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魔性修真画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 编了一个故事,收了一个师侄

魔性修真画风 芒果清影 2415 2019.12.28 00:00

  汤骁进入兽栏的那一刻,看到了令他震惊的一幕。

  自己的焰毫战彘此时竟然正在墙上打洞。

  突突突!突突突!

  比冲击钻还要厉害,整间兽栏都在颤抖。

  焰毫战彘察觉到了汤骁的出现,眼中闪过一抹红光,立即扭转枪头,朝着自己能见到的活物疯狂冲去。

  汤骁第一时间便感觉不妙,果断往一旁跳开,险之又险地避过了焰毫战彘的冲击。

  而焰毫战彘根本没有停下脚步,依旧朝着大门狂奔。

  正在此时,许获获探出脑袋想要看看里面的状况。

  然而还没看清里面的事物,便眼前一黑,迎面撞上了焰毫战彘的身躯。

  这是他的脑袋第二次遭受野兽冲击。

  他不可避免地被撞飞而出,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抛物线,然后重重地摔到地上,发出一阵闷响。

  他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地吐出口气,便两眼一翻,晕厥了过去。

  焰毫战彘开始在兽栏外疯狂地打转,当它的目光锁定了老母猪,便立即朝着老母猪冲去。

  老母猪察觉到了危险,果断转身就跑,但它的速度根本无法和焰毫战彘相比,很快便被焰毫战彘给追上。

  然后焰毫战彘开启了电动小马达模式。

  被惊动而来的士兵们见到这一幕,再看向一旁倒地不起的许获获,非但没有第一时间过去抢救他,反而莫名感觉他的头上有点绿。

  汤骁心有余悸地走出兽栏,看着已然昏厥的许获获,聪明的他瞬间便明白这是许获获搞的鬼。

  于是他给赶来的士兵下令,先把许获获抢救过来,然后把他绑到青楼门口,让他只能看着却什么都干不了。

  士兵们领命,然后拖着许获获去找大夫。

  傍晚时分,青楼门口便多了一道奇观,每一个路过青楼的人都能看到青楼门口正绑着一个戴着口罩、生无可恋的男人……

  有人指着男人小声低语:“要数风流人物,真的还看今朝,听说这人今天上午馋起来连母猪都不放过!”

  许获获听着这些话语一脸呆滞,幸好汤骁给他留了脸面让他戴了口罩,不然他可要更加丢脸。

  他用细若蚊鸣的声音喃喃自语:“我一定会回来的。”

  他还想着今后怎么作死呢,不对,是想着之后要怎样再弄一只酷酷的坐骑。

  随着夜色越来越深,汤骁在自己钦点的书房里看着书。

  他感觉自己对这个世界知之甚少,所以要好好补习。

  而在他看书看得忘却了时间时,突然感觉身后一凉,似乎有人开着空调正对准自己的后背猛吹。

  但这个世界不可能有空调的存在。

  于是他心中一惊,急忙回头,讶然看到一道陌生的身影正朝着自己靠近。

  他吓了一跳,如同被踩到尾巴的猫,瞬间从椅子上一跃而起,警惕地盯着那道身影。

  只见那道身影一身雪白,脸色也苍白得吓人,仿佛整个人刚从面粉堆里走出来的一样。

  汤骁诧异自己一直对着书房的门口,而书房的窗户只开了一条细缝,如果有人开窗他一定能够察觉,但现在眼前这人究竟是怎么进入这个房间里的。

  那道身影知道自己暴露了行迹,不由叹了口气,在汤骁发出惊叫之前,他的身形突然一晃,消失在原地。

  汤骁便感受身旁吹过一阵冷风,然后他的肩膀被一只冷冰冰的手掌给死死地摁住了。

  汤骁骇然发现自己的那一侧肩膀竟然完全无法动弹。

  他马上意识到,对方是筑基修士!

  这吓得他不敢有任何造次。

  那道身影无奈道:“真没想到竟然被你提前发现了我的存在,看来你这蜕凡修士不简单。”

  “不知前辈深夜造访究竟是有什么事?”汤骁试探着问。

  “你放心,我对你并无恶意,不然你早就成了一具死尸。”那道身影道。

  “谢前辈手下留情!”

  汤骁的心思便活泛了。

  “你这年轻人有点意思。好吧,我就告诉你我找你有什么事。你们队伍里是不是有一个鬼修?”

  “鬼修?”汤骁一脸诧异,“我们这里有个修士天天被他媳妇喊作死鬼,这算吗?”

  那道身影:“???”

  “不算。”那道身影黑着脸说,也难为了他那张苍白的脸,一黑下来,两个颜色中和了,便呈现出一脸的灰。

  汤骁苦笑着说:“那我们这里有胆小鬼,有小气鬼,有小机灵鬼,但就是没你所说的鬼修。”

  “不可能!我可是亲耳听说了,在你们攻陷罗县的那一夜里,县城内出现了一个五官颠倒的鬼魅,而那鬼魅又正好帮你们杀了一些会对你们造成抵抗的修士,所以你还敢说你们队伍里没有鬼修吗?”

  汤骁顿时激灵起来,试探着问:“那前辈是来为那些被吓死的人报仇雪恨的?”

  “不是。我就是来找那个鬼修的。我是鬼相天师的后人,所以对那个鬼修很感兴趣。”

  汤骁眨眨眼睛。

  鬼相天师?这是谁呀?

  “失敬失敬!原来前辈竟然是鬼相天师的后人,我真是有眼无珠!”

  “这不怪你。当初鬼相天师被逼着要带门徒离开启明岛,他老人家也对自己的前途未卜,所以他把自己几个修为低的后人留在了启明岛,但又担心自己的仇敌会对这些后人不利,才让我们一直隐姓埋名。如果我不自报家门,你也猜不出我是鬼相天师的后人。”

  “那不知道前辈要找那个鬼修是为了何事呢?”

  “你这么说是并不否认那人就在你们队伍里了?那我就直说吧。五官颠倒是鬼相天师的独门秘籍,至今为止也就只有鬼相天师一人会用。所以我感觉那人就是鬼相天师的传人。作为鬼相天师不成器的后人,我们的传承出现了一些问题,所以我们愿意追随鬼相天师的传人,希望他能够带领我们家族重获辉煌。”

  汤骁一愣,然后叹了口气,说:“唉,那我也实不相瞒了。你所说的人应该就是我。”

  说完,他利用PS当场修改了自己的五官。

  看到那道身影一脸激动的表情,汤骁便是心中一片暗喜。

  “在下穆桓央,见过师兄!”那道身影松开了抓住汤骁肩膀的手,对着汤骁微微躬身作揖,道,“敢问师兄,鬼相天师他老人家现在怎样了?”

  汤骁再次叹了口气,然后编了一个故事。

  “其实我也不知道他老人家怎样了?甚至在你跟我说这些话之前,我也不知道那位老先生会和鬼相天师有关系。我是意外救了一名昏迷的老先生,然后他送了我一张图,说图里面藏着他的毕生所学,只要我有悟性,便能从图里面参悟出他的修炼功法……”

  等整个故事听完后,穆桓央对着汤骁再次躬身一拜,道:“如果我猜得没错,师兄,不,是师叔你救的应该是鬼相天师的长子。我代我这位伯公谢过师叔的救命之恩!”

  同时,汤骁的识海电脑里的信任值上升了一点。

  “客气了。师侄,你真的客气了。”

  汤骁望着这位年纪比自己大、修为比自己高的师侄,已然笑得如同一朵绽开的菊花。

  同时他在心里暗道,自己接下来真的要好好补一补鬼相天师的知识点,不然会被人给打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