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绝对荣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 叛徒的往事

绝对荣誉 严七官 2267 2017.08.17 09:00

  傍晚七点,某军区招待所。

  雪亮的灯光划过林荫路,车子在院子里停下。

  魏天生下了车,对秦飞说:“今晚你在这里休息,明天一大早准时八点到军区2号靶场集合,拿着这封介绍信,会有人接你。”

  说罢,递过去一个信封。

  秦飞接过来,觉得那装着一张纸的牛皮信封沉得如同千钧。

  “魏叔叔,你今晚不在这里住?”

  “今晚我还有事,估计要忙到很晚。明天你自己走,我就不过来接你了。我可不想别人误会你受到了我的特殊照顾,更不不想别人在背后对你指指点点,说你靠关系混进203特勤队,懂吗?”

  “明白。”

  秦飞用力地点点头。

  “好,那咱们203训练基地再见。”魏天生慈爱地凝视了一下秦飞,手在他肩膀上重重拍了拍。

  然后感慨道:“你真的长大了。模样像极了当年的安国……可惜他看不到你现在的样子,不然一定会为你感到骄傲。秦飞,你父亲的事情至今还未算最终定论,关于他的失踪目前说法很多,有些论调很难听,也许有人会通过某些途径获知这些消息,因而对你产生一些看法,但你必须管好自己的臭脾气,如果再发生侦察营那样的事情,谁也保不住你。”

  秦飞又一次用力地点点头。

  他感到自己的眼角又在发热,鼻子酸酸的,很不好受。

  魏天生真的很了解自己。

  这么多年来,父亲的事让自己承受了太多的非议和冷眼。

  那种感觉无法用言语来描绘。

  军队最忌讳的就是叛徒,一个叛徒的儿子,在显示生活中里要承受的东西是同龄人几乎无法想象的。

  因为父亲的事,母亲梁少玲对军队抱有某种极度厌恨的态度,在家不准提及关于部队的一切。

  作为唯一坚定不移不相信秦安国叛变的战友,魏天生是唯一一个梁少玲还愿意见的军人。

  八岁开始,秦飞再没见过父亲秦安国。

  十几年年来,魏天生每年总会抽空去探望秦飞,然后借口带他旅游,实际上是将秦飞带到野外进行严格的军事训练。

  秦飞嘴上叫魏天生叔叔,实际上魏天生就像自己父亲一样。

  “我一定不会令你失望。”秦飞斩钉截铁道。

  魏天生满意地笑了笑,一只刚踏上车,忽然想起了什么,又回头道:“你当兵已经一年多了,还瞒着你妈?”

  “还瞒着。”提到母亲梁少玲,秦飞很头疼,愁道:“她心里那么恨部队,如果知道我当了兵,会气疯掉的。”

  “纸包不住火。这事恐怕你瞒不了多久,如果这次入选,未来将要面对的是漫长的训练期,而且经常要外出执行任务,有时一去好几个月,中途不能有任何通讯联络,根本瞒不住。”魏天生说。

  秦飞无奈道:“再缓缓吧,我想找个合适的时机再开口,现在不是时候。”

  魏天生问:“这一年多来,你是怎么瞒住你妈妈的?”

  “放暑假我就说自己要去打工,想早点适应社会,今年初我有一次探家,故意安排在寒假,所以她没怀疑,只是觉得我瘦了黑了,我骗她说自己在学校里参加足球队,天天都要参加训练。”

  魏天生忍不住笑了,举起指头轻轻在秦飞的额头上敲了下,“你个小滑头。”

  说罢,笑眯眯地跳上车,关上门后又从窗里伸出头嘱咐道:“今晚好好休息了,别到处乱跑。选拔也是秘密进行的,所以这个楼被我们全包下了,住进来的都是选出来参加选拔的精英,估计晚上会有人串门,但不要跟他们胡扯太久。明天将是你生命中另一个完全不同篇章的开始,今晚你把枕头垫高点,好好想想,加入203是不是真的是你想要的,明天早晨八点前你还有机会后悔。一旦加入,这就是一场完全属于勇者的考验。”

  “明白!”秦飞立正敬礼。

  车子一个掉头,消失在了招待所外的树林里。

  回到房间,放下那只95式迷彩背囊,秦飞重重倒在席梦思上。

  这一刻对于他来讲,真的如同梦境。

  多年来,加入父亲所在的特种部队是他毕生的梦想,为了这件事,近十多年来,他每一天都在积极准备着。

  被集团军党委宣布除名的那一刻,秦飞以为一切都完了。

  除名意味着从此和这身军装无缘。

  没想到事情峰回路转,柳暗花明之中魏天生竟然出现,并且告诉自己被选中了。

  想到这里,他人忍不住兴奋地在床上来了个鲤鱼打挺。

  兴奋过后,问题再次回来了。

  母亲。这是他最最头疼的事。

  怎么向母亲解释?她是最恨当兵的,父亲的事情对她打击实在太大。

  当年秦安国失踪,总部派了两名军官敲开了家门,告诉梁少玲她的丈夫秦安国失踪,有证据显示已经叛国。

  叛国?那当然连烈士都算不上了。

  后来,魏天生冒着违反纪律的风险经常来探望两母子。

  魏天生说自己相信秦安国,但目前也毫无办法,要推翻这一切,首先要找到证据,可是这些关于秘密行动的事跟梁少玲说又有什么用?

  他只能劝梁少玲要耐心等待,自己一定不会放弃追查。

  魏天生说,总有一天会还秦安国一个清白。

  秦安国服役的这支部队太过于特殊,番号、地址都没有,只有一个“203”的代号,除了她和丈夫居住的这个军队宿舍大院。

  此时的梁少玲悲哀地发现,从前居然从未去过丈夫服役的部队,也从来没从他嘴里听到过任何关于这支部队的所在地。

  她想找到这支部队的领导,告诉他们自己的丈夫绝对不是叛徒。

  可是,她连谁是203部队的首长都不清楚。

  有那么一段时间精神恍惚,梁少玲甚至怀疑自己在做梦,自己朝夕相处的丈夫是不是真的当过兵。

  等了几年后,梁少玲终于死心。

  一气之下搬离了部队大院,她回到了老家所在的县城里干起了医生的老本行。

  去地方武装部办理秦安国的手续,人家冷言冷语,说根据部队转来的档案,你老公是个存疑的“失踪者”。

  存疑的失踪者?这称谓意味深长。

  梁少琴一气之下抢过介绍信,当场撕成碎片,然后拉着秦飞的手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大门,留下一群大眼瞪小眼的干部们。

  出了大门,天忽然下起倾盆大雨。

  回家的路上,两母子淋了个透心凉。梁少玲突然停下脚步,目光盯在小秦飞身上。

  那天秦飞穿着是一套军装,这是秦安国还在的时候为秦飞特地定做的。

  梁少玲忽然蹲下,疯狂地扯下秦飞身上那套绿军装,冲到河边扔了下去。

  滂沱大雨中,母子俩抱头痛哭,泪水和雨水淌到了一起。

作者感言

严七官

严七官

新书求收藏!请多多支持!有你们支持,我才有动力写下去。

2017-08-17 0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