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魔性修真画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 明明有城墙为什么不守?

魔性修真画风 芒果清影 2199 2019.12.25 00:00

  汤骁放下手中的文献,从书房里走出,好奇地看着汤阿叔,问:“什么好东西?”

  汤阿叔指着老母猪说:“就是这个,我觉得它和先生很配,先生骑它一定很威风。试一下,先生快点骑它看看!”

  汤骁瞬间满额黑线。

  他总感觉这话有什么问题。

  自家的宰相是不是有些皮了?

  “你让我骑一头老母猪?”

  汤阿叔解释道:“这是一头野猪!但出奇地长着红毛。先生你看它像不像焰毫战彘,我听说韩县令的大公子就有一头焰毫战彘的坐骑,这种坐骑是低阶修士最喜欢的坐骑之一,也是身份的象征。”

  汤骁听汤阿叔这么一说,才明白自家宰相这抽的是什么风,不过话说回来,这野猪确实和韩杉的那头坐骑长得很像,只是个头没有对方的大。

  若说要让他骑的话,他是一万个拒绝,想想过不了多久和韩杉对峙,对方骑着货真价实的焰毫战彘,而自己骑的是头盗版的老母猪,然后自己的老母猪还会随地拉屎……

  那画面太美,简直不敢继续想下去了。

  如果自己真的想要一只坐骑的话,到时候韩杉会亲自给自己送过来的!

  ……

  而此时,韩杉正在人去楼空的青丙山山寨中,怒不可遏。

  他感觉自己被人给耍了。

  那几个负责带路的土匪此时正跪在他的面前不断求饶。

  但他根本不为所动,随口发出一个命令,便有人将那些土匪带下去处死。

  就在这时,远处飞来一只传信石雀。

  有人接住传信石雀后,从石雀的脚踝处取出了一张纸条,翻开一看后顿时大惊失色,急忙拿过去给韩杉查看。

  韩杉接过纸条,看完后同样大惊失色。

  罗县竟然失陷了!

  自己的家人都落入了反贼手中!

  阴谋!这是阴谋!

  随后他立即下令,全军集合,夺回罗县!

  ……

  到了夜间,韩杉率军回到了罗县城下。

  斥候来报,说罗县四座城门紧闭了三座,唯有眼前的西城门光明正大地敞开着。

  而西城门之上,竟然不见一个守卫。

  韩杉望着西城门,见城门处朦朦胧胧,仿佛是夜间起了雾专门氤氲在城门处久久不散,心中不免疑惑。

  有一将领凑到韩杉的身边,说:“韩公子,这城门处连个守军也没有,里面会不会有诈?”

  又一将领上前说:“也有可能是那帮反贼进城劫掠一番后,现在已经跑了。”

  第三个将领上前说:“我看城门附近只有军队进城的痕迹,并没有大规模的出城痕迹,很有可能那些反贼还在县城里面。”

  第一个将领立即道:“我就说里面会有诈!”

  第二个将领说:“有诈又如何?那些反贼就这么可笑吗?之前在草蓟山上,他们占据了优势埋伏我们,不还是被我们打得落花流水吗?他们有城墙不守,竟然大开城门,让我们攻城的难度大打折扣,难道他们就以为光凭他们所设置的埋伏会比城墙更管用吗?真是笑话!”

  第三个将领说:“我听说过有这样一种战术,就是专门弄个空城,让人以为里面有埋伏,吓得外面的军队不敢进城,这样城里的守军就能有更多应对的时间。”

  韩杉骑在焰毫战彘上,看着第二、第三个将领说:“你们说得有道理,哪管他里面有什么埋伏,难道还能比城墙更管用不成?我们直接杀进去!”

  他是担心自己的亲属,生怕自己救援晚了回去看到的就是满地尸体。

  于是在他的命令下,这两百多名蜕凡修士组成的军队就气势汹汹地杀向了罗县。

  而在西城门之内,此时已经埋伏好的许获获等人和刚才第二个将领有着同样的疑惑,明明有城墙可守,为什么要大开城门?难道现在设置的埋伏圈比城墙更管用?

  要知道一切的守城战里面,城墙是最好的防线,一道城墙就足以灭杀大部分的敌军。

  但汤骁的命令又是不按套路出牌,偏偏不守城墙,而是下令打开西城门,然后在西城门附近设置好埋伏圈。

  上次他们做好准备的埋伏战也是同样面对这群敌人,但结果到头来还不是惨败?

  现在难道就能更好吗?

  然而汤骁的命令从来没人能反驳,此时也容不得他们再提出质疑。

  因为韩杉已经率领军队攻进了西城门。

  韩杉的军队穿过西城门处的迷雾,环视城内状况,见街道上空无一人,便深入驰骋。

  但他们还没走几步,突然响起一声号角声,四面八方便亮起火光,街道的拐角处涌出大量士兵将他们团团包围,街道两旁的楼宇上也掀开了窗门,一名名弓箭手正站在窗前弯弓搭箭对准了他们。

  韩杉立即勒住坐骑的缰绳,让全军止步,警惕地环顾四周。

  不过他们的脸上却满是不屑。

  突然韩杉透过火光发现了一点异常,为什么每一个冒出来的反贼脸上都蒙着湿布?

  到了现在这种时候,还有什么好蒙脸的?而且用的为什么是湿布?

  这时,一间楼房的阳台上款款走出几个人,为首的便是汤骁。

  汤骁此时已经易容成了韩县令的模样,笑盈盈地看着韩杉。

  韩杉当场愣住了,为什么自家父亲会站在反贼那边?还是反贼的领头人物?

  “这这这……”

  他是完全懵逼了。

  站在汤骁身边的汤阿叔再次开始他的演技,冷笑道:“呵呵!你们终于来了?现在你们有没有发现自己的四肢开始发麻了?

  “回头看一眼城门处的烟雾,有没有感觉那烟雾很刺鼻?没错,那烟雾就是我们为你们准备的迎接仪式,悄悄的告诉你们哟,那烟雾有毒。吸了烟的人都会四肢发麻,呼吸困难,浑身乏力,过不了一会你们就会当场昏迷,沦为任由我们宰割的鱼肉!”

  韩杉闻言,大惊失色,不止是他,连他身后的军队也同样开始发憷,因为他们听完汤阿叔的话后,确实感觉四肢麻麻的,而且呼吸变得困难,力量在莫名流逝,好像自己真的中了毒。

  就在他们既担心的身体状况,又惊讶韩县令为什么站在反贼那边时,在他们两侧的屋檐上悄悄爬出了二十多人,这二十多人趁着他们不知所措的失神瞬间,藏在屋檐上拉紧了弓弦,朝着为首的韩杉及其身后的三个将领射出了暗箭,准备实行斩首行动!

  而在暗箭射出的瞬间,这二十多人又急忙抄起放在身边的大刀,猛地朝那四人跳去。

  如果他们不被射杀,那就立即过去补刀。

  这斩首行动一定要成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