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魔性修真画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5章 暗杀成功,敌军大乱

魔性修真画风 芒果清影 2180 2019.12.29 14:00

  PS:开始试水推了,求支持!

  ***

  要说穆桓央的暗杀确实很强。

  应该说鬼修确实擅长暗杀。

  哪怕鬼相天师的传承已经在穆桓央这些后人的手中失传了不少,以至于穆桓央的家族现在都没了一个金丹修士,但这也无法掩盖鬼相天师的传承出类拔萃。

  难怪当初鬼相天师突破到元婴修为后,会那么受人忌惮,以至于被逼出了启明岛。

  而这一夜,郡府大军的军营里已注定不得安宁。

  有着庞烨的帮助,穆桓央顺利避开了军营的巡逻队,并穿着郡府大军的士兵服饰,混进了军营之中。

  此时正是大战之前,很多将领都在趁机睡眠,好养精蓄锐。

  而穆桓央的目标就是这些将领。

  穆桓央对各个将领的营帐也是一清二楚,庞烨也给他提供了一份暗杀名单,按照顺序进行,杀掉一个叫没白来,杀掉两个叫血赚,杀掉三个叫三杀,但最多杀掉四个就要走了,不要企图拿五杀而继续浪下去。

  穆桓央先是摸进了第一个目标的营帐里,此时营帐外还有亲兵把守,但他就是能趁着别人打哈欠的时候以最快的速度绕过别人的视野,行迹始终无声无息。

  而第一个目标就是郡府大军的总指挥,郡府的长史,筑基后期修为。

  穆桓央的修为也正好同是筑基后期,如果说硬碰硬对抗,他凭着祖传的功法兴许也能战胜对方,但那一定很费时费力,而对于暗杀,穆桓央有绝对的把握将对方一击必杀。

  此时的长史正坐在长案边假寐,长案上还亮着一枚油灯,在长史的面前正放着一张罗县的地图。

  显然长史刚才还在研究地图,为今晚的夜袭做着最后的准备。

  但兴许因为太累了,才会撑着长案假寐,静等四更的到来。

  穆桓央躲在营帐内的一个角落里,探头看清楚了长史正闭着眼睛,便拔出随身携带的一个瓷瓶,从里面放出一阵无色无味的气体。

  这种气体可以让人闻了会出现意识模糊,而他早已服用了解药。

  等几分钟后,确定气体已经起效,他便开展暗杀行动。

  他的身形化为一阵清风,快如闪电,瞬间闪到长史身边,一手控制住长史的下颚,另一手紧握一根长针快速插入对方的太阳穴。

  长史一惊,但大脑昏昏沉沉的,反应严重迟缓,根本来不及挣扎,太阳**便被插进了一根长针,然后死不瞑目。

  穆桓央把长史的姿势重新摆好,再悄无声息地离开营帐。

  接下来,他故技重施,连续杀了四人,随后离开了军营。

  这四人皆是郡府大军的主要将领。

  原本郡府从守卫郡城的五支军队中抽出三支队伍作为这次征讨的主力,每支队伍都有一正一副两个筑基修士的统领。

  但是现在,大军的总指挥长史死了,三支队伍的正统领也全死了。

  在穆桓央走了没多久,有一副统领过来寻找自己队伍的正统领讨论待会的进攻方案,结果打开营帐发现正统领已经死在了榻上,顿时大惊。

  下一秒,整个军营之内便响起了警报的锣鼓声。

  等到全军发现四位最高的统领全都死得不明不白后,全都懵逼了。

  现在接下来怎么办?

  这个问题萦绕在每个人的脑海里。

  同时恐慌也在军中蔓延,敌人竟然进入营帐如入无人之境,这想想都让人感到害怕。

  仅剩的两位副统领聚在一起商讨眼前的状况,还有一名副统领领军守在罗县和草蓟山之间,无法赶过来一同协商,另外的两个筑基修士都是过来协助的隔壁县县令,此时两个县令也按照命令把守着另外两条道路,同样无法过来一块协商。

  两人能想到的只有三点,一是全军戒严,搜查营帐里面还有没有刺客,二是原定在四更的夜袭可以作废了,相反他们还有做好戒备,避免敌军夜袭,三是营帐之内很有可能存在奸细,不然敌方的刺客不可能那么轻易突破外围的巡逻。

  于是,郡府大军开始戒严和搜查。

  两个副统领也并不完全信任对方,因为营帐的布防图只有高层能够知道,如果真有奸细配合敌方的刺客,那这名奸细很有可能就是军队的高层之一。

  因此两人都相互觉得对方存在会是奸细的可能性。

  也正是因此,现在乱成一团的郡府大军没有一个绝对的领袖。

  一支军队存在两个指挥,便注定这支军队战败的下场。

  等到汤骁得到穆桓央的汇报,得知穆桓央成功刺杀了敌军的四位最高职位的将领后,顿时喜笑颜开。

  一旁的汤阿叔果断上前谏言:“先生,我们可以趁现在落井下石,给敌军来个袭营!”

  老张头也附和:“是呀,他们不是想对我们发动夜袭吗?现在我们就反过来夜袭他们!”

  然而汤骁却道:“不急,等天亮吧。我们现在整顿兵马,直奔草蓟山。”

  汤阿叔和老张头顿时不解。

  趁着天黑夜袭不是更好吗?为什么要等到天亮?

  而且干嘛要退回草蓟山?

  这回又是什么操作?!

  等汤骁屏退了众人,让众人按照他的安排去集结兵马后,原本一直在场的许获获悄然返回。

  汤骁看到许获获鬼头鬼脑的样子也不诧异,而是等着对方开口。

  许获获道:“大哥,你之所以等到天亮再出击,是不是因为需要一场惨败来向州府示弱?”

  汤骁摇摇头,道:“现在敌军之中有一个重要人物作为我们的内应,我们根本不需要扮猪吃老虎了。最后州府对这一战的评定,会把主要的责任归纳在队伍里出现了叛徒这一点上。”

  “那你为什么要等到天亮才肯袭营?”

  汤骁原本不想解释的,但担心自己不说明白,许获获又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打算做全军最大的奸细,便道:“你觉得现在敌军是怎样的状态?”

  许获获想了想,摇摇头。

  汤骁道:“紧张,忐忑,甚至惶恐。并且怀疑的种子会在军队里蔓延。这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混杂在一起,会让他们身心疲惫。此时他们的营帐里面刚刚出现大事故,他们一定会认真戒备,但只要他们熬了一夜,身心俱疲之后,我们再主动出击,便能以逸待劳,这比我们夜袭他们的大本营要更有优势。”

  许获获恍悟,果断露出马屁精的笑容,道:“大哥还是这么英明。那为什么要现在直奔草蓟山呢?”

  汤骁咧嘴一笑,道:“柿子要挑软的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