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魔性修真画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0章 让鲜血促使这场内斗发展成火拼!(下)

魔性修真画风 芒果清影 2259 2020.01.06 00:00

  汤骁被扬起的泥土掩盖了视野,急忙用手挡住面门。

  一个价值不菲的阵盘顿时从王老舌的衣袖里飞出,几乎同时他吐出一口精血落在阵盘之上,整个人的脸色骤然白了数倍,似乎将他最后的元气都倾注于这最后一击。

  站在另一边的庞烨看到阵盘的刹那,大惊失色。

  然而他距离王老舌实在太远,根本来不及出手应对。

  阵盘撞在了正挡着视野的汤骁身上,一道流光从阵盘上溢出,仿佛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流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扩大,直接将全场所有人都笼罩在内。

  一道道铭纹在每个人的脚下亮起,绕着每个人旋转,如同缠身的魔咒,化为了一个个由铭纹首尾相连的牢笼。

  不远处的庞烨这时才明白,这是一个困阵,能将阵内之人困在铭纹画出的牢笼之内。

  这是真正的画地为牢。

  不过也是不幸中的万幸,困阵往往阵法本身没有攻击性,需要配合结阵者的攻击。

  而王老舌此时已是重伤,他根本使不出什么致命攻击。

  这个困阵虽然能限制人的行动范围,却无法限制人的肢体动作。

  在牢笼之内,每个人依旧能够格挡、躲闪、反击。

  可以说,这个困阵有些鸡肋,唯有对严重依赖步法的人才会造成致命的困扰。

  但汤骁和庞烨都不是以步法格外出众的人。

  王老舌也明白这个困阵的弊端,所以他才没有一开始就浪费掉这么昂贵的阵盘,在释放出阵盘之后,他的第一反应也不是报仇,而是赶紧逃跑。

  这个困阵被他用精血特意加固,纵使汤骁的灵气再浑厚,一时也无法强行破开困阵。

  汤骁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王老舌连滚带爬地走到一匹马旁,无比艰辛地骑上马,然后控制着困阵放开马匹,再吃力操控着马匹逃回长平郡。

  汤骁望着王老舌离去的背影,面无表情,良久后才露出一抹微笑,只是他的脸被挡在面巾之下,没有人知道他此时正满意地笑着。

  没错,他是笃定了王老舌身为王家族老,身上必然有保命的底牌,不然他也不会专门易容成洛统领的样子,又故意给对方捏造孟郡守的命令。

  他就是等着王老舌使出保命的底牌,然后带着这些信息逃跑。

  从而让鲜血促使长平郡的内斗发展成火拼!

  否则,他一人如何撼动这满城的16个筑基修士?

  为了确保没有意外,他和庞烨身上也同样带着保命的底牌,免得自己在阴沟里翻了船。

  等王老舌走远后,庞烨便准备破阵。

  他深吸一口气,左手猛地用力捏拳,臂上道道青筋暴起,仿佛是雷霆在天幕上汹涌咆哮,一只冰晶般的犀牛虚影骤然出现在他的左臂上,双目通神,血口狰狞,似在低吟,寒气阵阵流露。

  他一拳全力砸向地面,在电光火石之间,一声兽吼从拳锋中挤开空气席卷四周,冲刺着每个人的耳膜。

  这一刻如同空间变得凝固,再被巨力砸得支离破碎,仿佛出现了空间裂缝。

  整个困阵之内的气氛都为之凝重。

  轰!

  拳劲落地,狠狠砸在了铭纹牢笼之上,整个困阵都在疯狂颤抖。

  犀牛虚影化为一片倾泻的水银,灌入大地,以拳头为中心,带着蓝色的流光涌向四周,仿佛是释放的干冰腾着蒸汽跳动着扩散蔓延,震撼而又迅敏。

  咔嚓声不断。

  每一道铭纹上都出现了裂痕,恍若时光在这一刹那崩解,下一瞬间,震颤蹙变剧烈,困阵随之瓦解。

  仅仅一拳,王老舌专门加固过的困阵便烟消云散。

  一拳之威,惊世骇俗。

  筑基之内,绝对人人难挡这一拳。

  汤骁早就猜到了庞烨不简单,也知道对方一直在藏拙,甚至可以说对方在之前所展露的战斗中都只是在训练自己,而这一拳才是真正把庞烨的实力展现得淋漓尽致。

  不过庞烨也不好受,这一拳花费了他很多力气。

  此时的他有些虚脱的模样。

  汤骁上前急忙掏出一颗六味地黄丸给对方,如果穆桓央在场看到这枚药丸,一定会想起自己某段不堪回首的记忆,也一定会感觉汤骁就是恶魔。

  庞烨不疑有他,拿起六味地黄丸就放入嘴里。

  他感觉这药丸的味道怪怪的,不过他没说什么,纯当苦口良药,皱着眉头,就把这一枚汤骁专门为焰毫战彘炼制的加了灵兽饲料的六味地黄丸给吞了下去。

  汤骁关心地问:“怎样?”

  庞烨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力气,似乎有点成效,也不知道是否心理作用,便点了点头。

  汤骁喜笑颜开:“果然丹药没问题,回去以后我就可以放心地给焰毫战彘服用了。”

  庞烨:“???”

  我,庞烨,小白鼠?

  他那刚刚因为虚脱而苍白的脸瞬间黑了……

  长平郡内。

  当王老舌昏死在马背上,靠马匹独自驰骋返回到长平郡城门时,城门处的人都震惊了。

  等城门守卫翻开马背上的人面后,看清了对付竟然是王家的族老,四周的人再次震骇。

  而这个消息也很快传到了王家。

  王家派人匆匆赶到城门处接走了王老舌,并让跟过来的大夫当场给王老舌救命。

  王老舌的要害都没有受伤,只是如今失血太多,若无法及时抢救,必将身死道消。

  而他命不该绝,大夫稳住了他的伤势,然后让人将他带回府邸静养。

  此时,王老舌还在昏迷之中。

  王考吉和周使者看着趟床上的王老舌,神色凝重。

  两人在猜测这到底是谁干的。

  但奈何逃回来的人只有王老舌一个,等他们再派人前去探查战场时,那里已经只剩下满地的王家家丁的尸体。

  除此之外,再无痕迹。

  他们细细思量,觉得有能力也有动机做这一件事的人,唯有马统领那一派的筑基修士。

  但没有确凿证据,他们也不好对宋国官员出手。

  只是在马统领一派中,有一人不属于官僚体系,那便是邬柳儿。

  而且马统领会针对他们,也是邬柳儿在背后充当始作俑者。

  邬柳儿瞬间成为了他们报复的目标。

  不管这件事是不是真的和邬柳儿有关,就邬柳儿这样的刺头,杀了准没错!

  唯一要考虑的便是不留下任何把柄!

  而此时,邬柳儿正约着洛统领好吃好喝,像是在犒劳洛统领,但在宴席期间却没有多说任何废话。

  在座的还有马统领等人,所有人都言笑晏晏。

  这莫名的请客吃饭也搞得洛统领一头雾水,但能和长平郡第一美人共进晚餐,实属好事,他又何乐而不为?

  等宴席结束后,众人散场,邬柳儿带着随从回家,却没注意到自己的身后正跟着王家的人在观察她的习性,寻找着“报复”她的时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