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绝对荣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 秦飞的秘密

绝对荣誉 严七官 2718 2017.08.15 15:48

  车队驶出2团营区,在大草原的土路上颠簸着。

  “首长,我有个小要求。”一直沉默不语的秦飞忽然开口了。

  梁再兴点头:“你说。”

  秦飞看了一眼窗外一望无际的草原道:“现在是要把我送回哪去?”

  梁再兴打开手里的文件袋,翻了翻文件说:“你是从江南大学报名参军的,当然是把你送回大学里去,你的学业还没完成对吧?”

  秦飞似乎松了口气,点头说:“那就好。”

  梁再兴若有所思地合上文件,想了一下道:“你是瞒着家人去当兵的对吧?”

  秦飞见瞒不住了,点点头,算是默认。

  梁再兴说:“我知道你是军人后代,难道因为你父亲的事情,所以你母亲反对你从军?”

  听梁再兴提及自己的父亲,秦飞的呼吸变得浓重起来。

  梁再兴在座位上挪了挪,说:“其实你父亲的事情我略微知道一点。”

  秦飞的脸色一下子变了,不过没说话。

  梁再兴继续道:“你父亲当年在南疆战场是一名英雄式的人物,我当时在守备部队,和你父亲打过几次照面,不瞒你说,当年你父亲曾几何时可是我的偶像。”

  秦飞的神色似乎越来越难看。

  “但是……”

  梁再兴说到这里,目光移到秦飞的脸上,似乎看出了点什么。

  “你在侦察营动手伤人,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没说错吧。”

  秦飞的目光突然锐利起来,如同两把尖刀。

  梁再兴感觉到了寒意,如同被两柄明晃晃的刀子顶在腰上。

  这个年轻人到底经历了什么?

  “没错,有些人就是嘴巴上没把门,该打。”秦飞说。

  梁再兴怔住了。没料到时至今日秦飞依旧坚持当初的立场,他忽然明白侦察营教导员王增明为什么对秦飞咬牙切齿,作为营政治主官,遇上这么一个完全不肯稍微低头的兵也的确头疼。

  “有些事情是既成事实,虽然我不知道你父亲的经历,也不知道你父亲所在的部队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档案不会骗人,就算你的战友口不择言,你也不能动手伤人……”

  “你也认为我父亲是叛徒吗?”秦飞忽然抬起头来,他没再称呼梁再兴为“首长”,而是直接开问,口气不善,显得咄咄逼人。

  梁再兴脸色有些发僵,良久才道:“我不是当事人,无法做出评价。”

  秦飞似乎在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胸膛剧烈起伏,呼吸重了许多。良久,他似乎回归了理智,转过头去,看着窗外毫无表情道:“对于我来说,我从不认为我父亲是那种人。”

  梁再兴知道自己再和秦飞聊这个话题指挥自找没趣,于是转移了话头道:“你入伍一年就拿了集团军的侦察兵比武第一名,很多军事技能是你父亲教你的对吧?”

  秦飞的脸色依旧十分模式化,不喜不悲,看不出任何情绪,只是机械化地回答:“没错,他从小就把我当成了他的士兵一样来训练,可以说,别人是十八岁才入伍,我从五岁开始就已经过上了军队生活。”

  梁再兴又愣了。

  秦飞说:“首长,我觉得你可以在某个公路的车站旁将我放下,然后我会自己回大学里去。”

  梁再兴伸了个懒腰,伸展了下筋骨,拿起放在车门储物槽里的水杯边喝水边道:“怎么?怕我们派人将你押回去脸上不好看?”

  “是。”秦飞倒是很直接,“谁都要脸,死人墓碑上都贴着是自己脸蛋的照片,没见谁将屁股贴上去对吧?死人都要脸,何况活人?”

  梁再兴差点一口茶水喷在座位上。

  他忽然觉得眼前这个兵太有意思了,接触的短短不到一个小时里,自己已经有点喜欢上这家伙了。

  可惜!

  他在心里有暗暗叹了口气,这小子如果不是犯了错误,正如许志远说的,这是多好的一个兵啊。

  放好茶杯,梁再兴没有马上回答秦飞,而是看了看表,又看了看窗外。

  这条路到了尽头,前面是个黄土路岔路口,岔路口旁边停着一辆刷着迷彩色的越野吉普。

  “在前面停下。”

  梁再兴伸手拍拍司机的座位,指了指岔路口。

  车子停下,秦飞有些透过车窗,似乎看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魏政委。”先行下车的梁再兴上去敬了个礼,然后回身看了一眼自己的车,“人我给你带来了。”

  魏天生回了个礼,笑道:“辛苦梁处长了。”

  梁再兴笑着摇头道:“这小子还真是头犟牛,希望你能驯服他,用好了是块好料子。”

  魏天生依旧笑着,没有回答梁再兴,而是直接朝车子的方向吼道:“秦飞!还不下车!?是不是做了见不得人的是不敢见人了!?”

  梁再兴没想到刚才天不怕地不怕的秦飞此时却像换了个人,半天磨蹭才下了车,又磨磨蹭蹭了一阵才走到魏天生面前,耷拉着头像个犯了错的孩子。

  “咦?”梁再兴看看秦飞,又看看魏天生,很快他明白过来,看来俩人是相识的。

  “既然是老熟人,我就不在这里耽误你们叙旧了。”梁再兴识趣地和魏天生握了握手,道了再见,敬了礼,又回到自己车上。

  很快,车子扬起一股黄尘消失在土路的尽头。

  “好哇!厉害了!从你爸和我身上学到的东西没白费嘛!竟然一下子打倒了三个侦察营的兵,你这么厉害当年要是早点出生我都能把你带去南疆战场让你撒撒野,看看你在战场上是不是也这么威风!”

  魏天生好不客气,劈头盖脸训起了秦飞。

  一向傲气倔强的秦飞此时就像个犯错的孩子,锐气全部收敛了起来,低头不敢吭声,任由魏天生数落。

  “怎么?不敢回我的话了?”

  他上前去,扯了扯秦飞的领子,上面空荡荡的,领章被纠察卸了。

  “当兵当了一年多,本以为你的锐气也磨得差不多了,听说你拿了侦察兵比武第一名,我还替你高兴来着,没想到啊没想到,一转身你就给我来这么一出,出手伤人?你当是在战场上和敌人拼命啊?你当你是在抗日战争时期杀小日本啊?下手这么狠?一拳打断人家三根肋骨!?你真厉害啊你!”

  秦飞嘟囔道:“是他们自己犯贱……况且我也没下死手……”

  “喲!还有理了!要是下死手,估计人家得直接去太平间了对吧?”魏天生看起来有些生气,直接一扬手,狠狠拍在了秦飞的脑袋上。

  “秦飞,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在你爸的事情上尤其敏感,有些事情不是用拳头就能解决的,你就算打死了你的战友,也改变不了有些事实!是不是每一个背后谈论你父亲过往的人你都要将人家打进医院里去?是不是你将他们都打一顿就能换回你父亲的一切!?”

  魏天生越说越生气,直接一巴掌甩在了秦飞的脸上。

  啪——

  五根红红的指印清晰印在了黝黑的皮肤上。

  秦飞没动,肩膀却渐渐在抽搐。

  “魏叔叔,我爸是英雄,他不是叛徒……当年他每次执行任务回家都伤痕累累,他没哼过一声,他身上大大小小上百道疤,我妈每次看他脱下衣服都会悄悄地哭,我从没听过他对这个国家、对这支军队抱怨过半句。提到自己的战友,他总是笑得最开心,说起牺牲的战友,总是哭得最伤心,总说自己对不住那些死去的兄弟……”

  他抽泣着,拼命压抑着自己汹涌的情绪。

  许久,秦飞抬起头来,眼里早已盈满了泪水。

  在自己教导员面前都倔强得如同石头一样的秦飞,此时的眼神柔弱得像个孩子。

  “魏叔叔,你说一个这样的人,他会去当叛徒吗!?”

  魏天生如同被雷电击中,僵在了原地,这个参加过无数血腥实战的铮铮汉子此时被秦飞的话击中了最柔软的地方,双眼一下子变得通红起来。

  将秦飞一把搂住,魏天生的大手用力拍打着秦飞的后背。

  “不!不!我也不相信,即便所有的证据都有,我也不相信我出生入死的兄弟秦安国是叛徒!绝不!”

  说着说着,这个铁打的壮年军人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泪水,任由它哗哗垂下。

作者感言

严七官

严七官

新书求收藏,请各位多多支持,觉得好就高抬贵手,你们支持我才有动力写下去。谢谢!

2017-08-15 15:4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