杯酒,一杯一千,怎么样?”说完,青年又瞅了几眼阮晓玲和郭倩倩两女,补充道:“两位美女也是一样的。”

  嚣张,极度的嚣张,甚至嚣张到认为可以用钱买来一切,包括别人的自尊。

  张伟已经恨不得抄起桌上酒瓶,砸死他丫的了,但理智却告诉他,不要冲动,千万不要冲动,这么做是犯罪。

  男人谁还没点儿血气?

  张伟当然也不缺,打人的胆子他绝对是有的。

  不过……年过三十的张伟,不得不控制住自己内心的冲动。

  毕竟家里还有个得了病不能工作的媳妇,老家的父母也日益老迈,弟弟还在读书……

  郭倩倩紧张地拉着张伟的衣摆,往他身后躲着,显然已经被吓到了。

  阮晓玲却是有几分胆色,站起身拦在辉哥的身前,将欣总挡在了身后。

  最让人意外的是老胡和万总两人。

  万总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此刻气定神闲,正抬眼打量着这位被称作辉哥的青年;

  而老胡这货居然抄起手又往沙发里靠了靠,一副笑而不语看猴戏的样子。

  张伟瞧见这二位的神态,他有些懵了,感觉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了。

  就这么任凭自己的女伴被人欺辱而无动于衷,这还算是男人吗?

  万总的为人他不清楚,但老胡应该不是这样的人……

  张伟决定再看看,如果自己真看错了人,他立刻就带着郭倩倩离开。

  他不会任由别人欺负他女朋友的,哪怕是花钱雇来假扮的。

  “你很有钱吗?”说话的是欣总,语气平淡,神色如常,却更出乎张伟的意料。

  那被称作辉哥的青年一听欣总这话乐了:“钱这玩意儿,哥哥我多的是,怎么,美女你这是答应了?”

  欣总嘴角微微翘起,没回答辉哥的问话,反而朝靠在沙发里正笑眯眯看戏的老胡道:“胡哥,吧台边上挂的那口钟我看着挺漂亮的,不知道敲起来声音好不好听?”

  老胡见点了自己的名,收起笑容,望了一眼吧台的方向,摇头道:“那么小的破钟,还不如我们村破庙里头的那口钟大呢,我看应该敲不响吧……”

  张伟狐疑地看了看老胡,又看了看欣总,不明白这二人打的是什么主意,不过他能感觉的出,老胡这货肯定在心里憋着什么坏呢。

  “土鳖。”辉哥嘀咕了一声。

  丰涛等人,也像是看二傻子一样,看着老胡。这钟不仅可以敲得响,并且敲一下的价格,足以铸造数好几口一吨重的大钟。

  来酒吧连这都不知道,不是土鳖是什么。

  此时,欣总听完了老胡的话,扬起俏脸笑着对辉哥道:“哎,你不是想请我陪你喝酒吗?那你去敲敲那钟,我坐这边听着,如果听到响了,我就答应你。”

  辉哥愣了两秒,随即冷着脸道:“你特么的耍我?”

  “咦?怎么,你是觉得那口小钟敲不响吗?”欣总调侃道。

  辉哥眼睛珠一转,随即冷笑着道:“嘿嘿,美女,我可以保证那钟一定可以敲得响,不如你去敲敲,哥哥我在这儿听着。”

  “哦?可是我力气小,即便敲的响,酒吧里这么吵,这边你也肯定听不见。”欣总自言自语,一副很是为难的样子。

  忽然她又笑逐颜开道:“要不你和我一起过去,就站在我身边,这样,即便敲钟的时候,声音再小,你也肯定能听见。”

  显然欣总这女人玩心大起,在忽悠着这辉哥去敲钟,不过这演技……啧啧。

  辉哥冷哼一声,笑而不语。他有些玩味地看着欣总,不知是在琢磨着什么坏主意。

  这时,一旁的丰涛忍不住出声提醒道:“辉哥,这妞她在耍你。”

  辉哥扭头瞪了丰涛一眼,那意思明显是在说,我有那么傻吗?还用得着你来提醒?

  丰涛不敢再多话。

  “美女,你真以为哥是白-痴吗?和你一起过去,这和我自己敲钟又有什么区别?”

  “你这是不敢喽?不敢就别装什么富二代,也不嫌丢人。”欣总见对方不上当,也懒得演戏了。

  “呵呵。”辉哥不怒反笑,出言讥讽道:“哥可不是不敢敲那钟,只是,就凭你?还不值那个价。”

  “切,我值不值那个价,你这穷鬼说了可不算。”欣总很是不屑地瞟了这辉哥一眼,淡淡地说道:“好了,你可以滚了,我已经没心思逗你玩了。”

  “呦,我长这么大还第一次有人说我是穷鬼,有意思。”辉哥冷笑着指向了万总:“听你这么说,这位肯定很有钱是大老板喽?”

  万总闻言,也不谦虚,冲着辉哥点了点头。

  辉哥见状,大笑着回头,朝着身后的几人道:“哎呦喂,你们看到没有,他还真敢承认。”

  丰涛更是急忙出声附和道:“嘿嘿,辉哥,这年头,屎壳郎捡个粪球都敢称是土豪,怎么说人家也是一把岁数了,说不定也是捡过几个粪球的大土豪。”

  “原来是个屎壳郎呀。”辉哥恍然大悟状,装模作样地朝万总作揖道:“屎先生,失敬失敬。”

  说完便和他身后的几个同伴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万总也不恼怒,等他们笑够了,这才微笑着问道:“年轻人,敢不敢和我打个赌?”

  “打赌?赌什么?赌吃屎吗?”丰涛抢着问道,说完自个儿又哈哈大笑了起来。

  不过这次却没人响应他,因为辉哥正饶有兴致地看着万总,他突然觉得这中年男人有些意思。

  “你想和我打赌?”

  “不错!”万总道。

  “赌什么?”辉哥道。

  “简单,你不是觉得自己很有钱吗?那我们就赌敲钟。你这边的人敲一次,我这边的人也去敲一次,咱们就赌谁先不敢敲下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