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远古洪荒 昆仑金莲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番外十二 星辰启

昆仑金莲传 白梦成书 4561 2020.06.20 11:12

  寒夜凉风吹拂车帘荡出细微声响,落入幽荧心间却如同一记记响彻心扉的重锤,煜翾的话还在耳边回荡,左右着幽荧无法安宁的思绪,百年前九极归来,他也曾怀疑过煜翾的用意,如今看来倒真成了心腹大患。

  马车内幽㤅极规规矩矩端坐在幽荧身旁,探着脑袋偷瞄自家父帝,只觉其冷若冰霜的俊颜上眉宇间总有一抹化不去的凝重。瞧着麒麟车行驶的方向是前往幻世城,难不成父帝正愁思着如何跟母后解释?念及这一路上自己听闻关于母后的传闻,幽㤅极鼓起勇气起身半伏于幽荧腿上,下巴轻抵在双臂,瞪着与幽荧同般惑人的凤眸启齿道。

  “父帝,儿臣有个疑惑?”

  幽荧低头看了眼趴在自己腿上的幽㤅极,见其偏头睁眸间涿光耀目与当年的九极一模一样,不由得柔化了冷颜,伸手轻拍幽㤅极云鬓,连言语也变得温和可亲。

  “你说”

  “我知父帝风华冠绝六界,也知这世间爱慕父帝的女子颇多,非倾国倾城便是姿容绝色,我虽未见过母后真容,但比起这些女子也不过是平凡之色,父帝是当真爱慕母后吗?”

  “为何突然这样说?”

  闻得幽荧反问,幽㤅极微低头颅想起幻世城内的长思忆,沉了口气继续道。

  “长思忆真的是你的私生女吗?”

  幽荧觅得幽㤅极眸中闪过的一缕哀伤,忽而沉笑出声,引得幽㤅极颇为不解,脱口而出。

  “父帝为何发笑?若父帝当真爱母后,怎会有长思忆?”

  “哈哈”

  “父帝!”

  “恩?”

  “难不成是因为母后半边容颜受损,父帝为了避免母后伤怀,所以才瞒着母后纳了其他女子?然后...”

  幽㤅极还未说完,便被发间突然停止爱抚的手掌打断了话语,抬头望向俊颜正色凝视自己的幽荧。

  “父...父帝...”

  本以为会挨一记爆锤的幽㤅极支支吾吾间本能捂住脸颊,却闻得幽荧沉声启齿。

  “你母后纵使整张容颜丑陋不堪,为父皆视若珍宝无人能及,怎舍得背弃你母后。”

  幽荧言语间满是化不去的深情,闻得幽㤅极眨巴着双眸更加不解的追问道。

  “那...那父帝...”

  “你的名字便是最好的答案”

  “㤅极...㤅...幽爱极?!”

  幽㤅极默念着自己名字,正欲再声而言,见幽荧已半伏身躯,俊魅无双的容颜上淡金瞳璨若星河,映现出自己右眸下的瑰丽红痣,一字一字饱含万年深情,目光认真极致,震动幽㤅极每一次心跳。

  “即便无心,亦永世唯爱”

  “父帝...”

  “是为父错了,为父确实不该瞒你母后”

  “什么?!”

  “该有个了结了”

  也不知是对幽㤅极说,还是对自己说,幽荧仅是淡淡的说着,曾有的惴惴不安变得不可撼动,他曾许诺过九极永生永世,即便最终未得圆满,最起码这世间总有一个人,让他有足够的勇气和理由去结束这一切。

  “啊?”

  完全听不懂幽荧话语的幽㤅极见父帝凤眸轻挑,诱唇含笑尽显足以让世间生灵皆心魂沉迷的绝魅,幽㤅极不由得掖了掖口水,心下道怪不得炎小小能这般痴迷自家父帝,若说这美人能祸国殃民,那父帝怕是能惑乱天地...

  想归想,幽㤅极也未忘正事从怀中拿出藏了蛟龙族太子爷云丞新娘子的匿镜递到幽荧眼前。

  “父帝,我在这里面藏了...”

  纵使幽㤅极不说完,幽荧仅是一看匿镜内不同寻常的光耀就已猜到了其中女子身份,既然下定主意,幽荧顺势从幽㤅极手中接过匿镜,它便是自己对九极最好的解释了。

  “做得好!”

  “啊?”

  突然得了幽荧夸奖,幽㤅极一时愣怔低头捞了捞后脑勺,满脸莫名,再抬头时见幽荧已闭上双眸,手依旧轻拍着自己脑袋,极慢极轻难得温柔,引得幽㤅极鼻尖隐隐发酸,他虽不知与父帝对持的白衣公子到底是谁,亦不知白衣男子为何又突然离去,但父帝归来时面上转瞬即逝的愁绪却如同千斤巨石毫不征兆闯入幽㤅极心底,掀起未知的恐惧浪潮。

  窗外炎小小悦耳的笑声传来,幽㤅极透过车窗瞧向正由炎叔叔保护乘骑在上古沧龙身上的炎小小,笑颜粉嫩可人,心底突然莫名柔软,殊不知是声动了心,还是人入了眼,总归面上染了些许莫名红艳,转而迅速回头埋首在幽荧双膝之间。

  也不知这般沉寂多久,直至马车停止了行径,车外传来炎小小呼唤,幽㤅极方才抬头看了眼幽荧,又望向已然掀开车帘探头而进的炎小小,还未启齿就被炎小小一把抓住臂膀给拽了出去。

  “放手!”

  “你真的是我小师叔耶!”

  “...”幽㤅极瞧着言语间兴奋与喜悦并具的炎小小,虽不明为何炎小小会如此高兴,但想来事实如此,也只得忍了气点点头:“啊!喂!你干什...”

  岂料幽㤅极话还未说完,炎小小便已就着他的回答直接扑了上来,半掉在幽㤅极身上,惹得幽㤅极推也不是,抱也不是,僵硬着双臂任炎小小熊抱,将求救目光递给正缓步而下极具优雅的父帝幽荧。

  “稍后,你带小小进城”

  “父...父帝...”

  “好叻!祖师爷爷!”

  “...”

  幽荧嘴角闪过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随同神色莫名的炎霄率先跨入幻世城。

  “我说你慢点行不?”炎霄瞧着步履较寻常有些急迫的幽荧,故意放缓了速度,调侃道:“难不成呼风唤雨的幻世荧帝还会怕媳妇儿跑了?”

  “...”

  “被小爷说中了?”

  见幽荧猛地停下脚步,突然转身看向自己,惊得炎霄本能退了一步,正琢磨着该如何回语时,竟闻得幽荧闷哼一声言语若有似无。

  “是!”

  “啊?”

  完全没想到幽荧会这般回答自己的炎霄觅得幽荧五指握紧匿镜,帝青光影晃动间人已远去,徒留下炎霄一人站在原地久久未回过神来,并非炎霄不知幽荧深情,只是这数万年来炎霄还是第一次从幽荧的话语中闻得恐惧的味道,淡如清风却深入骨髓。

  一路御风而行,幽荧将幻世城内九极曾去过的每个地方都寻了个遍,每寻一处未见九极身影,幽荧心中恐惧便加深一寸,足足数十遍就差没直接将整个幻世城给翻个底朝天,好在失落与彷徨衍生间幽荧视线内闪过九极身边随侍的身影。

  “帝后呢?”

  “荧帝!”

  “帝后呢!?”

  随侍本就被幽荧突然出现吓了一跳,闻得幽荧连声质问,唬得愣了半晌,连忙脱口而出。

  “梵...梵莲池...”

  “什么!”

  幽荧本就在寻找中已心生恐惧,此时随侍回答更是让幽荧心里七上八下,这梵莲池数万年来九极都心存芥蒂,更甚是九极再次回到幻世城后也未再踏入过梵莲池半步,现今九极前去到底所谓何意,越想越害怕的幽荧也未将随侍紧随而出的话语听在耳中朝梵莲池奔去。

  随侍遥望着幽荧狂奔而去的背影,满容不解,心下道荧帝今日该不会是吃错药了吧?帝后不过是去摘个莲藕,怎么在荧帝这里就像是要去投河自尽了般?!

  “找到了?”

  正当随侍百思不得其解之际,身后传来一声问语,随侍忙回首看向正双臂抱胸朝自己身旁慢悠悠而来的炎霄,伏身恭敬道。

  “无相尊主”

  “你说了什么让你家幻世荧帝如此紧张?”

  “奴婢也不知为何帝后去摘个莲藕,荧帝会如此紧张...”

  “摘莲藕?!”

  “是的”

  “什么地方?”

  “梵...梵莲池...”

  “哈哈哈哈哈哈”

  随侍瞧着沉默间忽然大笑的炎霄,脱口问道。

  “无相尊因何发笑?”

  炎霄回首看了眼随侍,嘴角含笑摇了摇头,脑海中闪过数十万年光阴似箭,鸿蒙宇宙初开四方荒凉,他与九极授天命协助东皇捍卫昆仑,保天地安泰井然有序。而今他们三人历千百磨难皆各有所护成双成对,虽说眼下解不开的谜团越来越多,可能有此时这般片刻也算得是天地怜悯。思索间,炎霄望向随侍所指梵莲池...

  未近梵莲池,已闻得池水浮溅声,幽荧心之所急袖袍挥动身已至水面,凤眸微凝觅得池中帝青华袍沉浮,心下一沉扎入水中,双臂伸展间猛地抱紧水中人儿,惹得九极微微愣怔,茫然中还未来得及启齿,已被幽荧从水中抱上了岸边。

  “夫...”

  “娘子!你能不能别再吓我了?!”

  “呃...”

  “为夫知道错了,为夫自睁眸见世,数十万年脑中心中眼中所念所想所映唯有娘子一人,无论是八万年前冥河之战的惊鸿一瞥,还是八万年后的情缘天劫,娘子自团圆节许诺婚约起就是幽荧永生永世的妻,所以娘子能不能...别弃我而去?”

  九极被幽荧突如其来的深情惊得僵硬了身躯,同样的怀抱与温度却散发着沉重和恐慌的情愫。感知到幽荧环抱自己的双臂明显到无法抑制颤抖,九极鼻尖一酸,见幽荧紧盯自己的凤眸波光粼粼,故作轻松的呡了呡唇举起手中莲藕道。

  “那个...夫君...我只是要摘莲藕...”

  “...”

  “真的...”

  “...”

  “我从未...唔...”

  嵌着冰凉气息的吻截止了九极口中吐露而出的话语,甜蜜化开如同融入生命的暖阳照亮两人存于心间的郁结,深吻即止,幽荧微抬头颅,瞟了眼九极满是淤泥的双手间静置的莲藕,像是瞬间松了口气般心存余悸道。

  “吓死为夫了,为夫还以为你...”

  “夫君想什么呢!我才舍不得离开你和㤅极...”说话间九极眉峰高扬,目光炯炯有神夹杂浅淡威胁意味凝视幽荧,启齿道:“更何况若是我离开了,以夫君耀世芳华,那诸多美艳女子还不得天天围着夫君,要是再欺负我的㤅极,作为护天护地最护短的昆仑战魂帝,老子怎会善罢甘休!”

  “...”

  “不服?”

  “...”

  “夫君,这生乃天地恩赐,本帝管不了。可若是死,本帝就是毁尽泰山境溟劫轮,也要将你抢回来!”

  瞧九极说得眉飞色舞,幽荧强忍心中笑意,伸手轻刮九极俏鼻,连声道:“岂敢岂敢,战魂帝天地英明,谁敢不服?”

  “知道就...阿嚏!”

  “...”

  九极一声喷嚏,惹得幽荧眉峰紧蹙顾不得九极落在池中还未捞起的莲藕,收紧环抱九极双臂快步朝极乐殿行去。

  行走间九极仰望漫天繁星高挂的夜空中两轮皓月皎洁耀目,如临八万年前天显异象的冥河战场,许久九极低头看向幽荧眉宇间因着担忧自己身体而凝重的愁绪,心有所想忽而沉声启齿。

  “夫君,你看两轮皓月!”

  果不其然,话语刚出九极明显感知到幽荧停顿的步伐,对上幽荧平视而来的目光,纵使幽荧不言,九极亦知自己正中猜测继续道。

  “毗行年,平行时空”

  “...”

  “开启时空之门的钥匙就是太白金星与冥辰恒星的结晶长思忆,这就是数万年前你明明知道一切皆为魑魅世祖长胤所为,却依旧要救下长胤也是现在长庚的缘由,对吗?”

  “...”

  “夫君到底想要做什么呢?”

  “娘子...”

  九极知道每当幽荧不想回答的时候总会轻唤自己的名字,又或是继续沉默不语。

  “夫君,其实我一直都很好奇一件事”

  “什么事?”

  “夫君与我同源而生,出自阴阳极法阵,却能与上古天庭昆仑至尊东皇匹敌,翻手覆雨叱咤风云”说着九极凝视幽荧突变深邃的目光,缓缓道:“我曾以为是因为冥渊帝星的原因,可后来我发现并不是,所以...”

  “所以?”

  “夫君知我化神由来,而我却从不知夫君到底因何而化?”

  “娘子...我...”

  九极擒着幽荧话语间眉宇显露暗沉之色,或是因为担忧,又或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但无论是哪一样,数十万年的深情也足以让自己倾心相托,所以说与不说又何必追根究底,该来的总会来。九极念及这几日独自一人的思索,现在想来豁然开朗抬头间嘴角上扬,笑靥如花,伸手环住幽荧颈脖,轻言启齿。

  “夫君不想说那便不说,夫君总说我是你永生永世的妻...”

  “娘子...”

  “请夫君记得,无论你因何而来,不管你到底是谁,你都是九极的夫君,永世相随,生死不离”

  “...”

  话音落下许久九极也未得到幽荧回语,仅是见得幽荧从怀中缓缓拿出匿镜放置到自己眼前,正当百思得其解之际,镜中映现出新娘那张重叠了与万年灯会前夕撞入自己怀中女子一抹一样的面容震惊了九极放大的瞳孔,九极猛然转头对上幽荧正经沉重的目光。

  “娘子,夜深时长为夫想给你讲个故事...”

  “好...”

  “数十万年前,天地未分之时...

  .......

  作者寄语O(∩_∩)O:

  至此昆仑系列第二篇《昆仑金莲传》【完结】,(点击作者作品)。

  ★欲知后事如何请等待阅读昆仑系列第三篇《昆仑星辰传》【初稿中,预计2020年10月开始发布】,(点击作者作品)。

  ★欲知前世姻缘请阅读昆仑系列首篇《昆仑鸿蒙传传》【已出,完结】(点击作者作品)。

  本系列以鸿蒙世代为背景,男女主角万年情缘穿插,讲述远古众神的情缘纠葛。依次为1《昆仑鸿蒙传》【已出,完结】、2《昆仑金莲传》【已出,完结】、3《昆仑星辰传》【初稿中,预计2020年下半年开始发布】、4《昆仑少年传》【初稿中】。

  谢谢您的支持与厚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