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绝对荣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8章 投票

绝对荣誉 严七官 2517 2017.08.27 18:25

  徐武检查了一下叶海峰的伤口,说:“你真的可以坚持?确定?”

  “确定!我一定不会拖累你们!只要我还有一只手,我都还能开枪。”叶海峰咬牙道:“何况我还有一条腿和两只手,另外的一只脚不过是受了伤。”

  他看着徐武,哀求道:“老徐,我在你手下受过训,你知道我的能力!不要就这么让我退出,我很难才得到这样一次机会。”

  徐武说:“可是你就算过了这关,接下来的选拔你也不可能完成了。”

  “作为士兵,被淘汰不是最耻辱的,自己选择退出才是。”叶海峰咬牙从地上爬起来,忍着疼跳了两下。

  “你们看,我还行!”

  “邪门了!今天都是玩命的?”王凯看了一眼秦飞,又看看叶海峰:“刚才是这个新兵,现在是你叶海峰,都不要命了是吧?”

  叶海峰说:“医疗包里有消毒剂,我伤口包扎好一些,按时清洗消毒就不会感染。”

  “好,既然大家意见不同,那就投票决定。”

  徐武站起来,环视众人道:“我赞成他留下,作为战友,我们不能丢弃他。”

  “这不是丢弃,这只是退出。”靳东海冷冷道,“这次搜索毒贩一共有21支小分队,谁先找到谁就可以得分,叶海峰的伤势会拖慢整支小队的搜索速度。我不赞成他留下,我要求他自动退出。”

  “我赞成东海的决定。”王凯附和后,目光投向另一名叫敬文贵的特战队员。

  “文贵,你和叶海峰都是响箭大队的,你肯定是支持他留下,对吧?”

  敬文贵挎着枪,嘴里咬着一条草根,点头道:“当然,我不会丢下海峰。”

  叶海峰用力拍了一把敬文贵:“够兄弟!”

  敬文贵笑道:“不过这次任务完成后,你估计还是得退出,伤势不轻,接下来的活儿你搞不定了。”

  “行!至少不是空手而回,我不行,你就给咱们响箭大队争气!”

  七人小组里,目前两人同意,两人否决。

  靳东海朝另外一名特战队员扬了扬下巴,那是一名来自海军蛟龙大队的特战队员。

  “谢军,到你投票了。”

  谢军有些犹豫,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最后摊摊手道:“我赞成靳东海,这是实战,不能意气用事,退出不算不体面,无损荣誉。”

  三人否定,俩人同意。

  靳东海占了上风。

  “秦飞,你怎么看?”

  秦飞道:“我没理由拒绝一名战士请求作战的要求,他的伤口虽然深,但毕竟只是皮肉伤,如果遭遇毒贩,七人小组里要有人作为通讯和战场协调员,叶海峰可以胜任,我赞成他留下。”

  “兄弟,我叶海峰记着你了!”叶海峰朝秦飞竖了竖了竖大拇指。

  “就算你同意,现在也是三票对三票!”靳东海脸色不好看,秦飞的一票起了关键作用。

  秦飞说:“不对,应该是四对三,叶海峰作为战术小组的一员,他也有权投票。”

  靳东海和王凯都愣了。

  秦飞的话似乎不无道理,叶海峰的确有权投票。

  “我当然要留下!”

  叶海峰举起了手。

  “行了,既然四对三,事情就这么定了,叶海峰留下,但是只能担任通讯和战场协调,不能直接作战。”

  “好!只要让我一起去,我当什么都行!”叶海峰想都没想,赶紧抓住了这个机会。

  徐武看了看表道:“时间已经超了十五分钟,咱们要尽早赶上,现在21个小组都散落在整个丛林里,估计拿到地图和任务后都往那片区域赶,咱们马上启程。”

  丛林,是最考验特种兵作战素质的地方之一。

  秦飞虽然在侦察营当过一年半的兵,但是从未如此接近过实战。

  现在枪里压满了满满的5.8口径子弹,只要轻轻推开保险,然后扣动扳机就能要人的命。

  而作为一名从未参加过实战的侦察兵,和身边这些特种大队的精英比起来,他很清楚自己是存在一定差距的。

  参加的一百多名特种兵里,最低兵龄的靳东海都有五年服役经历,很多来自于西北地区的特种兵还有着实战经验。

  要在这一百多号精英里脱颖而出,必须比别人更拼命。

  这就是为什么在伊尔76上咬牙一跳的原因。

  战术素养上比不过,那就拼命吧!

  1978年的军用地图实在增加了不少麻烦和难度。用一百多号特种兵去围剿一个未知的毒贩,看起来真的是大炮打蚊子。

  所以,人为地刻意增加难度,就是必须的了。

  小分队几次都差点走错了路。在没有GPS,只能依靠指北针纯手工作业的情况下,在一张1:50000的地图上按图行进并非易事。

  更要命的是,没有水,没有吃的。

  雷鸣替所有参选队员都考虑得十分“周到”。

  必须在完成任务的同时,还要保证自己不饿死不渴死。

  天色亮起来的时候,秦飞所在的小分队已经前进了三十公里。

  三十公里,如果在平地上根本算不上什么远距离。

  可是在丛林里却完全不一样。

  这里人迹罕至,几乎没有像样的路,好些原本在地图上标定是路的地方早已经杂草丛生,灌木遮天。

  遇到根本没路的地方,完全得依靠人手用开山刀开路。

  七个人的衣服已经完全湿透。

  现在不得不停下来找水源。

  “这是什么鬼地方!热带丛林怎么会没河流没溪水!”靳东海将背囊一扔,坐在上面大口地喘着气。

  徐武笑着指指秦飞:“我估计我们这里的人中,秦飞是最不口渴的,这家伙跳伞摔进了河里。”

  秦飞拿出水壶,递给靳东海:“我在河边顺便打了点水,你喝。”

  靳东海没想到秦飞会主动给自己递水,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一直以来,他都很不爽秦飞,这算是宿怨了。

  “你小子命大啊,摔进河里都没死?”接过秦飞的水壶,靳东海犹豫着是不是要领这份人情。

  不过生理上的需要还是占据了上风,不喝水,真的会死。

  一壶水,七个人轮流喝,很快剩下小半壶。

  都是受过严格训练的军人,都知道在野外无论多么口渴都不能狂喝水。

  除非想找死。

  “我看咱们还是要找点水,其他小组肯定也会停下来找水,不然接下来的三天没法坚持。”徐武看了一眼草丛叶子上粘着的露珠,说:“看来这几天湿度很大,附近应该很容易找到水。”

  敬文贵开始给叶海峰检查伤口,徐武带着秦飞找水,剩下的谢军和靳东海负责找吃的,敬文贵检查完伤口,在原地挖了个散烟灶,烧木炭。

  “这里肯定有水。”徐武指着一堆长满了青苔的碎石堆说。

  秦飞点点头,笑道:“就是不知道有多深。”

  徐武说:“打个赌?”

  秦飞蹲下身,伸出手指在青苔上轻轻压了一下,石头上的落土沁出几滴水珠。

  “不超过一米。”秦飞下了结论。

  徐武也检查了一下,很惊讶道:“秦飞,有一件事我一直想问你。”

  秦飞一边在背囊上解下工兵锹,一边说:“你问。”

  “以你一个军直侦察营的士兵,才服役一年半,虽然我看你连伞都没实跳过,可是你的军事素养真的很不错,甚至不比任何的特种大队成员差。能告诉我,你的本事那学来的?”

  这是徐武一直憋着的疑问。

  秦飞的铁锹插在土里,停了下来。

  良久,他抬头看着徐武道:“老徐,我也有个问题。如果我回答了你的问题,你是不是也应该回答我的一个疑问?”

作者感言

严七官

严七官

新书求收藏!请多多支持!

2017-08-27 18:2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