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绝对荣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4章 处处陷阱

绝对荣誉 严七官 2210 2017.09.09 20:00

  FOX小分队在丛林里抹黑前进。

  所有队员发现,华夏西南边陲的原始森林一点不比他经历过的任何丛林轻松。

  尤其是在狂风暴雨的夜间,这里简直就是士兵的噩梦。

  随便一个坑洼,穿着注满水滑腻腻的丛林靴踩上去也会有滑倒的危险,失去平衡在潮湿丛林里是十分可怕的事情,可能会令脚踝扭伤甚至骨折。

  每个人都必须小心一些。

  抬起手,军表的夜光指针下,时间已经走到了凌晨的三点。

  队长FOX刚才看了一下地图,这里距离坠鹰崖仅仅十公里,翻过前面一座小山包,再爬上高山,在高山另一端就是著名的坠鹰崖。

  作为一名老牌特种部队的军官,FOX每次出任务都至少准备三套预备方案。

  事实证明他的小心谨慎令他活得比自己某些战友要长。

  “各位加把劲!前进就到坠鹰崖了,从那里可以越过华夏的国境线,另一边是M国的土地,我们白天就可以好好洗个热水澡,晚上到酒吧好好狂欢一下!”

  “FOX,我现在才觉得啤酒和热水还有大块的牛肉是多么令我怀念。”

  走到队伍后面的大熊诺克忍不住道:“这几天在丛林里潜伏,那些单兵口粮我吃得都要吐了!”

  “坚持一下!我们很快就成功了!完成这次任务,我们的下半生都没必要为了一点点可怜的薪水卖命,我们可以退休去加勒比海买一栋别墅,可以去墨西哥的海滨还下一个船屋,去古巴的海滩看看屁股上可以放鸡尾酒杯的翘臀妞!”

  FOX知道在这种时候给自己的下属打气显得很重要,谁在潮湿的丛林里待上几天心情都不会好。

  自从接到任务开始,包括前期准备在内的时间,FOX和自己的小分队已经悄悄在这片丛林里潜伏了五天。

  对于大熊这种食量大的肉食性壮汉来说,没有大块牛扒的日子简直就是一种煎熬。

  “我一想到我们的酬劳就很高兴……”

  走到队伍最前面是其中一个负责加特林机枪的突击手,名字叫德雷托,他的加特林已经放在路虎上炸毁了,现在一身轻型步兵装备,胸前挂着M4A1自动步枪,手里拿着一把军用开山刀,负责在前面开路。

  他扭过头得意洋洋看着自己的队友们。

  “美钞……我爱死这些花花绿绿的东西了……”

  话音未落,德雷托突然发出一声惊恐的惨叫,仿佛被捆起来的一头将被宰杀的生猪。

  几乎在一霎那,FOX看到体重一百六十多斤的德雷托像个空中飞人一样腾空而起,转眼就到了树顶。

  “SHI/T!”FOX立马蹲下据枪,大吼道:“敌情!”

  队员立即梅花状朝四周散开,寻找最靠近自己的隐蔽点。

  淅淅沥沥的雨水声中,FOX和自己的同伴听见了某种东西穿过树叶时候发出的簌簌声。

  随后,德雷托的惨叫再次响彻天际。

  “啊——噢!FUC/K!FUC/K!FOX我中枪了!疼死我了!”

  他挣扎着,蛇一样在空中扭动身体。

  “戴上夜视镜!”

  FOX一边提醒自己的部下,一边首先将一直挂在脖子上的夜视仪戴上。

  为了节省电源,之前在没有敌情的状态下,小分队一直是靠视力摸黑前行。

  在红外热源的视野中,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橘红色和黑色的块状。

  只有有敌人在附近,红外夜视仪就能看到橘红色的色块,那是体温散发出来的热辐射。

  在丛林作战中,微光夜视仪的作用并没有被动式红外热源镜好用。加入碰到伪装极其严密的敌人,微光镜在辨认速度上没有红外热源镜来得快,而且微光镜在过于漆黑没有星光的夜晚也会受到很大制约。

  “小心,右手边三点钟方向!”

  FOX看到了一团轻微的橘红色的色块,边缘是青色,似乎在动。

  但他不能肯定那是不是一个人。

  因为人的他太熟悉这款夜视仪的性能,一个正常人身上散发的热源辐射绝对没有那么低。

  动物?

  没等他决定是否朝那玩意开枪,FOX看到了那团蠕动的东西周围闪出两团火花。

  呯呯——

  是一个二连发点射。

  可怜的德雷托再次杀猪一样嚎叫起来。

  “我中枪了!我中枪了!”

  是人!

  FOX脑海闪念的同时,手里的HK416扣动了扳机。

  点射过后,他看到那团东西消失在丛林里,似乎已经逃走。

  “老猫!大熊!你们警戒!”

  听到FOX的指示,老猫和大熊迅速散开,一左一右成夹角朝三点钟方向靠过去,在两棵大树后分别隐住身形,架起了枪。

  没有动静。

  周围和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刚才短暂的交火仿佛从未发生。

  FOX和医生两人小心翼翼朝德雷托被吊起的树下靠过去。

  “小心!”

  FOX一把扯住医生。

  “小心你的脚下!这是个陷阱高手!”

  他蹲下来,抽出匕首在一根横在两丛灌木之间的藤蔓上轻轻划过。

  弹性十足,说明两头是绷紧的。

  不过伪装却很差,似乎布置得很匆忙,来不及做太多的隐蔽。

  “退到一边去。”

  FOX带着医生,俩人缓缓退到了树后。

  FOX从地上捡起一根十几斤的树枝朝刚才的位置扔去。

  树枝正好砸在了藤蔓上。

  嗤嗤嗤嗤——

  藤蔓被压倒的同时,周围的灌木丛里射出五六根木刺,直接钉在了周围的树干上。

  医生顿时额头冷汗直冒。

  刚才如果不是FOX拉住自己,恐怕现在自己就像烤肉串一样被串起来。

  FOX走到树旁,拔下一根木刺。

  每根约半米长,直径只有0.5厘米的样子,一头尖利,看起来像是用树枝直接刀削制作的,刀口看起来十分新鲜。

  他伸手在上面摸了一下。

  还有树脂粘液。

  “这陷阱是刚做的!我们被人盯上了!”

  “头儿,难道是华夏的特种部队?”医生想起华夏有个别称叫“佣兵禁区”,如果真被盯上,自己麻烦可就大了。

  “能制作这种陷阱的只有两种人,常年在这片森林里打猎的猎户,还有就是特种部队成员。”

  FOX拿着木刺,喃喃道:“但是猎户没必要针对我们,也没那个胆子。”

  “那就是特种部队成员了?”医生问。

  FOX摇摇头:“也不像,这是他们的地盘,如果真的是特种部队盯上我们,要用陷阱解决我们?早就呼叫空中支援或者直接开枪了。”

  “那到底是什么人?”

  “先把我放下来!你们这帮王八蛋都不管了我!?”树上的德雷托看起来没生命危险,不过很疼却是肯定的,他已经开始忍不住骂娘了。

  FOX对另外一名突击手马克和司机亚当斯说:“去,你们俩把德雷托放下来。”

作者感言

严七官

严七官

新书求收藏!请多多支持!

2017-09-09 2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