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魔性修真画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4章 杀局连连

魔性修真画风 芒果清影 2536 2020.01.08 00:00

  有了邬家老爷子的配合,再加上赵总捕头曾经亲自验证过真伪,“邬柳儿”重伤的事便成了事实。

  次日一早,天还没亮。

  王家安插在邬家的眼线便把邬柳儿受重伤的消息传了出去。

  周使者得到确切消息后,陷入了沉思。

  相随而来的消息里,还有线索说重伤邬柳儿的人是王家所指使的。

  但周使者知道,这件事压根就不是王家动的手。

  王家的家丁们还没来得及出手呢,便有另外一伙人给捷足先登了。

  现在周使者所考虑的,便究竟是谁把这个屎盆子扣到了王家的头上。

  其实事情很好“猜”。

  原本事情的怀疑对象便是在孟郡守和邬柳儿二人身上,现在邬柳儿遭到神秘人的围杀,险些死去,显然这不是一个幕后黑手该有的画风,那便证明藏在整件事情背后的真正幕后黑手并不是邬柳儿,最终剩下的人选便不言而喻。

  至于洛统领的不在场证明是否真实,对周使者而言,却并不是太相信。

  毕竟这个时代的不在场证明没有录像设备加以佐证,全由证人证明,而证人往往可以提前收买,这里又是孟郡守的主场,孟郡守提前安排几个证人简直易如反掌,所以那份不在场证明并不一定可信。

  而邬柳儿宴请洛统领一事很有可能只是巧合。

  当时在场的还有马统领一伙人,他们估计是想拉拢洛统领,才会设宴招待洛统领,以至于让周使者产生了误会。

  总之,周使者越想就越是觉得孟郡守可疑。

  他也觉得孟郡守玩的这一手够歹毒的。

  对邬柳儿出手,不止能栽赃陷害给王家,促使邬家和王家大打出手,还能让邬柳儿死无对证,从而掩盖住某些不能被外人所知的事实,最终所有的怀疑都会落在已死的邬柳儿身上,让一个死人背上所有的黑锅。

  “只是现在邬柳儿没死,恐怕孟郡守还会对邬柳儿出手,并栽赃给王家。”周使者喃喃自语。

  “看来正如王老舌所说,孟郡守这是不满我们和邬家干涉长史之位,才会做出这一系列的反击!

  “然后诱使我们和邬家斗得你死我活,惊扰到州府,他再从中调和,便能让整个局面维持平衡,甚至还能让州府把注意力从他战败的事上转移出去,并考虑到他维持局势平衡的功劳,从而保住他的郡守之位。这招够阴险的!

  “看来他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已经开始不择手段了。果然没有一个人面对危机是会坐以待毙的!”

  周使者把所有事情捋了一遍,甚至站在孟郡守的角度,考虑孟郡守这么做的目的,并给孟郡守设想了一整套自保的操作,越想他就越觉得这一切非常合理。

  然而他的脑洞已然超出了汤骁对他所期待的发挥。

  虽然汤骁确实也在这一系列的谋划中,暗藏了这样一条逻辑线,并且把矛头对准了孟郡守,毕竟他要给孟郡守安排作案动机,才能让人怀疑到孟郡守后越想越觉得合理。

  但他不能保证每一个面对这些线索的人都会那么聪明,能够从中整理出这条暗藏的逻辑线来。

  所以他在孟郡守和邬柳儿这道二选一的选择题里,专门剔除了一个答案,让另一个答案自然而然地进入别人的脑海之中,可以让每一个怀疑到孟郡守的人都能免去了其中的推理逻辑,就好比是一道数学选择题,当排除了三个错误答案后,哪怕剩下的一个答案不知道怎么解,也能够肯定这就是正确答案。

  而且这个选择的过程还能给人一种最终答案是被推理出来的感觉,人都有一个天性,就是容易认准经过自己推理出来的结果,因此这个最终答案便会得到认可。

  可他也没想到周使者会这么聪明,竟然真的能将他故意摆出来的线索连在一起,然后给剩下的那个答案弄了一套合理的逻辑。

  要知道一般人面对这么多的线索,哪怕能猜到最后那个显而易见的答案,也无法将这些线索串联出其中的逻辑。

  幸好他从头到尾都没有以本尊的身份露过脸,不然以周使者的聪慧,恐怕就会联想到他的身上了。

  他正是把自己完完全全地藏在暗处,才会让周使者从始至终都没有考虑过他的存在。

  当然这也是他这一系列谋划的高明之处。

  而周使者得到自己的猜想后,渐渐细思恐极,于是他连忙拿起纸笔,开始写信向州府汇报情况。

  但他没有注意到,身边有一个负责每天照顾他的王家家丁正偷偷瞄着他,并且眼底闪过一抹狡黠。

  这位家丁其实早已被汤骁给换掉了。

  现在站在王府内的这位家丁,便是汤骁,而家丁本尊已经昏迷在某个角落里了。

  汤骁默默退出周使者所在的院落,然后取出一副被他偷偷藏起来的弓箭。

  等到一只传信石雀从周使者的院落飞出时,他立即弯弓搭箭,射向传信石雀。

  周使者正遥望着传信石雀远去,却突然看到一支箭矢从府内射出,正正地射在传信石雀身上,直接将传信石雀从天上打了下来。

  这一幕着实吓了他一跳。

  难道孟郡守已经对自己监控起来了吗?!

  王府之内开始一片混乱,很多家丁纷纷赶往箭矢射出的地方,但等到他们抵达那里时,那里只剩下一把短弓被留在地上,射箭的人自然已经不见踪影。

  周使者心情极不平静地返回屋内,望着原本关着传信石雀的笼子久久不语。

  王考吉匆匆忙忙感到周使者的院落,询问情况。

  周使者将他的猜想向王考吉简单地说了一遍。

  听完后,王考吉也觉得事态有些严重。

  原本他们王家所仰仗的就是周使者这位在州牧身边的姻亲,但是现在周使者跟着他们王家被孟郡守限制在长平郡这座“牢笼”里,他们王家便失去了仰仗。

  而这整座长平郡是孟郡守经营多年的大本营,哪怕他们王家同为地头蛇,但权势比不上对方,对方要是想着对付他们王家,最终结果便可想而知。

  两人沉默不语。

  周使者端起茶桌上早已放好的茶杯,喝口茶水压压惊。

  王考吉思索了一会,也习惯性地端起茶杯想抿一口。

  然而茶杯刚刚碰到他的嘴唇,他便听到隔壁的周使者发出一声惨叫。

  周使者突然摔倒在地,七窍流血,痛苦地抽搐着,并发出低沉的声音:“茶里有毒!”

  王考吉吓得连忙摔了手中的杯子,急切地凑到周使者身边,想要抢救周使者。

  然而毒性剧烈,王考吉发现自己根本解不了这种剧毒,只能减缓毒发的速度。

  周使者带着怨恨,道:“一定是孟郡守干的!他安排在王府的人发现我们知道了他的阴谋,便想要直接将我们两个毒死,最后再嫁祸给邬家。他已经疯了。他这是要杀人灭口。我一定不能让他得逞!”

  他说着,便沾着自己的血,在衣服上写下一份讨伐孟郡守的血书。

  而王考吉立即让人搜查全府,务必要把下毒之人捉出去。

  整个王府再次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周使者写完血书后,对王考吉说:“我快不行了。你撕下这份血书,让……”

  话还没说完,周使者便带着不甘死不瞑目。

  王考吉一阵悲痛。

  然而坏消息接踵而来,下毒之人根本找不到踪影,唯一的发现便是知道原本一个负责照顾周使者的家丁突然不见了。

  王考吉咬牙切齿地仰天长啸:“姓孟的,你不打算放过我们,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