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魔性修真画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 这个还能看玄学?!

魔性修真画风 芒果清影 2154 2019.12.25 20:00

  这二十多人是汤骁精心挑选的神射手加勇士,他们射箭时全都瞄准了那四人的脑袋。

  随着二十多支箭落下,四人中有三人当场毙命,在一脸惊骇中摔下坐骑。

  哪怕他们身为修士,但脑袋被射成刺猬,也绝对活不下去。

  唯独韩杉的胯下坐骑察觉到了危险,做出了反应,才让韩杉的脑袋避开了飞来的箭矢,但他的肩膀还是中了两箭,一声惨叫歇斯底里。

  紧随着便是二十多道身影从天而降。

  韩杉身后的两百多名修士见到这一幕惊呼出声,等声音根本没能给韩杉带来警报。

  二十多道身影带着凌厉刀锋劈砍而下,刀刃上灵气盘旋,让威力暴涨数倍。

  韩杉才刚环顾四周,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便看到一边有十余道身影朝着自己杀来。

  他急忙后退,却没想到身后同样存在危机。

  最终他的下场可想而知。

  他只是一个蜕凡修士,根本挡不下十多个同修为境界者的合击。

  他身上的一张防御符箓自动激活,但也依旧没能救他一命,随着符箓的防御罩被斩破,他也被数道刀光斩成了几截,惨死在焰毫战彘之上。

  连焰毫战彘也不可避免地挨了几刀,痛得它失去理智,直接朝前横冲直撞。

  包围在前面的土匪慌忙避开,有几个倒霉蛋被撞断了几根骨头,倒在地上不断哀嚎。

  但这次的斩首行动却是完美的成功了。

  剩下的士兵开始惶恐。

  他们的将领都已经死了,现在让他们如何是好?

  失去指挥的士兵终将是一盘散沙。

  汤骁当即下令,全军进攻!

  冲在最前方的正是之前归降的罗县守军,不是他们想着对曾经的同袍落井下石,而是汤骁逼着他们做前锋,因为在他们的身后正是汤骁的核心部队,如果他们敢迟疑一步,等待他们的将是身后一刀。

  所以他们不得不往前冲。

  楼宇上的弓箭手也开始发射弓箭,一片箭雨落下,下方顿时惨叫声一片。

  下方的士兵身为修士,挨了一箭还不会死,但行动力也会受到影响,身体也会吃痛。

  此时心里惶恐加身上的伤,以及他们自以为自己中了毒,让他们完全失去了斗志。

  面对四面八方涌来的敌军,他们开始转身朝身后的城门跑去。

  他们想要逃。

  然而他们此时离城门还有一段距离。

  涌来的敌军很快就杀到了眼前,他们颤抖着举刀反抗,双方激烈地厮杀在一起。

  然而士兵们的战斗力已然随着他们的意志而大打折扣,很多人连道法神通都来不及使出,只是在恐惧下机械性地挥刀劈砍,就被疯狂斩来的刀剑剁成了死尸。

  士兵们边打边逃,有些人甚至感觉同伴碍路,还直接将同伴推向敌人的刀口。

  这一战打得很混乱。

  但对于土匪们而言却又是一场顺风战。

  战局的走势不言而喻。

  不过士兵们还是逃到了城门处,然后疯狂涌出城外,拼了老命地逃跑。

  汤骁看着自己麾下的土匪追出了数百米后,心想着这些士兵都是韩县令亲自从州府请来的,如果他们逃了,便只会算是逃兵,这一战失败也只会算在县里人的指挥失误上,毕竟对手只是自己麾下的这群乌合之众,但如果那些士兵归降了自己这个反贼,那便是州府的耻辱,州府很有可能会因此愿意多花些力气派高手来清理这些耻辱。

  于是他对着一旁的汤阿叔下命:“鸣金收兵,让追兵们回来吧。”

  汤阿叔再次懵逼了。

  为什么自家先生的决定总是让人难以理解呢?

  他试着问:“先生,对方没有援兵,我们追过去也无所谓,还能多捉点俘虏回来。”

  汤骁却道:“不要俘虏,让他们该逃的就逃吧,逃不掉的统统杀掉。”

  “为什么?”不止是汤阿叔不解,其余人也同样一头雾水。

  您一直以来不是每一战都要力争招降更多的俘虏吗?

  怎么这一回就不要俘虏了?

  吸纳俘虏不是能够壮大我们的实力吗?

  更何况这一回的俘虏可都是修士,这里的一个俘虏可比之前招降的十几个俘虏要价值多了,你却不要?

  汤骁突然恶趣味地说:“他们不吉利。”

  汤阿叔、老张头、许获获:“???”

  这个还能看玄学?!

  我们读书少,还没听说过这样的理论!

  不过最终,汤阿叔等人还是照做汤骁的命令去执行。

  虽然他们始终搞不懂汤骁的命令,但实践证明,汤骁的命令从来没有错过,所以他们老老实实照做就行。

  汤骁走后,满是好奇的许获获跟了上去。

  汤骁站在罗县的城墙上,望着夜幕下的罗县,他感觉此时整座县城都在瑟瑟发抖。

  而他的心情却截然相反的古井无波。

  这一战他们一方不可避免地也死了些人,但他的识海电脑里的信任值却一点也没减,甚至在鸣金收兵后,土匪们从杀红眼的状态冷却下来,细细回思这一战的部署时,他的识海电脑里的信任值开始飙升。

  对此他不知道自己该做怎样的评价。

  许获获凑到他的身边,陪他静静地看着。

  两人就这般独处。

  片刻后,许获获忍不住开口询问:“先生,我有些疑问实在不解,请允许我冒昧问一下,刚才为什么你不在城门处放致命的毒烟,而只是放迷烟?如果放的是毒烟,那这一战就赢得更轻松了。”

  汤骁回头看了眼许获获,淡然道:“因为那压根就只是普通的烟雾呀,我哪有时间去找什么迷烟。”

  “啊?”许获获大吃一惊。

  这又是什么骚操作?

  “这只是一点小小的心理暗示罢了。”汤骁随口解答,“我们麾下的都只是一群乌合之众呀!”

  许获获细细思考才恍然大悟,原来还有这种操作!

  正因为他们麾下的的都是乌合之众,而乌合之众只能打顺风战,甚至连势均力敌的战斗都难以招架,所以汤骁才弄出心理暗示,让原本势均力敌的局面在双方的心里同时形成了一方占尽优势一方尽显劣势的不平等局面。

  然后自以为占尽了优势的土匪们便会把这一场战当作顺风战来对待,表现出一往无前的气势。

  许获获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便继续询问:“那先生你为什么不在草蓟山上和韩杉开战呢?如果在草蓟山内打这一战,我们估计会赢得更轻松吧?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死伤了不少人。”

  汤骁听到最后一句话,突然眼角一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