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绝对荣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章 老狐狸

绝对荣誉 严七官 2232 2017.08.12 12:00

  一支车队在草原的土路上风驰电掣,掀起滚滚黄尘。

  “来了来了!”小胖忍不住兴奋地轻叫出声。

  蓝军指挥部果然咬钩中计,通讯连的人担心首长机关安全,建议转移。

  一切和秦飞预估的毫无二致!

  “操/蛋了!”单兵耳机里很快传来尹显聪的骂声,“怎么都是09式!怎么打!”

  秦飞拿起狙击手观察镜,透过高倍数的镜片,他清晰看见那支车队。

  这支车队型号杂乱无章,东风军卡、勇士车混在一起,更要命的是,中间居然夹着三两09式步兵战车!

  96旅蓝军旅长陈广志果然不负“老狐狸”的称号,就连手下的警卫连居然也滑得像泥鳅。

  和普通首长机关车队不同,这厮竟然直接使用了09式步兵战车。这种铁疙瘩是新装备,从92式发展改进过来,采用钢板+陶瓷复合装甲技术,顶上配备30毫米双人炮塔,外硬内韧,抗破甲弹的性能相当好。

  “怎么办!?”大嘴有些慌。

  “我们的火箭筒能轰开它吗!?”尹显聪额头上有汗渗出,赶紧问秦飞。

  秦飞说:“不一定……”

  从蓝军特战分队手里缴获过来一支PF89单兵反坦克火箭,这玩意有点是只有3.7KG重量,便于单兵携带,但是缺点是破甲能力很一般,对付09式这种新型复合装甲的步兵战车未必能够一击致命。

  “怎么办!”尹显聪脑袋上的汗开始往下滴,“再不动手,车队要跑了!”

  离预先设定好的伏击圈只有一分钟的车程,秦飞必须马上调整自己的战术。

  他发现自己还真的是嫩了,之前怎么就没想到陈广志旅长这只老狐狸竟然会放弃一般首长乘坐的越野车,改坐步兵战车?

  他非常肯定那些卡车和勇士里头坐的只是警卫连的士兵,大鱼肯定躲在三台09式步战车里,问题是,即便89单兵反坦克火箭筒能够对09式一击致命,可是弹药只有一发!

  这真是让狗日了!

  秦飞暗自在在心底狂骂自己。

  “先让他们停下来!停下来我们还有机会!”秦飞感觉自己的呼吸有些急促,脑子就像告诉运转的马达一样,疯狂转动,一个个战斗设想在脑海里划过,又一个个被否定。

  “班长,你们愿意牺牲吗?”他问。

  尹显聪一愣,旋即骂道:“我老尹是怕死的人吗!?秦飞你丫别啰啰嗦嗦,没时间了!能干掉蓝军首长,你让老子去给你滚坦克都行!”

  “那就好,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立即让车队停下!只要停下,其他就交给我!”秦飞咬牙道:“我得换个地方!”

  尹显聪架起PF89单兵反坦克火箭,眼神不容置疑:“那就干!”

  秦飞从伏击的隐藏处起身,他的目光落在了远处的一处位置较高的坡上,那里有茂密的灌木,足够让他躲起来不被发现。

  一个警卫连,外加09式步兵战车,光是车顶的30毫米机关炮和那挺并列机枪就能在短时间内将整个炮兵连小分队轰成渣。

  “记住,尽量拖延时间!”

  “明白!你给我滚!去做你该做的事!”尹显聪怒道:“但你得向我保证,一定干掉蓝军的旅长!不然老子会找你算账!”

  秦飞不再犹豫,用力点点头,猫着腰开始朝远处的狙击位置闪电一般扑去。

  风声在耳边响起,他觉得这是自己跑得最快的一次。

  时间!

  时间!

  这是争分夺秒的关头!

  这支冒牌小分队能走到今天已经算是走了狗屎运了,单挑一个大名鼎鼎蓝军旅的警卫连听起来就像天底下最荒谬的笑话。

  但是,这不等于完全没有机会!

  秦飞骨子里那股犟脾气被瞬间逼了出来,这是他天生的性格。

  七岁那年,班上有位家境富裕的同学带了一整套最新的《七龙珠》回学校,让秦飞艳羡不已。回家央求自己的军人老爹,结果父亲秦安国提了一个条件,只要秦飞做到就愿意给他买。

  “我在后山上的歪脖子松树上挂了一只军用水壶,你今晚要敢夜里十一点出门到山上拿回来,我就买!”

  后山?

  那是部队大院的后山。

  山上有乱葬岗,许多荒冢杂草丛生,蛇虫鼠蚁一样没少,偶尔还能听见不知名的野兽晚上在山上嗷呜嗷呜地叫,据说是狼。

  一个七岁的孩子,秦安国的要求简直不可能实现,别说是夜里十一点上山,就算出门到大院外的树林子里转悠一下普通孩子都会吓得哇哇大哭。

  秦飞还犹豫的时候,他看到了父亲眼中的失望。

  也许他觉得自己是个铁血军人,儿子就应该有着他这种敢在死人堆里打滚的勇气。

  结果那天晚上秦飞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父亲那种眼神如芒在背。

  当他鼓起勇气,从后山的歪脖子树上拿回了父亲那只老旧斑斓的水壶后,父亲展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大手在他的瘦小的肩膀上拍得啪啪响。

  “好!这才是我秦安国的儿子!你要记住,对于军人来说,没什么是不可能的!”

  那天晚上,秦安国和秦飞爷俩都很高兴,唯独母亲嗷嗷大哭,扑到秦安国怀里一顿乱捶。

  “他是你儿子,不是你的兵!秦安国,你是神经病啊!”

  然后就抱着七岁的秦飞哭得眼泪纷飞。

  现在,秦飞似乎又看到了那棵黑暗中的歪脖子树,一如当年,没有人能帮得了自己,一切都要靠自己。

  父亲那句话言犹在耳——对于军人来说,没什么是不可能的!

  他终于到达了狙击阵地,卧倒、架枪、调整呼吸,一气呵成!

  风速、距离、湿度、光线,所有的数值在他受过严格训练的脑子里不断蹦出。

  麻利地调整了狙击镜上的参数后,尹显聪手里的89式反坦克火箭筒发出尖锐的响声。

  跑在组前面的09式步兵车冒出了烟,方向一歪,停在了路边。

  紧接着,刺耳的刹车声响成一片。

  整个车队突然遭遇袭击,队形在短暂的凌乱之后开始减速。

  走到车队最后面的军卡嘎吱一声刹住,训练有素的警卫士兵下饺子一样从车厢里跳出,就地寻找隐蔽物开始搜索袭击目标。

  而剩余的两辆09式,其中一辆立即打转方向,错开前面被击中抛锚的步兵车,朝右侧夺路而出,后面两台勇士车一前一后夹住了09式,朝新的方向逃窜。

  另一辆09式步兵车顶钻出半截身子,机枪手操控着30毫米机关炮朝怀疑目标一顿轰。

  几乎完美的应急预案!

  但是,却又不完美。

  秦飞已经判断出,那辆在勇士车保护下逃走的09式步兵车里肯定坐着自己这次的最重要目标——著名的蓝军96旅旅长陈广志,那个一直被红军部队嚷嚷要活捉了几年的“老狐狸”!

作者感言

严七官

严七官

新书求收藏,请多多支持!

2017-08-12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